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龙蛇》

第三幕

作者:老舍

时间 大中华民国五十年春,和平节。地 点 青岛。

人物 赵立真——已五十多岁,任水族馆馆长。是日为和平节,水族馆新馆落成,举行开幕典礼。

赵兴邦——与林祖荣合办报纸。青岛已成东亚大港,人口数倍于昔,而兴邦之报纸则注重文化宣传及学术报导,非工商界之舌人。

赵素渊——已嫁,在小学教书,颇热心。赵明德——凯旋归乡,近日来青探视立真等。

封海云——来青岛投机,失败破产,沦为乞丐。竺法救——在青为赵家客时,印度已独立,自造舟船时舶青岛。法救寓此,便往来印人求诊也。马志远——已入华籍,在青营商。

林祖荣——与赵家为邻,助兴邦办报。

〔开幕:青岛市郊,面碧海星岛,茅亭一间,环以花木,立真兄弟之小园也。园与海之间有马路,夹路青桐,隐隐可见。时亭内外杂置鲜花,瓶碗,桌布……兴邦正忙着布置,似慾招待客人者。园右为大门,园左为住宅;竺大夫自左来,招呼兴邦。

竺法救 怎么,赵先生?没去参加水族馆的开幕典礼?

赵兴邦 正忙着布置咱们的小茶会哪!今天的事真多,既是和平节,又是先严的冥寿,又是大哥的水族馆开幕的典礼。哼,要是父亲母亲还活着,他们老人家该多么喜欢呢!

竺法救 真的!我先出去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赵兴邦 上哪儿?

竺法救 到码头上看看。今天又有一只印度的新船,和平号,来到这里;我去看看。

赵兴邦 (开玩笑)希望船上没有军火和鸦片!

竺法救 放心吧,那都是古时候的事了!这只船,先到这里,再上日本,然后上美国,专为拜访各处,联络友谊。它既不是战船,也不是纯粹的商船,可以叫作友谊之船吧——friendship!说不定,船上还许带来点水族的标本,送给赵馆长呢!

赵兴邦 那不得把大哥乐坏了!

竺法救 回头见!

赵兴邦 快回来呀!

竺法救 骑车子去,晚不了!(下)

赵素渊 (穿着“马来”或其他在中国不常见的服装,臂下夹着配好框子的两张像片)二哥,我来了!

赵兴邦 素渊,你也没上水族馆?

赵素渊 在学校里忙了半天才出来,大概开幕典礼已经快完了。今天还有和平节大游行。

赵兴邦 所以你穿起这奇装异服?

赵素渊 我还没说完呢!学生们参加游行,我可请了假;怕我不上这里来,大哥不点兴!至于你管这叫奇装异服,纯粹是因为你落伍了!

赵兴邦 多么奇怪!我会落伍了?

赵素渊 可不,现在天下太平了,我们就今天穿日本装,明天换印度装,后天也许再换安南装。能欣赏别人的东西与办法,才能减少成见;没有了成见,才能共享太平!

赵兴邦 原来如此!你的和平建设在衣服鞋帽上?

赵素渊 你的呢?请问!

赵兴邦 (指脑部)在这里,(指臂)和这里!铁胳臂,水晶脑子,建设和平!和平并不是安逸和享受,而是要拚命的操作!把一切能破坏和平的事全预先防止住。赵素渊 那么,我没尽心的去教书?没尽力的帮助你和我的丈夫?难道我没用我的脑子和手?

赵兴邦 那我知道!你不失为一个好妇人!不过,别教服装什么的迷住你的心,以至于把别的大事都忘了!

赵素渊 谢谢你的警告!我知道,我的学问思想都赶不上你和大哥。可是这二三十年间,我总算没教你们俩落在后边,也就不容易!

赵兴邦 对!对!我总得给你留下点空地方,教你耍些小把戏,你到底还是个妇人!

赵素渊 二哥,你太难了。假若今天你是诚心要跟我拌嘴,我就失陪了!

赵兴邦 算了!算了!我的嘴太好瞎扯了!来,给我看看父亲母亲的像片。(看)不高明!奇怪,老人们照像老照得这么死板板的可怕!

赵素渊 母亲这一张更难看,一点老太太的和善样儿也没有!早知如此,就该在他们老人家活着的时候,都“画上个像”!

赵兴邦 哼,素妹,假若老人家们今天还活着,看老大成了有名的学者,该多么高兴?

赵素渊 哼,他们要看见你俩还没有结婚,该多么伤心!

赵兴邦 谁知道!无论怎么说吧,我总愿老人们还活着!奇怪,父母在世的时候,我们总不爱听他们的话;赶到没有了老人,特别是在很高兴或很不高兴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仿佛没了根,象浮萍似的随风漂荡!你也这样吧?素渊!

赵素渊 有时候也那样,特别是在有点病,或闲着无聊的时节。人生好象老在兜圈子,转来转去,还是回到父母子女,饮食男女,这一套上来。在咱们二十多岁的时候,决定想不到今天咱们说的话,是不是?

赵兴邦 谁想到咱们也是中年人了!

赵素渊 大哥都快六十岁了!

赵兴邦 真的!

赵素渊 象个梦!

赵兴邦 嗯?可不是梦!还得往前干哪,素妹!别教岁数卡住我们,我们得吓住岁数!

赵明德 (上)报告!

赵兴邦 二弟,不说“报告”行不行?

赵明德 打过仗的人,忘不了军队里的规矩!

赵兴邦 什么事?

赵明德 报告,那个日本人又来了!

赵兴邦 哪个日本人?

赵明德 姓马的那个。

赵兴邦 马志远?

赵明德 就是他!

赵素渊 他常来常往,为什么不教他进来?

赵明德 我就讨厌他们日本人!

赵素渊 为什么?

赵明德 明常大哥不是死在他们手里?当初,要不是日本人造反,会死那么多的人?

赵兴邦 嘿!二弟!你算那个旧账干什么呀?快去,请他进来!

赵明德 哼!(要走)

赵兴邦 等等,等我告诉你!你对马先生要客客气气的!听见了没有,老二?

赵明德 晓得了!(又要走)

赵兴邦 那不行,老二!你要看明白,以前的事早已一笔勾销,现在大家都是朋友了!

赵明德 看在你们的面上,反正在“这里”我不会打他!(下)

赵兴邦 没办法!

赵素渊 你的失败,二哥!

赵兴邦 这回可让你抓住我了!不过,不出三天,我必能把他劝明白了!

马志远 (上)

赵兴邦 哈喽,志远!亭子里来坐!

赵素渊 我说,马先生,怎么啦?你的神气不对!

马志远 你们是不知道?

赵兴邦 不知道什么?

马志远 又地震了!

赵素渊 哟!哪里?

马志远 家乡!

赵兴邦 我还没到报馆去,不晓得!厉害不厉害?

马志远 灾区不大,可是,正是我的老家!

赵素渊 伤人多不多?

马志远 还不晓得!

赵兴邦 (喊)明德!二弟,老二!

赵明德 (上)有!来了!

赵兴邦 看林先生起来没有?请他来!噢,不用了!我自己去!来,志远,咱们找老林去。第一,先出号外!

马志远 灾区并不大,不过,那正是我的老家!

赵兴邦 出号外,不单为报告地震,重要的是劝募赈济献金,和写慰问信!慰问信最要紧,那可以表现出咱们的心意来!

赵素渊 募捐有我一份儿,写慰问信也有我一份儿,我起码有二三百小学生呢!

赵兴邦 好!素渊,你先在这里替我布置一下。老二,你帮帮她的忙!

赵明德 妹妹老嫌我笨!

赵兴邦 志远,咱们走!(同马下)

赵素渊 (一边作事,一边说)二头哥,你有事就先忙你的去。(把像片摆在亭内桌上)

赵明德 我知道我笨,帮不上忙!

赵素渊 (插花瓶)谁说你笨啦?你跟我一样的聪明!我相信,世界上的人都差不多;多咱们一想谁聪明,谁不聪明,就又快打起来了。

赵明德 也对!就拿你和明常大嫂比吧:你念过书,她没有,可是她也会做活计,训教儿女;哼,要讲种地种园子呀,你十个也比不了她一个!

赵素渊 那,我早就知道!二头哥,你去搬几张小桌来,好放茶和点心。回头客人们到了,大家席地而坐,好不好?

赵明德 铺上两张席子?

赵素渊 对!铺在花池的旁边!啊,(已把亭内的桌子布置好)你看这样行了吧?

赵明德 要是把大哥的金鱼借两盆来,摆在这里,才好看!大哥的那些鱼太好看了!

赵素渊 那可不能借,那都是国家的!

赵明德 噢,国家派大哥养着那些鱼!这个差事也怪!

赵素渊 桌子怎样?拿来,我好铺桌布,摆花儿呀。

赵明德 不用着急,我一趟就能搬四五张来;看,我这胳臂有多么粗!妹妹,告诉你点心事:前些年打完了仗,我不是回家了吗?我时常想念你们。去年,把庄稼收完,我就对明常大嫂说:“大嫂子,上青岛了,找大哥二哥去!”说完,我就来了。心里想,说不定兴邦二哥也许带我打仗去呢。好,来了这么些天了,连打仗的信儿也没有!

赵素渊 还盼着打仗吗?我愿意世界上永远不再打仗!

赵明德 比方,有人再来打我们呢?

赵素渊 那就另说了!别人不欺侮咱们,咱们决不找别人的毛病;别人要是不讲理呢,咱们就——

赵明德 就揍他!我等着他的!素渊妹妹,不用你害怕,都有我呢!我告诉你,我倒不是好打仗,我是想啊,明常大哥死得太苦,连尸首都没找到!

赵素渊 唉!所以仗是不应该再打!打一次仗,结三辈子仇!好啦,去搬东西吧!

封海云 (状极狼狈,而仍傲慢。口中吸着个雪茄烟头,耳上夹着半支烟卷。轻轻的走进来。看看亭子,看看花草,似游园散闷者)

赵明德 嗨!干吗的?

封海云 (不理,折下一朵花,嗅着)

赵明德 (赶过去)我说你哪!干吗的?封海云 随便看看!

赵明德 你出去!这里不是公园!

赵素渊 二头哥,别——封海云 噢,素渊吗?

赵素渊 你是谁?

封海云 连我都不认识了?想当年在重庆……

赵素渊 二头哥,你去搬东西。不要紧,这,这是……你去吧!

赵明德 我去!他不老实,我回来会揍他!别看不起我,我冲过锋,打过仗!(下)

赵素渊 海云!你,你,怎么……封海云 运气!运气!运气好的时候就“坐”汽车,运气不好的时候,就“躲”汽车!没关系!素渊,立真兄和兴邦兄都抖起来了,我倒比不上他们了,可笑,运气!

赵素渊 你——

封海云 不用盘问我!一句话,运气不好!

赵素渊 你是诚心来看我,还是偶尔的走到这里?封海云 都没关系!说我来看看你也好!放心,我既不求钱,也不告帮,只是来看看你!你看,一看见你,我就又想起年轻时候的事来了;仿佛就是昨天!老人们还硬朗?

赵素渊 都过去了!

封海云 噢!(把耳上的烟卷拿下,对着雪茄的火儿吸着)想不到!天下的事多半是想不到的!就拿我自己说吧,当年打仗的时候,大家都穷得要命,我倒满舒舒服服,漂漂亮亮,连你都花过我的钱;现在,太平了,连你们这不怎样的人都混得怪好的,我倒不行了!谁想得到?你结了婚?

赵素渊 (点头)

封海云 快乐?

赵素渊 还好!

封海云 嗯!立真兄作了馆长?没想到,他那么傻傻忽忽的!兴邦兄呢?他反正不能再打仗!哈哈!运气,你们一家子的运气还不坏!

赵素渊 告诉我,你怎会落到这步天地?封海云 有什么用呢?

赵素渊 假若我能帮帮忙的话……封海云 运气不是任何人能帮忙的!

赵素渊 你一切都凭运气,为害为恶,你自己都不负责?怨不得当初大哥说你不诚实!

封海云 怎么说都好吧!

赵素渊 你不后悔以前所作的事?

封海云 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赵素渊 你也不以为今天的潦倒是一种惩罚?封海云 运气要是好,我还不是照样的阔气?

赵素渊 现在你打算干什么呐?

封海云 等着转运!好运气要不再来的话,就等死!

赵素渊 什么话呢!难道你不晓得现在已经太平了,你应当规规矩矩的作点事?你要知道,你的失败,不是什么运气不运气的,而是现在的时代已不允许你作那只管自己,不顾社会的事情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幕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