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问题》

第三幕

作者:老舍

时间 第二幕的数日后。

地点 佟秘书家中。

人物 佟秘书 于科长 秦医官 佟继芬 欧阳雪 周明远 方心正 单鸣琴 赵勤

〔开幕。佟府整个的陷于苦恼中。徐嫂已辞工,但方心正夫妇却没有丝毫辞别的意思。佟秘书正患着一点“面子病”。佟小姐本是多愁多病的人,这几天也更憔悴可怜。虽然很想卧床不起,她可是还不能不出来。因为一眼看不到,单鸣琴也许就——举个例说——把客厅里的台布剪成小块,当作手帕用。看吧,开幕时,单小姐已经在客厅里低声的唱着。她穿着佟小姐的绣花拖鞋,披着佟小姐的秋大衣,脸上擦了佟小姐的香粉——所以擦得特别的厚。

单鸣琴 (低唱着一段西洋的情歌,从容的各处搜寻)哼,把香烟“都”藏起来了!(笑了笑)真周到!佟继芬(轻轻的进来,看着单,半天——)鸣琴!单鸣琴哟,你吓我一跳!(赶紧过去拉住芬的手)你不是不大舒服吗?干吗这么早就起来?现在才十点多钟!佟继芬(冷隽的)不能不起来了,怕我的大衣教老鼠给咬了!单鸣琴穿在我身上是绝对保险的,我的佟小姐!你等着,等我的皮箱都来到,我送给你一件——也许两件——最新式的秋大衣!

佟继芬

鸣琴!鸣琴!你是怎么了?你们在上海把产业全随便的——

单鸣琴 不是随便的,我们的确有计划,有勇气!运气不好,那谁也没办法!

佟继芬

你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怎么还说什么皮箱,秋大衣呢?

单鸣琴 哈哈,你还是没结婚的小姐,太幼稚!我这结过婚,见过世面,尝过些世上甜酸苦辣的人,就不能不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只要面子上好看,就说上一大套,起码也热闹热闹嘴,好不至于教自己太悲观了!佟继芬要是教人看出破绽呢?

单鸣琴 面子就象咱们头上的别针,时常的丢了,丢了,再找回来,没关系!

佟继芬

要是找不回来呢?

单鸣琴 拉倒!——只有这个态度,才能处处争取面子,而不至于教面子给牺牲了!

佟继芬

我不能明白!(慢慢的来回走,忽然立住)鸣琴,我们说点真的话,好不好?

单鸣琴 真话?真话可往往戳破了这个。(指脸)佟继芬我没法再顾那个人!告诉我,你们夫妇到底有什么打算呢?

单鸣琴 计划很多,早晚总会有几个能实现的!佟继芬在计划不能实现之前,你们就在这里——单鸣琴养精蓄锐!

佟继芬

鸣琴!你知道父亲的脾气。你知道现在物价是多么高!

单鸣琴 佟秘书是最讲面子的人,况且作官多年,还没有点积蓄?我看,一切都不成问题!

佟继芬

父亲讲排场,没剩下钱!鸣琴,说干脆的吧,你在这儿也可以。你知道徐嫂走了,不好找人?

单鸣琴 怎么着?你难道想教我作“有缺即补”的老妈子吗?你看看我这双手吧!还是那么白不是?我的手跟你的手一样,不是为生火煮饭长着的!

佟继芬

唉!(无力的坐下)

单鸣琴 佟小姐!佟小姐!别生气!我在这儿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用处!小姐,你今年——佟继芬干吗?十七!

单鸣琴 当初,我十七了八年,十八了五年。现在,我结了婚,不在乎了,所以对人说我二十二。不过十七也罢,十八也罢,并不能解决问题!等到咱们的脸不大帮咱们的忙的对候,嘴里越说十七,心里可越发慌!佟继芬别说了,我心里直闹得慌!

单鸣琴 恐怕痛哭一场才更合适!告诉你吧,我的作用就是能帮忙你解决了你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秦大夫——佟继芬他与我没关系!

单鸣琴 何必跟我还这么嘴硬呢?

佟继芬

世界上不见得只有他这么一个男子吧?单鸣琴江里尽管挤满了鱼,不去钓的连一条也得不到手!抓住他,告诉你,抓住他!

佟继芬

你把我看成什么样的人了?!

方心正 (匆忙的进来,穿着佟秘书的大衣)鸣琴!哟,佟小姐也起来啦?

佟继芬

(勉强的一笑)怕起来太晚了,没人给你们拿件衣服什么的,天气相当的冷了!

方心正 哈哈哈!用不着小姐操心,自家人还闹什么客套吗?佟秘书的大衣,我穿着正合适!

单鸣琴 可惜稍微肥了一点!

方心正 鸣琴!好消息,我找到事作了!单鸣琴什么事,心正?

方心正 秘书!

单鸣琴 你看多么巧!住在秘书家里,你也就作了秘书。多少薪水?

方心正 薪水不薪水的倒没多大关系,我要的是这个头衔。有了头衔,我还是进行咱们的实业公司!

单鸣琴 对!挣薪水是有限公司,办实业是无限公司!你什么时候走呢?我去给你收拾行李!

佟继芬

鸣琴,你又——单鸣琴(笑起来)你看,我老以为这还是太平年月,要动身就得收拾行李!噢,心正!

方心正 怎样?

单鸣琴 我舍不得你,咱们一块走!

方心正 那么咱们就去跟佟秘书辞行!

佟继芬

他老人家身体不大好,我替你们说一声吧!方心正我“仿佛”还得跟秘书借点路费!单鸣琴又是借,又是借,我恨透了这个“借”字!方心正世界各国的政府还都免不了借款,这并不寒伧!我看哪,鸣琴,你还是多在这里住两天,等我在重庆把一切略为布置一下,再来接你;这样,可以减少些你的苦处!

单鸣琴 我舍不得你!

方心正 我是怕你受罪!

单鸣琴 佟小姐,心正没别的好处,可是有颗金子作的爱心!好吧,佟小姐,“你”给他点钱,教他快快的走。我呢,再多住两天,听他的消息;同时也好专心的办办你那件事。

佟继芬

哪件事?

单鸣琴 还装什么傻呢?好佟小姐,给他点钱!你不要动,我去拿你的皮包!在枕头底下放着呢,是不是?一定是,枕头底下是最放心的地方!(下)

佟继芬

方先生,难得你能驾驭这么一位太太!

方心正 第一流的女人,连讨厌都讨厌得可爱!佟继芬不当着你太太的面,告诉我实话,你到底找到什么事了?你不说实话,我不能帮助你!

方心正 秘书!

佟继芬

什么秘书,这么方便?

方心正 图书研究会的!

佟继芬

图书研究会还有秘书?

方心正 他们本来要个书记,我力争非叫秘书不可!佟继芬那能有很大的收入吗?

方心正 当然不能。不过,只要今天来个秘书,明天再来个什么委员,我就有了身分,也就有了办法!假如今天有人给我五百块钱的薪水,而名义是书记,我宁愿意饿死!

佟继芬

这也有些真理!

方心正 佟小姐,你也是个了不起的女子!一般人是绝对不会了解我这点苦心的!更坦白更深刻的说吧:我宁可去欺骗,也不肯手背朝下去求救济!我今天求了你,是因为小姐你能了解我!看见没有?我的手直颤,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说真话!

单鸣琴 (从老远就喊)佟小姐!佟小姐!(进来)你可真行!我怎么打,也打不开这个皮包!钥匙随身带着呢,是不是?

佟继芬

大概是!(立起来,接过皮包,微笑着掏胸前小袋,把皮包打开)方先生,你拿五十块钱去吧。方心正佟小姐,这可是暂借,日后一定偿还!鸣琴,不过三五天,我必定来接你,连佟小姐也接到城里去玩上几天。

佟继芬

我父亲的大衣——单鸣琴好在他马上就回来!心正,从结婚到今天,咱们没分离过一天,我真……(很难过)

方心正 鸣琴,要坚强,挣扎!佟小姐,我可把她托付给你了!(往外走)

单鸣琴 (追着他)心正,达灵!快回来呀!噢,心正,路过诊疗所的时候,把欧阳小姐请了来!

方心正 她肯来吗?

单鸣琴 你就说我和佟小姐都不大舒服,大夫和看护一听说有病,就忘了以前的事了!快回来呀!(看他走去)唉!

佟继芬

你教欧阳雪来干吗?

单鸣琴 为办你的事,要办就急不如快!佟继芬我看这全是胡闹!

单鸣琴 我完全出于至诚!我不忍看我们这样的女子入了尼姑庵!

佟继芬

闹出笑话来呢?

单鸣琴 你是又怕,又要试试!

佟继芬

怎么?

单鸣琴 要不然你干吗留住我,不教我同心正一块儿走呢?佟继芬我什么时候留你来着?

单鸣琴 你也可没坚决的教我走,不教我走就是有意留住我!佟继芬你呀,鸣琴,真教我没了办法!好吧,你等着她吧。我不能见她,不屑于见她!(要走)

单鸣琴 都交给我办吧!请放心,我决不会把事情办坏了!(芬下。单看着她的后影,点头微笑。方轻轻的上来)你请了那个小看护?(方点头)好,拿来!方心正(拿出刚才得来的五十元)还是老办法?单鸣琴当然!把钱全数交给太太的,才是摩登的好丈夫;这个原则我永久不变!(接钱)

方心正 我真得上重庆吗?

单鸣琴 当然得去!五十块钱,一件大衣,还不走?再说,你还得去上任呢!

方心正 你呢?那件婚事有成功的希望吗?单鸣琴管它成功不成功,至少我还得教佟小姐再开两次皮包!你去吧!

方心正 光是这件大衣,恐怕不会把我送到重庆吧?单鸣琴拿去!(给钱)二十块!

方心正 起码也得平分吧?

单鸣琴 难道你就死吃这二十块,不再作别的活动?方心正没有你跟着我,我就失去了灵感!单鸣琴起码有那个秘书的事呢!画画的必是名家,常来常往的必是些阔人,你大有可为!走吧,我祝你成功!别忘了实业公司,那最时髦!

方心正 也祝你成功!(要走,又回来)看在夫妇的爱情上面,再多给我五块!

单鸣琴 给你!努力呀,要对得起我呀!方心正(接钱,刚要走,欧阳匆匆的进来)欧阳小姐,你们谈谈吧!我还得上重庆去!办实业真麻烦死人!(下)单鸣琴(向他喊)喂!回来的时候,别忘了带几听炮台烟来!欧阳小姐,请坐!

欧阳雪 我正忙,不坐了吧。你不舒服?单鸣琴我很好!你忙,咱们快快的说!欧阳小姐,秦大夫是不是有点爱佟小姐呢?

欧阳雪 这又是什么把戏呢?你们有工夫,可以一天到晚搞这些无聊的事!我忙,我不能陪着你们玩!(要走)单鸣琴稍等一等!我求求你,只是这一次,绝不再麻烦你!我只求你对佟小姐说一句话!(拉住欧,喊)佟小姐!佟小姐!快来呀!(向欧)只求你说一句话,说秦大夫有点爱她!千万!千万!

佟继芬

(慢慢的进来)干吗?(看见欧,但未招呼)

单鸣琴 欧阳小姐说了——(转向欧)你说呀!欧阳雪唉!我真不明白你们是干什么呢!单鸣琴你说!你说!

欧阳雪 好,我说!秦大夫——单鸣琴对!秦大夫!

欧阳雪 秦大夫和我本来预备上前方去。大家知道我们是上前方,谁也不便拦阻我们。可是,你们吹出风来,说是把秦大夫撤差,弄得大家和附近的老百姓全联名来挽留我们,这是何苦呢!前方急需医生护士,可是秦大夫的心软,一见百姓们留他,他又拿不定主意了!你们瞎闹你们自己的事还倒罢了,为什么妨碍别人的正经事呢!你们难道就不晓得现今是在抗战?瞎闹些什么呢!

单鸣琴 那么秦大夫不走了?

欧阳雪 不晓得!(下)

佟继芬

(又要昏倒的样子)这就是你的好办法!(坐下)单鸣琴这个消息太好了,秦大夫能够留在这里,咱们还不是十拿九稳吗?

佟继芬

不要再说了!

单鸣琴 我们得设法把秦大夫马上请来!佟继芬不要再说了!成不成?

单鸣琴 请他来给秘书看看病,他就不疑心是秘书要撤他的差了不是?对!对!请他来给秘书看看病!佟秘书(换上了长袍马褂,轻轻的走进来)给谁看病?单鸣琴哟!(急忙过去搀他)你老人家怎么不多躺一会儿?你的病好了点吗?

佟继芬

(立起来)爸爸,今天怎样?

佟秘书

(慢慢的坐下)我没什么病,只是心里不痛快!单鸣琴秘书,就放开了心吧!心正啊,已经找到了事,上了重庆。

佟秘书

什么事?

单鸣琴 秘书!

佟秘书

什么机关的?

佟继芬

图——(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幕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