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店员》

第三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后数日,晚间。

地点 卫家。

人物 

卫 母 

齐 母 

卫默香 

卫大嫂 余志芳宋玉娥

〔幕启:卫母正和齐母说闲话儿。

卫母 这下子可好啦,妇女商店就是凌云她们那个试验田改大了的,现在照常卖鱼肉青菜,一半天就全部开张。货物全,离咱们近,卖东西的又都是大姑娘、小媳妇,多么方便哪!

齐母 方便倒是真的,可是……

卫 母 大姐,您始终是不赞成凌云当售货员!我看哪,咱们这老一辈儿的人哪,也得换换脑筋!

齐 母 咱们老姐儿们的交情不是一年半年的了,您知道我不是个老顽固!

卫母 是呀,您比我的文化高呀,我知道!

齐 母 我总觉得凌云屈了才,凭她的文化水平,她的模样儿,她应当作点更大的事!咱们既赶上了社会主义,还能不挑点大的事作吗?

卫母 您可也别那么说。您看,小人书上画着什么养猪的姑娘成了模范,捉老鼠的老太太进了科学院,也都扬名四海,到北京来见毛主席呀!大姐,赶到妇女商店开张的时候,咱们老姐儿俩得去给她们助助威!小四的妈不是也调过来了吗?我心里挺高兴的。她的干劲越大,我的干劲也得越大,要不然就不能一板一眼啦!

齐母 卫科员恐怕还是有点意见吧?

卫 母 他没有意见喽!

齐母 怎么?

卫母 他下放了,今儿个是头一天。

齐 母 下放到哪儿去啦?

卫母 他要求下放到前门外一家铺子去啦。

齐 母 下到商店里去啦?这可奇怪!

卫 母 是呀!乍一听说,我也是一楞儿。后来倒是小四儿的妈告诉我:干部们哪,要是老坐在办公室里,慢慢地就连豆腐卖多少钱一块,粮食出在地里还是厨房里就都不知道啦。那就只会当老爷,脱离群众!咱们的社会主义里,不要官儿老爷!

齐母 噢!

〔小姑娘的呼声:“奶奶!奶奶!”

卫母 干什么呀?大妞!

〔声音:“小三儿小四儿都睡啦,我把爸爸妈妈的菜饭都靠在炉台上了。我跟二妞也睡去!”

卫 母 睡去吧,乖!别在被窝儿里说笑话儿,早早地睡,早早地起!

〔声音:“是啦!明儿见!奶奶!”

卫母 孩子们哪是真乖!两个大的格外有心眼儿。她们说呀,长大了也跟妈妈一块儿干活去,成个母女小组,得的红旗啊够挂满了这三间屋子的!

〔卫默香疲倦地走进来。

齐母 默香,回来啦?

卫默香 齐伯母,您在这儿哪?

卫母 怎么样啊?累了吧?

卫默香 腰都直不起来喽,妈!

齐母 快坐下吧!溜溜地站一天,够受的!

卫默香 (坐)没老站着!那儿的那位小女同志呀,太好啦!长的好,说话儿甜甘,只要没有顾客,她就让我坐下,还给倒过茶来。

卫母 那,腰怎么还直不起来呢?

卫默香 老得弯腰,有时候还得趴在地上啊!

齐 母 还趴在地上?干吗呢?

卫默香 平日啊,看着苹果、鸭儿梨、栗子、核桃都怪老实的,赶到叫我那么一包一捆哪,全长了腿,四处乱跑,我不得去捡吗?跑到柜台底下的,我不得趴在地上往外掏吗?

卫母 怪不得腰……(忍不住笑)

齐母 (强忍住笑)那个小姑娘没笑你呀?

卫默香 她没有!她说她当初也是四处去追鸭儿梨,有时候还得追到门外边去呢!

齐母 追到外边去?

卫默香 啊!客人提溜着,到门外边包儿散啦,满街滚!

卫 母 可见干什么也不容易呀!

卫默香 我不容易,人家买东西的更不容易!

齐 母 那怎么呢?

卫默香 二斤苹果,我给人家秤三分钟,算三分钟,捆三分钟。捆完,又全跑啦,连捡带掏又是三分钟,然后又捆三分钟,前后一共十五分钟,人家急得直跺脚!

卫 母 默香啊,这你就明白点小四儿妈妈的心意了!叫买东西的不跺脚并不容易!快吃饭去吧,大妞子都给靠在炉台上啦。

〔卫大嫂匆匆进来。

卫大嫂 齐大妈!妈!老卫!我可晚了点!孩子们都睡了吧?

卫 母 都睡了,挺乖!

卫大嫂 都吃了吗?

卫母 我吃过了,默香可也刚进门儿!他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卫大嫂 老卫,你别动,我把饭拿到这儿来,好一边吃一边跟齐大妈说话儿。

卫默香 你,你不累吗?

卫大嫂 人得喜事精神爽,我不累!妇女商店后天开幕,我能不高兴吗?齐大妈,妈,后天你们老姐儿们可千万看看去呀!妇女办事就是与众不同!(给老人们倒茶)

卫默香 是呀,我们那儿的那个小姑娘就与众不同,不但帮着我四处追苹果,还不笑我!

卫大嫂 怎么?你把果子都捆飞了?

卫默香 还是不止一次!飞得最远的是核桃!

卫大嫂 别着急,吃完饭,我把家伙刷洗完了,就教给你怎么捆包儿,准保教会!然后我去练板儿车!

卫默香 (指案上的果子)现在就练练!(去包捆,又失败)不行,一会儿就都得摔烂了!

卫大嫂 咱们找点代用品哪!

卫母 我看,用煤球儿试试就行!

卫大嫂 对!我刚才说我们与众不同,老太太们,去看看吧,我们哪,在墙上都画了壁画,还题上了诗!

齐 母 谁作的诗啊?

卫大嫂 我们都到齐了,一共调来二十一个售货员,里面有七个初中毕业的、三个高中毕业的,还作不了诗吗?我想啊:从前凌云大概有点觉得初中毕业作售货员未免屈才。这可就好了,她一看人家还有高中毕业的呢,自己还骄傲什么呢?

卫默香 是呀,我这个法政专门毕业的还满地追苹果呢!我开始咂摸出点味儿来,为别人作点事,而且作得好,是多么不容易……

卫大嫂 是呀,老卫,咱们要都吃进点要为别人作点什么的滋味呀,就必能不再把这个小三合院当作永远不变的了。咱们应该看到一个更大更好的家庭。今天的小家庭要不变得更民主些,活泼些,恐怕咱们就不容易享受明天的大家庭的幸福了。妈,您近来觉得怎样?我没招您不高兴吧?您看哪儿不合适,可千万说呀!

卫母 我呀倒觉得更硬朗了点!说实话,你刚一上工去的时候,我心里的确打开了鼓。现在呀,我看出来:你们年轻的想出去,我们年纪大的得帮助你们,叫你们能够出去!

卫大嫂 我也不能把家务都交给您!到外边去本为服务,怎能回到家来倒不服务了呢?

卫母 是呀,你没象默香似的呀!得了,就盼着默香这么一下放,也学会自己伸手干点什么吧!

齐 母 (不高兴再听)啊,别耽误你们吃饭,我走啦!

卫大嫂 您坐着您的!凌云啊,这几天也很高兴,很积极,您多给她打打气!到我们开幕的时候,您千万来看看,提提意见!

齐母 好吧!别送我,你们吃饭吧!

卫默香 你拿饭去,我送送齐伯母!(立,一抡手,袖中掉出个核桃来)哟!

众人 什么呀?

卫默香 核桃!怎么进了袖子里去呢!(众笑,同齐母出去)

卫大嫂 妈,您歇着去吧,全甭管啦。

卫 母 好!你不看看我给小四儿买的新衣裳吗?算了,到国庆日穿上再看吧!

卫大嫂 您光给孩子们花钱,就不自己添补点什么吗?

卫 母 嗐,我的老衣裳拆拆改改大概还够穿二十年的呢!孩子们贪长,一眨眼衣裳就短半截!我歇着去,你也别睡的太晚了!(下)

〔卫默香送客人回来,后面跟着余志芳、宋玉娥。

卫默香 你们谈吧,我拿饭去!(下)

卫大嫂 有事吗?志芳,玉娥!

余志芳 大嫂,坏了!

卫大嫂 什么坏了?

余志芳 不是安排好了,您管水果,我管鱼,玉娥管青菜,小冯管猪肉吗?

卫大嫂 对呀!

余志芳 小冯病了!一开张就没人卖肉可怎么得了呢?我对经理说,我替她,经理说,可是谁替我卖鱼呢?经理也很着急!

卫大嫂 尤师傅还没回家?

宋玉娥 还没有!他也着了急。他说他自己剔一个片子只要七分钟,小冯得剔四十五分钟,而且剔的不细致,可是到底小冯总算会剔了啊,她这么一病……〔卫默香端了饭来。

卫大嫂 志芳,我看我连夜去学吧?当然不会学好,可必须突击一下呀!肉只卖一早晨,匀出工夫我还可以照应水果。

卫默香 你还得出去啊?我那点事可……

余志芳 大哥有什么事呀?

卫默香 我不会包包儿,捆东西,打算今个晚上学学,我不能老叫苹果乱滚,顾客们跺脚!

宋玉娥 大嫂,您打定了主意吗?

卫大嫂 为了商店,还迟疑什么呢?

宋玉娥 好,我来教大哥!

卫默香 嗯,谢谢!可是,你不累吗?

宋玉娥 我累什么呀!您看看志芳的手吧,全扎坏了!鱼、虾,是真好吃啊,可惜就是爱扎人!志芳,让我们看看!

余志芳 没工夫!大嫂,快吃,吃完了就去学剔肉!大哥,快吃,吃完了学捆东西!我马上走,去留住尤师傅,大嫂,今儿个我去练板儿车!

卫大嫂 留神,要是摔了碰了,可就没人卖鱼啦!

余志芳 咱们已经买了一辆车,经理跟副经理都说了:我蹬,她们坐上当货物。有她们管着我这个楞头葱,不会出事故!(跑下)

——幕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店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