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珍珠》

第三幕

作者:老舍

第一场

时间 前幕数日后,晚间。

地点 天顺园后台。

人物 已见前幕者:

破风筝 

方太太 

孟小樵 

白花蛇 向三元丁副官

另外有:

周巡长 检场的老赵 男女艺人数人〔幕启:后台相当的大,可是设备简陋。墙上新贴上了红纸的祖师神位——“周庄王之神位”。神位前有香案,置红烛一对。板凳椅子之外,杂列各种乐器。一张破方桌上放着化妆镜子一面,几个茶杯,一把大茶壶。检场的老赵正在检点桌围子等。破风筝穿得十分整齐,匆匆的走来。

破风筝 (向祖师一揖,而后对赵)喝!这一天,我的脚都走破了!(坐下,脱鞋揉脚)

老赵 老板,您歇会儿。我给您沏壶茶来!

破风筝 要真热的!

老赵 是了,老板。(往外走)

孟小樵 (上,遇赵)老板在这儿?

老赵 在!(下)

破风筝 孟老师,您多担待,我简直的站不起来了!

孟小樵 别动!别动!我这么早来,为是跟你说两句话儿。今天一定开锣呀?

破风筝 我跑了这么多日子,好容易盼到这天,怎么不开锣?

孟小樵 也许我是多虑,可是凭咱们的交情,我不能不……

破风筝 您听见了什么风声?

孟小樵 倒没有。我可是不放心!那天你不是得罪了李将军?

破风筝 孟老师,您想,他用汽车来接珍珠,我能点头吗?

孟小樵 那可就得罪了李将军,他不是好惹的呀!

破风筝 孟老师,别怪我说直话,不是您把李将军带到我家里去的吗?!

孟小樵 那时候我可不知道他是那么坏。及至我发现了他不是好人,我就马上站到你这边来;什么话呢,咱们是老朋友!

破风筝 我谢谢您的好意!

孟小樵 前几天哪,我跟你太太商议过,她也答应了,我给你作后台经理。

破风筝 家里的事她管,外边的事我管;这个,您知道!

孟小樵 知道!所以我才又来跟你商量。我是说,万一李将军真跟你捣捣乱,有我替你负一部分责任,也许有个闪展腾挪,不至于教你一个人蛤蟆垫桌腿儿,死挨!是不是?

破风筝 孟老师,我在江湖上也混了这么多年,风里雨里我都见识过;有危险我独自出马,连累上您倒不大好!

孟小樵 也对!那么,你欠我的钱呢?

破风筝 只要生意好,我决不能没点孝心!

孟小樵 方老板,你太厉害了!好吧,你今天要是出了毛病,可别怨我!(怒,要走)

破风筝 孟老师,您不能这么走出去,咱们是多年的朋友,不能闹翻了脸!

孟小樵 你看着办吧!(还往外走)

老赵 (提着茶壶上,几乎碰上孟)热茶来了,您不喝碗?

孟小樵 哼!(下)

破风筝 老赵,给孟先生雇车去!

老赵 是啦!(下)

破风筝 吃里爬外,什么东西!

白花蛇 (拿着对联上)谁?什么东西?

破风筝 我简直不懂,我这么低三下四的对付人,怎么还换不出人家的好心来呢!

白花蛇 要不怎么说来说去,还得说同行的弟兄呀,别人都靠不住!大哥,(献对联)我来给您道喜!

破风筝 你这是何苦呢?多年的弟兄还要客套?我这儿谢谢!白花蛇 这是千里送鹅毛!红呼呼的取个吉利!

破风筝 (喊)老赵!老赵!(把对联递至门口)挂到前面去。

白花蛇 大哥!我有点为难的事,您给我出个主意!

破风筝 怎么啦?

白花蛇 甭提啦,邪门!金香翠陪着人在旅馆里抽烟,教宪兵抓下去啦!

破风筝 赶紧托人弄出来呀!

白花蛇 今天无论如何不成了!从一清早我溜溜的跑了一天,放是可以放,可得慢慢的办手续;公事呀。要不然我早就过来给您帮忙来了!

破风筝 既然能放出来,就好办喽。

白花蛇 不行啊!她唱倒第三,有好多人专来捧她,她今天要是不露,得,一个人一喊退票,大伙儿准跟着起哄,至少也得把茶壶茶碗都摔了!我受得了吗?

破风筝 挂出牌去,说她请病假还不行?

白花蛇 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台下准有人知道了她的事,因为他们知道底细,他们才更要撅我哟!要我的好看哟!我这儿先给您作个揖,您教珍珠小姐去帮我一场。

破风筝 那……

白花蛇 时间不冲突!回头我亲自来接她,再亲自送回来。只要有她去唱一场,我今天才不至于出漏子!只有她去,别人不行!她既是个角儿,玩艺儿又好,您说是不是?

破风筝 老二,咱们把事情搞清楚了……

白花蛇 珍珠小姐这一场,您要多少钱,我给多少!

破风筝 老二你怎么啦?咱们俩的事,我能提要钱?

白花蛇 那就更好了!

破风筝 老二,你大概不会忘了:前几天你拆我的台,教我约不到相声;又要白拿一份儿钱,你多么够朋友啊!

白花蛇 那么今天您要看我的哈哈笑,教我栽跟头!破风筝 你又想错了!珍珠准去帮你一场,你接你送,一个钱不要!可是,你得先认错儿,说你以前对不起我,以后不准再跟我捣鬼!怎么样?

白花蛇 大哥,您真有一套!得了,我认错儿,我这儿给您请安了!赶到十点半,我来接她!大哥,可不许变卦呀!

破风筝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忙你的去吧!

白花蛇 待会儿见!大哥!

〔一位弹弦的,甲;两个小姑娘,乙,丙;走进来,都先向祖师行礼。

白花蛇 (对众)辛苦!辛苦!(下)

方老板!

破风筝 辛苦!今天咱们头一天哪,都卖点力气!

众 是啦,没错!(甲试弦,乙、丙坐)〔丁副官同巡长上。

破风筝 丁副官,您赏光!票子都拿到啦?巡长,没什么说的,您多分心帮忙!请坐!

丁副官 (坐在乙、丙之间)拿到了。小孩的干爹干妈忽然由城外来了,你还得给我两张!

破风筝 巡长,您也请坐!

周巡长 我刚才看过了,厕所不干净!请跟我到派出所去一趟吧!(坐)

破风筝 回头,我连夜收抬,不能教您为难!

周巡长 那么今天呢?

丁副官 方老板,先给巡长几张红票!

破风筝 我早送过去两张了!

丁副官 你看,我十张还不够,他两张怎行呢?

破风筝 丁副官,巡长,红票可真不富余了!这怎办,明天我请两位吃小馆!喝点酒!一定!

周巡长 我一天到晚老忙,哪有工夫下饭馆?

丁副官 干脆折干儿好了!你们作艺的比我们混官面的来项大的多!是不是?巡长!

破风筝 大家都不容易!

丁副官 好啦,待会儿再说,反正你跑不了!(立)

周巡长 方老板,跟我到派出所去,要不然我没法交代!

破风筝 那还不是全凭您一句话?(塞给他钞票)改天,改天我请吃饭!

周巡长 地面上的事,我自己作不了主;官事!要不然……

破风筝 (为结束这一场,硬领他们往外走)我晓得!让您受屈啦!真对不起!(送二位到门口)

〔变戏法的与助手,戊、己,上。戊背着大碗,己拿道具与毯子等。

破风筝 辛苦!今天掏大海碗?

艺人戊 头一天,准得露脸!

〔前台人声渐重,乙对镜扑粉。

破风筝 (喊)老赵!准时候开场啊!

老 赵 (匆匆进来,与大家打招呼,而后提鼓架上台)

向三元 (提着个鲜花篮上)珍珠在这儿吗?

破风筝 向先生,请坐!珍珠在家哪,就快来到。

向三元 她没在家,我去过了。

破风筝 也许上街买东西去啦,您坐!

向三元 李将军的命令,见着珍珠才放下这个花篮。〔前台有鼓掌声,催促开场。

破风筝 您放下,她一定来!

向三元 你把她藏在哪儿啦?

破风筝 我藏起她来?

向三元 喳!要不怎么家里没有,这儿也没有她?

破风筝 她也许正在路上。(对甲乙)上!

向三元 (拦住他们)等等!

破风筝 到时候了,您能不许我们开场吗?

向三元 喳!不许!李将军的命令,教我见着珍珠,给她这个花篮。等她下场,我同她到将军府上,李将军给她贺喜!你把她找来,我才准你开场!

破风筝 向先生,我是个穷作艺的,干吗跟我过不去呢?向三元 我没跟你过不去,李将军的命令!〔前台掌声加紧,也有打呼哨的。

破风筝 您高抬贵手,先教我们开场;等珍珠来到,咱们再商量。

向三元 没有珍珠,你开不了场!我知道她藏在哪儿呢?

破风筝 她是我的台柱子,能够藏起去吗?

向三元 怎会家里没有,这儿也没有呢?

破风筝 老赵!接二小姐去!快!(赵跑下。对向)您教我先开台好不好?前台已经要乱了!

向三元 珍珠来到,你开台!

破风筝 前台快压不住了!我今儿头天开张,您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向三元 是要你的命!你得罪了李将军,还想开台挣钱?算盘打的太好了!你当是前几天李将军一声不出,就诸事大吉了?哼,李将军专等着今天呢!告诉你吧,今天珍珠不到,你开不了台!珍珠下场,不跟我去见李将军,我教你连一个茶碗也剩不下!破风筝 向先生,贵人不记小人错,(愤极)我给您磕一个行不行?(跪,磕了个响头,立)我今天开不开台,从此就不用在北平混了!

众 向先生,您抬抬手吧!

向三元 在北平混?得罪了李将军,在全中国哪儿你也不用混!李将军要珍珠,不要你,政策!

〔前台嚷“退票!退票!”

破风筝 (怒不可遏)姓向的,我跟你没仇没恨,你就这么欺负人;杀人不过头点地,我磕了头还不行?好,我跟你拚啦!(慾往前撞,被众拉住)

〔方太太惊慌的跑进来。

方太太 珍珠!珍珠!珍珠没在这儿?上哪去啦?

向三元 怎样?

破风筝 你应当看着,怎么来问我呢?

方太太 明白了!明白了!她一定是跟那个姓王的跑嘹!你交的好朋友!拐走你的女儿!

向三元 那个姓王的必定是革命党!想想你的罪名吧,老方!得,珍珠是跑了,我得执行李将军的命令!(跑到台口,喊)刘四!张五!砸!(上台去)〔前台一阵摔砸,孩子哭,大人嚷。警笛声,叫骂声。

破风筝 (见甲要跑)别出去!有什么事我一个人顶着!(拉住乙丙)不怕!不怕!(手颤而故作镇定)

艺人戊 这是哪儿的事呢!穷人还怎么混呢!

破风筝 天桥去下地,也照样的吃饭!看谁走得长远!

方太太 (拉住己)这可怎么好噢!怎么好噢!

破风筝 闭上你的嘴!

(幕)

第二场

时间 冬,解放军已至北平城外。午前十一时左右。

地 点 方老板家中。

人物 

破风筝 

方太太 

方珍珠 

方大凤 王力

孟小樵 

白花蛇 向三元〔幕启:方老板的家里。屋里已不象样子,表示出方老板的穷困。方老板与珍珠围炉取暖,大凤儿拿着一小碟浆糊与一些碎纸补糊门窗的窟窿。时有炮声,震得窗纸刷刷的响。一声大炮,大凤儿往后退了两步。珍珠用手捂上两耳。方老板安然不动。方太太惊慌的跑进来。

方太太 (对筝)你倒是想想主意呀!净等着都教炮打死吗?

破风筝 这是城里往外打呢!八路军不会乱轰城里头。

方太太 你知道!你什么都知道!就是不知道想主意躲一躲!你看,人家张家黄家都搬了走,你就不打个主意,倒好象你爱听大炮!珠子,把手放下去!(刚说完,又一声炮,她自己也捂上耳朵)

破风筝 往哪儿躲?我不动,我在这儿等着八路军!李将军,向三元,丁副官们的气,我受够了!谁怎么坏,也不能比他们再坏!(越说越怒)好吗,要抢走我的女儿,砸了我的园子,逼得我没地方去作艺!我一辈子招过谁,惹过谁?我的心眼哪点不好?他妈的到而今教我混成这个样!

方太太 你胡涂!当初你要是肯把珠子给了李将军……

方珍珠 (立起要走)妈!

方太太 别动!我的话不入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方珍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