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店员》

第一场

作者:老舍

时间 一九五八年初春,下午。

地点 北京后海岸上。

人物 

余志芳 

宋玉娥 

齐凌云 卫大嫂〔幕启:一湖春水,岸柳初青,间有野桃三二,放艳春晴。余志芳等三个姑娘携手同来,且笑且唱。

余志芳 (唱)咱们是三个好姑娘,

宋玉娥 (唱)一心要给妇女争点光!

齐凌云 (唱)在哪里都要打胜仗,

三 人 (唱)在哪里都作好榜样!

咱们是三个好姑娘,

到商业战线上大战一场!

嗨,是谁?是谁去打大胜仗?

是呀,是咱们三个好姑娘!

〔笑了一阵,见路旁有大椅,坐下休息。

齐凌云 玉娥,志芳,我没想到咱们一考就都考中了!哎呀,有点意思,真应当作诗呀!你们听着:我心里开阔得就象这满湖的春水!我的辫子象在东风里轻轻摆动的杨柳枝儿!我的脸哪就象刚刚开了的桃花那么美!

宋玉娥 凌云,凌云,你怎么一个人把好字眼儿都占了去,不给别人留点份儿呢?

齐凌云 反正至少得把桃花留给我!咱们三个人里数我最美!不信,咱们到水边上照照去!

余志芳 姐姐们,都该让给我吧!我不是最小、最苦吗?看看我的手,什么好字眼儿也安不上;大雁已经回来好多天了,我的冻疮可还没好!

宋玉娥 我比你也强不了多少!我不也老干苦活儿吗?

余志芳 你在家里总比我强点,老爷爷待你多么好啊!看我的妈妈跟嫂子,一口一个老丫头,倒好象我根本不应当生下来!在外面,我一想起那个陈掌柜的,就气得打哆嗦!你去多么早,他总说你迟到,扣工钱!只要你不给他点烟倒茶,伺候周到了,他就钻天觅缝地收拾你!

宋玉娥 我也遇见过那样的家伙呀!

余志芳 在口试的时候,不管该说不该说,我就把这些都对那两位同志说了!

宋玉娥 那两位同志多么好啊!我猜呀,那位胖胖的也许是商业局的副局长!你信不信?

齐凌云 我猜呀,那位长脸大眼睛的准是真正延安的老干部!他一看我,我就要把心腹话都对他说出来!

余志芳 是呀,我就对他们说:我是去干活儿,卖力气吃饭,不是谁的丫环,奴才!我跟陈掌柜的说不来,他发威,我就死顶他!所以还没到公私合营,他就把我轰了出来!

宋玉娥 那两位同志说什么来着?

余志芳 那位大眼睛的说:小姑娘,你心里不要憋闷了!高兴起来吧,从江西到延安,到北京,在党的眼里男女始终是平等一样的!

齐凌云 看,我猜对了吧?他准是延安来的!

宋玉娥 就算是那样吧,你可是没有我跟志芳了解的那么深刻!你是中学生啊!说真的,凌云,咱们虽然住在一条胡同里,可是平日啊我跟志芳都不大爱理你!我们俩都只能上夜校,你可大小姐似的上中学,多么神气呀!

余志芳 你越神气,我们越不爱理你!

齐凌云 其实呀,我并不象你们想的那么神气!念初中,在中间休息了一年,初中毕业,又没考上高中!你看妈妈那个挖苦我呀!(学妈妈的语调)啊,一朵鲜花似的大姑娘,赶情是个大草包啊:连高中都考不上!我神气什么呀!现在,我回家一说考上了女售货员,去站柜台,要不挨一通儿雷才怪!

余志芳 挨雷?五雷轰顶我也不怕!想想,我这个苦丫头,就快挂上牌牌儿,当国营商店的售货员……

宋玉娥 也不一定是国营的,志芳!

余志芳 不管什么营的吧,反正我不再里里外外受气!我要在里里外外都起作用!在家里不再是老丫头,就要叫妈妈伸出大拇哥来,叫我老闺女!在外面,我要争取入团,好事由我带头儿干!

齐凌云 哎呀,我可不那么乐观!你看,前些日子你妈妈去跟我妈妈说,给我介绍个对象。

余志芳 你不是刚满十七岁吗?忙什么呀?

齐凌云 我没忙,是你妈妈爱管闲事!我妈妈问:小人儿是干什么的呀?你妈妈说:是百货店的售货员。我妈妈说:售货员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好家伙,我自己现在要去当售货员,天鹅变成了癞蛤蟆,妈妈要不气个半死才怪!

余志芳 这些话你怎么不对那两个干部说呢?

齐凌云 说啦!说了一半,没提介绍对象那一段儿,怪不好意思的!

余志芳 我要是你,就一点不剩,说个干干净净!凌云,你要是因为考不上高中,骑马找马,先找点事混混再说,可别怪我照旧不搭理你!

宋玉娥 志芳说的对!政府招考咱们,咱们就得干出个名堂来,不能三心二意!

齐凌云 是呀,那两位干部说了,作售货员照样可以进修,提高文化!

宋玉娥 那多么好!凌云,万一咱们要分到一块儿工作,你可得帮助我跟志芳学文化!

齐凌云 哪能那么巧,把咱们三个分到一块儿?

余志芳 在一块儿也好,不在一块儿也好,反正我得拚命地学文化!我要求自己在三年之内有初中毕业的水平!拿起书、报,就当当地念!听了报告以后,就能当当地一五一十地传达!

齐凌云 文化就那么容易学习?志芳!

余志芳 你等着瞧吧:自幼儿谁也不帮助我,好象我活着不活着都没有一丁点分别!现在,党既然给了我工作岗位,我就要求别人帮助我,我也一定要帮助别人!不信,你现在跳下水去,我一定连想也不想,噗咚就跳进去,把你救上来!你跳吧!

齐凌云 我干吗呀?我才不把新裤子、新毛衣都弄湿了呢!

余志芳 你就是不敢跳!

宋玉娥 志芳,甭说人家,你也不怎么勇敢!

余志芳 我怎么不勇敢?

宋玉娥 你看,你动不动就掉眼泪,我看见多少次了!

余志芳 那,有眼泪不掉,留着干吗?我哪回不是掉完眼泪,就拚命去干活儿?你说!

宋玉娥 哼!爱掉眼泪还有理呢!我看哪,咱们该回家说一声去吧?我没有什么问题,老爷爷一听说我考上了,准乐得并不上嘴!

余志芳 老爷爷多么好啊!我要是有那么一个老爷爷,我就一年也不掉一回眼泪,一定!

齐凌云 我,我怎么对妈妈说呢?

宋玉娥 你没问那两位干部吗?

齐凌云 那会儿我心里一乱,忘了问。

余志芳 我刚才说过,我要帮助人!玉娥,咱们把凌云送回家去!凭咱们的三张嘴还说不服一个老太太吗?

宋玉娥 对!凌云,大起胆来!要去为人民服务,有什么张不开嘴的?走!

齐凌云 等等,玉娥!我看那怪麻烦的!

宋玉娥 你有什么简便的办法吗?

齐凌云 有!先不告诉我妈妈,以后再说。

余志芳 不赞成这么偷偷摸摸的!

宋玉娥 志芳,凌云的办法可也许更有意思儿!

余志芳 这又不是闹着玩呢!你们难道不懂得什么叫斗争吗?

齐凌云 我看这就是斗争!妈妈不许我去呀,我偏去,这还不是斗争?

宋玉娥 可是,你天天出去,妈妈能不疑心吗?

齐凌云 这就用着你们俩啦。你们俩去告诉我妈妈,就说我考上了电影训练班。

宋玉娥 为什么单说电影训练班呢?

齐凌云 妈妈爱看电影。她老觉得那些明星还没有我长的美呢!

余志芳 我看这都是瞎扯,不赞成!

齐凌云 你可也得想想,志芳,我要是跟妈妈大闹一场,万一把她气病了呢?

余志芳 嗯……

宋玉娥 这么办吧:咱们先含混着说都考上了售货员,齐妈妈要是不十分反对呢,就算行了;她要是死不同意,咱们再提电影明星。

余志芳 宋玉娥,你就会妥协!我看电影明星跟售货员一点差别也没有,我也不帮助你们去说谎!

齐凌云 志芳,就帮帮忙吧,省得把妈妈气病了!

宋玉娥 好志芳,帮帮忙!一个人一个样,不能都跟你似的老犯牛脖子!

余志芳 先斗争,必不得已再提电影明星,而且是你们逼着我说谎的,这样我才干!(卫大嫂不慌不忙地走来)哟!那不是卫大嫂吗?(迎过去)卫大嫂!卫大嫂!你考上没有?考上没有?

卫大嫂 (微笑)考上了!你们呢?

余志芳 也都考上了!

宋玉娥 卫大嫂,大哥要是不愿意,可怎么办呢?

齐凌云 是呀,从思想上、事实上,卫大哥都不会同意!我知道,因为大哥常找我妈妈去说闲话儿,说得可投缘对劲儿啦!

卫大嫂 我要去,有党支持我,他拦不住啊!

余志芳 有劲!是得争这口气!

卫大嫂 志芳,这是争气,可也不光为争气!自从我参加了街道工作,我就慢慢地明白起来:这恐怕是跟彻底解放妇女有关系。

齐凌云 可是老太太跟四个孩子怎么办呢?大嫂你可以跟大哥争思想气,可是事实易事实,老太太安闲惯了,小孩子需要妈妈!

卫大嫂 困难是有啊!可是,咱们要老叫困难捆住手脚,不想办法,什么时候才会有新鲜事儿呢?你看,凌云,我到街道上去工作,你大哥就鼻子不是鼻子,脸子不是脸子,不是嫌茶凉了,就是说饭开晚了!他口口声声总是:他作科员,收入够全家花的,我应当专心一志地照顾他,倒好象他这个科员有权不准妇女解放!好吧,我叫科员看看:我天天出去工作,到底行不行!

宋玉娥 对,大嫂你去试试,不行再说!

余志芳 玉娥,那象话吗?要作就作到底!

卫大嫂 志芳说的好!想去试试,劲头儿就来的不冲!我身体不错,有中学的文化程度,我不能老蹲在家里!我要往外冲!

齐凌云 大嫂,要不咱俩先不对家里说,等干得有了点眉目,再揭开盖儿,省得马上七嘴八舌地乱吵!

卫大嫂 那对你也许合适,我不行!我的问题比你的复杂。我有婆婆、爱人、孩子,和多少家务事!这都须解决。我得马上对家里所有的人把理儿摆出来,大家说,大家想办法。

齐凌云 您准备今天就开火儿?

卫大嫂 不是开火儿,是把事情说明白了,在口试的时候,我对干部们说了,我既不图那点工资、也不图什么地位,我就是觉得自己有把子力气,应当为更多的人拿出来。他们支持我,取中了我!

余志芳 大嫂,我们愿意帮助您!

卫大嫂 对,大家的事,大家商量,大家彼此帮助,不过,你大哥眼皮子高,也许看不起你们这些小姑娘!

余志芳 看不起我们小姑娘,哼,他要是死不放手您,我会到部里去告他一状!

齐凌云 先去打通我妈妈的思想吧,卫大嫂的经验、办法都比咱们多呀!

宋玉娥 那咱们就走吧,还等什么呢?问题不在这湖边上,是在家里呀!

余志芳 走啊,凌云,挺起腰,扬起头,唱着走!(唱)咱们是三个好姑娘!

宋玉娥 (唱)卫大嫂的劲头比姑娘还强!

余志芳 (唱)咱们一脚踢开那些旧思想,

四 人 (唱)妇女解放万丈光芒!(昂首齐步下)

——幕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店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