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树井》

第span langzh-cn>三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半月后,晴午。

地点 王家的场院。

布景 一道篱笆,后有枯柳、房子。左有草垛,右有磨盘。

〔幕启:王家母女受过公审,已被拘管。薛玉莲与二艾子陪伴着李招弟。二艾子去挑水,薛玉莲正帮着李招弟作针线活。李招弟脸上已有光彩,头上脚下都整整齐齐。

李招弟 (唱)薛大姐,薛大姐,我真欢喜!

薛玉莲 (唱)全村子为了你,谁不喜欢!

李招弟 (唱)我纳闷,我怎么忽然有了胆量,敢当着那么多人去诉冤。

那天在公审大会上,(唱)

多少个人,多少对眼,人山人海,听我发言!

我越伤心,也越勇敢,手脚发颤,心可更坚。

我喊,台下也跟着喊,台下男女哭红眼圈。

平日里我象个避猫鼠,怎么忽然好象头顶了天?

薛玉莲 (唱)你要多多感谢共产党,共产党叫咱们男女平权。

毛主席颁布了《婚姻法》,从此后:男的爱女,女的爱男。

感谢毛主席和共产党,毛主席,共产党,教你有苦诉苦,有冤报冤。

李招弟 (唱)薛主任,那天有您作陪审,妇女们给您鼓掌好大半天!

我也说话更有劲,

因为有您在旁边!

薛玉莲 (唱)你那天,说出了多少儿媳要说的话,她们怎能不跟着高喊,举起了拳?

平日里,王家母女多么霸道,那一天,会场上,她们一声不响,瘫了半边。

你婆婆判了徒刑一年半,她低下头去,不敢看天。

刺儿菜徒刑二年整,

她好象风霜打过叶儿蔫。

一年半,二年,并不过火,想一想,她们虐待你整七年!

台底下,多少婆婆心中有病手发颤,多少丈夫低下头去暗打算盘。

我敢保,他们回家不象往日,不再把儿媳、老婆当作垫脚的砖。

〔二艾子挑水回来。

李招弟 (唱)艾姐,不叫你去你偏去,你的心真比水还甜!

艾姐,艾姐,我给你,(从针线笸箩中拿出一堆人民币来,接唱)

这是她们赔我治伤的钱。

买葯才用了七八万,

剩下的送给你作盘缠。

自幼儿我没花过自己的钱一个,我不懂怎用这么多钱!

二艾子 (唱)你应当留着自己用,(放下水桶)买些花布作衣衫。

李招弟 (唱)我自幼儿穿惯旧衣袜,不爱花花绿绿去乱穿。

二艾子 (唱)赶明个你跟周强行婚礼,难道不做件新大衫?

李招弟 (唱)周强爱的是我有本事,不爱我花枝招展打扮新鲜。

再一说,土地改革后有我的三亩地,好好生产,我吃喝不完;饿了有馍,渴了有水,我想我不会用什么钱。

薛玉莲 (唱)二艾子不要,你留着好,为增产,何不把农具肥料买齐全?

李招弟 (唱)薛大姐说得对,对,对!

受惯了虐待,我心里不会拐弯!(收回钱)

赶明儿我跟周强去,

两人共有八亩田,

多多的生产,拚命的干,周强,招弟,样样争先!

艾姐,艾姐,告诉我,什么时候大红花儿挂胸前?

虽然你们登过记,

跟舅舅不和,心里总不安。

二艾子 (唱)你的事情帮助了我,他为你,检讨了自己,不再偷闲。

这几天,我舅舅用心研究《婚姻法》,说起话来就是大半天!

公审大会的种种样样,他一说起就没完。

劝得那厉害婆婆落了泪,泼辣媳妇哭湿了脸半边。

他答应了婚姻可以自主,见了刘祥,还亲热的让他抽袋烟。

李招弟 (唱)艾姐,艾姐,我有了好主意,你我结婚在一天。

二艾子 (唱)咱们不摆席来不摆酒,咱们出去作宣传。

我舅舅领头在前面走,还有大姐薛玉莲;

我们两对新人拉着手,一齐在村里绕一圈!

叫大家瞧瞧大家看,

自由婚姻是不是堂堂正正喜喜欢欢!

李招弟 (唱)对,对,对!我们一块儿结婚一块儿欢喜,到村子里去走一圈。

薛玉莲 (唱)这个办法想得好,那一定是个好宣传。

宣传可不是一天的事,必须要细水长流流不完。

第一件,你们夫妇要真和睦,不吵不闹不把脸翻。

大家都看你们好,

才肯心服口服,解放青年。

第二件,夫妻比赛着搞生产,可不单为自己有好吃穿;公众的事儿领头儿干,工作努力,计划周全。

第三件,有空儿就去学文化,叫思想一天新一天;

可别说,自由婚姻我们为首,别的事儿就不必再争先。

你们答应我这三件事,咱们就结成中心小组,作宣传;这一组好比是一眼井,放水能浇几亩园。

全村的妇女都进步,

男女平等才不空谈;

全村的生产都搞好,

新社会才真是劳动当先。

你们说这样好不好?

你们愿意,咱们动手就干不拖延。

二艾子

李招弟 (唱)我们跟着大姐走,走到天边也不怕难!

〔周强、刘祥同上。

周强 (唱)你们的话语说得好,刘 祥 (唱)不怕隔墙有耳朵。

二艾子 你们偷听话儿,好没出息!

周强 (唱)我们愿听这种话,刘 祥 (唱)再听十遍也不嫌多!

周强 (唱)你们成立中心组,教育全村的姑娘、媳妇与婆婆。

我们男的来挑战,

带头的是我与祥哥。

薛玉莲 (唱)说说你们的好计划,计划要好不须多。

周强 (唱)今天不说别的事,领头防旱是我们的活。

我们挨家挨户去细讲,农闲人可不闲着!

冬天要是不下雪,

我们利用井与河;

去浇全村犁好的地,

好叫地湿土软活。

麦地浇水要有分寸,

防备冻冰,浇得别太多!

怎么浇田怎么用水,

定好计划不瞎摸。

军属烈属我们帮助,

先给他们把地豁。

刘祥 (望看,指)看,她们回来了!

李招弟 谁?(望)

二艾子 王大妈,刺儿菜!招弟,别怕!

李招弟 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我不怕!

〔一位男同志押王家母女上,她们低着头,立住。大家相对无言片刻。

薛玉莲 她们干吗……一位同志 来取衣裳跟零用的东西。

薛玉莲 王大妈,你过来看看招弟!

〔王大妈低头不语。

薛玉莲 王大姐,你看看她!

〔刺儿菜低头不动。

薛玉莲 你们有话对招弟说吧?

王大妈 唉!招弟!(唱)

不是我心毒手又狠,

都因为:你是媳妇我是婆。

当年我也作媳妇,

见着婆母我也打哆嗦!

她怎待我,我怎待你,这就叫: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

我婆婆的婆婆也是那样,媳妇都得受折磨。

招弟,招弟,别怨我,你该怨,千年万代走成的辙!

我求你替我说说好话,别叫我改造一年多!

薛玉莲 (唱)人民审判公道无比,你要悔过,不要多说!

招弟吃了七年的苦,

判你年半还算多?

你说古代相传,婆婆都厉害,怎不想如今是人民共和国?

老年的坏事都应当改,好教家庭和睦人人快活。

问一声王大姐你怎么样?

你要有话赶快说!

〔刺儿菜不语。

薛玉莲 (唱)你自己吃了封建的苦,不能自主,婚姻大事等着媒婆,耽误了青春,你没嫁出去,心中的委屈变作疯魔。

你不恨婚姻制度害了你,反倒拿招弟出气,任意折磨。

我劝你,好好改造,好好悔过,出来之后,还有希望好好活着!

刺儿菜 唉!我也后悔了,我要好好的改错儿!薛玉莲 招弟,你有话说说吧?

李招弟 (走近婆婆,唱)

你们俩好好看着我,不再害怕,不再软弱,我已经学会把理说!

毛主席,共产党,教我把头抬起,我决不再含着眼泪受折磨!

毛主席的恩情大无比,他老人家的《婚姻法》把我救活!

我不再守女儿寡,

喜爱谁嫁给谁不找媒婆!

我跟他一心一意搞生产,大秋麦秋都要生产的多!

你们俩好好地去改过,再见面,我盼望,你们也会老老实实下地去干活!

王大妈 (叹气)咳!

刺儿菜 妈,进去吧!

〔押王家母女到院中。

〔高德旺上。

高德旺 (唱)我来告诉好招弟,好好的休息,别再发愁。

王家母女今天押了走,我给你道喜,得到自由!

李招弟 (唱)婆婆、大姑子回来了,来取衣服,没敢抬头。

我不知怎么感谢你,

乐得我热泪往下流!

高伯伯,我再求您一件事,艾姐姐的婚姻,请您点头!

高德旺 二艾子的事呀?哈!(唱)

他们已经登记过,

我怎能干涉,再犯错误不知羞?

我已经明白了《婚姻法》,婚姻自主,我已经点了头。

二艾子

刘祥 (唱)舅舅,我们佩服你,思想改好,知道了什么叫婚姻自由。

周强 (唱)高伯伯,我跟招弟怎么样?

高德旺 (唱)赶快去登记,不要害羞!

李招弟 (唱)我要和艾姐姐同在一天办喜事。

高德旺 (唱)给你们道喜,欢呼,鼓掌,我都带头!〔欢笑,合唱:

再好没有《婚姻法》好,男女平权,夫妻相爱,家庭和睦,谁也不结仇!要紧,要紧,大家好好的搞生产,拥护,实行,婚姻自主,婚姻自由!

——幕落·剧终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柳树井》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老舍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老舍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