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问题》

第一幕

作者:老舍

时间 二十九年秋。

地点 重庆郊外,迁建区内某机关。

人物 

佟秘书

于科长

秦医官

欧阳雪 周明远 

方心正 单鸣琴 赵 勤

〔开幕。佟秘书血压高而有时通夜打牌,朋友的面子不可却也,昨夜打了十六圈,今天午时才勉强起床,午后三时才勉强来办公。机关疏散到乡间,一切设备都很简陋,已足伤心。加以生活日苦,而二十余年作官经验仍不足见知于上峰,一展怀抱,旧衣陋室,其何以堪!再加以打牌后热度增高,不得不时时以手抚脸摸头,身体精神咸呈衰弱之态,伤心哉!于是,不发发脾气有不可能者。工友赵勤进来倒茶,而后从袋中拿出一封信来。

赵 勤 秘书,一封信。(单手将信放下)

佟秘书 (高傲的)嗯!(看赵要走)赵勤,我问你,你就这么递给“我”东西啊?你懂得规矩不懂?

赵 勤 (莫名其妙的)我——

佟秘书 你的(指)“那”一只手是干吗的?赵勤 (看了看“那”一只手)这——

佟秘书 双手递信!我是你的上司!

赵 勤 (恍然大悟,从新递信)这样?

佟秘书 啊!(微一点头,命赵放信于桌上)什么时候来的?

赵 勤 一点多钟。

佟秘书 现在呢?

赵 勤 大概有三点了。

佟秘书 你太看不起我了!(轻轻以手心抚脸)信到,不马上给我送到家里去,现在才给我,你太目中无人了!

赵 勤 秘书!

佟秘书 不要开口!我知道,你看我去年是秘书,今年还是秘书,别人升官,我老当秘书,所以你看不起我,告诉你,我作了二十多年官了,我的资格比他们都老;要把眼睛睁开了看人!

赵 勤 我实在是太忙,秘书!

佟秘书 你有什么可忙的?还不是去巴结那些有势力的人。把我的事放在一边!

赵 勤 我哪敢!

佟秘书 不要再说了,一生气我就发烧!(又摸脸。掏香烟,因为不是好烟,故不敢掏出盒来,而仅拿出一支)

赵 勤 (赶快划洋火)秘书!

佟秘书 (把烟放在桌上)先不吸呢,头昏!

赵 勤 我去请秦医官,给秘书看看,好不好?

佟秘书 用不着!他一来,准又说我血压高,不应当打牌。仿佛血压高都是我自己的错处,没有他医生的事!

赵 勤 反正他是医官,应该伺候秘书!

佟秘书 也好吧,把他“叫”来!(赵下。他拿起信来审视,若有可疑者。按铃,无人来;步至门口,看见周明远书记)喂,你来!

周明远 (忧郁的走进来)干吗?

佟秘书 (坐下)去问问这封信是谁送来的?谁收的?谁交给老赵的?

周明远 我是书记,不管收发信件!

佟秘书 你是书记?书记难道就不伺候着秘书?周明远 我还有几件公文,得快快抄好呢!

佟秘书 给我办事就等于办公,我告诉你!周明远 (叹)唉!

佟秘书 你是怎么回事?

周明远 我不能去!

佟秘书 怎么?

周明远 我是书记,地位已经够低的了,不能再兼打杂儿!

佟秘书 (似颇有所感的)嗯!

周明远 没人,没有人看得起我!连我的父母都看不起我!

佟秘书 你今年二十几?

周明远 二十五!

佟秘书 你还年轻,应当多学习学习,告诉你,你虽然不大懂规矩,可是我看你很有出息,因为你知道注意自己的身分!可是,你要知道,趁着年轻,要设法抬高自己的身分;等到你自己的身分相当的高了,大家就把面子送给你了!

周明远 (似得到启示)是吗?

佟秘书 你看我,作了二十几年的官了,现在已经五十多岁,还无日不在奋斗挣扎,何况你呢!

周明远 对!对!秘书!从今天起,我就算秘书您的人了!我要学习,我要往上爬,教大家不再小看我!好,我去调查那封信去!秘书,我要是给您作事,您可得提拔我呀?

佟秘书 当然!谁知道尊敬我,我就栽培谁!可是,你须知道你我之间的距离,不准野调无腔的胡来!不要以为我赏给你脸,你就可以随随便便,忘了规矩!周明远 是,秘书!(要走)

佟秘书 回来!我说怎样?你现在已经得意忘形了!你不看明白这封信,怎么调查呢?荒唐!

周明远 我是急于给秘书作点事!您看,平日大家都说秘书有脾气,不好伺候;现在我才明白——

佟秘书 谁说我有脾气啊,有人不满意我吗,谁?周明远 有人那么说过,我可记不清是谁了!

佟秘书 呕!大家都怕我,是不是?

周明远 (迟疑)啊——是!

佟秘书 实话实说!你都听见什么了?

周明远 他们,他们——

佟秘书 说!

周明远 前两天有人说秘书的地位有点不稳当!

佟秘书 (沉默了一会儿)完全是谣言,胡说!哼,我的地位不稳定?哈,哈,胡说!他们认为我作到秘书就登峰造极了吗?我在北洋政府的时候就是秘书!不稳定?哈!我还要往上去呢!

赵 勤 (上)秘书,秦医官——

佟秘书 等一等!这封信是谁送来的?

赵 勤 号房里给我的。

佟秘书 谁送到号房里的?

赵 勤 必定是邮差呀!

佟秘书 混账!这上面没邮票!

赵 勤 那我就不知道了——报告秘书,秦医官很忙,他请秘书到诊疗所去。

佟秘书 什么?我传他来,他倒叫我找他去?这太不象话了!

赵 勤 秦大夫倒是真忙,还有十几号病人等着看病呢!

佟秘书 你就根本是混蛋!我并没叫他来看病,都是你胡出主意!可是你又没本事把他叫了来!成心抹我的面子,哼,简直是戏弄我!我知道,你们是串通好了一齐戏弄我!

赵 勤 好在诊疗所离这里没有半里地,秘书活动活动,走几步儿,也许——

佟秘书 不要再讲!周书记,你去,一定得把他带来!看秦大夫这个样子,恐怕也是听到了谣言。我教他看看,今天我还是佟秘书,他敢不伺候我,我会叫他马上滚蛋!快去!

周明远 是!(下)

佟秘书 太气人了!太气人!倒茶来!(赵倒茶。他又细细看那封信,仍不敢拆开)

赵 勤 (献茶)秘书别太生气,您的血压高!

佟秘书 胡说!血压高!(摸脸)比刚才又热多了!

赵 勤 秦医生来到,请不必跟他生气,秘书的身体要紧!佟秘书我的“身分”更要紧!好吗,连一个小小的医生也敢小看我,太不象话!

赵 勤 是!秘书还有什么事?

佟秘书 (想了想)去给我买一块钱的白瓜子,听说白瓜子能治血压高。(给钱)

赵勤附近大概买不到。

佟秘书 把钱拿回来,不用买了!莫非你也听见——(又不便说了)

赵 勤 怎么啦,秘书?

佟秘书 啊——附近没有,不会到刘家湾买去?你这种人多走几步路,还怕把脚走大了吗?

赵 勤 倒不是我怕走路!

佟秘书 那么是嫌钱少,值不得跑这么一趟?我这是听人说的,还不定灵验不灵验呢,所以先要一块钱的。要是吃着真见效验,我还许买一千块钱的呢。

赵 勤 也不是!我是怕这里没人伺候秘书!

佟秘书 不要再废话!唉,跟个听差的也要费这么多chún舌,什么年月!去,买来送到家里去。

赵 勤 是!那封信呢?

佟秘书 你糊里糊涂,弄不清这种事!去吧,把瓜子送到家里去,就手儿问问小姐有事没有;有事呢,你就给办完了,再回来吃饭。

赵 勤 是!您那儿的老杨又走了吧?秘书还找人不找?

佟秘书 当然要找人,我还能自己挑水买东西去?

赵 勤 有个乡亲,人很好,秘书——

佟秘书 先买瓜子去,回来再说!

赵 勤 管饭,再给他二十五块钱就行!

佟秘书 吃我一斗米就是——去你的,回来再说,听见没有?

赵 勤 是!(要走)

佟秘书 还有,看看于科长,请他过来谈谈!

赵 勤 是!(下)

佟秘书 (又摸了摸脸,长叹了口气。拿起信来,要拆开,见周书记进来,把它放在衣袋里)秦大夫呢?周明远 大夫忙得很,教看护来了。

佟秘书 啊!教她进来!

周明远 是!我马上就调查那封信去!

佟秘书 嗯——用不着调查了!

周明远 怎么?

佟秘书 我教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我不叫你干什么,就不干什么;不要多问!教看护进来!

周明远 好容易……啊,秘书再派我点别的事作,好不好?秘书,士为知己者死,我愿意多给您作点事!

佟秘书 给不得脸!给不得脸!太罗哩罗嗦了!去——教她进来!(周失望的下去,欧阳上)秦大夫为什么不来,我传的是他——

欧阳雪 不是我!

佟秘书 看明白,你是对谁讲话呢!你是个小姑娘,我不能不客气一点,你要是和秦大夫一样的——

欧阳雪 混账。

佟秘书 啊——糊涂,我可就一点面子不留了!秦大夫干什么呢?

欧阳雪 看病哪。

佟秘书 给谁?

欧阳雪 也有咱们的熟人,也有附近的老百姓;反正都是病人。

佟秘书 是他们大,还是我大?

欧阳雪 谁的病大呀?

佟秘书 身分,地位!我是秘书,他应该伺候着我,难道我还不如老百姓?

欧阳雪 大概在一个医生眼里,病人就是病人,都一个样!秦大夫教我告诉秘书,等把那些病人都打发了,就来看秘书。

佟秘书 噢!我问你,秦大夫是不是看不起我呢?是不是有人鼓动他,跟我作对呢?

欧阳雪 哪里来的这么多的事呢?他现在很忙,忙完了就来,而且先教我来告诉你一声,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吗?

佟秘书 不那么简单!不——

欧阳雪 那么秘书要怎样呢?

佟秘书 教他马上来!告诉他,我并没有多大的病,专为教训教训他!

欧阳雪 这不是故意斗闲气吗?

佟秘书 你不懂!我作了二十多年的官了,没有受过这个!去,告诉他去!

欧阳雪 我要是那么告诉他,他就一定更不肯来了!

佟秘书 他敢不来!哼,(仿佛对自己说)是时候了,我也该立立威了!他敢违抗我的命令,我教他滚蛋!欧阳雪他可是个很好的医生,医道好,人也好!

佟秘书 我看他不好,他就不好!去!

周明远 (飞跑进来)秘书!秘书!

佟秘书 这是怎么了?

周明远 我把秦大夫请来了!这算是我的一功不算?

秦医官 (很快的进来,对欧)赶快回去!给二十八号换葯,教二十九号稍等一等,我马上回去给他开方!(欧下)秘书,什么病?

佟秘书 没有病!我要教训教训你!教你知道我哪时传你,你哪时就应当马上来到!

秦医官 病人还等着我呢,没工夫和你斗闲气!(要走)周明远 (拦住秦)大夫,医官!他是秘书,你总得给他个面子!

秦医官 躲开!我只管看病,不管别的!你这年轻轻的人为什么扯谎呢?

周明远 我不那么说,大夫你就肯来了吗?

佟秘书 好!好!

秦医官 秘书,你到底是有病没有?我有我的工作,不能老伺候你一个人!要还是血压高的话,别再打牌!

佟秘书 打牌不打是我自己的事,治血压高是你的事!在官场里二十多年了,我就没看见过你这样的医官!好在你还只是个医官,我有法子治你!

周明远 秦大夫,说几句软和的话!看在我的脸上,把这一场敷衍过去!

秦医官 你算干什么的?躲开!(几乎把周推倒,走出去)

佟秘书 好!好!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周明远 不用生这么大的气,秘书的血压高!

佟秘书 你也滚出去!

周明远 我怎么了?

佟秘书 你把他带来就完了,还不马上出去,偏站在这里看我丢脸,你也不是东西!

周明远 我倒弄了个两面不讨好!我好心好意——

佟秘书 不要再说!你要敢把方才这一场说给别人听,我把你马上开除了!走!

周明远 好吧!

于科长 (上)秘书,又跟谁发脾气哪?您的血压高,何必跟无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面子问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