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珠配》

第一场

作者:老舍

时间 老年间的那么一天,上午。

地点 土财主金三官宅内,客厅)。

人物 

赵 旺 

荷 珠 

赵 鹏 

王 兴 

金三官 黄员外黄家的管家 仆人数人 金贞凤

〔厅内悬灯结彩,而缺乏喜气:灯是破的,彩是旧的。

〔赵旺夹着把条帚,弯着腰东找西找。

〔荷珠上。

荷珠 赵旺哥!赵旺哥!

赵旺 是荷珠姐呀?

荷珠 可不是我!除了我,还有谁叫你赵旺“哥”呀?

赵 旺 一点不错!一天到晚,东也喊赵旺,西也喊赵旺,只有你叫我一声赵旺哥!你呀,真是个好姑娘。没错儿!

荷珠 唉!心里一样苦,肩膀才会一边齐!咱们不都是苦人吗?

赵旺 对!

荷珠 赵旺哥,你弯着腰干什么呢?

赵旺 我?找一个芝麻!

荷珠 一个芝麻?赵旺哥,你怎么专会给自己找麻烦呢?简直有点傻气!

赵旺 我并不傻:谁无缘无故,瞪着包子大的眼睛,找那么小的小玩艺儿呢?

荷珠 那么,是怎么一回事呢?

赵旺 是呀,老员外刚才吃了个烧饼,掉了一个芝麻,叫我非找到不可!

荷珠 嗯!员外就是那么细打算盘的人!你找了半天啦?

赵 旺 有一顿饭的工夫了!

荷珠 别忘了,今天是员外的生日,事情多的很!你怎能老在这儿找芝麻呢?

赵旺 员外说了:找不到芝麻,生日不过了!荷珠姐,你给想个主意吧!

荷珠 好吧,你先别出声,我给你好好地想。

赵旺 (静默了一小会儿)荷珠姐,想起来没有?

荷 珠 你看,刚想起个头儿来,又忘了!啊……有啦!你出去买个烧饼,把它吃了,剩下一个芝麻,还给员外,不就行了吗?

赵旺 对呀!荷珠姐,你真有点聪明!(要走又止)可是呀,我那个芝麻不能跟原来的那个一样呀!员外认出来,又得臭骂我一顿!

荷珠 芝麻都差不多,员外认不出来。

赵旺 好!我买去!(慾走又停)荷珠姐,你帮了我,我怎么帮帮你呢?

荷珠 我的事儿大,怕你帮不了。

赵旺 说说,说说,说不定我就能帮上忙!

荷珠 你看,今天不是员外的生日吗?

赵旺 是呀,我还没忘。

荷珠 员外作寿,赵相公不得过来行个礼吗?

赵 旺 那是自然。虽然赵相公跟小姐还没办有事,可是谁都知道他们早定了婚,女婿怎能不给老丈人拜寿来呢?

荷珠 可是呀,员外叫相公在这儿用功读书,只供给他每天两顿饭。

赵旺 还不是什么好饭!

荷珠 员外始终不给他作一件衣裳。今天高朋满座的,相公那一身破破烂烂,怎么好出来行礼呀?

赵旺 这是小姐告诉你的吧?

荷珠 不是。

赵旺 不是?对了,小姐害羞,不好开口。你应当先提醒小姐一声儿。

荷珠 是呀,我试着步儿说:小姐呀,书房里那位秀才,蔫乎乎的!

赵旺 傻乎乎的!

荷珠 心眼儿热乎乎的!

赵旺 衣裳烂乎乎的!

荷珠 我这么一说呀,你猜怎么着?

赵旺 小姐就动了心,直要哭?

荷珠 哭?小姐哏哏地笑了!头摇得波浪鼓儿似的,嘴撇得瓢儿似的!

赵旺 小姐怎么啦?

荷珠 怎么啦?小姐有点看不起秀才!

赵旺 看不起?秀才是人有人才,文有文才,又老实,又忠厚!

再看小姐……

荷珠 (摆手,低声)你可千万别说小姐长的……

赵 旺 我是直心眼儿!我看,秀才象个大姑娘,小姐倒象个大胖小子!

荷珠 别再说!秀才眉清目秀,可就是穷。

赵旺 那不是秀才的过错。赵家原先不是也很体面吗,所以员外才把小姐给了秀才。后来,赵家遭了不幸,只剩下秀才一个人,才来到这里,天天念书,念的声儿可大哩,大概都是好书。

荷珠 可是小姐说啦:她一听见“子曰”就头疼,一听见“诗云”就要发脾气!咱们呀,得想个主意,弄件整齐衣服,叫秀才穿上去拜寿。

赵旺 说了半天,是这点事呀?好办!(脱衣)拿这件去!

荷珠 你算了吧!穿上这件衣服,还象个秀才吗?〔赵鹏哼哼唧唧地上。

荷珠 哟!秀才来了!我快躲开,你跟秀才要过衣服来,我给缝缝吧。(急下)

赵鹏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

赵 旺 穿上破棉袄!

赵鹏 (这才看见)啊?原来是赵旺。

赵旺 是我。(行礼)相公,有什么事吗?

赵鹏 我么?想见见员外,叫他给我买几本书。

赵 旺 我劝你,相公,先别那么办!

赵鹏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买书要紧,万不能再耽误了一寸金子啊!

赵旺 你看看,今天不是员外的生日吗?(指灯彩)

赵 鹏 (看)是呀!是呀!

赵旺 相公,先拜寿,别提买书!我这儿正发愁,怎么给你找件整齐衣服!

赵鹏 愁什么呢?这衣裳么,正是穷秀才的本色!有道是君子忧道不忧贫!(正襟抖袖,掉下一块破布来)

赵 旺 别拉喽,又掉下一块来!快走,找不到好衣裳,就让我先找个人给你缝缝这一件吧。

赵鹏 等我想上一想!

〔王兴捧着锦匣,兴高采烈地从外面跑进来。

赵旺 王管家,拿着什么呀?

王 兴 这个?东庄黄员外送来的礼单。待会儿他还亲自来拜寿!

赵旺 不就是长的象马猴的那个人吗?

王 兴 长的象马猴?看看这是什么礼物吧!八仙寿幛全幅,松鹤遐龄金匾一方,寿酒八坛,彩缎十匹!站稳当点,别吓个跟头!

赵旺 我还不至于那么爱摔跟头!

赵鹏 啊,王兴,王管家!

王 兴 哟!赵相公,你看,我怎么没看见你!

赵 鹏 你的眼眶子太高了!烦你回禀一声,我要买几本书。马上要买,非买不可!

王 兴 那,还请相公自己去说。员外今天作寿,大概只收礼物,不往外拿钱,我不敢开口!(把锦匣置于桌上,下)

赵旺 相公,你可真老实!瞧他那带理不理的劲儿!

赵 鹏 啊,赵旺,昔日韩信受胯下之辱,后来登坛拜帅!我笔下横扫千篇,就是不打架!哈哈哈!

赵旺 相公,别哈哈啦!走,缝衣裳去。我也得去买个烧饼。

〔金三官在后面高喊:“王兴!王兴!”

赵旺 员外来了!快走吧!(扯秀才下)

〔金三官上。

金三官 王兴!王兴!(东看西看)

王 兴 来喽!来喽!(上)

金三官 我今天作寿,你不在这儿伺候着,上哪儿玩去了?

王 兴 员外爷,我忙得这个样儿,还有工夫玩吗?

金三官 你看!(指茶具)茶壶茶碗不收起去,摆在这儿干什么?专等客人一个劲看茶壶,不沏茶不行吗?

王 兴 是!是!我马上叫人拿走!(喊)赵旺!赵旺!(无应声)嘿!赵旺上哪儿玩去了?

金三官 你自己没长着手吗?

王 兴 是!是!我把它收起去!

金三官 等等!到厨房看看去,把肘子、猪肝儿、猪肚子、猪大肠,全给我留下,别都便宜了客人!

王 兴 是!是!我马上去!

金三官 等等!把小鸡子都轰到后院去,别叫亲友们看见!他们一看见鸡毛掸子,就想吃鸡,何况看见我的九斤黄呢!

王 兴 (高叫)哎呀员外呀!

金三官 你喊什么呀?吓我一跳!

王 兴 今天有贵宾,我看得杀两只肥母鸡!

金三官 什么样的客人,值得杀鸡款待呢?

王 兴 (拿起锦匣)员外请看!(递)

金三官 (看)啊?这么厚的礼物?(跳)啊哈,啊哈,哈哈哈……!

王 兴 (也跳)啊哈哈哈!

金三官 (再看)啊?黄龙衮,黄员外?不对!不对!这是送错了地方!

王 兴 没送错,是给员外的!

金三官 送给我的?啊哈,啊哈,哈哈哈哈……!

王 兴 啊哈哈哈!

金三官 哎呀,不对!越想越不对!黄、金二家一向不和,他,他又安着什么坏心呢?

王 兴 他不会有坏心眼儿!

金三官 你怎么知道?他这是先给我个甜头吃,然后狠狠地坑我一下子!

王 兴 他是真心来拜寿!员外忘啦,他的老婆不是死了吗?

金三官 他的老婆死了,难道叫我赔一个吗?

王 兴 我是说,我是说……

金三官 说什么呀,干活儿去!

王 兴 是!(端茶具下)

金三官 嗯!好好想想吧!黄龙衮,黄员外,笑里藏刀,心眼比狐狸还更坏!他爸爸,还有他,多少年来跟我是冤家!我睡炕,他住楼,事事压着我一头!大前年,我老伴儿到棺材里面睡大觉,黄家假装不知道,烧纸没给送一张,连条黄狗也没来吊吊孝!为什么,今天忽然送厚礼,光那个锦匣就值好几吊?莫非是,他看中,我的女儿小贞凤?要我的小娇生,还得要陪陪送,至少敲我好地两三顷!哼!黄龙衮,你小子真叫会算账!怎奈呀,针尖对麦芒,金三太爷不会上你的当!王兴!王兴!

〔王兴上。

王 兴 来喽!

金三官 王兴,我把你个吃里爬外的东西!

王 兴 员外,员外,此话从何说起呀?

金三官 说吧,黄龙衮给了你多少钱!

王 兴 员外,他干吗给我钱呢?

金三官 刚才你干吗忽然提起他死了老婆呢?

王 兴 员外,你真聪明,真可佩服!我那么一句话,会叫你想出这么远去,真了不得,得啦,事情没得瞒过你去,我实话实说吧!黄员外呀,看上了咱们贞凤小姐!

金三官 他给了你多少钱?

王 兴 他说了,事情办妥之后,他有份儿人心!我也不能独吞,必定分给员外一半!

金三官 胡说!

王 兴 是!我说错了,不是平分,是三七成分账,我要三成,给员外七成!

金三官 这还象句人话!

王 兴 那么,员外看这门亲可以作?

金三官 你看呢?

王 兴 事情全由员外作主,我哪敢说什么呢!我只看出这么一点来:那个穷秀才,死吃你一口,一点出息也没有!再看看黄员外,牛羊满圈,骡马成群,广有田园,值得挂千顷牌!

金三官 那我都知道!正因为他是县里的首户,我才心里有点嘀咕!

王 兴 员外请想:任凭怎么说,他要作了员外的女婿,一定对你有好处。比如说吧,他跟知县太爷是把兄弟,以后咱们打官司就有点照顾。

金三官 嗯!嗯!

王 兴 我知道员外心慈面软,不好意思撵走那个穷秀才,对吧?

金三官 那没难处!我说把他轰出去,谁也拦不住!

赵 鹏 (内白)赵旺,带路!

王 兴 哟,他来了!

〔赵旺上。

赵旺 员外,赵秀才来拜寿,给你这个芝麻。员外,我可没给换上个小一号的!

金三官 废话!放在盒子里!

赵旺 是!(对外)有请赵相公!

〔赵鹏上。

赵鹏 岳父大人在上,小婿大礼参拜,祝岳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金三官 下跪何人?

赵鹏 小婿赵鹏。

金三官 是赵鹏,不是一堆会出声的破布啊?起来!

赵 鹏 谢岳父!(立)

金三官 站在一旁,听我教训!

赵旺 (拿过一椅)秀才,坐下。这儿有我站着就够了!

金三官 赵旺,你大胆!下站!赵鹏,你在这里白混饭吃,胸无大志,学问全没长进,算怎么一回事呢?

赵旺 秀才一天到晚老念书,我一句也听不懂!

金三官 赵旺,闭上你的嘴!

赵旺 (嘟囔)有公道话不说,憋得慌!

金三官 赵鹏,这样下去,把我的粮食都吃光,你也成不了材料,你得打个主意!

王 兴 是呀,也该出去活动活动了!

赵鹏 岳父大人,我无家可归,叫我上哪里去呢?

金三官 那,你自己瞧着办吧!

赵鹏 那么,婚姻之事呢?

金三官 我正要问你呢!我的女儿娇生惯养,你田无一亩,房无一间,拿什么养活她呢?甭盘算我的产业!我这分产业是父一辈子一辈费尽心机挣下的,不能叫个书呆子三下五除二地弄光了!把产业交给你,我躺在棺材里也不会安心!

赵鹏 难道说,岳父大人有悔婚之意么?

金三官 你看呢?

赵鹏 有婚约为证,岂可反悔?人而无信,不知其何也!

赵 旺 县衙门是告状的地方。

赵鹏 着哇!我会下笔万言,引经据典地写状子!

王 兴 也要看知县跟谁是把兄弟!

金三官 着哇!凭两家大户,还怕打官司么?

赵旺 秀才是秀才!

赵鹏 着哇!今天我是秀才,等到金榜题名,我就身披大红,头戴金花,好不威风也!

赵旺 不要别的,来个状元!

赵鹏 着哇!小姐么就成了状元夫人!

王 兴 那状元都是文曲星下界!

金三官 着哇!哪有这样一身破烂的文曲星呢!

王 兴 远水解不了近渴,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走好运呢?员外,不要耽误了小姐的青春哪!

金三官 王兴,给这个穷酸五吊钱,叫他写下退婚书!

王 兴 嗻!

赵鹏 莫说是五吊钱,就是黄金万两,我也不会写下退婚书!赵鹏告退。员外,你要三思而后行!(下)

赵 旺 秀才!(也往外走)

金三官 赵旺!你上哪里去?

赵旺 我去告诉小姐。`

金贞凤 孩儿喜从何来?

金三官 东庄的黄员外有意……啊,儿来看!(拿起锦匣)

金贞凤 哎呀,真没见过这么厚的礼物!

金三官 是呀。他有意……

金贞凤 他有意什么呀?

〔王兴上。

王 兴 员外,贵客到!

金三官 黄员外吗?有请!

〔王兴下。

金三官 荷珠,带小姐藏在后面。(对金贞凤)儿呀,你自己相看相看吧!

荷珠 那么,赵秀才呢?

金三官 小丫头少说话,到后边去!

荷珠 这真是没听说过的事!

〔荷珠同金贞凤下。

〔王兴引黄员外上。黄家仆人一群,分执礼品上。

金三官 黄员外,这真不敢当啊!哈哈哈!

黄员外 老岳父请上,小婿大礼参拜!

赵旺 这倒痛快!

金三官 慢来!慢来!黄员外还没派媒人前来提亲,怎好岳婿相称啊?

黄员外 小婿自己前来提亲,不更亲热吗?老岳父请看:我的脸,胖胖的!我的衣服,绕眼金光的!我的帽子,亮堂堂的!我的靴子,二两一只,四两一双的!金三官黄员外,你的家业比我的大,一想起女儿的嫁妆,我心里就有点不安:多了送不起,少了不象话!

黄员外 老岳父,千万千万别不安,我既不要灯,也不要蜡,从此咱们是一家,今天呀,谁提嫁妆是个大王八!你耕地,我出牛,我要不出是个大马猴!你的房,我来住,你去住那大高楼!咱两家,结了婚,知府知县都得来认亲!我有金,你有银,凑在一块儿成了最阔的人!我拜寿,又认亲,管保这是上等婚!(跪下磕头)

金三官 还礼,还礼。贤婿请起!

黄员外 (立)刘管家!

刘管家 在!员外有何吩咐?

黄员外 赏给这里的男女仆人,每人大钱五吊!

王 兴 谢姑老爷的赏!

赵旺 没骨头!

王 兴 (扯金三官的袖子)员外,得回赏啊!

金三官 啊?这,嗯,必、必得回赏吗?

赵旺 一到赏钱,他就结巴了!

黄员外 老岳父,我不准我的仆人接赏,请不必分心!

金三官 那我就依实了,免赏!王兴,领黄员外到花厅看茶,沏二百钱一包的好茶叶!

王 兴 是!黄员外,请!

〔王兴同黄员外、仆人等下。

赵旺 员外,你头上出了汗,擦擦吧!

金三官 混账,下站!贞凤,出来!

〔荷珠同金贞凤上。

金三官 儿呀,你看清楚没有?

金贞凤 怪羞人的,怎好多看!

荷珠 我倒看清楚了!两个搧风耳朵。

金三官 那是元宝耳朵!

荷珠 一双母狗眼!

金三官 丹凤眼!贞凤,你自己说!

金贞凤 我看,我看,他的衣裳鞋帽多么讲究,多么漂亮!

赵 旺 小姐,你又不跟衣裳鞋帽结婚!

金三官 赵旺,出去!

赵旺 谢员外!在这儿站着,浑身不得劲儿!(下)

金三官 儿呀,你的亲事就这么定规了吧?

金贞凤 全凭爹爹作主!

金三官 这才是孝顺的孩子!好好去接待女眷们去吧。那礼物重的,酒饭招待;礼物轻的,清茶恭候!

金贞凤 遵命!

荷珠 嗐!

〔荷珠同金贞凤下。

金三官 哎呀呀,我倒错想了黄龙衮!我说他厉害,他倒怪老实咧!(抱起锦匣)厉害人可会送我一大堆东西吗?

不会!厉害人可能说:你耕地,我出牛么?不会!这是门好亲事,好亲事!不过……,嗯,得再去考验考验他,马上就去问他下什么彩礼。他不要嫁妆,我不能不要彩礼呀!白白要了我的女儿去,没那么便宜的事!他肯下两对一斤重的金镯子,十个嵌宝石的金戒指,女儿归他;他要是不肯啊,吹!黄龙衮,你再精明,也干不过我!哈哈哈!急不如快,就此前往!正是:为人要长寿,算盘须打透!算盘打不透,不死也得掉块肉!(下)

(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荷珠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