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珠配》

第二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后,晚间。

地点 赵秀才书房处。

人物 

王 兴 

赵 鹏 

荷 珠 赵旺 金三官〔王兴怒冲冲地由书房出来。赵鹏在后面跟着。

王 兴 秀才,我劝你,别象茅房的砖头,又臭又硬!写下退婚书,大家好聚好散,干吗找不自在呢?

赵鹏 我一定不写!

王 兴 这不是员外又添了五百钱,一共五吊五,还不写吗?

赵 鹏 还是不写!再添一百吊也不写!

王 兴 要是叫员外把你赶出去,既没吃的又没钱,你怎么办呢?

赵鹏 我去上吊,也不写退婚书!

王 兴 上吊?可别在这儿。弄脏了员外的房子,可了不得!

赵鹏 我在哪里上吊,就不用你分心了!(入室内)

王 兴 地道的穷酸,软不吃!硬不吃!(下)〔荷珠急上。

荷珠 哎呀,哎呀,一百个哎呀!员外嫌贫爱富,小姐又那么糊涂,真要把秀才赶出门外,可怎么得了噢!〔赵旺上。

赵旺 哎哟,哎哟,一百个哎哟!员外真要把秀才赶出门外,可怎么得了噢!(碰上荷珠)谁呀?走路不看着点!

荷珠 赵旺哥呀,你干什么去?

赵旺 我去找秀才,商量个主意。你干什么去?

荷 珠 跟你一样!

赵旺 是呀,这数九寒天,把秀才赶出去,不是饿死——

荷 珠 就得冻死!

赵旺 多么可怜!

荷珠 多么造孽!

赵旺 你有什么好主意?

荷珠 我去提醒秀才一声,叫他先到亲戚、朋友家里去住,别等着叫员外给害了!

赵旺 他呀,亲戚、朋友都死绝了,孤孤单单,无倚无靠!你的主意不如我的好。

荷珠 你有什么主意?

赵旺 山前有个观音庵,地方清静,正好读书,我告诉他到那里去,天天我给他送几大碗饭去,也就不会挨饿了。

荷珠 观音庵?好!嗯——不好!观音庵是尼姑住的地方,不要男的。你去送饭啊,每天煮饭的米,员外都一颗一颗数过呀!不行!

赵旺 这可怎么办呢?真急死人!

荷珠 我还有主意!(掏)赵旺哥,看!

赵旺 一块银子?

荷珠 银子!银子!我,我的娘啊!(泣)

赵旺 怎么啦?荷珠姐!别哭!说话!

荷珠 赵旺哥!想当年,老娘亲一病不起,撇下我,举目无亲,孤苦无依!我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语,为埋葬亲娘,我卖了自己,在这里当奴隶!卖身的银子剩下了这一块。七年啊,它跟着我,时刻不离!我没有姐妹,没有兄弟,每看一看它呀,就好象是亲人,诉诉委屈!今天,为搭救秀才,我把它献出去;见了银子,想起亲娘,我怎么不哭泣!

赵旺 (也哭)喔!喔……

荷 珠 你这个人!人家伤心,你还笑咧!

赵旺 我这是哭呢!谁有工夫笑呵?(也掏)荷珠姐,看!

荷 珠 一串铜钱?

赵旺 对!不多,一共两吊钱,也给秀才!

荷珠 唉!你挨打受气挣来的呀!

赵旺 这算什么呢!你的银子是卖身来的呀!

荷 珠 秀才有了这块银子和两吊钱,一时就饿不死喽!

赵 旺 对喽!我们不该哭,笑吧!

〔二人同笑。

荷珠 赵旺哥,快给秀才送了去,叫他快走!

赵 旺 对!马上送去!(走了几步,又止)不行!不行!

荷 珠 怎么不行?

赵旺 你想想啊,秀才有个傲性儿,一听这是咱们俩给他的,一定不要。

荷珠 那又怎么办呢?

赵旺 你去,你就说小姐送给他的,他一定会收下。

荷 珠 可是小姐看不起他,不会送给他银钱啊。

赵 旺 秀才可不知道小姐看不起他呀。

荷珠 对!管小姐怎样呢,咱们是心到神知!

赵 旺 是呀,咱们帮助秀才,并不叫他道谢呀。你把银钱放在门外,学着小姐的声儿:(学)相公啊,这里有一点银钱,作盘缠用,你快去赶考,咱们后会有期!

荷 珠 这么一说,傻秀才就更得用功了,准能中状元!赵旺哥,早半天我还说你有点傻气,说错啦!你一点也不傻!

赵旺 唉!傻人也有个傻心眼儿!你快去,留点神,别叫人看见!(下)

〔王兴在后面伸出头来,又急退回去。

荷珠 (到书房外)赵相公!赵相公!

赵鹏 (在屋内)何人叫门?

荷珠 相公啊!这里有一些银钱,作盘缠用,你快去赶考,快快离开此地!但愿你苦读诗书,金榜高中,你我后会有期!

赵鹏 你莫非贞凤小姐么?小生感激不尽!你退后一些,我无物相赠,只有这家传的鸳鸯帕一条,送与小姐,略表寸心,永不相忘!(捂着脸把帕子放在门外)

荷 珠 (捂上嘴,以免笑出声来)愿你一路顺风,多多珍重!(拾帕疾下)

赵鹏 小姐!小姐!(无应声)啊,小姐已去,我可以出来了。

(拾银钱)唉!有小姐的鼓励,我赵鹏必须锐意上进,以报知己!

〔王兴跑上,抓住赵鹏。

王 兴 抓住贼喽!员外快来!

〔赵旺执灯,引员外上。

金三官 贼在哪里?

王 兴 在这里,就是他!他偷了银钱!

金三官 (夺过银钱)这白花花的银子,我的命根子!(吻银子)这黄登登的铜钱,我的心肝!(吻钱)好个无耻的畜生,你把读书人的脸丢光了!那拾我一个麦穗的人,都要打个半死,你竟敢偷我的命根子,我的心肝!王兴,给我打!

赵鹏 岳父息怒,等我把话说清!

金三官 哪个是你的岳父?

王 兴 混账才是你的岳父!

赵鹏 想我赵鹏,乃黉门秀才,哪肯作那鸡鸣狗盗之事!这银子么,实乃小姐所赠!

金三官 啊?偷了我的银子,还诬赖我的女儿!什么东西!王兴,扒下他的袍子,赶了出去!

王 兴 脱!脱下袍子来!

赵鹏 岳父,那银子真是小姐送来的!

金三官 你偷的,得滚出去;小姐送的,你也得滚出去!脱!脱!脱!

赵鹏 好!脱!(脱下袍子)

金三官 与我赶了出去!

王 兴 (举棍威吓)滚!

赵旺 (脱了自己的袍子,给秀才披上,掩护着他往外走)秀才,挺起腰板来!

〔赵鹏下。

王 兴 员外,看,作的多么漂亮干脆!

金三官 王兴,你真是我的心腹人!哎呀,不对!他还没写下退婚书呢!赵旺,叫他回来!

赵旺 走远喽,追不上!

金三官 王兴,我交给你的钱呢?

王 兴 什么钱?员外!

金三官 我不是交给你五吊钱,后来又添了五百,叫那小畜生写退婚书吗!

王 兴 钱,他不要;退婚书,他不写!

金三官 那么,我的五吊五百钱呢?你想打马虎眼吗?赵旺,拿那条最粗的棍子来,给我打!

赵旺 是!(跑下)

王 兴 员外,我把员外那块心病给赶了出去,还不值那五吊五百钱吗?员外,赏给我吧!

〔赵旺持大棍上。

金三官 你什么时候见我赏过钱?给我打!

王 兴 慢来,慢来!五吊五,一个不少!给你!我不是秀才,不偷钱!

赵旺 也怪!给秀才钱,他不要,可偏去偷!

金三官 嗯!叫贞凤!看看到底是她送的,还是那小畜生偷的!

赵旺 有请小姐!

金三官 哼!我要把事情全弄得清清楚楚!这一家子,偷的偷,骗的骗,连女儿也往外贴钱,全不是东西!〔金贞凤上。

金贞凤 爹爹,黑灯瞎火的,叫我干什么呀?

金三官 你,一张纸画个鼻子,好大的脸!

金贞凤 此话怎讲?

金三官 你竟敢偷偷地送给秀才银子?

金贞凤 哪个该死的说的?我是千金小姐,怎能办出那等事来?

是赵旺说的吧?

赵旺 不是!

金贞凤 是王兴说的吧?

王 兴 不是!是那个穷小子说的!

金贞凤 他在哪儿哪?

王 兴 他走啦!

金贞凤 啊,他不在这儿,所以你才把错儿推到他身上!赵旺,给我打!

王 兴 别打!小姐,你想想吧,要不是我,你怎么能够,啊,是不是?

金贞凤 你要胡说什么呀?我长的美,福气大,才……与你有什么相干?呸!呸!呸!(下)

金三官 银子到底是谁偷的呢?沉甸甸的银子不能自己飞出来呀!

王 兴 是荷珠!刚才我影影绰绰地看见了她!

金三官 叫荷珠!

赵旺 荷珠!荷珠!

〔荷珠跑上。

荷珠 参见员外。

金三官 荷珠,你吃着我,喝着我,怎么还偷我的银子呢?

荷 珠 我的手只会干活儿,不会偷东西!

金三官 那么,谁给那个穷秀才送了银子来呢?

荷 珠 银子是我自己的!

金三官 那个穷小子分明说是小姐的,怎能又是你的?瞪着眼扯谎!关了起来,马上把她卖了出去!

荷珠 你们讲理不讲?

赵旺 走,走!(低声地)好汉不吃眼前亏,走!(同荷珠下)

王 兴 得,员外,事情都弄清楚了,该歇歇去,累了一天了!

金三官 歇歇?我还没查点礼物,算算细账呢!

王 兴 都清清楚楚,员外作寿不会赔钱!

金三官 我就不信!这儿没有一个可靠的人!王兴,去找人贩子,卖了那个贼丫头!(下)

王 兴 是!(下)

〔赵旺同荷珠上。

赵旺 荷珠姐,他们已去找人贩子,事不宜迟,你快走!给你,拿着这两个馒头。

荷珠 赵旺哥,看出来了吧?员外这样的人哪,心毒意狠,翻脸无情!

赵旺 快走!等到大门上了锁,就出不去喽!我送你出去!

荷 珠 金三官哪,你个狼心狗肺的老东西!

赵旺 荷珠姐,错呀,都错在我赵旺,不该叫你去送银!我连累了你!你去到观音庵住上两天,等员外消了气,我去叫你回来。

荷珠 哼!我饿死不吃回头饭!

赵旺 那你怎么办呢?

荷珠 天无绝人之路!

赵旺 好!快走!明天,我拿点旧衣服,送到观音庵去。荷珠姐,真舍不得你呀!

荷珠 赵旺哥,谢谢你搭救之恩!(匆匆一拜)再见吧!(急下)

赵旺 我送你几步!(追下)

(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荷珠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