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雾》

第二幕

作者:老舍

时 间 同前幕,下午。

地 点 城外一所小新房。

开幕时,洗局长,穿着拖鞋,正在屋中慢慢的走。屋中布置得挺简单,除了靠墙的一张长沙发外,别的桌椅凳子都是竹子做的。墙刷得很白,竹桌椅还没有污点,又没有什么字画瓶罐的装饰,乍一看使人有看到一个刚作好的白木棺材之感。从窗中,可以望到山。一门通小巷,巷中幽静。一门通内室,关着板门。

人 物 洗局长——四十四五岁,仍漂亮。穿中山服,佩徽章,人与衣服都严肃洁

整。举动稳重而有力,似胸有成竹,随时可以应战或攻击。

徐芳蜜——二十三四岁。面貌,服装,姿态,语声,无一不美。历任校花、交际花,现任交际花兼间谍。朱玉明——难民,二十一岁。纯静可喜,不修饰也还好看。侍母甚孝。幼稚师范毕业。

红 海——二十多岁,自号文化人。发长衣旧,但胸前老佩鲜花。诗,文,字,画,无不稀松,而极自珍;并声称精通社会科学。

毕科长——五十多岁,穿肥大的中山装。诺诺连声,还微笑着欣赏自己的循规蹈矩。

杨先生——见前。

杨太太——见前。

淑菱——见前。

〔幕启。

洗局长 (在屋中慢慢的走。走了会儿,立住,看着板门,点点头。无意中哼出)“起来,不作奴隶的人们!”(怪不大得劲的,停住。见板门一动,往后退了退)玉明!朱玉明 (抱着一束野花,羞愧而又表示亲密的,凑过他去。倚立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向他一笑)也没有个瓶子,我就爱花儿!

洗局长 (拍了拍她的肩膀)慢慢的,慢慢的,咱们把东西都添全了。花瓶,花盆;多了,慢慢的添置。你爱这个地方?朱玉明 比逃难强多了!

洗局长 不后悔咱们——朱玉明 (摇了摇头)就盼着妈妈的病快好了!洗局长妈妈好了,你就后悔了,是不是?(一笑)朱玉明 要不是为妈妈呀——(不好往下说)

洗局长 说!有什么关系!

朱玉明 要不是为了妈妈呀,我根本就跑不到这里来!我会教书,至不济还可以去作宣传工作。以前,为了妈妈,我不肯出嫁,现在,我为了妈妈——

洗局长 哈哈!明白你的小心眼!并不爱我,也不想嫁我;只是为了妈妈,不得已而为之,是不是?大概心中还以为我是骗子手吧?

朱玉明 哪能呢?你救了我们母女是真的;入难民所,妈妈必死。找事作,即使能找得到,我去作事,谁伺候妈妈,还是得死。况且,我会作的事只能得到二三十块钱;此地一间房就得十几块;加上吃,穿,和买葯,二三十块钱哪能够用?

洗局长 所以没法子,不得——朱玉明 爱怎么说怎么说吧。反正只有我这条身子有点用处。母亲给我的身子,还为母亲用了就是啦。况且,一路逃难,这条身子也许教日本人霸占了去,也许教炸弹炸碎;它已经是个不值钱的东西,已经是个不由自主的东西。有什么可后悔的?没有,没有!为妈妈,我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洗局长 可也就谈不上爱谁不爱谁?

朱玉明 你已经对我不错;若是老待我好呢,我自然就爱你一点。

洗局长 一点?就是一点?

朱玉明 不用再逼我说什么吧!好了,我爱你,我爱你!行不行?(哭起来)

洗局长 玉明,玉明,这图什么呢?算了吧,我最不爱听女人哭!有些男人怕女人哭,有些男人不怕;哭不永远是女人的武器!

杨先生 大哥!局长!洗先生是在这儿住吧?

洗局长 进去,我不叫你,别出来!(把玉明象个猪似的推进板门去)

杨先生 (已经开开门进来)大哥,你行!弄了个这么僻静的地方!我也不含糊,居然会找到了!大哥,你就是搬到法国去,我相信也有法子找得到你!怎样,教我拜见拜见新嫂子?

洗局长 乱吵什么?谈点正经的!

杨先生 正经的,当然是正经的!啊,头一件,(献上铁筒)刚由飞机带来的一点茶叶,请大哥尝尝!第二件,(献上玻璃匣)给新嫂子挑选了一件衣料。第三件,来请大哥去喝酒。

洗局长 谢谢你!礼物留下,喝酒就免了吧。

杨先生 不是现在去喝酒。下月十二是我的生日,大哥务必要赏光!你要是实在不能分身来,我改日子;要是能来而故意的不来,我喝完寿酒就上了吊!十二,记住了,十二,只有酒,有牌,有歌女,不能多铺张,节约作寿!一言为定,准来啊!第四件,来跟大哥打听打听消息。

洗局长 什么消息?

杨先生 关于时局的。

洗局长 啊,很沉闷。一般的说,情形还好,还好!

杨先生 家乡来信,那边情形也很好,叫我们回去,我也很想回去!

洗局长 那成什么话呢?政府既有抗战到底的决心,我们公务人员怎能先弃职还乡呢?

杨先生 局长说的是。不过你与我有个分别,大哥你虽然只作到局长,可是以缺而论,实在比了冷衙门的厅长还强。至于我呢,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还不过是兼了几个闲差。大哥是知道我的,我总算是把能手,独当一面的事,无论是什么事,我总不会对付不下来。我不敢说怀才不用,我只能说现在我是劳而无功。我们当然是要抗战,可是抗战而得不到利益,食不饱,力不足,也就难怪我——

洗局长 也对,你的话也对!啊,你上这儿来,是不是只为发发牢騒?

杨先生 大哥你是明白我的,我这点能为与胸襟不会教我有什么牢騒。饭桶才发牢騒呢。象我这样的人,此处不得意,就另找施展本事的地方去。轻易不落泪,永远不会作诗,这就是我的好处。

洗局长 我明白,很明白。你是说,你在此地若是没有更大的发展,就回家作——

杨先生 假若你愿意那么说,说我去作汉姦,也无所不可。我不一定去作什么呢,我的眼睛只看着事,不着别的。事好就值得干,事不好就值不得干,不管给谁作,在哪儿作。

洗局长 不大象话,虽然是直爽得很,直爽得很!不过,为了抗战,为了国家——先不提你我私人的交情——我留你在这儿,万不可以走。(立起来训话)我这是为国家惜才,你的确是个人才,你有你的经验,有你的势力;丢了你这么个人,实在可惜,可惜得很!抗战仗着团结,也就是仗看人才势力集中,象你这样的人,我们拉还拉你不到,还能看着你走开吗?(坐下)你呢,据我看,也不要太心急。才干是,象血脉似的,老在你身里。活一天便有一天的用。不过,地位的高下仿佛就关系着命运似的,不能永远与才干成正比,虽然我并不迷信,一点也不迷信。不要太急,骑马找马,我相信你必有很大的发展,很大,很大!

杨先生 (立起来)我谢谢局长,大哥,(鞠躬)你的安慰,你的劝告。可是,时势造英雄,假若我等来等去,等到抗战结束了,还是赤手空拳,一无所得,怎么办呢?大哥,你看,我们必须抓住抗战,象军火商抓住抗战一样。在抗战中爬上去,一辈子就不用发愁了,抗战的功臣永远有吃有喝,是不是?

洗局长 见得很对!很对!坐下!

杨先生 (还立着)可是我不仅是大哥你来夸奖我呀!看学生们演一出抗战戏就一把鼻子一把泪的非上前线不可的那些人,是些简单得象块石头的东西们;大哥你大概不会看我象块石头吧?哈哈!老实不客气的讲,你得给我设法。你能帮助我,你必得帮助我。不然的话,我的腿听我的命令,(拍腿)我会走!我是个人才吧,是个坏蛋吧,你们随便说好了;我自己有我自己的打算!

洗局长 我知道你是个人才,我愿你在抗战中建功立业,这是真心实话。可是,我并不是政府,我权柄有限得很,势力小得很;你似乎不应为拥护政府而绑我的票儿吧?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局长!

杨先生 (失望的坐下)我早知道大哥你太厉害,所以我一上手就不想直接和你张嘴,而去求大嫂给我说两句好话。可是,我观察得不正确,大嫂根本不象个局长太太,我不敢说她不配作个局长太太!

洗局长 (立起来,还想摆出从容不迫的样子,可是未尽自然)我不爱和朋友们谈论家事,尽管是最熟的朋友;我现在心里只有国,没有家!

杨先生 坐下,大哥!抗战就是建国,建国必先建家!坐下!今天咱们爽性把话都说尽了,彼此把心都掏出来,以后我准保咱们就能更亲密,象亲兄弟似的!(看局长又坐下,他掏出洋火香烟,先划着洋火,递上烟去)大哥,咱们谈谈心,在这抗战的时候,谁没有一肚子委屈呢;对好友谈一谈,反正不会有什么坏处。

洗局长 我忙,忙得很!

杨先生 我晓得,天下没有不忙的要人!不过,知心的话比军队的命令还更有效力,多么忙也得听着。我是说,大哥,我和我的太太,前两天去给局长太太请安。我夫妇是这个意思:洗太太和杨太太应当成为顶好的朋友,正象你我是顶好的朋友一样。大哥,你作官这么十来年了,必知道现在太太与男子的事业有多大关系。一个得力的太太,就如同一本长期存款的折子,老是你自己的,而且每月有利息。以我自己说,我这点使我不满意的事业,十分之六七是仗着我自己的本事,十分之三(我几乎要说十分之四)不能不归功于我的太太。他完全了解我,体谅我,她有心,有脑子,还有张看得下去的脸。我就这么想,局长太太要是能常和我的太太在一块儿,以局长太太的地位,以我太太的聪明,她们若能统一战线,我敢保必能成一个不小的势力。以她们的活动配备我们的努力,双管齐下,一定有惊人的发展。这个,你,大哥,不能否认吧?

洗局长 话说得很漂亮!(微微一笑)

杨先生 呀,大哥,请你原谅我太直爽。局长太太未免使我失望;她简直不认识她自己;用不着说,她更不认识社会了。我们夫妇去给她请安去的那天,我俩急得真想跟她,跟她——没办法——劝也不听,说也不听,不知道她哪儿来的那么多的委屈,倒好象作局长太太是一件该哭一场的事。请听明白了,大哥,我这可不是说局长太太没有能力,没有希望;我是说她不知道怎么用她的能力,和向哪个方向用她的能力。所以我和我的太太讨论了好久,我们的结论是,局长太太得受训,假若你不反对我用这两个字;杨太太情愿自动的去帮忙。同时,这可就谈到大哥你了。

洗局长 我已经受过训了,谢谢你!

杨先生 大哥受训是在高级官员训练班,谁不知道!我要对你说的,不是什么受训不受训,而是对洗太太的态度。

洗局长 我对老婆的态度,由我自己决定。

杨先生 局长,我说句你不愿听的话,你的态度不合适!大哥你看,一个人的地位,就是他的防毒面具;有了地位,决不怕别人背地里攻击。譬如说象大哥你这个身分,在公余之暇交交女朋友,或是作点别的消遣,总会有讨厌的人在背地里说闲话。对付这些闲话有两个办法,一个是置之不理,树大根深,不是一阵风所能吹倒的;另一个是有位得力的太太,她至少有三种用处:第一,在大庭广众之下,哪怕她笨得象个驴呢,你老得把她摆出去!她能驱妖避邪。她就是“姜太公在此!”第二,人是种奇怪东西,谁都讨厌自己的太太,而谁都承认别人的太太的威严,只要教太太过得去,大家仿佛就都过得去。第三,太太若是肯帮助一个男人,男人的胆子就可以大出两三倍去;不幸而男人惹出祸来,太太若一出马奔走,凡是男人对男人说不通的,女人对女人或女人对男人就能说得通。由上边的三点看来,一个有地位的男人要是不会运用太太,那就和下象棋不会使车差不多。刚才我说大哥你对大嫂的态度不对,我确有根据。况且大嫂也并不愚笨,只要大哥肯敷衍她,再有杨太太去指点指点她,她一定是大哥的好帮手。大哥你以为怎样?

洗局长 往下说,说完我再下判断。

杨先生 好!决定了对太太的态度,咱们就好谈到对别的女人的态度了。大哥,(指了指板门)你现在有个女人是不是?

洗局长 假定是吧,怎样?

杨先生 为养儿子呢,名正言顺的摆酒,请客,纳小。把太太捧到天上去,多给太太一些实际利益,太太不吵闹,就诸事大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残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