《春华秋实》

尾场

作者:老舍

时间 一九五二年秋初,某日中午。

地 点 荣昌厂院内。

人物 

梁师傅 

马师傅 

姜 二 

刘常胜 张乐仁

吕 斌 老 九 

周廷焕 老 四 小 王

李定国 

黄庆元 

丁小苹 

丁翼平 冯二爷林 辉

工人若干名,可多可少。

〔幕启:这是午饭后,工人们休息的时候。〔院内有一个大葡萄架,架下有工人们做的石凳、石台,大家可以在这儿喝喝茶,下下象棋。架旁有工人们摆起来的小假山,上边有些小草、小花。架旁墙上有壁报。离葡萄架远些,地上杂放着已做成的铁活和一些材料。

〔左边是车间,右边是经理室,这是大家往来必经之路。

〔梁师傅和马师傅在石台左右坐着,讨论如何改造一件机器。姜二立着旁听。

梁师傅 老马,你看我这个主意行不行?

马师傅 我看有门儿,梁师傅!

梁师傅 (立)我去把它画出来。

姜 二 老师傅,刚吃完饭,就动脑筋啊?

梁师傅 为了增产嘛!要不是“五反”运动,咱们怎能把七步犁试制成功了呢?这不是件小事!前几天陈列在物资交流展览会上,马上就有人定了货。

姜 二 真露脸!这可不象那一批水车那么丢人了!梁师傅是呀!可是,经理才应下一万件定活来,说什么怕设备不够!我要再多改造几部旧机器,堵上他的嘴!马师傅,你说是不是?

马师傅 对!可是呀,咱们太热心改造机器什么的,是不是有点象勾着经理似的呢?机器是经理的呀!

梁师傅 不会有人那么说!你心里还是绕着那些小问题儿,忘了大事!我问你,给乡下造又结实又好用的新式犁,让老乡们多打粮食棉花,好不好?

马师傅 当然好!我知道!

梁师傅 咱们为好好做,多做,这新农具,去改造机器,正是当家作主的好样子,怎么能是勾着经理呢?

马师傅 哼!我又想到岔路上去了!

梁师傅 谁想差了,大家伙就帮他改正!得,我去画个图,待会儿你给看看!

马师傅 行!我在这儿等!

梁师傅 我就来!(下)

姜 二 这老头子是真带劲!

马师傅 他的劲还来得那么正,不象我的心里老那么嘀嘀咕咕的!

〔刘常胜匆上。

姜 二 “大炮”,来,下盘儿棋吧?

刘常胜 一脑瓜子的事,顾不得下棋!

姜 二 你呀,一干活儿就拚命,一不干活就乱想问题!

刘常胜 哼,心里乱透了!我到外边溜溜去!(往外走)〔张乐仁上。

张乐仁 “大炮”你猜我遇见谁了?

刘常胜 谁爱管!

张乐仁 你听着!我遇见了林辉同志!

真的?

马师傅 他怎么样?

张乐仁 他调到咱们这儿区委会来了,领导私营工厂,待会儿就来看咱们怎么造成的七步犁!

刘常胜 林辉同志都知道了咱们的七步犁?那太棒了!乐仁,我问你……

〔吕斌和老九上,老九手中拿着吕的家信,吕往回抢它。

老九 乐仁,吕斌接到家信,说他媳妇秋天生娃娃!

张乐仁 嘿,吕斌,你有根!

马师傅 唉,生个大胖小子吧!

刘常胜 生个大胖姑娘也一样!马师傅,别太封建了!吕斌,我给你道喜!

吕斌 还没生下来,道什么喜?

刘常胜 性子急,先道下喜放着!吕斌,你得请客!

吕 斌 我先赶紧把材料搬进去,搁在手底下,省得上了班出来进去的,浪费时间!走哇,老九!(同九走向那堆材料去)

马师傅 我也找梁师傅去,帮他找那个窍门!(下)

张乐仁 姜二,来,杀一盘?

刘常胜 乐仁,我问你,象咱们这么积极干活,到底为什么呢?

(拉张,不许下棋)

张乐仁 为了增产!你知道,你最积极!

刘常胜 我是积极,可是积极完了,还不是叫经理赚钱?

张乐仁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我好几次了!我给你解释过:咱们积极生产,并不光为了经理得利润,也为了国家的经济建设。再说,现在有咱们监督着,经理也不能象“五反”以前那么胡来了!

刘常胜 不胡来,反正他还不能不赚钱!

张乐仁 他是赚钱!要不然,他还开工厂干吗?

刘常胜 这么想的不光是我一个人。好,我现在不跟你争,等林辉同志来了,我问问他!

张乐仁 得,行!

〔周廷焕同老四上,老四手中拿着三张大字报。周接过一张往墙上贴。

刘常胜 什么呀?(过去看报)

老四 (念)“物资交流展览会前天成交:荣昌厂包做七步犁一万部,天成厂七千部。”

刘常胜 天成记不是唐子明那儿吗?他那儿的人比咱们少啊!

周廷焕 按说,唐子明要是能做七千,咱们至少还不做三万?老 四 老周,厂房这两张,我一个人贴去吧。(下)

姜 二 我看他已经应下来一万部,就不错,总比没有强啊!

刘常胜 姜二,你总是这样!

姜 二 怎么?我又不对了?

刘常胜 你太容易满足,不跟你说了!来,杀一盘!(拉姜下棋)

张乐仁 廷焕,我看咱们得好好跟经理谈谈,先叫他多应七步犁。我是这么想:活儿杂,就乱七八糟。真要现在应下几万部来,长期干一种活,就非好好按计划办事不可。这么一来,咱们监督生产不也方便了?准保既能增产,质量又强!

周廷焕 在劳资协商会议上,不光要跟他好好谈谈,还得跟他详详细细地订劳资合同!

刘常胜 吃马!

姜 二 打你的车!

刘常胜 那不行,我不走这一步!

周廷焕 真想上唐子明那儿看看去,看他是怎么搞的!

张乐仁 唐子明不但当初坦白的早,坦白的好,“五反”以后经营信心也高,诸事都跟工人商量!

〔梁拿着张纸,同马上。

梁师傅 你们聊什么呢?

周廷焕 我们正说,怎么让经理多应七步犁的活。〔吕斌搬完了材料,擦着汗,回来。

梁师傅 好主意!你看,我这个主意要是能行啊,做犁上的导轮轴就能增产三倍!

姜 二 将军!(刘走一步)再将!

刘常胜 不来了!咱们看梁师傅琢磨出个什么好主意。

梁师傅 你看,这儿加把刀……

吕 斌 梁师傅,你真行!我一做农具,就一眼看着红火苗,一眼看着绿庄稼!

姜 二 那行吗?

吕斌 这是个比方。咱们做新式农具,为的是乡下多出粮食。咱们做得结实好用,乡下地里就多出金子!

刘常胜 这又是个比方,姜二!

姜 二 这回我听明白了!咱们得好好做,别象水车似的,一用就坏了!

马师傅 梁师傅,给我,我再细瞧瞧!(接过纸)

梁师傅 来,铺在这儿。(同马坐石台旁,讨论)〔李定国拿着新讲义夹子,往外走。

周廷焕 李先生,真下了决心,去学成本会计?

李定国 下了决心!人家梁师傅岁数并不比我小,还日夜地找窍门;全厂的人谁不热心增产,我怎么不该卖点力气,去学新东西呢?

周廷焕 行,李先生!可要是经理拿不出劲头来,光咱们卖力气也不灵!

李定国 经理呀,心里倒是总有点不痛快!

刘常胜 他不痛快?我还更不痛快呢!

周廷焕 李先生,他干吗不痛快?

李定国 你看,应点活得跟大家商议,不顺眼的人也不能轰出去,他不能跟先前那样随心如意啦!

张乐仁 李先生,你怎么不劝导劝导他呢?

李定国 而今对你们我敢说话。对他呀,就怕“话不投机半句多”!

张乐仁 李先生,你应该提醒他:劳资协商会议就是为商量事的。厂子是他的,事情可是大家的!谁的意见对,就该听谁的。

李定国 我总觉得你们去说有力量!不过,以后我也学着张嘴,不说十句吧,也得说那么两三句!〔黄庆元胸前佩着物资交流展览会的工作证,匆匆进来。

黄庆元 李先生,我刚由会上来,还没吃饭。看,积极不积极?

李定国 快吃去吧,给你留着菜哪!(下)

黄庆元 乐仁,先得告诉你一声,咱们可能再应下三万五千台七步犁来!

张乐仁 是吗?

姜 二 好哇!我们都愿意做这路活儿!

黄庆元 乐仁,你催他一板,别叫他放手!

张乐仁 对,我去打电话问问!(跑下)

黄庆元 好!我得先吃饭去;吃完饭,还得到车站去接一批代表!

吕斌 那你就快吃去吧!

黄庆元 五分钟我把饭吃完,骑上车三分钟到车站,由车站五分钟赶回天坛,积极的gāo cháo!(下)

刘常胜 这家伙,满嘴新名词,专用在错地方!

周廷焕 也别说,人家可是真有进步!〔小王跑上。

小王 咱们得了爱国卫生运动的锦旗,老吴拿回来的!还不看看去?老吴还要传达几句话呢!老刘,你的功劳不小!(下)

刘常胜 (又高兴了)凭我一晚上打三百多蚊子,还不得锦旗!看看去!(跑下)

吕斌 带劲!咱们什么事都带头!老周,走!(同周下)〔大家都走开,梁、马也立起来,但仍讨论图样。小苹进来。

马师傅 行啦,差不多了!

梁师傅 看看机器去!

丁小苹 梁师傅,马师傅,你们的手怎那么巧啊?

梁师傅 这又是哪一句啊?小苹!

丁小苹 我参观去了,看见了你们做的七步犁!摆在那儿,那么漂亮,多——少人围着看,你们多光荣!

梁师傅 那不光靠手哟!还得靠这个(指脑)跟这个(指心)!

丁小苹 对了!

梁师傅 怎么对了?说说!

丁小苹 (伸手)这是劳动。

梁师傅 对!

丁小苹 (指脑)这是智慧!(指心)这是——热情!对不对?

梁师傅 有点聪明,小苹!

马师傅 你信服我们工人了吧?

丁小苹 怎能不信服呢?解放才三年,你们就做出那么多工业品来,赶明儿个再有一个五年计划,两个五年计划,中国不就真正工业化了吗?梁师傅,我呀立下个志愿,初中一毕业,就去学工业!

马师傅 好帮助你爸爸搞工厂?

丁小苹 不是!我去学开矿!我要跟你们一样,用自己的手生产出东西来!

梁师傅 有出息!好,你在这儿玩,我们俩到车间看看机器,再改改这个图样!

丁小苹 我也跟你们去!(梁、马在前,她在后,向车间走)〔丁翼平自外来,看见小苹的后影。

丁翼平 小苹,看见乐仁没有?

丁小苹 没有!

丁翼平 你干什么去?

丁小苹 我看机器去!(下)

〔丁往里走,正碰上黄庆元出来。

黄庆元 经理,事儿办得怎样了?

丁翼平 你看见乐仁没有?

黄庆元 他正给你打电话呢。(下)

〔张乐仁上。

张乐仁 回来啦?正给你打电话。那三万五千台应下来没有?

丁翼平 我特意赶回来细问问你。你看设备不成问题?

张乐仁 经理你知道我们会改造旧机器。我们要没改好一部分老机器,七步犁还不会试制成功。你好象还差一点经营的信心!

丁翼平 我有信心!我有!你们都高兴做这路活?

张乐仁 大家一致要求给农民服务。

丁翼平 我实话实说,做这路活的规格是那么严,万一做不好呢!

张乐仁 规格非那么严不可!你保证料好,我们保证活儿好!

丁翼平 嗯!那么……

张乐仁 应下三五万件来,咱们就有了生产计划,比乱抓活做强的多。

丁翼平 是呀……

张乐仁 你不必顾虑利润,我们多找窍门,找出一个就省多少工,就能减低成本。再能不停工待料,就没有浪费。人家唐子明的厂子就是这么搞的,他并不少赚钱!

丁翼平 我得跟他学学!

张乐仁 再说,政府还帮助工厂解决困难!

丁翼平 我知道。好,我先去应下那三万五千件活来!〔梁、马由车间回来。

张乐仁 看,吃过饭休息的这会儿,两位老师傅还动脑筋呢!

梁师傅 经理,我保证七步犁一开工,导轮轴就能增产三倍!你还不高兴吗?

马师傅 改造机器这路事儿,梁师傅卖多大力气,我卖多大力气!

丁翼平 两位老师傅,我佩服你们这股子干劲!

马师傅 光佩服我们还不行啊,你也得把劲儿都拿出来呀!

丁翼平 看你们这么干,我含糊不了!〔冯二爷跑上。

冯二爷 你们猜谁来了?

张乐仁 是林辉同志吧?

冯二爷 对!

丁翼平 林组长?在哪儿哪?

冯二爷 在前面跟大家说话呢!

丁翼平 (往外跑)林组长!

〔大家往外迎,周延焕等同林往里走。

张乐仁 林辉同志,大伙儿都等着你呢!

丁翼平 林组长!林组长!我早想给您道谢去,可找不到您!

林 辉 现在别叫我组长啦,丁经理!生意很好吧?

丁翼平 生意还不错!我马上就到展览会去,应一批活。您在哪儿哪?我明天看您去,详细谈谈!

林 辉 我在区委会,你可以随时找我去。丁翼平好,我走啦!(要走)噢!忘了让您抽烟!

刘常胜 你快走吧!我这儿有!(抽烟)

丁翼平 再见!(下)

林辉 自从离开同志们,时常想念大家,来,都坐下,谈谈吧!

冯二爷 林组长,您坐着,我给您沏茶去!

林 辉 别张罗我!

刘常胜 (递烟)老林,你看怎样?

林辉 (看大家)什么怎样?(众笑)

刘常胜 说错了,你可以驳我;要叫我看哪,“五反”运动也没有胜利到哪儿去!

林辉 乐仁,老刘是怎么回事?

张乐仁 是这么一回事:“五反”以后,丁经理不是不赚钱,可总觉着不大痛快。“大炮”又要一个跟头折出十万八千里,心里也不大痛快!你给他说说吧!

林 辉 丁经理在“五反”以前很痛快!可痛快出毛病来了。我们现在就是要随时矫正他那个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想法!那是让中国走向资本主义的想法!

周廷焕 决不能走那条路!

刘常胜 可又为什么不一下子改成社会主义呢?

吕 斌 我也那么想。

张乐仁 吕斌,你媳妇要生小孩,不足月行不行?

姜 二 那,准出毛病!

林辉 咱们得一步一步地走过去,不能一下子跳进去;一跳就也会出毛病!

刘常胜 我看哪,你要是能来作经理,才可我的心!

林 辉 我来作经理,你出资本哪?(众笑)老刘,我们要跟资本家合作,可不能让他们胡来。我们不允许资本家再犯“五毒”,可又要照顾到他们的合理利润。他们有困难,政府还帮忙解决。这样,才能健康地发展,稳步前进!

刘常胜 好家伙,这得绕多少弯儿呀!

林 辉 道路是弯曲的,前途是光明的!不管绕多少弯子,河水总得流到海里去!对吧?

吕斌 那可费点事!

林辉 老吕,为了国家,咱们能怕费事吗?资本家必须有经营的信心,咱们必须监督生产,一件活儿也不许打马虎眼。他们有了利润,就该增加工人福利,多添机器什么的……

刘常胜 行了,老林!我心里绕过点弯儿来了!我还得细细琢磨琢磨去!

〔小苹由车间出来。

梁师傅 小苹,你看谁来了!

丁小苹 林辉同志!林辉同志!(要握手,看见手上有黑泥,又缩回去)哟!弄了两手黑!

林辉 你干什么去了?

丁小苹 我看机器去了,越看越有意思!我已经跟它们发生了感情!多喒我也能用机器做出东西来,那才美呢!

林 辉 对,你看他们,造出那么出色的七步犁来,多么美!

张乐仁 老林,你不是要了解试制七步犁的过程吗?

林 辉 是呀!

张乐仁 来看看我们怎么改造的机器,怎么找到的窍门吧!

林 辉 对!

周廷焕 (抢着说)林辉同志,我们现在团结得好,工会有了力量,绝不象你头一次看见我们的那个样子了!

吕斌 你看,马师傅现在真卖力气找窍门!

马师傅 那是梁师傅的功劳!

张乐仁 大家伙积极干活,学习也带劲!

梁师傅 我们向来爱干活,现在干得更有劲儿了!

林 辉 老刘,难道这不都是“五反”运动的胜利吗?

梁师傅 我说是!是!

刘常胜 老林,你说的对,我咂摸出点味儿来了!

林 辉 你并没想错,你的性子太急,想偏了点!

吕 斌 别说他性子急,我也差不多!

刘常胜 我是“大炮”,你是“二炮”!(众笑)

梁师傅 我敢说,做了三十多年的工人,我老头子没有象今天这么高兴过!

林辉 梁师傅,你今天高兴,明天会比今天更高兴,因为呀……

丁小苹 我知道,明天更美丽啊!

林辉 对,明天更美丽!

〔上班铃声。

张乐仁 上班了!老林,到车间看看去!

林 辉 走!

〔机器响起来,大家欢笑着走向车间。

——全剧终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春华秋实》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老舍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老舍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