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店员》

第一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幕后两个来月,余志芳等已受完训。

地 点 某城外关厢的一个公私合营商店。

人 物

余志芳 

宋玉娥 

某大娘 陶月明〔幕启:一家公私合营商店,橱窗杂乱,积尘甚厚。余、宋二女立在窗外指指点点。

余志芳 玉娥,看!这儿的玻璃大概有半年没擦过了!

宋玉娥 是呀!看,尘土有多么厚!咱们找错了地方吧?

余志芳 (指招牌)是这儿,招牌不错!

宋玉娥 那就进去报到吧!

余志芳 等等,咱们先给擦擦玻璃!咱们派到这儿来,就得管这儿的事!

宋玉娥 拿什么擦呢?

余志芳 你没带着手绢儿吗?

宋玉娥 带着哪。可是新的,还没用过。

余志芳 用新手绢给这儿擦玻璃,才更够劲儿,来!擦!

宋玉娥 光擦外面,里面还是那么脏啊!咱们先报到,紧跟着就找擦玻璃的东西,不好吗?

余志芳 你呀,宋玉娥,就是舍不得那条新手绢!〔某大娘手里拿着一双袜子,叨唠着出来。

某大娘 这算什么服务态度呢?出门不换?难道你们的办法就是圣旨?

余志芳 哟,大娘,怎么啦?

某大娘 甭提了!你看,我给大儿子买了双袜子,小了点,我来换换。可是他们说:出门不换!我要是把袜子弄脏了,弄抽抽了,也还有他们那么一说。可是,看,原封没动,为什么不换呢?

余志芳 大娘,给我,我跟他们说说去!

某大娘 姑娘,你甭分心啦!这儿的人都是官儿老爷!

余志芳 我试试去,您给我!

宋玉娥 志芳,你不会说话,还是我去吧!

余志芳 我去!我是受气的人,爱干惹气的事儿!〔陶月明拿着一个小菜筐,内有青菜,走出来。

陶月明 老太太,您忘了拿菜筐子!

某大娘 是嘛,我叫那个卖袜子的给气糊涂了!

陶月明 (看见二女)哟!是你们俩呀?凌云呢?

余志芳 先别问凌云,去,给换换这双袜子,换大一号的。

陶月明 老太太,这可叫我有点为难!

某大娘 那可不好!我一辈子就怕叫别人为难!你告诉你们经理一声吧:连买双袜子,我都得进趟城,多花几毛钱车钱,大概你们经理听着心里舒服!咱们哪,砂锅砸蒜,一锤子的买卖,我永远不再上这儿来!(下)

余志芳 陶月明,这算什么作风呢?

宋玉娥 你们还没搞双反吗?我是手里没钱,要不然我就给老大娘另买一双,也不能叫她这么带着一肚子气回家!

陶月明 一言难尽!一言难尽!你们俩是来报到不是?余志芳

宋玉娥 是呀!

陶月明 告诉你们,我在好几处工作过了,还没见过这么糟的地方!

余志芳 你为什么不提意见呢?你对得起国家吗?

陶月明 我给谁提意见呀?(低声)这儿的副经理是资本家,别的资本家现在都不错了,他呀,在整风以后,虽然不敢发威了,可是消极,不负责任!

余志芳 正经理呢?

陶月明 新调过来的,想努力整顿,可是副经理一点也不起劲!我简直不晓得站在哪边儿才好!

余志芳 问你,新经理是党员,还是群众?

陶月明 是党员!

余志芳 这不简单极了吗?你要站,能不站在党这边儿吗?我看你就是没出息!我见着凌云,一定会告诉她:你空长得这样体面,心里一点也不体面!

宋玉娥 我虽然不那么否定你,可是也不会给你说好话。凌云要问我,小陶怎么样啊?我就啊,口欧,嗯!

陶月明 二位!二位!可千万别那么办哪!她可能作明星,已经不容易接近了,你们再给加油加醋,我还有什么希望呢?

余志芳 你管她作明星还是当售货员呢,要紧的是你自己要干什么!就凭你这么连点硬正气儿都没有啊,没有一个姑娘看得上你!

陶月明 我,我怎硬棒起来呢?

余志芳 跟着我们俩去!我们刚受完训,听的是新思想,学的是新作风,还有,我已经入了团。咱们三个站在经理那边,努力扩大影响,这个商店不久就会变了样儿!你有这个心胸没有?

陶月明 有,我要那么干,你们可得好好地给我汇报!

宋玉娥 向谁汇报?

陶月明 凌云呗!

余志芳 你呀!真没办法!

〔陈副经理在里边咳嗽、说话儿。

陶月明 这个咳嗽的就是陈副经理。

余志芳 我看看他什么样儿!(往里走)哟!哟!敢情就是那个陈掌柜的!

宋玉娥 就是他?那可怎么办呢?

余志芳 先别慌,玉娥!从前,他开买卖,我当苦工,他不要我,我就得走路。现在,他跟咱们都给国家作工作,关系不同了,我有权利给他提意见!

宋玉娥 陶月明,你看呢?

陶月明 我看不透他!他现在还老实,谁知道是真是假呢?那天,听说你们俩要来,他就说:得,来了两块麻烦!

余志芳 他是什么意思?我俩怎么是两块麻烦?陶月明他说:谁不知道妇女家务事多,琐碎事多,娇气多,又没力气,又没业务知识!

余志芳 我们俩都没结婚,没有家务事。我们都受惯了苦,不琐碎,没娇气!力气小点呀,练!业务知识不够啊,学!他还是当初作掌柜的那个派头儿,专看女孩子们的短处!

宋玉娥 他凭什么说我们不中用呢?

陶月明 他有一套证据!他说:女的能卖肉吗?能卖鱼吗?能卖菜吗?能卖西瓜吗?能搬大油桶吗?能取货送货吗?

宋玉娥 哎呀,还真叫他问住了呢!

余志芳 玉娥!你就这么泄自己的气吗?现在不能,将来还不能?陶月明!

陶月明 有!

余志芳 你当时为什么不反驳他,问他为什么光拿搬大油桶什么的吓唬女同志,不去帮助、鼓励呢?说!

陶月明 你问他去,干吗跟我生这么大的气?

宋玉娥 哼!我还当是顺顺当当地穿上工作服就拿工资呢,敢情还有这些麻烦呢!

余志芳 玉娥,卫大嫂那天对我说:妇女叫男人管了好几千年,哪能坐在屋里吃着瓜子儿,说着笑话儿,就能跟男人平起平坐了呢?

陶月明 两位姑娘,我一定跟你们平起平坐!

余志芳 那就够了吗?你得跟我们站在一起,斗争!玉娥,拿出文件,进去报到,走!

宋玉娥 干就干吧!走!

——幕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店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