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须沟》

第三幕

作者:老舍

第一场

时间 一九五○年夏,某一夜的后半夜,天尚未明。地 点 龙须沟地势较高处的一家小茶馆——三元茶馆。布 景 三元茶馆是两间西房,互相通连,冬天在屋里卖茶,夏季在屋外用木棍支着旧席棚,棚下有土台,作为茶桌。旁边放着长方桌,上边有茶壶、茶碗和小酒坛子、酒菜,和少许的低级香烟,另外两三个玻璃缸里面装着一包包的茶叶、花生仁等。〔幕启:前半夜的雨刚刚止住,还能听得见从破席棚滴下来的滴水声,间有一两声鸡鸣。

〔茶馆的刘掌柜,点着洋油灯在炉旁看看火,看看水壶,又向棚外张望,好象在等待什么人似的。〔一位警察走向棚来,穿着被水浸透的雨衣,赤脚穿着胶皮鞋,泥已溅满裤腿上,手里拿着电筒。

警 察 刘大爷,您多辛苦啦!

掌柜 哪儿的话您哪!

警察 您这儿预备得怎么样啦?

掌柜 都差不离儿啦,等会儿老街坊们来到,准保有热茶喝,有舒服地方坐。

警察 这就好了!所长指示我,教我跟赵大爷说:请他先别挖沟,先招呼着老街坊们到这儿来,免得万一房子塌了,砸伤了人!

掌柜 也就是搁在现而今哪,要是在解放以前,别说下雨,就是淹死、砸死也没人管哪!这可倒好,派出所还给找好了地方,教老街坊们躲躲儿,惟恐怕房子塌了砸死人!

警察 (一边听掌柜的讲话,一边用电筒照那两间西房)可不,这回事啊,也幸亏是大家伙儿出来自动地帮忙,要光靠我们派出所这几个人跟工程队呀,干的也不能这么快!刘大爷,我走啦!回头赵大爷领着老街坊们来,您可多照应点儿!哟!老街坊们来了!〔赵老领着一批群众先上。

警察 赵大爷!都来了吗?

赵 老

来了一拨儿,跟着就都来!

警察 这儿拜托您啦!我帮助挖沟去。(向群众)老街坊们,这儿歇歇儿吧!(下)

赵 老

女人、小孩到屋里去!屋里有火,先烤干了脚!

〔女人、小孩向屋内移动,男人们或立或坐。

赵 老 二春!二春!二春还没来吗?

二 春 (从外面应声)来嘹!赵大爷,我来嘹!(跑上,手中提着小包,身上披着破雨衣;放下小包;一边脱雨衣,一边说)好家伙,差点儿摔了两个好的。地上真他妈的滑!

赵 老

别说废话,先干活儿!

二 春

干什么?您说!

赵 老

先去烧水、沏茶,教大家伙儿热热呼呼的喝一口!然后再多烧水,找个盆,给孩子们烫烫脚,省得招凉生病!

二 春

是啦!(提起小包要往屋中走)〔一青年背着王大妈上,她两手拿着许多东西。

大 妈 二春!二春!你在哪儿哪?你就不管你妈了呀?我要是摔死了,你横是连哭都不哭一声!

二 春 (向青年)你进来歇歇呀!

青年 还得背人去呢!(跑下)

二 春

妈!屋里烤烤去!(接妈手中的东西)

大 妈 我不在这儿!(不肯松手东西)

二 春 不在这儿,您上哪儿?

大妈 我回家!我忘了把烙铁拿来了!

赵 老 大妈,这是瞎胡闹!烙铁不会教水冲了走!您岁数大,得给大家作个好榜样,别再给我们添麻烦!

大 妈 唉!(坐下)我早就知道要出漏子!从前,动工破土,不得找黄道吉日吗?现在,好,说动土就动土,也不挑个好日子;龙须沟要是冲撞了龙王爷呀,怎能不发大水!

赵 老

二春!干你的去;就让老太太在这儿叨唠吧!

二 春 妈,好好的在这儿,别瞎叨唠!现在呀,哪天干活儿,哪天就是黄道吉日,用不着瞧皇历!(入屋中)〔疯子搀着娘子上。

娘子 你撒手我!你是搀我,还是揪我呢?

疯 子 好,我撒手!

娘子 赵大爷,我干点什么?

赵 老

帮助二春去,她在屋里呢。疯哥,你把东西交给娘子,去作联络员,来回地跑着点。

疯子 好,我能作这点事。真个的,这儿的水够使吗?自来水的钥匙可在咱身上呢!

掌柜 够用,够用!

〔疯子下。

娘子 (看见大妈)哟!老太太,您怎么在这儿坐着,不进去呢?

大妈 我不进去!没事找事儿,非挖沟不可,看,挖出毛病来没有?

娘子 您忘了,每回下大雨不都是这样吗?

赵 老 再说,沟修好以后,就永远不再出这样的毛病了!

二 春 (在屋门内)赵大爷,娘子,都不必再理她!妈,您老这么不讲理,我可马上就结婚,不伺候着您了!

大 妈 哼,不教我相看相看他,你不用想上轿子!

二 春 您不是相看过了吗?

大妈 我?见鬼!我多喒看见过他。

二 春

刚才背着您的是谁呀?(回到屋内)

大 妈 就是他?

赵 老

娘子 哈哈哈!

娘子 这门亲事算铁了!

大妈 我,我,我斗不过你们!我还是回家!破家值万贯,我不能半夜里坐野茶馆玩!

娘子 算了吧,老太太!这回水并不比从前那些回大,不过呀,政府跟警察呀,唯恐其砸死人,所以把咱们都领到这儿来!得啦,进去歇会儿吧!

二 春 (在屋中)快来呀,茶沏好啦!谁来碗热的!

娘 子 走吧,喝碗热茶去!(扯大妈往屋中走)

疯 子 (在远处喊叫)往这边来,都往这边来!赵大爷,又来了一批!

赵 老

(往外跑)这边!这边!

〔又来了一批人,男的较多。

赵 老

女的到屋里去!男的把东西放下,丢不了。咱们还得组织一下,多去点人,帮着舀水跟挖沟去吧!不能光教官面上的人受累,咱们在旁边瞧着呀!众 甲 冲着人家这股热心劲儿,咱们应当回去帮忙!

赵 老 这话说得对!有我跟刘掌柜的在这儿,放心,人也丢不了,东西也丢不了。我说,四十岁以上的去舀水,四十以下的去挖沟,合适不合适?众 乙 就这么办啦!

众人 咱们走哇!(下)

〔丁四嫂独自跑上。

四嫂 赵大爷,赵大爷,没看见二嘎子呀?

赵 老 没有!他那么大了,丢不了!

四 嫂 这孩子,永远不教大人放心!

赵 老 丁四呢?

四嫂 他挖沟去了!

赵 老

好小子!他算有了进步!

四嫂 有了进步?哼!您等着瞧!他在外面受了累回来,我的罪过可大啦!他横挑鼻子竖挑眼,倒好象他立下汗马功劳,得由我跪接跪送才对!

赵 老

就对付着点吧!你受点委屈,将就将就他。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总是为人民服务哪,还真卖力气,也怪难为他的!

娘子 (在屋门口叫)四嫂,进来,喝口水,赶赶寒气儿!

四 嫂 娘子,你给我照应着东西,我得找二嘎子去!好家伙,他可别再跟小妞子似的……(下)〔疯子跑进来。

疯子 丁四哥回来了!

〔丁四扛着铁锹,满身泥垢,疲惫地从外边来。

赵 老 四爷,回来啊?

丁四 快累死了,还不回来?

疯子 四哥,沟怎样啦?

丁四 快挖通了!(坐)

娘子 (端茶来)四哥,先喝口热的!(让别人)

大 妈 (出来)丁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水下去没有?屋子塌了没有?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去?他们真把东西都搬到炕上去了吗?

二 春

(出来)妈!妈!您一问就问一大车事呀!四哥累了半夜了,您教他歇会儿!

大妈 我不再出声,只当我没长着嘴,行不行?

丁 四 别吵喽!有人心的,给我弄点水,洗洗脚!

二 春 我去!我去!(入屋)

丁四 (打哈欠)赵大爷!

赵 老

啊!怎样?

丁四 自从一修沟,我就听您的话,跟着作工。政府对得起咱们,咱们也要对得起政府。话是这么讲不是?

赵 老 对!你有功!政府给咱们修沟,你年轻轻的还不出一膀子力气?

丁四 可是,我苦干一天,晚上还教水泡着,泥人还有个土性儿,我受不了!我不干啦!我还去拉车,躲开这个臭地方!

二 春

(端水来)四哥,先烫烫脚!

丁 四 (放脚在盆内)我不干了!

二 春

不干什么呀?

疯子 四哥!四哥!来,我给你洗脚,你去修沟,你跟政府一样的好,我愿意给你洗脚。赵大爷常说,为大家干活儿的都是好汉。四哥,你是好汉,我愿意伺候你,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低三下四的人!

娘 子 四哥,疯子常犯糊涂,这回可作对了!教他给你洗!

丁 四 疯哥,那不行!不敢当!

〔四嫂跑进来。

四嫂 那可不能!疯哥,起开,我给他洗!(蹲下给他洗)

丁 四 你干什么去啦?

四嫂 我找二嘎子去啦。找了七开八得,也找不着他!

丁 四 对,再把儿子丢了,够多么好啊!我是得躲开这块倒霉的地方!这个地方不出好事!

四嫂 你又来了不是?你是困了,累了,闹脾气。洗完了,我给你找个地方,睡会儿觉!二嘎子丢不了,他那么大了。

赵 老

丁四,你现在为大家伙儿挖沟,大家伙儿谁不伸大拇哥,说你好!

丁四 是吗,脚都快泡烂了,还不说我好!

〔一警察背着二嘎子进来,二嘎子已睡着了。

四嫂 (迎过去)二嘎子,你上哪儿去喽?

警 察 他是好心,跟着我跑了半夜。现在,他已经睁不开眼,我把他背回来啦。

二嘎 (睁开眼,下来)妈!我可困得不行了!〔四嫂携二嘎子入屋中。

警察 赵大爷,辛苦啦!这儿都顺序?

赵 老 挺好!你先喝碗水吧,也累得够瞧的啦!

二 春 来,您喝碗!(递茶)

警察 谢谢二姑娘,你也卖了力气!王大妈,您受委屈啦!

大 妈 我受屈不受屈的,到底这都是怎回事呢?

警 察 待会儿我再跟您说。疯哥,娘子,你们也辛苦啦!

娘 子 您才真受了累!疯子今天也不错,作联络员!

警 察 丁四哥,这一夜可够你受的!

赵 老 哼,老四正闹脾气!又是什么还拉车去,不管咱们的臭事儿喽!

丁四 赵大爷,赵大爷,那是刚才,现在我又好啦!同志,就凭您亲自把二嘎子背回来,您教我干吗,我干吗!什么话呢,咱们都是外场人,不能一面理,耍老娘儿们脾气!

二 春

女人,我们女人并不象你,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

警察 得,得,先别拌嘴!丁四,你找个地方睡会儿去!

丁 四 这儿就好,打个盹儿就行!

二 春

可倒好,说不闹脾气,就比谁都顺溜!〔刚才走出去的男人们回来一部分。

警察 辛苦了,诸位!沟挖通了?

众人 通啦!

警察 屋里还有人吧?

二 春

有,孩子跟妇女。

警察 别惊动小孩子,大人愿意听听的,可以请出来。

二 春 我去。(跑到屋门口叫大家)

警 察 老街坊们!

〔众妇人,四嫂在内,随二春出来。

警察 老街坊们!都请坐!请赵大爷说说,因为夜里的事儿,有人知道,有人还不大清楚。(众有立有坐)赵大爷,说说吧!

赵 老

你也坐下吧!你也干了半夜啦!

警 察 行,站着好。

赵 老

老街坊们,修沟的计划是先修一道暗沟;把暗沟修好,再填上那条老的明沟。这个,诸位都知道。众 人 知道。

赵 老

刚一修沟的时候,工程处就想得很周到,下边用板子顶住沟梆子,上边用柱子戗住了墙,省得下面的土一松,屋子跟墙就许垮架;咱们这溜儿的房子都不大结实。这个,大家也都知道。

众人 知道。

赵 老

可是,连这么留神哪,还出了昨儿夜里的毛病!第一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么早就能下瓢泼瓦灌的暴雨。第二是:正在新沟跟旧沟接口的地方,新挖出来的土一时措手不及抬走,可就堵住了旧沟。这么一来,大家可受了惊,受了委屈,受了损失。区政府里,公安局里都觉得对不起咱们。刚才,连区长带别的首长,全都听到信儿就赶到了;区长亲自往外背人,抢救东西。派出所所长,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幕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