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珠配》

第三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后几日,下午。

地点 乡间。

人物 

赵 旺 

刘老汉 赵 鹏

〔赵旺背着一袋粮食,走得很吃力,见一大树,在树下休息一下。

赵旺 (独白)是呀,荷珠说的真不错,员外是个狼心狗肺的老家伙!那王兴,狗仗人势,多么凶恶,硬把人家度命的粮食,连口袋一齐夺!他摇头摆尾走如飞,倒叫我扛着这伤天害理的货!越走越沉,仿佛背着个大磨盘。不是粮多呀,是我心里真难过!歇歇吧,歇歇吧。唉,一肚子话儿,只好跟老树说一说!〔刘老汉上,窥探,见只有赵旺,才敢过来。

刘老汉 赵旺哥!赵旺哥!

赵旺 谁呀?

刘老汉 我。

赵旺 刘大叔啊!我正替你难受哪!

刘老汉 王管家呢?

赵旺 他越欺负人,心里越痛快,走的可快哩!(望)兔子腿,连影儿也看不见了!

刘老汉 赵旺哥,你知道,全家大小就剩了这点粮食,你把它背来,今天我们就得挨饿!

赵旺 是王兴抢的,叫我背着,象背着棺材那么难过!

刘老汉 是呀,是呀!赵旺哥,你是有好心的人,救救命吧!

赵 旺 刘大叔,给你,拿回去吧!(递)

刘老汉 好人哪!好人哪!可是,你空着手儿回去,不得挨打吗?(要接)

赵旺 那——(缩回手去)别忙,再想想看!

刘老汉 赵旺哥,你甭管啦,我去卖个孩子吧!

赵 旺 你,你拿去!拿去!(又递)

刘老汉 唉!那金三官厉害呀!(不肯接)

赵旺 谁说不是呢?是这么一笔账:心里要舒服,别怕打屁股!(坚决地递过粮食)

刘老汉 你为我们受委屈,我于心不忍哪!(仍不接)

赵旺 拿去吧,甭管我的屁股!(扔给刘老汉)

刘老汉 唉!我永远不会忘了你的好处!(背粮下)

赵 旺 大叔,到家问大婶子好!(笑了笑)哎呀呀呀,身上轻松多了!再歇歇,养足了精神,回去好挨板子!(坐树下)

〔赵鹏上。

赵鹏 唉,无衣无食,一肚子书,凄凄惨惨,晕晕惚惚!子曰诗云不解饿,之乎者也肚子里乱咕噜!员外真可恨,赶我出门还剥下衣服!我想赵旺,也想荷珠,更想小姐深情厚意,给我银钱,劝我读书!赵鹏啊,赵鹏,紧紧腰带,劝劝老肚,不要老这么唧哩咕噜!等我呀,金榜题名,高官得作,天天请你吃烧猪!哎呀,不行!不行!空话安慰不了这老肚,饿得发慌,支持不住!也罢!四顾无人,清清静静,倒不如上吊,结束苦恼,一命呜呼!老树啊,请你老老实实地把我挂住!

〔解腰带,掷树上。赵旺从后面把带子扔下来。

赵 鹏 咦!上吊都不成,莫非这里真有鬼乎?鬼呀,鬼呀,干什么跟我开玩笑?难道说拉个替身也嫌贫爱富?〔再掷带,被赵旺接住。

赵旺 (过来)赵相公!

赵鹏 哎呀赵旺呀!你也死了,在此拉替身么?

赵 旺 赵相公,我还没死,你也死不得!堂堂大丈夫,岂可用腰带套上脖子乎?

赵鹏 你真不是鬼?

赵旺 你来摸摸,浑身都热乎乎的!

赵鹏 (摸)不错!不错!是热乎乎的!赵旺啊,我好羞惭也!

赵旺 吃多少米面才长这么大,怎好两个五百,来这么“一吊”呢?

赵鹏 如此说来,我不该死?

赵旺 谁也不该自己杀了自己!

赵鹏 怎奈吃没吃,穿没穿啊!

赵旺 你去卖卖字画,也不会饿死嘛!

赵鹏 你想得好!想得好!可是,可是,连纸笔墨砚也没有啊!

赵旺 买去嘛!(摸银)赵相公,纹银五两,买纸笔墨砚去吧!

赵鹏 你的银子,我怎能接收?

赵旺 收下,收下!我比你强,还有吃饭的地方。

赵 鹏 实在愧不敢收!

赵旺 拿着!拿着!别等我后了悔!

赵鹏 赵旺哥大恩大德,受我一拜!

赵旺 使不得!使不得!

〔二人互拜。

赵鹏 就此告辞!

赵旺 不远送喽!(见赵鹏转身要走)相公,相公!套脖子的玩艺儿还没给你呢!

赵鹏 惭愧!(接)

赵旺 (又不给了)慢着,你可别走到前面,又想不开,再去上吊,我可不能老跟着你呀!

赵鹏 不会!不会!我记住了你的话:堂堂大丈夫,岂可用腰带套上脖子乎!(接过带子)

赵旺 慢走!慢走!

〔赵鹏下。

赵旺 得,这倒痛快,粮也没了,银子也没了!走,回去吧!且慢!那五两银子是给员外收的租子呀!糟了!

糟了!唉,多挨几下打也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走!(挺腰,踢腿,下)

(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荷珠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