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雾》

第四幕

作者:老舍

时 间 杨先生所说的十二号——初六,午饭前。

地 点 杨宅客厅,现改为寿堂。象一般的寿堂一样,有红烛,寿字,红幛,长短不齐的寿联,铺着红垫的椅,围着绣裙的桌,黑白瓜子,香烟,贺客……寿堂之后,隔窗可见:男女或围桌竹战,或来往嘻笑。

人 物 贺客若干,各形各色。

侦探长一,侦探前后共五人,卫兵二人。重要人物同前。

〔幕启。

杨先生 (见淑菱进来)欢迎,欢迎!小姐,老太太,局长太太,仲文先生都来吧?他们不来,不能开饭!

淑 菱 先行礼吧?

杨先生 说说就是了,说说就是了,还真行礼,不敢当!不敢当!来,来,小姐,给我作招待员,多帮忙!(把小姐领到一旁)记住!凡是挂招待条子的,都是头等客,开饭的时候往这里让;不挂条的,二等客,往后边让;酒席稍有差别;记住!

淑 菱 没有三等客?

杨先生 哪能分得那么细呢?大概的,大概的,分分就是了。(看进来一位贺客,向她伸出二指)呀,马大哥,后边坐,后边坐!免礼免礼,不敢当!劳驾劳驾,后边坐!马大哥 (献红封)一点小意思!

杨先生 不,不,不!大哥来到就是了!(接过封来,看了看)谢,谢,谢谢!(又向淑菱伸二指,低声的)都要是这样呀,(掂了掂封儿)得赔钱!

杨太太 (从后边来)嘿喽,淑菱小姐!老太太,太太,二爷,怎么还不来?

淑 菱 马上就来,他们也得算头等吧?

杨太太 当然!当然!小姐可多帮忙,别弄乱了!

洗老太太 (扶着刘妈)你倒是慢着点走啊,看拉我个跟头!杨先生

杨太太 老太太!(一齐过去搀着她)真赏脸!这么大岁数了!〔杨先生给老太太挂条子。

洗老太太 哟,干吗还教我戴上条儿啊?

淑 菱 奶奶是头等客,在这边吃。酒席不一样!

洗老太太 爱多嘴的丫头!刘妈!你看这个乡下娘们!不提着礼盒,她挎在胳臂上!拿来!礼盒!

杨太太 老太太还赏东西!老杨,你就接过去吧,借老太太点寿!

杨先生 (一边接礼盒,一边掏口袋,掏了许多小红纸包,逐一的细看,挑了一个,给刘妈)谢谢老太太!刘妈!拿去!不用谢,太太,给老太太多垫上个垫子!杨太太(一边扶老太太坐下,一边说)老太太的干女儿,怎么还不来;她一来,就有人陪老太太说话了!

洗老太太 可不是,她的小嘴真会说话!杨太太,你忙去吧,不必张罗我!

淑 菱 (拉住杨太太)芳蜜来吗?(见杨太太点点头)她要是还不放开红海,我跟她打架!

杨太太 可别在这里打架呀,今天是老杨的好日子,总得取个吉利,你别错看了芳蜜,她的心眼并不坏!

淑 菱 你知道吗?她并不姓徐!

杨太太 红海也不姓红啊,那有什么关系!好小姐,你在这儿陪陪老太太,我到后边看看去。

杨先生 (陪着洗老太太)大哥一定来吧?他要不来,可塌了我的台!办婚事得有主婚人,办寿也得有主寿人;大哥就是我的主寿人!

洗老太太 我想,他一定来,你们这样的朋友!他可是忙啊,怪可怜的,一天忙到晚!也真有本事!我说,那个小太太来不来呀?

杨先生 一定来,杨太太跟她说好了。她待一会儿要是还不来,我派车接她去!

洗老太太 菱儿,在这里可不准胡说!

〔从后面转过来两位男贺客,杨先生忙着招呼。

贺客甲 杨大哥,还不该吃着吗?

杨先生 稍微等一等,等等洗局长。

贺客乙 等等也好,饿够了劲,足吃!(用手中的报纸卷轻敲了杨先生一下)杨,这两天汉姦又闹得凶。(低了点声)外面绝对听不到的消息,连咱们一点还不知道,会教人家那边知道了!怎么知道的呢?

贺客甲 人家有组织,无孔不入!

杨先生 我的眼睛敢说够尖的了,我就没看见过一个汉姦!我总不相信那些事儿,都是谣言,都是谣言!我就这么说,要真有汉姦的话,我应当头一个知道,我的眼皮子宽,三教九流,无所不知;拿住几个汉姦,不是还有赏哪吗?闲着也是闲着,我何不拿几个汉姦,弄点零钱花?

贺客乙 杨大哥说的也对。

贺客甲 可是走露消息,出卖情报,也是千真万确的事。据说汉姦里面,还有不少女的呢,都是很漂亮的大姑娘!

杨先生 那更是瞎扯!杨太太胆子大不大?大,很大!不信你今天给她一万块钱,说,你去当汉姦!她,连她,也不敢干!

贺客甲 可是人家也并不那么傻呀,人家会设法利用你,给你点便宜,而教你不知道自己是作汉姦呢!有好些好玩的少爷小姐们上了这个当,千真万确!

洗老太太 他们说什么哪?

淑 菱 说现在有汉姦。

洗老太太 啊,又闹汉姦哪?打仗还不够受的,还闹汉姦,什么年月!

杨先生 老太太不用着急,我说没有汉姦,就是没有!都是谣言!

洗老太太 谣言太多了!为什么闲着没事造谣言玩呢?

淑 菱 我看芳蜜就是汉姦,她没有准姓!

杨先生 洗小姐!

洗老太太 菱儿,怎么血口喷人,胡说八道呢!

杨先生 徐小姐不来,洗局长也不来,真教我着急!老太太饿不饿呢?先给老人家开饭,好不好?

洗老太太 我一点也不饿,我等着跟我干女儿一块儿吃!

杨先生 那好极了,(向二贺客)咱们稍等一下,大家大概是怕空袭,不敢早来!

淑 菱 杨先生,你不是说还有歌女吗?她们什么时候来?

杨先生 总得到两点钟才能来。

洗老太太 菱儿,等她们来了,你可不准跟她们在一块搅合去!

杨先生 老太太,我找来的歌女都规规定矩的,没错儿!

淑 菱 歌女也算摩登女子吧?

杨先生 当然,当然,凡是露着胳臂的都算摩登!啊,局长太太来了!得,洗太太一到,就算来了三分之一的局长!

淑 菱 (从杨先生袋中抽出个绸条来)妈!头等客!

杨先生 欢迎,欢迎之至!(向后面)杨太太来呀,局长太太!

洗太太 给杨先生拜寿!

杨先生 不敢当!不敢当!洗太太陪老太太吧!

杨太太 (从后面跑来)大嫂!今天你又年轻了好几岁!这个颜色的袍子正合你的适,可真好!来坐!刘妈,你帮着倒茶!可真够我一个人忙的!

杨先生 等你过四十生日的时候,我加倍帮忙!

杨太太 我?我愿越长越小,永远到不了四十!怎么说来着!“四十而——”

杨先生 “不惑”!

杨太太 对了!你想想吧,一个女人到四十要没有了诱惑的能力,还活个什么劲儿!嘿喽,仲文!我一猜就猜到,大嫂来,你必来。

洗仲文 来看看,有人敢欺侮我大嫂没有!

杨先生 不用跟她逗嘴,来,这边坐!(向二贺客)给陪一陪,洗局长的弟弟!

淑 菱 (又拿过绸条来)又一个头等!

杨先生 局长还不来,教人着急!

杨太太 芳蜜是怎么了?女客里没有她,就不会热闹起来!

淑 菱 红海!红海来了!

杨先生 红海!对联呢?

红 海 (神色惊惶)等我先喘喘气!

杨太太 你怎么啦?见着芳蜜没有?她为什么还不来?

红 海 淑菱,我得走,我得上前线去!我来辞行!

淑 菱 怎回事呢?

杨先生 先别讲辞行,我的对联呢?

红 海 杨,你借给我二十块钱,我得走,马上走!

杨先生 我?你没拿来对联,反倒跟我借钱!我这是办寿,不是小本经营贷款处!

淑 菱 到底怎回事呢?

红 海 这两三天了,我身后老有人跟着,象影儿随着身子那样。我吃饭,走路,找朋友,后边老有人钉梢,前天我回到家里一看,连箱子带匣子,都被人家给翻过了;不是贼,绝不是贼,因为没丢别的,只丢了一卷稿子,和几封信!

淑 菱 什么稿子?谁的信?

红 海 稿子是芳蜜交给我的。

淑 菱 你看过没有?

红 海 没有。我想凑齐了一块儿看。一气看完,我好写编辑后记。

淑 菱 信呢?

红 海 也是芳蜜交给我,教我替她存着的。我偷偷的看了一封,是洗局长给她的。

杨太太 洗局长和芳蜜是朋友,你要知道。

红 海 是呀,我知道,所以我就决定对芳蜜写封万言书;洗局长也许比我本事大,可是我的天才,他比不了,比不了!局长是芳蜜的朋友,我也是芳蜜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爱焉,我得显显本领!万言书直写了一天一夜,今天早上五点钟,我就出了门,想递上我的万言书去。好,刚一出门,那个钉梢的又在门外等着我呢!我决定跟他们来个步行比赛,绕,绕,我跟他绕;一直绕到这里,算是把他绕糊涂了!可是,说不定,他就会又找到我!他为什么跟着我?想象不出来,难道那一卷稿子,那几封信,有毛病?不能呀,芳蜜交给我的东西,怎么有毛病呢?

淑 菱 哼,也许你的伟大的女友就不大可靠吧?

红 海 那怎能!以我的天才与聪明,能看不出谁好谁坏来,笑话,笑话!杨先生给我二十块钱,我先去躲一躲;等我那部中国文化史出版,拿到版税,一定还给你!

淑 菱 杨先生,你也借给我二十块钱,我同他一块儿走!只要他离开芳蜜,我就不再怪他!

杨先生 我办这回寿,还不一定能赚够本儿呢,又教我往外拿四十块?这是哪里的事呢?

红 海 好了,你不借给我钱,我只好藏在你这里;侦探来了,你去应付。

杨先生 那我办不了!

红 海 快着决定,等侦探来到,就不好办了!

淑 菱 你借给我们,快!

洗仲文 淑菱,你不能跟他去,你要是老跟他在一块儿,你身后也许跟上侦探!我看红海先生不过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人家要是拿他开玩笑,卖了去,他还以为人家是好朋友呢!红海先生,我这儿有十块钱,拿去,快走!

淑 菱 我不能教他走!我是局长的女儿,侦探敢把我怎样了?

杨先生 有人给你十块钱,就走吧;何必一定非跟我过不去呢?

红 海 好了,我走!淑菱,我必有信给你!

淑 菱 我也走,红海,咱们一同走,一对流浪的文化人,多么有意思!

洗老太太 菱儿,听我的话!你要是好好的在家里,我一高兴,就给你一只金镯子!

洗仲文 教他走!他走了,不是就躲开了芳蜜了吗?

淑 菱 也对!奶奶你准给我一只金镯子?好啦!红海,咱们通信吧!

红 海 请你告诉芳蜜,我找了她好几次,都没找到!告诉她,我的身体虽然不一定上哪里去,我的心可老随着她!

淑 菱 滚!永远别再教我看见你的猴儿脸!二叔,把十块钱要回来!芳蜜!芳蜜就是汉姦!你瞎眼的东西!

杨太太 这是哪一出呢?什么话呢?都看我了,今天是老杨的好日子,得求个吉利!好红海,拿着十块钱就走吧!红海 杨先生,你会后悔的;今天你不帮助我,日后我会报复你!(下)

淑 菱 噢,红海!出门留点神,进旁边那个小巷子,等等,我还是跟你走!

洗老太太 来,菱儿,在这儿坐一会儿来!不准哭,今天是杨先生的好日子!他拿着十块钱,走两天就会花光!

淑 菱 噢,爱情最大的障碍就是钱!

杨先生 要是局长在这儿,没这个事!对联,我给送去的纸!没给写来,也不把纸退回,还要借二十块钱,什么事呢!

杨太太 老杨,可不准生气啊,今天是你的好日子!

杨先生 我没生气;就是有气,也不敢当着诸位亲友发泄不是?哈哈!

杨太太 芳蜜要是在这儿,也不至于这么糟,最能教年轻的人随着她的小手指头转!

淑 菱 你要再说芳蜜,我可真回家了!

洗老太太 菱儿!

杨先生 (见进来侦探)这又是怎回事?

侦 探 你姓杨?啊,有个红海你认识?啊,他是你什么人?

杨先生 朋友,朋友!

侦 探 他现在没在这里?

杨先生 没有!

侦 探 来过了?

杨先生 来过,又走了。

侦 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幕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