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店员》

第二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后数日,上午。

地点 齐家附近的一个合作社。

人物 李大嫂 

王二婶 

齐凌云 

金拴子 齐 母

老 尤 

小 吴 

老 黄 郑书记〔幕启:合作社的一角,卖糖果等。李、王二妇人买完了东西,说闲话儿。金拴子正买糖,齐凌云给他拿。

李大嫂 二婶子,那位姑娘看着可真眼熟!

王二婶 那不是咱们北边那条胡同里齐家的那个姑娘吗?李大嫂 哟!你看,我刚才还批评她不内行呢!

王二婶 她刚上柜台,当然还不都熟悉,咱们得包涵着点!一看见她,我就又想起我的二俊子来了!我敢说,二俊子的眼睛比她的还更好看!

李大嫂 二妹妹还在甘肃哪?

王二婶 更远啦,新疆!叫什么来着?看我这个记性!不是什么拉马,就是拉马什么。反正那儿出石油!李大嫂 记住拉马也就行了!二妹妹在那儿找煤油哪?王二婶啊!找到不少桶油啦!她来信说,那儿这个冷啊,就甭提了!

李大嫂 一想起到天南地北去的姑娘们哪,我心里就开了电门,亮了!天不怕,地不怕,哪儿都敢去,什么都敢干,谁见过呀!

王二婶 是呀!连我呀都想出去闯闯,一辈子没出过北京城圈,算干什么的呢?

李大嫂 我也那么想!我比您小着二十岁呀!二婶,你还记得刘家的那个小不点儿吗?

王二婶 怎么不记得?梳着个歪毛儿,老跟我要铁蚕豆吃!李大嫂 现在人家可不要铁蚕豆吃喽!她考上了空军!

王二婶 什么?空军?小姑娘去满天飞?不怪人人都说男女平了等,都平到天上去了!

齐凌云 我说,你怎么一块一块的买,不干脆买多少要多少呢?

金拴子 我要试试你的服务态度!

齐凌云 你觉得你的态度好吗?

金拴子 这是什么话呀!看明白了,你是伺候我的!〔李、王二妇人听他们拌嘴。

齐凌云 我愿意伺候人,可不伺候故意捣乱的!买的卖的都要协作,新风气才能树立起来,我看不上你这嬉皮笑脸的态度!

〔齐母进来。

王二婶 齐大妈,您早!

齐母 您早,二婶!李大嫂,你也来啦?李大嫂 是呀,抓早儿买下东西,街道上有个什么会儿呀好去参加!齐大妈,大妹妹可真要强啊!

齐 母 哎!就得说不错吧!你等着看吧,她不久一定能演出两部电影来!

王二婶 她,她演电影?在这儿演吗?

齐 母 这是什么话,这儿又不是制片厂!

王二婶 那么,她在这儿干什么呢?

齐母 在这儿?没有的事!二婶,你难道盼着我的凌云在这儿站柜台吗!

李大嫂 莫非她在这儿,怎么说来着?啊,体验生活哪?

王二婶 莫非我看错了人?不能啊!

齐母 你们说的都是什么呀!

金拴子 我不但光说你的态度不好,还要写在意见簿子上!我身上没带着意见簿子,你没法儿给我写!

齐凌云 我把我们组长找来,你跟他说说好不好?

金拴子 我没有那么大的工夫!我来买东西,不是来受教育!(往外走)

齐母 这小子野调无腔,我管教管教他!(拦住金)我说,你是怎么一回事?人家女孩子出来作事就够受的了,你还戏耍她?

金拴子 你管得着吗?她是你的女儿呀?

齐 母 我的女儿决不会干这个!

〔老尤和小吴挑着大桶出来。

老尤 借光!蹭油!

齐母 我说,有人戏耍你们的女店员,你们不管管哪?

老 尤 老太太,我们的女同志什么都能应付,用不着男人来保护!

小吴 老太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并不多,当作没看见也就完了!(同老尤下)

金拴子 他们连男带女都是伺候人的,没人敢惹我!

齐 母 我就要惹惹你!

〔里边有人喊:“齐凌云!齐凌云!”

齐 母 凌云!这儿也有叫齐凌云的,多么巧!〔老黄上。

老黄 齐凌云!

齐母 嗯,看看这个齐凌云长的什么样儿。(走过去)

老 黄 凌云,缺什么可早告诉我,我下半天取货去。(下)

齐凌云 是啦!

齐母 (看清楚)凌云,是你?

齐凌云 妈!

金拴子 哈哈哈……

齐母 呸!你笑!你敢再笑!

金拴子 本来可笑嘛!你决不叫你的女儿干这个,哈哈……

齐 母 你再笑,我扯你的嘴!

王二婶 金拴子,你就不睁眼看看,现在哪里没有我们妇女!你的两个姐姐都有工作,有人戏耍你的姐姐行不行?

金拴子 那,我的俩姐姐是机关里的干部,不是卖糖的!李大嫂 你给我走!再叫我看见你这蒜大的孩子,思想可比万里长城还老,我去告诉你妈妈!一块一块地买糖,还外带着挤鼻子弄眼睛,你自己不害臊吗?

齐凌云 回家去问问你姐姐,你应当这样不应当!

王二婶 你小子错翻了眼皮!如今的妇女跟男人不折不扣一样尊贵!人家齐姑娘是初中毕业,文化比你高!

齐 母 哎哟,二婶!你那么说,我心里就更扎得慌了!

金拴子 我干不过你们娘子军,我走!

王二婶 你在家里等着我吧,我马上就找你妈去!

金拴子 我妈妈疼我,不会听你的!(下)

齐凌云 (强作镇定)妈!您买什么?

齐 母 我买什么也不在你这儿买!你给我现了眼!赵姐下了乡,买东到西得我自己忙,已经苦难当!你还瞒着我,到这儿来卖糖!卖糖,这么大的大姑娘!你还受戏耍,妈妈陪着出洋相,越想越窝囊!凌云,凌云,你怎么这么不要强!

齐凌云 您不来也行!告诉我,我买好了带回家去,不就省得您出来出去地跑吗?

王二婶 这个办法好!我的二俊子要不在克拉玛依,哟,一急,想起来了,是克拉玛依!她要不在那儿,可是在这儿服务,那够多么方便哪!

李大嫂 我要是女售货员呀,就推着货车下街!

齐凌云 妈别生气了,给您:我头一次拿工资,我留一半,给您一半!给您,妈妈!

齐母 我不要!低三下四伺候人来的钱,我不要!

齐凌云 妈,拿着钱吧!您不是常说,男女应当平等吗?爸爸活着了!不在乎钱多少,这点劲儿是顶天立地的劲儿!妈,这不容易,男的挣多少,女的也挣多少,不分男女,全凭本事好不好,咱们一下子就赶过西洋去,多么可喜,多么骄傲!

王二婶 这话说的对呀!当初,二俊子一说到边疆去,我的心里就愁成了个大疙疸。赶到后来她每逢来信总是说:“亲爱的妈妈,我是您的一枝花!上雪山,过沙漠,找宝贝,为国家!您放心吧,我要跟男人一个样,一点也不差!不,还要比男人强的多,劲头儿大!您闭上眼睛想想吧:十九岁的姑娘,雪山上头顶青天,眼望着万里黄沙!英雄气概,叫一切困难都输给女儿家!”

齐母 二婶,凌云要也上雪山,头顶着青天,我没的说!在这儿卖零碎儿呀,是另一回事!

齐凌云 妈!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会带着二俊子需要的东西也上雪山,过沙漠,给她送了去!

齐母 那,你也比二俊子低一头!

齐凌云 妈!您别在这儿吵行不行?叫我们组长看见,多么……

齐母 我才不愿意在这儿吵呢!你跟我回家!

齐凌云 那作不到!领导上知道我是初中毕业,就怕我三心二意,已经跟我谈过好几回话了。

王二婶 齐大嫂,您这可就不对了!您要买东西,就买,别耽误凌云的工夫!您要是不买,就走!至于凌云该不该作这个工作呀,我跟李大嫂可以跟您辩论辩论!李大嫂 是呀,凌云妹妹卖东西,是侍候你、我,跟大家,不是伺候哪一个官儿老爷,给谁当丫环!您要这么想不开,妇女几儿才完全跟男人一样了呢?

王二婶 卫大嫂不是说,请您出来作点街道工作吗?到今天您也不来,街道上都盼望着呢,您有文化呀!齐 母有凌云在这儿,我没脸去作街道工作!李大嫂 您这是怎么想的呢?我们都夸她出来服务好,您怎么说没脸呢?

齐凌云 妈!您跟她们去谈谈!您平日总以为自己有文化,仰着脸儿走道儿,看不起别人!您可就不大知道现在的风往哪边刮,树往哪边摆啦,您去吧!

王二婶 走!齐大妈,我们都到您那儿去!

齐 母 我的东西还没买呢!

李大嫂 青菜、鱼、肉在那边,我们跟您一块儿买去!(与王扯齐下)

齐凌云 没想到有这么多的麻烦!早知道……(愣起来,慢慢地摘下围裙,摔在柜台上)不受这份儿气啦!(要走开)

〔郑书记上。

郑书记 凌云,要干什么去?好,我替你看着,你去吧!

齐凌云 郑书记!郑书记!我,我……

郑书记 (看见了围裙)噢!遇上了困难?怎么不先去找我谈谈,就要走呢?

齐凌云 我,我还是太软弱!

郑书记 你不软弱,你的干劲很不小,就是锻炼的还不够!

齐凌云 我受不住磕碰!

郑书记 锻炼不够,当然受不住挫折。人人如此,不光你是这样;你一共才来了几天啊!以后,遇见什么麻烦都先跟我来谈谈。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好好地对我说说!

齐凌云 您这几句话已经叫我的眼泪都干了!(又穿上围裙)下了班,我找您去,都告诉您!有顾客来了,您放心吧,我不会再闹小脾气!

郑书记 准来呀!

齐凌云 一定!

郑书记 对!(下)

王二婶 (上)凌云哪,我告诉了拴子的妈!她一会儿就带拴子来道歉!

齐凌云 谢谢您,二婶!拴子淘气,不算什么!

王二婶 也不能那么说!给他点教育有好处!你就说,二俊子在什么拉马!得,又忘了!

——幕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店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