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珠配》

第五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后不久,快到中午。

地点 状元府门外。

人物 

门 役 李大妈 

荷 珠 

赵 鹏 随从四人

赵 旺 

金三官 金贞凤〔门役在状元府门外,信口哼唧着。

门役 (哼唧)新修的状元府,朱门大铜环。状元心慈善,施粥又舍钱。打粥的、要钱的,有点不好管,我一拦呀,他们就翻脸!

〔李大妈搀荷珠上。荷珠带病,头罩鸳鸯帕。

李大妈 好姑娘啊,这里就是状元府,你去要点粥,求点钱吧!

荷珠 多谢大娘!我自己去,大娘请回吧!

李大妈 好,再见吧,姑娘!(下)

荷珠 (对门役)啊,差官!

门役 干什么的?

荷珠 听说这是状元府?

门役 对!

荷珠 听说这里施粥舍钱,周济穷人。

门役 也对!

荷珠 我从远道而来,无衣无食,求些周济!

门 役 年轻轻的,什么干不了啊,怎么要饭呢?

荷 珠 唉,我缝缝补补,浆浆洗洗,都干得来。怎奈这几天生病,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顶头风啊!

门役 可是呀,你来晚了,粥也放完,钱也舍光了!

荷 珠 唉!真来得不巧!啊,差官,这是状元府,可要雇用使女?

门役 又不凑巧!新科状元还没成亲,没有状元夫人,也就用不着丫环!

荷珠 唉!既是如此,你看,风寒雪冷,叫我这带病的人在门洞里避避风雪吧!

门役 我说,要饭的,别看我好说话,就麻烦上没完啊!状元有话,不准错待了穷人。可是,你也别不知好歹,一个劲儿麻烦我呀!你想想,状元府门前,能叫花子蹲着吗?那不成体统!

荷珠 不行就罢,何必罗哩罗嗦!

门役 你瞧,脾气还不小!

荷珠 嗯!人穷志不短。我就讨厌狗仗人势的人!

门 役 我这儿耐着性儿跟你费吐沫,怎么说我狗仗人势呢?

荷 珠 (一阵眩晕)哎呀!(倒)

门役 怎回事?怎回事?我不叫你在门洞里坐坐,你怎么爽性躺在这儿了呢?

〔四随从开路,引赵鹏上。

四随从 状元回府!

赵鹏 (看见荷珠)啊?这是何人?

门役 启禀状元公:这是个要饭的!

赵鹏 既是要饭的,你为何不给她点粥呢?

门役 粥都放完了。

赵鹏 粥虽放完,你为何叫她倒卧在此,不管管呢?

门 役 那,那……

赵鹏 (过去看)啊?鸳鸯帕?鸳鸯帕为何落在她的手里?

莫非小姐……不能啊!若不是小姐,怎么头罩鸳鸯帕呢?来人哪,搀了进去,夫人到了!

门役 得!我算碰在点子上了!

〔赵鹏与随从扶荷珠入。

门役 留点神吧,再来个讨饭的,还许是状元的大舅子呢!〔赵旺捧着空碗上。

赵旺 真是的!刮风嘛,就别下雪!下雪嘛,就别刮风!偏偏风雪一齐来!好吧,我把你们顶回去!(用头顶风、雪)

门役 (立好)又来了一个,就许是大舅子!

赵 旺 嗨,过来!

门役 (要发火,又控制住)干什么的?

赵旺 问问你:这是状元府吗?

门役 是状元府!

赵旺 状元在家不在?

门役 在家,怎样?

赵旺 叫他给我两份儿粥,一吊钱!

门役 气派不小啊!

赵旺 本来是不小嘛!我是天地作房屋,日月当蜡烛,盖的是肚皮,铺着脊梁骨!再问你:状元姓什么呀?

门 役 要饭就要饭吧,管状元姓什么呢!(旁白)怎么又动气!(对赵旺)我们的状元姓赵。

赵旺 我也姓赵。

门役 幸而没发火!这还许是状元的哥哥呢!

赵 旺 告诉我:状元可叫赵鹏啊?

门役 是!是!

赵旺 (要进大门)赵相公!赵相公!

门役 请等等,有事我去通禀一声。

〔金三官上。

金三官 赵旺!赵旺!我都快饿昏喽!

门役 喝!又一个!也许是老丈人吧?

赵旺 饿昏了,也得等我要到东西!告诉你,这是赵鹏的状元府,他中了状元!

金三官 啊?我的女婿中了状元?

门役 嘿!真是老丈人!(急入)

赵旺 他中了状元,你可得提防着点!

金三官 我不供给他念书,他中得了状元么?

赵旺 你算了吧!谁拿大棍子把他赶出去的?

金三官 我会说,那不是我的主意!

赵旺 是哪个杂种的主意?

金三官 是王兴的主意!这么一说,他必把我留下!然后,借着状元的势力,把我的财产都夺回来,再当老员外,老太爷!(掏出个烧饼吃)

赵旺 怎么?你说饿昏了,可还藏着个烧饼!我要饭,给你吃,你还揣着坏心眼儿!

金三官 别生气,别生气!我当初不是给你下了跪,求你救我一命吗?这个烧饼不是你要来的!

赵旺 哪儿来的?

金三官 我自己捡来的?

赵旺 那么方便!满地是烧饼,谁还要饭?好啦,你等着状元。我赵旺告辞了!

金三官 走不得!见了状元,他必给你个差事,你就发财了哇!

赵旺 你把我太看扁了!我发点善心是为发财吗?

金三官 不为你自己,还不帮帮我吗?状元见了我若是发了脾气,你得给我说说好话呀!

赵旺 我不会扯谎!

金三官 你不出声就行了!你不说,他不知道贞凤的事呀!再说,你上哪儿去呢?

赵旺 上哪儿都行,到处凭我这两只手,还喂不了这张口?

你干你的,我干我的吧!状元收下你,好;不收,我也没办法!

金三官 别走!帮人帮到底!我再给你磕一个!赵旺,赵旺哥!

〔门役引赵鹏上。

赵鹏 谁?赵旺哥?

赵旺 哎呀,真是你呀?

赵鹏 赵旺哥呀,救命的恩人,受我一拜!(拜)

金三官 (旁白)行!有门儿!他给赵旺行礼,还不给老丈人磕头吗?(假嗽,没人理他)

赵旺 赵相公,恭喜你中了状元!

赵鹏 中状元也没有遇见你这么高兴!来呀!

门 役 在!

赵鹏 端着恩人的碗!

门役 是!(接碗)

赵旺 慢来!慢来!你中了状元,我放了心!是呀,你脸上长了点肉,眉头也不那么皱着了,好!我放了心!

这个碗我还用得着,自己端着吧!我还是找个地方,卖卖力气去吧!

赵鹏 那万万不可!(拉赵旺)

赵旺 慢着!留神摔了碗!(还想走)

赵鹏 你总得进来,喝口水,吃点什么吧?我对你,是乘肥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哪!

赵旺 好吧,我进去看看,省得你一劲儿转文,越听越糊涂!状元请!

赵鹏 赵旺哥请!

赵旺 你我……那句怎么说?

赵鹏 你我挽手而行!哈哈哈哈!

金三官 (过来扯赵旺的袖子)赵旺!赵旺!多照应,少说话!

赵 鹏 这是何人?

金三官 贤婿呀,想死我也!(假哭)

赵鹏 啊?金三官?你还有脸来见我?

金三官 状元公啊!(跪)

赵鹏 (冷笑)喝,喝喝喝喝!(拉赵旺入)

门役 怪呀,哥哥进去了,老丈人怎么跪在这儿呢?

金三官 (立)老丈人给女婿下跪,是我们的家规!先给我端点吃的来,伺候好了我,有你的好处!伺候了!〔金贞凤上。

金贞凤 这就好了!找到了状元府!啊!爹爹!爹爹,我也叫黄家赶出来了!

金三官 住口!(扯她躲开大门,耳语)

(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荷珠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