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第二幕

作者:老舍

时间 第一幕的二三日后。

地点 同第一幕。

人物 

乔 绅 

吕以美 

乔莉香 

桃 云 

乔 妻 

丁影秋

李 颜

〔开幕:乔绅正和吕以美谈生意。

乔绅 丁影秋那笔港币,没拿进来?

吕以美 已经催了他三次,他说您出十八块四作不到。

乔 绅 他说得多少呢?

吕以美 得十九块。

乔绅 十九块也买!买!我们的钱不值钱,人家的钱值钱,还迟疑什么呢?(想了想)嗯,恐怕呀我得撒手莉香。在他得到莉香以前,也许不肯十成十的帮助我。一旦作了我的女婿,他就没话可说了。说真的,我不愿撒手莉香,有她交际的本事,帮了我不少的忙。可是影秋也是极有用的人,不买住他的心,恐怕他不会死心踏地给我作事,你看怎样?(没等回答)啊,我用不着你的意见!昨天的账结好了?

吕以美 结好了。您看看吗?(递账簿)

乔 绅 当然要看看。看数目字,教我心里安定,好象抓住点什么东西似的。我跟你爸爸正相反,他永远是虚无飘渺,我老有账可查。(看账,脸上浮起笑容)以美,你看我这个人怎样?

吕以美 叔父很精明!

乔绅 哈哈!要是不精明,我能在这二三年里弄起这么大的事来?你看,(兴奋的指着账簿)咱们这几天的工夫就收进三十多万的货来,文具,葯品,豆子,样样是金子!搁一天涨一天的价钱,搁两天就涨两天的价钱。今天是三十多万,到下月就许变成七十万,过半年或者就是一百多万!比金子还强,大金子不会下小金子,而我这些货是活的,象麦子稻子似的,一颗种子能生出百倍的子粒来!(递账本)拿去,以美!你的账记得清楚;不,不是清楚,是美丽!比你爸爸画的画更美丽!好,到月底,我给你点点心钱!

吕以美 谢谢叔父!(放下账本,拿起一份捐启来)今天早上来的。

乔绅 又是捐启?不用看,写上五毛钱!

吕以美 五毛钱!这上面说,一位是教育家病死了,身后很萧条!

乔绅 我最看不起活着不努力,死后还麻烦别人的人!五毛钱就不少,我并不欠他的!

吕以美 没法落笔呀,叔父!

乔绅 我的钱,你怎么没法落笔?不写就更好,死人又不会说一声谢谢,用不着敷衍他!

吕以美 那么二太太和莉香……

乔 绅 她们俩怎样?

吕以美 (大胆的说下去)怎么一花就花那么多的钱呢?

乔 绅 我的钱由我支配。桃云就象一条小哈巴狗,她对我摇尾巴,我就赏给她些钱。至于莉香呢,她必须出去替我交际应酬,也就必须打扮得漂亮,举止阔绰。噢,别瞎扯这些,说点正经的吧。以美,你还没给我个答复呢!

吕以美 答复什么?

乔绅 你和仁山的婚姻问题。

吕以美 叔父,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老人家何必这么操心呢?

乔 绅 不要瞎扯!我看得起你,所以才跟你这么婆婆妈妈的,不要把我的脾气招起来!你看,我的大儿子死了,二儿子没有用。

吕以美 仁山二哥并不是废物。

乔绅听我说!两个男孩子,死的死,半死的半死,我老头子不操心,谁养着这一家子人呢?你要是嫁给仁山,就如同给我补充了一个儿子。莉香再嫁给丁影秋,我又多了一个儿子。影秋虽不是阔人,可是真有本事,我和影秋打外,你打内,这个家岂不象铁桶一般!(兴奋的)凭我的头脑,影秋的腿,你的手,咱们的钱就会一倍,两倍三倍十倍百倍的增多起来。然后,咱们不但成为实业家,金融家,还可以立下永远不倒的势力,无论政权在谁手里,咱们总是高等的人!想想看,你不过是个穷画家的女儿,怎可以放弃作我的媳妇的机会。金钱,势力,快乐,汽车,都等着你呢!你又不是个傻子,还能看不出来?

吕以美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理想,叔父!

乔 绅 不要胡扯!说,说“是”与“不是”!(外面有吵闹声,他好象很欣赏似的)又唱上武戏了!

乔莉香 (跑进来)爸爸,您给评评理!

桃 云 (也追进来)对,你给评评理!

乔 绅 (向美)你工作你的!(向她们)小点声吵,不要嚷坏了嗓子!怎回事?

桃云

乔莉香 我要……

乔绅 莉香先说。

桃云 怎么该她先说?你老偏向着她,恨不能一脚把我踩到地下去!

乔绅 莉香先说!咱们有的是工夫,大家都有机会发言。

乔莉香 二哥不是回来了吗,我想该轮到我上香港去了!

桃 云 你也配!

乔绅 莉香,你上香港干什么去?

乔莉香 哪个有头有脸的小姐,不得到香港去留学呢?您看,我出去交际,一遇到有地位的人,人家一提到香港,我就脸红!人家说皇后大饭店,我连皇后大饭店是朝东的,还是朝西的,全不知道!

桃云 你应当去,我就该老坐在家里?

乔 绅 你也要去,桃云?

桃云 我哪点不如莉香呢?她有资格去,我就也有资格去!

乔莉香 你有资格?你不过是个姨太太,我是小姐!

乔 绅 不要吵,听我说。你们等着,等把这里的事都料理好了,我带你们去。假若以美肯和仁山结婚的话,咱们也带了她去。

乔莉香 怎么?以美要作我的二嫂?

吕以美 (极大方的,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仍继续工作)

乔莉香 以美,虽然你没有我漂亮,可是你跟我一样,是位小姐。咱们俩要好,我会带你出去玩玩!

桃云 以美,我给你道喜!从此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我来帮助你,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真的,你要是好好打扮一下,也很有个样子呢!

乔绅 好了吧?一场风波可以算是过去了吧?

乔莉香 还有呢!

乔绅 还有?也好,都一气解决了吧!

乔莉香 影秋给了我一条……

桃 云 (极快的拿出一条紫色的丝手帕,扔在地上)给你!给你!我是好心好意,怕你年轻轻的,用紫色的手绢不好看,你反到来告妈妈状!

乔莉香 你岁数大?你比我大了几岁?抢我的东西就不行!

桃 云 我“抢”你的?是谁把我的丝袜子穿了去?谁?哪个不要脸的?

乔莉香 好,我还给你!(要脱袜子)

乔绅 小姐,小姐,到后边去脱!走!走!(把她们赶走,而后捧腹大笑)哈哈!好玩!好玩!以美!

吕以美 啊?

乔绅 这就是我的娱乐!(忽改严厉)以美,把昨天的账目再誊一份给我。那个问题,要赶快答复我!我既定的计划,绝对不许任何人破坏!(下)

吕以美 (看着他的后影,等不见了,她笑出了声)

乔 绅 (又回来)你以为我走啦,是不是?我在门外等着听你笑我呢!桃云是姨太太,莉香是我的女儿,所以我对她们时常装糊涂。你,你是要作媳妇的,你要懂得规矩!

吕以美 我还没有答应!

乔绅 试试看吧,你反抗我,我就——我想,你会明白的!(下)

吕以美 (立起来,想在屋中走一走,不敢;乃凝视着地上的手帕)

乔妻 (轻轻的进来)他们又吵什么呢?(立于门口)

吕以美 (指地上)为了一条手绢。

乔妻 噢,不是为仁山哪?(回头)仁山,你来吧!

乔仁山 (扶母进来)以美,你老是这么忙啊?

吕以美 有什么法儿可以不忙呢,二哥?(低头工作)

乔仁山 哼!有的人忙他不该忙的,有的人帮助别人忙那不该忙的,这就是减少了抗战的力量!

乔妻 (拾起手帕)仁山,老说这种话,老说这种话!你爸爸不爱听!

乔仁山 可是爸爸爱听的,我又不爱说。他爱听算盘的响声,可惜我不是算盘;他爱听钞票刷刷的响,我又不是钞票!

乔妻 孩子,为了我,你也得敷衍敷衍你爸爸呀!我为你,容易不容易?

乔仁山 天下没有自己能活着的小孩,所以没有一位容易的母亲!

乔妻 唉!老说这种书本子上的话,你有点象你的嫂子了!

乔仁山 (带感情的)大嫂怎样?大嫂怎样?为什么我看不见她?

乔妻 她,可怜的媳妇,已经有了神经病!

乔仁山 神经病?嗯,我要是在这里一两个月,恐怕也得疯了!

乔 妻 什么话!

乔仁山 甚么话?妈!看哪,在今天,这里还有(指美)奴隶!还有(指外面)肉作的玩物!还有(指手帕)为一条手帕而起的斗争!

乔妻 你为什么不由香港带些手帕、丝袜子来?你爸爸千嘱咐,万嘱咐,教你带东西,你偏不管,手帕丝袜子又不是什么不方便带的东西,你太别扭了!

乔仁山 带东西倒方便,只是良心不那么方便!

乔 妻 (叹气,转向美)以美,你先休息一会儿,咱们商量点事。

吕以美 您说吧,婶母!我能一边做事,一边听话!

乔 妻 仁山,你爱妈妈,是不是?

乔仁山 没有您,妈,您想我还会回来吗?

乔 妻 你也爱吕伯伯,是不是?

乔仁山 我不知道仙人是什么样子,不过拿吕伯伯和爸爸比一比,我觉得吕伯伯就是仙人!

乔妻 你也喜欢以美?

乔仁山 希望她能是我的亲妹妹!

乔妻 好,仁山,你能一举而帮助了我们三个人!

吕以美 (抬起头来)

乔仁山 那敢情好!

乔妻 以美,你们年轻的人,现在都不害羞谈这种事了,所以我要当着你俩的面讲明白了。

吕以美 婶母,我没有心思谈这种事!

乔仁山 到底是什么事呢?

吕以美 叔父愿意教你我结婚,大概是好教我永远作奴隶。

乔 妻 以美,不能那么说,“我”愿意你们结婚,我好有个好儿媳,你好有个好妈妈!仁山,你怎么样!给我点希望!别教我太伤心了,我的身体不大好!

乔仁山 妈!妈!

乔妻 说话呀,孩子!

乔仁山 我没话可说!

乔妻 怎么啦,仁山?心里不舒服吗?

乔仁山 没有,妈!我不晓得这都是干什么呢!不晓得,不明白!

乔妻 不晓得什么?不明白什么?说呀,别叫妈妈着急呀!

乔仁山 我什么都不晓得,不明白,难道这我所不晓得,不明白的东西就是人生?早知道人生是这样,我活着便是愚蠢!以美,你以为怎样?

吕以美 什么怎样?

乔仁山 太苦了!太苦了!

乔妻 仁山,你要钱吗?还是要作两件新衣裳?你要是不愿意向爸爸说,告诉我,我替你想主意!

乔仁山 我不要钱,也不要衣裳!妈,太苦了!全是责任,全是责任!而又是毫无意义的责任!负起来吧,没有任何好处;不负起来吧,就备受责难!

乔妻 你教我太难过了!一句知心的话也不跟我说,老说这些没头没脑的话,你是怎么啦?

乔仁山 我可以赌誓,我没有意思教您难过!可是……

吕以美 二哥,挺起胸来!把有意义的责任负起来,把无聊的责任放下去,忧虑和为难是没有用处的。

乔仁山 我知道!知道!可是我推不开压在我心口上的石头!

吕以美 作点什么!作点什么!

乔妻 对呀,仁山!作点事,哪怕是小小的闲事呢!帮助点你爸爸,讨他点欢喜!

乔仁山 我能帮助爸爸成个更大的姦商,是不是?

乔 妻 你怎能这样说话呢?无论如何!他是你的爸爸!

乔仁山 无论如何,他是我的爸爸!无论如何!一切都是无论如何!人家说,这是应当服从的流氓,我就得服从!人家说,这是应当崇拜的财主,我就得磕头!

乔 妻 唉!我真没有了主意!好容易把你盼回来了,你就是这个样子!

吕以美 二哥,你不该叫婶母这么难过!

乔仁山 那么怎么办呢?噢,好,以美,假若你以为咱们结婚,可以教妈妈欢喜,我情愿和你结婚!

乔妻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以美,你就也说一句痛快话吧!

吕以美 婶母,二哥是说笑话呢,他可怜您也可怜我,所以才这么说,您想想,这么样结婚能有好结果吗?

乔 妻 在老年间,男女结婚都是谁也不认识谁。

吕以美 所以夫妇才常常打架呀!

乔妻 常常打架?别说了!别说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归去来兮》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