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树井》

第span langzh-cn>二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数分钟后。

地点 村政府。

布景 村长办公室,设备简单,而整齐严肃。

〔幕启:王大妈与刺儿菜并坐一长凳。高德旺坐公事桌后,薛玉莲坐桌旁。二艾子与刘祥坐一处。李招弟不敢坐,周强离她不远立着,象保护着她。

薛玉莲 谈谈吧!

刺儿莱 我先说!

周强 招弟应当先说,她受了委屈。

薛玉莲 村长主持吧。

高德旺 应当招弟先说!

王大妈 媳妇告婆婆,是不是?

薛玉莲 差点出了人命,我们不能不管。我自己上你们家里去过几次,虽然在外面听说过招弟受气,可是你们母女不对我说实话;招弟又害怕,不敢开口,所以我没能明白真情实况。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事情已经这么严重,不能不负起保护招弟的责任。招弟,你有什么说什么,不要害怕!

〔李招弟不语。

周强 说吧!

李招弟 怕她们打我!

王大妈 这个东西真会作戏!

高德旺 招弟,不怕,在村政府里没人敢打你!周 强 说!说!这年头,谁也不应当怕谁。

李招弟 她们,她们……刺儿菜 你要是胡说,可提防着点……周 强 说!招弟,说!

〔李招弟摇头。

薛玉莲 村长,好不好请王家母女到西屋里去!高德旺 好!

王大妈 我不能由着她在我背后嚼舌头!

高德旺 我们不能听一面之词。二艾子,把她们带到西屋去!〔二艾子同王家母女出去。

薛玉莲 现在可以说了吧?

〔李招弟仍无语。

高德旺 你说出来,我们好给你作主啊!

周强 有我们大家在这儿,不要再怕!

〔二艾子上。

二艾子 说,不怕!

李招弟 (唱)唉!爹娘爹娘心好狠,把亲生的女儿换了粮。

那一年春天没雨秋天涝,一家三口儿受饥荒,

一石谷子半匹布,

狠心的爹娘,卖我象卖一头羊。

卖出的羊儿难活命,

卖出的女儿哪有好下场。

周强 招弟,说你婆婆大姑子怎么欺负你,不要光说你命苦!

〔李招弟低头不语。

高德旺 对,招弟,你一点一点想着说吧。

薛玉莲 让她慢慢说。招弟,你说吧,爱说什么说什么。李招弟 (唱)那一石谷子半匹布,没有救活二老爹娘;

老两口儿前后脚,

饿死在东村的破草房。

他们死了不再受苦,

死了的倒比我这活着的强!

我哭既不敢哭、响也不敢响,也不敢当着婆婆、大姑子眼泪汪汪;死了我的父和母,

她们不准我嚎丧!

我恨爹娘心太狠,

更恨婆婆大姑子不准我哭一场。

唉,天多么大,地多么广,受气的媳妇啊,找不到个地方哭一声娘,哭一声娘!

周强 对,往下说,说她们怎样虐待你!

李招弟 我不敢说!

高德旺 怎么?

李招弟 说出来,我就活不了!

薛王莲 我们不能叫她们再打你!

李招弟 她们的家就是我的家,你们问完了一散,我跟她们回家,怎能不挨打?

周强 招弟,你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呢?

李招弟 我怕再挨打,才去寻死,不是不怕死!二艾子 舅舅,要不说明白,今天不叫她回家,恐怕她不会再说下去了!

薛玉莲 招弟,妇联会保护你,待会儿我带你到妇联去,好不好?

李招弟 她们会找到那里去!

薛玉莲 她们不敢!

李招弟 好吧!(唱)

那一石谷子半匹布,叫我呀,十三岁上不再姓李,改姓了王。

王顺子是我的小女婿,管我叫姐姐,睡觉吃饭都跟着他娘。

婆婆糊涂脾气坏,

她对我,全没有一分一厘的软心肠。

大姑子的外号叫刺儿菜,还没出嫁心里急得慌。

她怨恨她娘不办正经事,耽误了她的青春好时光。

她母女一天要不吵三遍,吃饭喝茶都不香。

我大气儿不出,象个避猫鼠,连这样,她们吵闹我还遭殃;她们要骂,骂的是我;她们要打,我必受伤。

王顺子要是尿了炕,

她们罚我跪完了财神跪灶王。

她们喝茶,我喝凉水;她们吃面,我吃糠。

三更才睡五更起,

家里地里,黑天白日,我一个人忙。

恨我爹娘心好狠,

卖我象卖一头羊;

一头羊只能受一刀之苦,受气的媳妇啊,一年到头,心里身上挂满了伤,挂满了伤!

〔刺儿菜忽然进来,李招弟惊慌。

刺儿菜 这是她顺嘴胡说!

高德旺 我叫你在西屋里等着,你没听见吗?我叫你来,你再来;不叫你,不要来!

〔刺儿菜下。

〔李招弟惊恐之余,又不说了。

高德旺 刘祥,你站在门口,看着她们母女,不准随便出来!

招弟,你看,她们不会再来偷听,再多告诉我们一点吧!

薛玉莲 你说的,我们不会告诉她们,说吧!你说明白了,村政府跟妇联才都会给你作主。

李招弟 (唱)王顺子十三,我十六,婆婆叫我们合了房。

两个孩子睡一铺炕,

硬说是新郎和新娘!

王顺子下河摸鱼去,

淹死在村子外的五柳庄。

糊里糊涂我作了寡妇,前前后后,一股拢总,糊涂梦一场。

从此后,婆婆叫我低着头走,不看星星不看太阳。

遇见男人我急忙躲避,大姑子还骂我招猫逗狗不安详。

那天我晕倒在白薯地边上,硬说我勾搭上了好周强。

两天不准我吃饭,

响午叫我跪太阳。

三番两次我去寻死,

可巧时候都不恰当。

她们母女下狠手,

打得我鼻青脸肿满身伤。

她们说,打死我,她们才解气,绝不许我自己上吊脏了房。

周强 刺儿菜不是人!

高德旺 周强,听招弟说。

李招弟 (唱)熬来熬去,熬来了共产党,大家伙都说见了太阳。

只有我照旧挨打照旧受气。

太阳虽好不给我一点光!

大家翻身没有我,

难道说,受气的媳妇永远得遭殃?

有一天:我到井台去打水,又遇见和气可爱的好周强。

他劝我去找高村长,

诉一诉委屈,求个主张。

偷偷地我找到高村长,实指望他老人家能帮点忙。(高德旺很不安地)

他倒说:一家有一本难算的账,清官不管断家常。

他又说:媳妇偷懒婆婆管,调教媳妇理应当。(高德旺低头后悔)

倒好象,我是懒驴上磨不爱动,招惹得婆婆大姑子把鞭扬。

左思右想我没有活路,跳井一死倒是好下场!好下场!

薛玉莲 (唱)高村长您是位好村长,可惜吃亏在旧脑筋。

招弟的事情您没好好管,您应该当着大伙儿做检讨;招弟若真跳了井,

高伯伯,您怎担当这个处分?

高德旺 (唱)刚才听了招弟的话,铁打的人儿也得动心!

我这才明白自己不对,处理此事我必认真。

我先问王家母女可有话讲,全面了解才不屈人。

刘祥,叫她们母女到这儿来!(刘下)李招弟 别叫她们来!

薛玉莲 (拉住李招弟的手)不怕!不怕!妇联会保护你!〔王家母女与刘祥进来。

高德旺 王大娘,你有话说没有?

王大妈 我有话说!(唱)

她是媳妇我是婆,

她不该背着婆婆乱胡说。

我王门不幸娶来了小“白虎”,克死了丈夫,欺负婆婆!

她摔了家伙打了碗,

难道不许我说她几句,摸她一摸?

二艾子 怎么招弟是“白虎”?

周强 (唱)婆婆是人,媳妇不是狗,就是小猫小狗难道不好好养活着?王大娘和你刺儿菜,三天两头,钻天觅缝,把她折磨。

刺儿菜 周强!(唱)

周强你且少说话,

你心眼不正要拐走她!

我娘花了一石谷子半匹布,十三岁买她到我家。

七年吃了我们多少饭?

七年喝了我们多少茶?

卖身的字据在我手里,你休想捡个便宜拐走了她!

刘祥 (唱)你有字据才正好,买卖婚姻犯法应当告发!

当初地主手里有地契,挡不住我们斗争他!

王大妈 (唱)为人不说屈心话,我们没把媳妇乱欺压。

怎奈她一不挨打就不好过,我们只好轻轻的责打她。

周强 (唱)招弟,脱了你的破小褂,教大家看看多少处伤多少疤!

刺儿菜 (唱)周强不要乱出主意,光着脊梁怎象个女人家?

我妈没有说瞎话,

轻轻打她不会结疤!

二艾子 (跑过去,唱)

招弟,招弟,好妹妹,教大家看看她们怎样把你打开了花!

王大妈 (也跑过去)好媳妇,好媳妇!咱们是一家人,干吗听别人的话呢?你难道老跟他们去,不再回家?他们能养活你吗?你想想!

周强 招弟,你不露出伤来,什么是凭据,怎么到法院去呢?

薛玉莲 周强,精神上受虐待,身上没有伤,也可以起诉!招弟,你身上有伤,有凭据,不是更有理了吗?

刺儿菜 招弟,你想想,跟婆婆打官司,你赢得了赢不了!二艾子 (卷起招弟的袖子,唱)

用不着脱下破小褂,只须把袖子卷到家。

〔众围上李招弟。

薛玉莲 (唱)大家看!青一条来紫一块,你们(指王大妈、刺儿菜)倒说轻轻责打她!

二艾子 (唱)招弟,说,说!她们怎样把你打成这样?李招弟 (唱)她们口咬、手乱抓!

二艾子 (又卷起李招弟的另一只袖子,唱)

两只胳臂都一样,李招弟 (唱)全身好比打烂的瓜!

高德旺 (唱)她们什么时候把你打?

李招弟 (唱)高兴就打,张手就抓!

高德旺 (唱)她们为什么将你打?

李招弟 (唱)她们要打就打,不为什么!

高德旺 (唱)她们都拿什么打?

李招弟 (唱)棍子、棒子、通条、鞭子顺手儿拿!高德旺 (唱)她们母女谁最狠?

李招弟 (唱)刺儿菜领头,带着她妈!

二艾子 (唱)她们打你,你为什么不嚷?

李招弟 (唱)不敢嚷,不敢嚷,怕她们把我脖子掐!二艾子 (唱)你就老老实实叫她们打?

李招弟 (唱)受惯了欺负,看见她们我就头晕眼也花!她们好象两条毒蛇瞪圆了眼,我好象她们面前的小青蛙!

薛玉莲 (唱)高村长,招弟受刑,也得怪咱俩,平日里,咱们没去好好调查!

李招弟 (唱)打在身上疼在心里,心里的伤啊永不结疤!

我已经忘了怎么流泪,要不然,我早已哭成双眼瞎!

要不是她们这么可怕,我怎会想起跳井去自杀?

今天头回我敢说话,

因为这屋里有大家。

你们救人救到底,

别叫我独自对付一双母夜叉。

你们爱我就把我带走,王家是狼窝不是我的家!

高德旺 王大妈,你还有什么说的没有?

王大妈 (唱)我们管教媳妇是好意,谁想她恩将仇报不是好东西。

我们也许打重了她一点,谁教她好吃懒作没有出息!

薛玉莲 (唱)二艾子你带招弟到妇联去,招呼她洗脚,喝水,吃点东西。

她的裤褂你给洗洗,

窟窿破绽你给补齐。

招弟你不要胆小跟她去,不要着慌,不要着急。

人民政府能够保护你,民主妇联是咱们自己的。

高德旺 (唱)前几天我真对不起你,从此后我叫你身上不疼肚不饥!

〔二艾子、李招弟要往外走,被刺儿菜拦住。高德旺 你干什么?(唱)

大家的意见最公道,你别再糊涂,不饶不依!

艾子招弟你们自管走,待会儿我送来被子与夹衣!

李招弟 (略有笑容地,唱)

谢谢大家帮助我,心中温暖,我不再哭哭啼啼!

请你们好好地给我出气,别教她母女占了便宜!

〔二艾子与李招弟下。

薛玉莲 这两个娘们怎么处理?

高德旺 (唱)交给法院依法办,人证物证咱们备齐。

要开大会,我就发动,公审这虐待儿媳的坏东西。

王大妈 (软化,唱)

尊一声高村长不要生气,也别开大会闹斗争。

从此我不再打招弟,

叫她好好作事情。

周强 (唱)没有那个便宜事,刘 祥 (唱)招弟怎说就怎行。

她有权利去改嫁,

不在王家受苦刑!

刺儿菜 (唱)妈妈何必多费话,看他们怎样闹斗争!

咱们的媳妇咱们管教,不许她改嫁,她就走不成!

薛玉莲 (唱)只有国法,没有家法,以大压小行不通!

挨打的不能白挨打,

打人的有罪国法分明。

如今有了《婚姻法》,父母儿女夫妻婆媳都要有感情。

谁也不准将谁打,

不准专制独自横行。

国是民主家也民主,

才能够人人快乐处处光明。

刺儿菜 (唱)你们有新法,我有旧理,看咱们到底谁成谁不成!

大会上讲理我才不怕,我的道理准保中听!

儿媳妇造反,硬要平等,没有一个婆婆大姑子能赞成!

高德旺 (唱)咱们现在不必多争论,人民审判最公平!

薛玉莲 (唱)人民审判最公正!

刘祥

周强 (唱)人民审判最公平!

——幕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柳树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