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店员》

第三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后数分钟。

地点 齐凌云家里。

人物 

余志芳 

宋玉娥 

齐凌云 

齐 母 余 母

陶月明 赵 姐。

〔幕启:三女郎来到齐家院中。屋中有人说话儿。

余志芳 凌云,我先看一眼。看你妈妈是高兴呢,还是闹脾气呢。(蹑足潜行,至窗外看,然后退回来)我妈妈也在这儿呢!还有个年轻小伙子!

宋玉娥 不是又给凌云说媒来了吧?

齐凌云 你妈妈可真爱管闲事,志芳!

宋玉娥 看看那个小伙子是谁,志芳!

余志芳 (又去看,回来)还是那个售货员陶月明,我认识他!

宋玉娥 咱们在外面听听,先别进去。(三人蹑足至窗外,齐坐在阶石上)

齐母 (在屋中)你弟兄几个呀?

陶月明 哥儿俩,还有个哥哥。

宋玉娥 人口简单!

余母 他哥哥的脾气好极了!

余志芳 说谎,根本没有这么个哥哥!

齐 母 有嫂子呀?

陶月明 没有!

余志芳 没有哥哥,哪儿来的嫂子!

齐母 他怎么还不结婚呢?

陶月明 说起来叫人心酸!他是百货店的售货员,多少多少次,他认识了女朋友,请人家看电影,约人家去吃饭。赶到末了,他一说自己是售货员,人家就一去不复返!可怜的大哥,大哥呀多么可怜!

余 母 是呀,我就对月明说啦,别按着次序结婚,改改良吧,弟弟可以提前。一家只有两个男的,不象个家呀!齐大妈,我看这门亲事十分合适,门当户对!

宋玉娥 是门当户对,都是售货员!

陶月明 新事新办法,我可以认识认识齐姑娘,先交交朋友。我虽然年轻,您放心,可是极稳重!

余志芳 就是有点爱撒谎!

齐母 我们姑娘的心胸啊可是高。她一心一意要作电影明星。论模样儿,她准够!在这一条街上数她最体面。可是,我倒不太乐意。怎么说呢,她要真成了明星,那不至低得嫁个大人物吗?大人物可并不太多呀!

余母 她这两天不是正去投考电影学校吗?

齐 母 是呀,也不知道能考中不能!

余志芳 (肘拐宋玉娥同她一齐说)我们都考中了!

齐 母 (同余母、陶月明跑出来)你们考上什么啦?

余志芳 (同宋玉娥)售货员!

陶月明 什么?售货员?

宋玉娥 是呀!您听着不喜欢吗?

陶月明 我……喜欢!喜欢!

齐母 凌云,你也去了吗?玉娥的老爷爷是卖大碗茶的,所以她去站柜台还算高升了一步呢。你,凌云,难道忘了你的外祖父中过举人,你的父亲作过中学校长?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怎么会想去卖针头线脑,三个钱的姜两个钱的醋呢?

齐凌云 我,我没去,妈!

齐母 是嘛,你在初中毕了业,难道就为的是去站柜台呀?这位陶先生说的,他的大哥就是售货员,连个对象都找不到!

余志芳 有了女售货员,他的大哥可就有了希望!

余 母 老丫头,没有你张嘴的份儿!

余志芳 我怎么不该张嘴呢?我们要去为人民服务,你们老太太有什么权利拦着我们呢?

余母 老丫头:你别吹!自从有了你,家里就倒了霉!爸爸叫你给克死,家里缺米又缺煤,连个媳妇娶不上,谁也不肯来作媒!费了多大劲,跑了多少回,才娶上媳妇,生了娃娃,人口一大堆。你就该老老实实在家里,抱孩子、干活儿,不等嫂子催。可是你,一心一意往外跑,好象一群野马后面追。你不想,没人作饭洗衣抱孩子,累坏了妈妈嫂子你对得起谁!对得起谁!

余志芳 妈,我去工作,回家照样儿干家里的活儿!可是,妈,你跟嫂子也得动动你们的手!大家都动手,大家的心也就都碰到一块儿,和和气气!你们坐着不动,拿我当奴隶,说不下去!咱们的日子是够紧的,多半就是因为您跟嫂子好吃懒做!

余母 你敢说,妈妈懒?我看你是要造反!

余志芳 是嘛,您没事儿就东家走走,西家串串,外带着给人家说媒、介绍对象!凌云这么大的姑娘,用得着您来操心?

齐母 (对余母)大妹子,(指陶月明)这个小伙子还是上回你说的那个人哪?

余母 是呀!刚才我,没说完,我是要说呀,他过三年两载准得升科员!

陶月明 对!

余志芳 呸!你这小伙子就没出息!不是人家看不起售货员,是你自己看不起你自己,你就那么没有一点革命劲儿啊?

陶月明 那,那,我不是不知道这儿的姑娘都喜欢售货员吗?

宋玉娥 我们也不拍拍脑袋算一个,我们不喜欢看不起自己的售货员!

陶月明 那,我作错了!可是,我的爱情是真的,一点不假!我上班下班常由这儿走,常看见齐姑娘。每逢看见她,我就想,要有这么个女朋友啊,叫我干什么去我都干!上山打猛虎,下海擒蛟龙……

余志芳 你算了吧!(转向余母)妈,这是何苦呢?有工夫拆洗拆洗棉袄棉裤,不比干这个强吗?

余母 老丫头,咱们家里见,不跟你在这儿把理辩!(要走)

陶月明 余大妈,您别走啊!剩下我一个人更没办法啦!

齐 母 你呀,小伙子,也请出!

余母 你往西,我往东,别等人家往外轰!(下)

陶月明 我,我……

宋玉娥 小伙子,咱们年轻人的事由咱们自己决定。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陶月明 是售货员!

宋玉娥 做了几年啦?

陶月明 三年有余。

宋玉娥 志芳,咱们交他这么个朋友吧?他有经验,跟他学学呀!

陶月明 那太好了,我的经验相当丰富!我马上去买电影票,好不好?

齐母 你算了吧,小伙子!还是那两个字:请出!凌云你,好好在家补习功课,到暑假去考高中!你就说出什么来,我也不准你去卖白菜豆腐!

齐凌云 妈!我没去,不过,您吃白菜豆腐不吃?

齐 母 嗯?

齐凌云 要是没有卖的,您吃什么呀?

余志芳 凌云,问的棒!再这么问!

齐凌云 妈,您看,全胡同里已经没有一个闲着的青年,就剩下了我!我能不想出去干点什么吗?

齐 母 那么,你还是去了?

齐凌云 没有!我是要说说这个理儿!您别小看售货员,什么都是学问!

陶月明 这话对!百货店里处处是学问!

齐凌云 妈,您看在咱们的社会里,干什么的不都为的是建设社会主义吗?您看人家女瓦匠,穿着长统胶皮靴子,小帽子在脑勺上一扣,多么神气,她们并不害臊啊!人家电车女司机,扬眉吐气地,叮儿当儿地在大马路正中间飞跑,多么神气,也不害臊啊!所以我看志芳、玉娥去作售货员很好!

齐母 她们是她们!

余志芳 齐大妈,我们怎么啦?

齐母 志芳,我看你得意得出奇呀,敢跟我嘴儿来嘴儿去的?

余志芳 我干吗不得意呢?我立志要去服务,而且争取作个积极分子,难道是见不起人的事吗?

宋玉娥 齐大妈,您老看不起我爷爷,老说他是卖大碗茶的,可是全胡同的人都叫他宋爷爷,他到底热茶热水地侍候了人,您给谁作过什么呀?

齐母 你管不着!凌云,你到底去了没去?

齐凌云 我去了!

齐母 那就叫不行!不行!

齐凌云 您等我说完了啊!我是去投考了电影训练班,怕您不同意!

齐母 你看,这是何苦呢!我怎能不同意呢?考上没有啊!

齐凌云 明天才揭晓哪。

齐母 唉,好孩子,这下子妈妈可就放心了!你天生是作明星的材料!来吧,乖!妈妈给你弄点好吃的!我说赵姐,赵姐!

赵姐 (上)来喽!干什么呀?

齐母 你再上趟街,买只酱小鸡儿什么的。

赵 姐 我的事呢?您想好了没有?

齐母 那待会儿再说,你先买东西去!(递钱)给你!

赵 姐 好吧!我马上就回来!(下)

齐 母 志芳,玉娥,你们回家吧!

陶月明 我呢?老太太!

齐母 你呀,看着点道儿走出去,别摔跟头!凌云,来吧!

齐凌云 志芳,玉娥,明天见,一块儿去!

齐 母 一块儿去?上哪儿?

齐凌云 我不是到电影训练班看榜去吗?

齐 母 对呀!看我这个糊涂劲儿!(同齐凌云入室)

陶月明 二位姑娘,我怎么办?

余志芳 要叫我看哪,你得先看得起自己,作个模范售货员。要不然哪,你的恋爱成不了功!

陶月明 好,你的主意好!可是呀,姑娘,人家看不起售货员,售货员怎么当劳动模范呢?

宋玉娥 刚才说过了:是你自己看不起售货员,你看着办吧!

陶月明 这可有困难!你看,凭我的体格、聪明,我要是在石景山钢铁厂,或是清河制呢厂,或是第一机床厂干活儿,我必定是模范!可是,我是售货员,站柜台卖东西本来就是低人一等,难道我还得嬉皮笑脸,看见老人,得老大爷老大娘的叫着;看见大嫂们,不但口叫大嫂,还得接过娃娃来抱一会儿吗?我,我这堂堂的大丈夫,就那么没出息吗?

余志芳 你这堂堂的大丈夫不行啊,就看我们堂堂的大姑娘吧!我们会给你们作出个样儿来看看!

陶月明 看看?等你们受过训练,真站上柜台!你们就不说堂堂的大姑娘了!

齐母 (在屋门口)我说,小伙子,回家吧,这儿没有你的希望!售货员跟电影明星啊,差着好大一块呢!(入)

宋玉娥 走吧,还等什么呢?

陶月明 走吧!这可省了我的电影票钱,人家会自己演!

余志芳 明天见,凌云,早着点!(同下)——幕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店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