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珍珠》

第二幕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幕半月后,下午。

地点 同前幕。

人物 前幕见过的有:

破风筝 

方珍珠 

方大凤 

方太太 孟小樵

向三元 白花蛇

应该介绍一下的有:

王力——男,三十岁,文艺作家。他愿深入民间,写出大众文艺,故肯与艺人来往。心地光明,身体也不错,富有常识。

李胖子——男,四十多岁,勾结反动官僚与特务,包办走私,囤积居奇,手眼阔,肚子大,是华北商界中一霸。他有两个钱庄,一个地产公司,可是不知为何,人都称他为李将军。

宪兵班长。

丁副官。

〔幕启:景同前幕,唯屋中已安置好,不象先前那样乱七八糟了。花瓶插着芍葯花。桌上有孟小樵的鸟笼。方太太手里拿着两张扑克牌,脸红脖子粗的跑进来,把门一摔,一下子坐在椅子上。

方太太 妈拉个臭的!什么玩艺儿!

向三元 (紧跟着跑来)你怎么个碴儿?输不起,跑啦?

方太太 你也算个男子汉!看!(指牌)大牌都教你作上记号!作巧妙点也好哇,就这么楞窝硬折,我输了钱窝囊!这不是赌,是明火路劫!

向三元 那,那,看明白,珍珠的事没我可作不成!

方太太 那是另一回事,赌钱是赌钱,要赌就公公道道的,怕输钱,别来!

向三元 我怕输钱?我怕不赢!

方太太 你还不如我这梳头擦粉的老娘们!

向三元 骂人哪?我可会揍你!我才不管什么男的女的,说翻了都揍。

方太太 你揍揍老太太看!

向三元 看我不敢哪?(一把抓住她的腕子,逐渐用力)哽!哽!哽!

方太太 (喊)哎哟!救命哟!

向三元 救命?我要你的命!

孟小樵 (赶来)三元,放手!

向三元 (用力握了一下才撒手)哽!

方太太 哎哟!好!老娘也不是好惹的,你等着我的吧!

向三元 (又伸手向前)再来!

孟小樵 三元!你怎么啦?疯啦?事情还没作成,你们怎先起内哄呢?

向三元 孟老头子你少说话!要不然,连你也揍!他妈的,我一拳揍扁了你们俩!

孟小樵 这是怎么说话呢?你能到这儿骗吃骗喝,是凭我的面子呀,你怎么过河拆桥?

向三元 屁!你带我来的,对!一混熟了,我可就得作头子了!我是国家的官员,有头有脸的特务。你们俩算什么东西?打这儿起,谁不听话我揍谁!急了,这儿(拍)还有枪呢!

李胖子 (进来)你他妈的揍谁呀?赏给你脸,教你跟我平起平坐的玩玩牌,你他妈的就嘬不住粪啦,什么东西!又特务嘹,我是特务的祖宗!滚出去!

向三元 喳!(并没出去,垂首侍立)

李胖子 (对方)甭跟他生气,他混天地黑,跟畜生一样!方太太 将军,看看我的手!

李胖子 我看见了!你当然也看见了我怎么惩治三元!他厉害,我比他又厉害十倍百倍!三元!

向三元 喳!

李胖子 你敢再自动的欺负她,留神你的脑袋!

向三元 喳!

李胖子 我叫你去惩罚谁,你不听话,也留神你的脑袋!

向三元 喳!

孟小樵 将军!三元要是跟我撒野呢?

李胖子 你是什么东西?

孟小樵 您问的好。

李胖子 方太太,你看明白没有?这俩,一个小特务,一个老混蛋,都是孙子!可是他们还比你们作艺的高点!这么一说,你就晓得你的身分了。我要珍珠是赏你的脸,帮你的忙;我高兴,也许赏给你十条金子。

方太太 那敢情好!

李胖子 不高兴,也许一个铜板不给!

方太太 那……

李胖子 不要打岔!

孟小樵 别打岔!

李胖子 你看,我给蒋委员长作事,委员长高兴,也许赏给我一车金条;不高兴,也许抄了我的家!我对你也是那样,证明我是委员长的忠实信徒!

方太太 那么……

孟小樵 别打岔!

李胖子 你放心,我决不把珍珠硬抢了走,那不文明!不是我的政策!在蒋委员长领导之下,一切都得进步,有计划。我们娶小老婆也得改良,不抢不劫,而要先交朋友,一块儿玩熟了,有了感情,再同居。以后,我派汽车来接珍珠,你得负责教她哪时传哪时到,还不许她哭丧着脸!三元!

向三元 喳!

李胖子 招呼司机的!你也跟我走!

向三元 喳!(下)

李胖子 还有,你刚才玩牌的时候说,珍珠愿意上学,可以教她去!如今事事都要文明;我自己很文明,我的小老婆也得文明!(随说随往外走)不送!我最讨厌官僚气!(下)

方太太 (楞磕磕的送到门口)再见!

孟小樵 (在她身后,行九十度鞠躬礼)再见!再见!(她已转身,他还弯着腰)再见!将军!

方太太 (归坐)好,这是你办的好事!看样儿,姓李的是要硬炸酱呀!

孟小樵 (也落坐)你原本说珍珠是块心病,只要出脱了她,你就高兴!

方太太 我那么说来着?我要不看你上了岁数,就啐你几口!我这不是要落个人财两空吗?好吧,别人我斗不了,反正我饶不了你个老梆子!

孟小樵 别急!别急!我是一片好心,并没想到向三元会这么翻脸不认人,也没想到李将军那么不拉人屎!我告诉你说吧,我心里比你还难过!好吗,我在袁世凯的时候,曹锟的时候,甚至于日本鬼子在这儿的时候,都没见过这样邪门的事!就是张宗昌,至多也不过叫我声屌,那是闹着玩的呀;今天,他当面叫我孙子!真文明!我看哪,咱们得另打主意了,这俩家伙靠不住!(去提鸟笼)

方太太 你有什么主意呀?

孟小樵 你等我慢慢的去想,别催我,有道是忙中有错!(往外走)

方太太 你回来!

孟小樵 我得找个清静地方,好好的想想去。(悲哀的走出去)

方太太 (狠狠的撕碎那两张牌)多他妈的文明啊!〔王力上。

王力 怎么啦!大嫂!前天我来,你出门儿了;大哥还说,你近来精神很好。这是怎么啦?又跟谁闹了脾气?

方太太 王先生!王先生!你来得好!有人要抢走珍珠!

王 力 抢珍珠?谁?

方太太 一个又是钱庄老板,又是什么公司的经理,又是将军的,他姓李!

王力 大哥知道不知道?

方太太 他还不知道。

王力 赶紧告诉他呀!

方太太 不,不,不能告诉他!

王力 不能告诉他?(想了想)大嫂,你没对我说实话!

方太太 (打自己一个嘴巴子)我……没法说!

王 力 我能猜到。你又跟珍珠犯了别扭,想卖了她,可是遇见了恶霸流氓,你上了当,是不是?

方太太 我跟她闹别扭?才没那么大工夫呢!她跟我闹别扭,她早晚是跟破风筝跑了,把我甩下!!

王 力 你看大哥是那样的人吗?

方太太 他……

王力 他最大的毛病是争强好胜,容易得罪人,这,我对你说过不止一回,教你常劝劝他。

方太太 他听我的话才怪!

王力 你根本不劝告他,他怎能听你的话呢?大嫂,你太任性!在你的朋友里,只有我一个人肯说出你的毛病,所以你又怕我,又恨我。多喒你不怕我,也不恨我啦,们就由好朋友变成真朋友了!

方太太 你是真朋友!你不骗吃骗喝,你白给破风筝写词儿,你说话不转文,不扯谎,你是好人!我并不糊涂!

王 力 可是,我每逢一劝你给珍珠个好脸儿,你就马上一撇嘴不理我啦!

方太太 你是念书的人,不懂我们的事。珍珠是卖唱的,天生来的下贱。你不理会,我可看得清楚,她的骨头缝儿里都下贱。

王力 就算大嫂你的眼睛尖,能看到她的骨头缝儿里去,现在这年月也不作兴买卖人口呀!

方太太 那是你那么说!不信咱们打个赌,我现在出去一吆喝:有卖孩子的没有?马上就能买回一打来!再说,我们把孩子拉扯大了,就为卖出去赚几个钱,连我们的祖师爷都不见怪!

〔珍珠自外面唱着进来,手中拿着毛笔,纸本,书。

王 力 (向方摆手)待会儿再说。

方珍珠 妈!哟,王老师!(要和他握手,中途而止)

方太太 又上哪儿疯去啦?大凤儿呢?

方珍珠 她在后边呢,就回来。王老师,看!(示以书)

王 力 (使眼色)先教妈妈看。

方珍珠 妈!您看,书,纸本,毛笔。再看,(拉衣襟)这件蓝布衫,小平底鞋。我象个女学生不象?

方太太 象女学生又怎么样呢?

方珍珠 妈!王老师给我找了个补习学校,我念半天的书,耽误不了上园子挣钱!妈!没您的话,我可不敢去!您点点头!我认多了字,念新词不是更容易了吗?再说,念点书,我心里越来越清楚,也少招您生气呀!

王 力 (哄孩子似的)给妈妈敬个礼!

方珍珠 敬礼!

王力 大嫂,教她去试试!她要是耽误了上场,就不用再去上学。您看她越念书越淘气,也不用再去。好不好?

方太太 好吧!

方珍珠 (狂喜)妈!妈!您答应了?好妈妈!好妈妈!您真比我亲妈妈还好!(上去要拥抱妈妈,看妈妈冷淡,只扶了她的肩膀一下)

方太太 (用手拂珍珠扶按之处,好象珍珠手上有粪)躲我远远的!你念书也不会念出好处来。(忽然想起李将军的话)多文明呀!(大笑)哈哈哈!

方珍珠 怎么啦?妈?

王力 大嫂,有什么可笑的?

方太太 可笑!太可笑!(立起来往外走)买金的遇见卖金的!文明!(又想起李将军的霸道,板起脸来)他娘的皮的!(下)

方珍珠 怎回事呢?

王力 谁知道!珍珠!(慾言又止,看她那么欢喜,不忍以恶消息告之)

方珍珠 什么!

王力 我,我说,你该到学校去报到。

方珍珠 等爸爸回来我就去,让他看看我拿着书,纸本,由这儿出去,不是去卖艺,是去上学!

王力 (不由的叹气)唉!

方珍珠 王老师,你怎么啦?看我上学去,倒不高兴了?

王 力 怎能呢!

方珍珠 我念了书,明了理,就可以自由恋爱,自由结婚了,是不是?

王力 先别提那个!妈妈刚放了你,你可别招她生气!

方珍珠 不是您告诉我的?年轻的人应当自由恋爱,自由结婚?

王力 是!是!现在你可先别想那些事!

方珍珠 我十九岁了!

王力 我知道!先把书念好了,再说别的。〔白花蛇在院中叫:“方大哥!方大哥!”

方珍珠 二叔啊?进来!

白花蛇 (进来)喝!这是怎回事?小蓝布衫,象个小女学生?

方珍珠 二叔,这是王先生。

白花蛇 王先生,您多照应!我姓白,白花蛇,说相声的。在乐春园伺候您,有工夫请赏光!

王力 一定去领教!

方珍珠 二叔,看!书,纸本,笔!我真是女学生了!

白花蛇 太阳打西边出来的事!你妈妈许你去吗?

方珍珠 妈妈刚才点了头。

白花蛇 两个太阳一齐由西边出来!我问你,二姑娘,你爸爸租到了天顺园,他一个人作前后台老板,是真的?

方珍珠 大概是。他这两天催我温词儿,也许快开张了。

白花蛇 他都约了谁?

〔筝轻轻开了门。

破风筝 我正要去约你!

白花蛇 好大哥,会在门外头偷听话儿!

破风筝 王老师,有了茶吗?二姑娘,怎样?真要上学去?

方珍珠 我净等着您哪!看,(用手帕包起书笔,夹在腋下)走喽,上学喽!王老师,白二叔,爸!(一一的鞠了躬,得意的走出去)

白花蛇 真行,大哥,你凡事都走在前面,硬教唱书的姑娘去上学,行!

破风筝 都是王先生的指教!(指门外)我们那位知道吗?

王 力 同意了!

破风筝 您也真行!得,这我才觉得对得住她了!好好的念点书,再帮我三年二载的,正经八摆的结了婚,也不枉她从这么大(用手比)就帮我挣钱!

白花蛇 您的角儿都约齐啦?大哥。

破风筝 差不多啦,就差相声。你有人没有?

白花蛇 怎么没有呢?北平别的不好找,说相声的可有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方珍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