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第五幕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幕一二日后。清早,雾甚浓。地 点 渝,江边。

人物 

吕千秋 

吕以美 

乔 妻 

乔仁山 

乔莉香 

乔 绅 

李 颜

船 夫

〔开幕:扬子江滨,码头在望。对面有山。江中舟船往来,帆移歌起。

船夫 (不必登台,台上帆动,船夫在幕后合唱)哼哟,嗨哟,哼哟,嗨哟,摇船,摇船,向前,向前。

从早到晚,从暑到寒,天天,年年,年年,天天,江是我们的路,

船是我们的家,

清凉的风儿吹送着我们的帆。

哼哟,嗨哟,哼哟,嗨哟,向前,向前,摇船,摇船。

顺水逆水,大滩小滩,向西,向东,向北,向南。

热汗滴在江里,

货物送到江边,

明月儿东升,落下我们的帆。

吕以美 (提着小布袋,行数步,立住)爸爸,快一点呀!

吕千秋 (左臂下夹着许多画,右手拄竹杖,缓缓而来)不忙,不忙,就要离开重庆了,让我多看看这些山!

吕以美 误了船可就麻烦啦,爸爸!

吕千秋 难道江里只有这一条船?误了这一条,再等第二条啊!忙什么?

吕以美 爸爸,您真可笑!这是差船,不定多少日子才有一条呢。况且,咱们的行李已经搬上去了!来,把画儿给我拿着!

吕千秋 我拿得动!我的作品,我自己拿着!(走数步,又停)

吕以美 您怎么又不走啦!

吕千秋 看一看!看一看!看,那个山峰多么有趣,好象在雾里思想着什么呢!

吕以美 咱们往东去呀,一路上都是水,都是山,足够您看的,走吧!

吕千秋 一处有一处的美,这个代替不了那个,那个代替不了这个!

吕以美 我看哪,爸爸,您是有点舍不得离开重庆!

吕千秋 好孩子,又教你猜到了,我有点舍不得重庆!山,水,都有一定的性格。在一处住惯了,山水的性格仿佛就和咱们的性格混合在一处,人和山水就成了心心相印的朋友!我舍不得这些朋友!(坐在石上)

吕以美 到了前方啊,爸爸,您不但看见新的山新的水,您还能认识一大群新的朋友,他们都是抗战的英雄。把他们画下来,画十丈长的一幅,有山有水有人有马有炮有火光,够多么好哇!

吕千秋 对呀!(一跃而起)对呀!我!画出抗战的历史!走!走!走!以美,你也就有了新朋友,新工作,是不是?

吕以美 是呀!我再也不受乔老头子的气!我高兴,真想唱个歌儿!

吕千秋 走!唱着走!(又停住了)

吕以美 怎么您又站住啦?

吕千秋 稍等一等!我拾几个可爱的小蛤蜊当颜色碟儿用!

吕以美 唉!您是个十成十的老小孩儿!

吕千秋 所以呀,以美,出嫁,就嫁个艺术家,他一辈子老是小孩子!

吕以美 要嫁,就不嫁给艺术家!

吕千秋 怎么?

吕以美 因为他一辈子老是小孩子!

吕千秋 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

吕以美 快走吧!

吕千秋 走!好姑娘,把这几个小蛤蜊装在你的口袋里,别给我扔了啊!(装入袋中)

乔妻 (由江边慢慢走来,非常疲乏)以美!以美!

吕以美 (转身)婶母!

吕千秋 弟妹!

吕以美 婶母,您怎么上这儿来了?

吕千秋 以美,先搀她到这块石头这儿来!弟妹,先坐一坐!

乔 妻 (坐)我呀,出来找仁山!

吕千秋 仁山怎么啦?

乔妻 跟你们一样,都是狠心的人!

吕以美 婶母,您看我有什么办法呢?我真舍不得您,您真好象我的母亲似的!可是,我不能作一辈子奴隶,我的小小一点本事也不是专为替乔叔叔赚钱的!我不能不走!只有走出来,我才能对社会有点用处,对父亲有点用处!您说是不是?

乔妻 我明白!我明白!可是,仁山也要走!他是我亲生的儿子,而且是乔家唯一的一条根。我怎能教他走?今天刚一天亮,我一睁眼,就不见了他。我知道,他要走,就必定到这边的两个码头来。我头没梳,脸没洗,就来找他,可是找不到!难道他是投了江?

吕千秋 弟妹!仁山不是那样没志气的糊涂孩子,绝不会投江!他要离开家里,去作点事,倒是可能的,仁山不是没有心胸的!

乔妻 他走了,我还活个什么劲儿呢?

吕千秋 弟妹,不能这么说。现在,是一个有点心胸的青年,都得为国家出点力!

乔妻 我的大孩子已经阵亡了!

吕千秋 一家子死净了也比亡了国强!再说他那么一个好孩子怎能看得上你家里那份生活呢?他能不想走吗?

乔 妻 (立起来)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你敢情好,快快活活的跟着女儿远走高飞了!你就不为我想想!仁山要是真走了,家中只剩下我这个苦老婆子。带着一个疯寡妇,一个见不得人的女儿,怎么办呢?

吕以美 婶母,慢慢的劝乔叔父!香港的事,家里的事,还不都是教训?他不是不精明的人!

乔妻 以美你要走就走吧,不用对我说现成的话啦!你晓得那个老头子的脾气,他会听我劝?我没别的办法,要是仁山真一去不回头,我就跳江!

〔轮船响笛。

吕以美 船要开了,爸爸!

乔妻 走吧!不用管我!谁都能走,这条江总会老等着我!

吕千秋 以美,你一个人走吧!我得把她送回家去!弟妹,我送你回去!

吕以美 那怎成呢?婶母,我和父亲能离开这里,实在不容易,您能再教我们回去受罪吗?

乔妻 大哥,带着以美走吧!以美,给你,(摘下一副耳环来)这是副金的!拿去吧,好好的孝顺你爸爸!这一生一世,我没有福气看你作我的媳妇了,只求你别忘了我就行啦!

吕以美 婶母,等抗战后,我一定回来,还跟您住在一块儿!我是没有娘的孩子!我拿着这副耳环,将来再还给您!

乔妻 还想那么长远,谁知能活到哪一天呢!

吕千秋 弟妹,你不能这么想!以美能出去作点事,我能到前方看看,画些抗战的画儿,都是应该喜欢的事!

乔 妻 好,大哥,我喜欢,你们走罢!

吕以美 婶母!(洒泪而去)

吕千秋 弟妹!还有一句话!仁山要走,教他走!你想想,你要是不教他走,而他在家里折磨死,你对得起儿子呀,还是对得起国家?弟妹,你说!

乔妻 走吧,大哥,你是个有福气的人!

吕千秋 再见了,弟妹!(下)

乔妻 (汽笛又响,往前赶了一步,招了招手,颓然的坐下)

乔莉香 (匆忙的上来)二哥,快!爸爸追来了!(看见了母亲)妈!

乔仁山 (上)谁?妈!

乔妻 是我!我到了那边码头上,没有找到你!孩子,你一定得走吗?你真要走吗?

乔仁山 妈,你替我想想,我应当怎么办?

乔 妻 ……

乔仁山 妈,我不是个狠心的人!由香港回来,我原想先把家里安置得妥妥当当的,然后再去为国家尽点力。第一,我要说服了爸爸,请他把眼睛睁开,往大处看着,别专看自己的利益。可是我的话象一些雨点落在大海里,任何作用也没有。及至前几天香港被炸了,桃云跑了,我想一定是我的好机会了,可是爸爸似乎更糊涂了,象被魔鬼附下来一样,把我看成了仇人!我不能再因循,不能再把露水空空的落在石头上。我不能再等着,我怕既不能改善了家庭,又耽误了报国的机会!我得马上走!我到外边去,一来是去尽每一个青年应尽的义务,二来是为爸爸向国家社会赎罪!妈,您明白我吗?原谅我吗?

乔妻 我不明白!我也不懂得什么叫“原谅”!我疼你!你一定要走,走吧!

乔仁山 妈!在这个时候,每个母亲都得放手她的儿女!

乔 妻 去吧!去吧!我怎么放手你的哥哥,也怎么放手你!去吧!

乔莉香 二哥,我怎么办呢?

乔仁山 妹妹,痛苦的经验会把坏的变成好的,一个人如此,一个民族也如此!

乔莉香 我怎么活下去呢?

乔仁山 为减轻父亲的罪恶而活下去,为报答母亲的慈爱而活下去!

乔妻 莉香,妈妈怎么疼爱你的哥哥,也怎么疼爱你,你也是我生的!

乔仁山 妹妹,只要你知道了父亲不对,知道了母亲爱你,你,妈妈,大嫂,就还有很大的力量把父亲劝明白过来!妇女,在后方,至少会教男人们清醒一些,悔悟一些,假苦她们不专心的作男人的玩物!莉香,你作过了玩物,你鼓励了爸爸作恶,也毁坏了你自己!毁你的是你自己,改造你的也是你自己!好,我该走啦!妹妹,搀着妈妈回去!

乔妻 仁山,什么时候才能再见着你呢?

乔仁山 妈,不要哭!不要哭!我走,是件堂堂正正的事,该喜欢的事!留着您的眼泪,妈,去滴在爸爸的心上!

乔 妻 我送你几步,送你到码头上!

乔仁山 不用了,妈!您快回去吧!

乔妻 好好的保重自己呀,孩子!

乔莉香 二哥……

乔仁山 妈!妹妹!再见!(疾走)

〔时红日破雾而出。

乔妻 (痴立在望)

乔莉香 妈,太阳晃眼,看不见了,回去吧!

乔 妻 我一步也不能动了!坐一会儿!(拉莉香面江而坐)船 夫 (在幕后唱)

江是我们的田,

船是我们的家。

把准了舵呀顺水而下,波涛滚滚流到三峡,

两岸的青山啊开满了花,云在山峰上绕,

雾在江边上流,

拉紧了纤呀逆水行舟,热汗淋漓来到忠州,

灯火儿如星啊在山上头。

乔绅 (急上,四望)

李颜 (紧随)爸爸,你不能,不能拦住他,他是给咱们报仇!(挡住他)

乔绅 躲开!我一脚把你踢到江里去!

乔莉香 (转过头来)爸爸!(立起来)

乔 绅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呢?

乔妻 (仍面江呆坐,不语)

乔莉香 我和妈送二哥来了。

李颜 妹妹!妹妹!告诉我,他走了吗?他真走了吗?

乔莉香 (点头)

乔绅 没有我的命令,你们敢放他走?你们是不是吃多了,撑糊涂了呢?

李颜 妹妹,走!跟我到码头上去!我拿这条手绢当小旗,咬破我的手指用血写上“去报仇”向二弟摇晃!我要喊,喊哑了嗓子!“看哪!看我们的英雄,去报仇的英雄!”妹妹,跟我去!

乔绅 不要再胡说,疯娘们!

乔莉香 大嫂,不用去了,船大概已经开了!

李 颜 那我也得去!我去看看那条船的后影,看看它留在后面的黑烟,看看它后面的白浪花儿!(跑向码头去)

乔 绅 莉香,他是真走啦?

乔莉香 真走啦!

乔绅 为什么不拉住他?

乔莉香 我要是能走,我就也走!

乔绅你说什么?

乔莉香 我就也走!

乔绅 你再说一遍!

乔莉香 我就也走!

乔绅 (打她嘴巴)你走!

乔妻 (急转过脸来)你干什么?

乔绅 我全把你们打死!

乔妻 莉香,你先回家吧!

乔莉香 我不走!我等着被打死呢!

乔绅 哼!

乔妻 好孩子!你先走吧!

乔莉香 我怎么单托生个女的呢?要是男的,我也会跺脚一走!(下)

乔妻 乔绅,你坐下!对着江,对着山,对着太阳,我问你,当初咱们没发财的时候,比现在是快乐呀,还是不快乐?

乔绅 我没工夫瞎扯!(可是坐下了)

乔 妻 自从有了钱,你能成了家里的霸王,媳妇为什么疯了?还不是你逼的她?桃云为什么跑了?还不是因为你自己把流氓带到家里来?莉香怎么学坏的?还不是你不许我管教吗?仁山为什么要走,不也是你逼得他?为了几个钱,你把自幼的好朋友得罪了!为了几个钱,你把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以美,逼得走头无路!钱就象是蛆,越多就越叫肉烂得快!你有了钱,可是你丢了儿子,糟蹋了儿女,得罪了朋友,这不比国法厉害吗?你想想,你细细的想!

乔 绅 (想了一会儿)仁山真走啦!

乔妻 咱们的儿子走啦!

乔绅 他说我什么来的?

乔妻 他说,为你去赎罪!

乔绅 赎罪?

乔妻 你发财,他去打仗!得胜回来,他好挺着胸口活着;他死了,你的钱并没弄脏了“他”的血!

乔绅 我会把他弄回来,我只剩这么一个儿子!

乔 妻 我的眼泪都没能教他回心转意,你的钱就更没用了!他临走的时候,不许我哭,他说,我得留着眼泪滴在你的心上!仁山的爸爸,媳妇疯了,女儿坏了,只剩下我是你的老伴儿,你应当听我的话啦吧?

乔 绅 就剩下咱们俩了?

乔妻 你看看哪,这么大的地方,还有谁是你的亲人?咱们回家吧!给仁山写信,告诉他咱们不再弄钱了,教他安心的作事,写信告诉以美,咱们不再弄钱了,欢迎她和吕大哥回来!你看怎样?

乔绅 走!回家!妈妈,我搀着你!

乔妻 等一等媳妇吧!(遥望)她来了!看她走得多么快!她会好了的!你可千万别再骂她,她是个好孩子!媳妇!来呀!我在这儿等你哪!

李颜 (跑来)妈,船早开了,什么也没看见,只看见一对白鸟儿在江上飞!我想呀,德山仁山哥儿两个就是一对白鸟儿,飞出去了,飞出去了!

乔妻 孩子!跟妈妈回家吧?

李颜 我不回家!我要在这儿坐着,日夜给仁山祷告:身体好好的,多杀几个日本鬼子!多喒我看见了他回来了,得胜回来了,我就跪在江边迎接他,捧一把江里的清水洗去他脚上的尘土;用野花编成一个花圈儿,戴在他的头上!然后,我拉着他,绕遍了全城,到家门口,我要放十万头爆竹,才许他进到屋里去!(拍掌)多么好呵!多么好!妈,您回去吧!教爸爸搀着您!我在这里等着二弟得胜回来!

乔绅 媳妇,走,跟我们回家!

乔妻 你爸爸说了,以后咱们好好的过日子,不再作生意了!

李颜 您先走吧!我得在这里等他!要不然,教他知道了,他会生气,说:“你看,大嫂老教我出来报仇;我出来了,大嫂可是把我忘了,一点也不关心我!”那岂不糟了吗?

乔妻 那么,我先走了?你待一会就回来呵!

李颜 好,您走吧!爸爸,好好的搀着妈妈!

乔 绅 唉!(搀老妻下)

李颜 (坐下,面江呆视)

船夫 (在幕后合唱)

抗战,摇船,摇船,抗战。

同舟共济,齐心向前。

前方流血,后方流汗。

摇船,抗战,抗战,摇船。

说什么风波,

说什么危险!

掌稳了舵,

扯好了帆,

同心同德,

不惜血汗,

渡过了险滩,

花明柳暗,

尽是浩浩的平川!

抗战,摇船,摇船,抗战,弟兄们,齐心向前!

(幕)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归去来兮》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老舍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老舍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