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店员》

第四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次日,上午。

地点 宋爷爷的茶摊子。

人物 

宋爷爷 

卫 母 

卫默香 

齐 母 余 母余志芳

〔幕启:小树枝繁叶茂,欣欣向荣。小玩具都换了用马兰叶子编的小筐、小青蛙等。宋老人高高兴兴擦洗茶具。一边工作一边哼唧:“天气热,大家渴,嘴里发干来找我!茶叶香,价钱小,要把人人伺候好!”〔卫母提着菜筐由街上回来。

宋爷爷 卫大妈,来,坐会儿歇歇腿!

卫 母 不累!天天早上出来这么一趟啊,倒能够多吃半碗饭啦!

宋爷爷 当然得多吃半碗饭,太阳光跟好空气比什么葯都好!来,喝我一碗刚沏好的!坐下!

卫母 好,坐坐就坐坐!(坐)

〔这边暗了,另一边亮起来,齐母与卫默香正谈话。

齐 母 默香,你看看,我天天得自己上街买菜去,叫我少吃半碗饭!

卫默香 晴天还好,赶上下雨,够多么麻烦!

齐 母 是嘛,天有不测风云,哪能天天是晴天大日头的!你怎么样啊?默香!有困难吧?

卫默香 有困难就克服呗!不过呢,我对孩子们的教育有顾虑!真要送到托儿所去,我看学不出好来!

齐 母 这话对!咱们干干净净的孩子,跟小泥猴在一块,的确差动!

〔这边暗,那边亮了。

宋爷爷 拿两个小绿蛤蟆给小三儿、小四儿!孩子们还乖吧?

卫 母 可乖啦!我呀近来咂摸出这么个道理来:凡事呀,还没作过,先别说它不好!就拿孩子们说吧,不但两个大的看妈妈出去,就多帮助奶奶,连两个小的也仿佛更懂事儿了!

宋爷爷 对!人儿小,心眼可不一定也小!

卫 母 小三儿小四儿跟我这个亲哪,都争着跟我睡,我觉得真象个祖母了!小三儿学会自己系裤子,小四儿自己张罗着洗脸。他们都说愿意上托儿所!

宋爷爷 好哇!好哇!您看,玉娥给我买的袜子!我穿了一辈子布袜子,磨得两脚净是鸡眼,小孙女就会有心眼儿,叫老爷爷的脚舒服点儿!告诉您吧,孩子们越出去闯练,越有出息!

卫母 您算说对了!以前,小四儿的妈跟我并不怎么太好。近来呀,我越帮忙,她越跟我好,她越跟我好,我越帮忙,这不就越来越对劲儿了吗?

〔这边暗,那边亮起来。

卫默香 凌云怎么样?还没干腻哪?

齐母 随她去,我管不了!我反正不上她那儿去买东西!我多走几步,上北边那个合作社去!

卫默香 那您不更得多走道儿吗?

齐母 赌的是这口气!她越不听我的,我就越不听她的!

卫默香 伯母,这恐怕不是解决内部矛盾的好办法吧?

齐 母 可是,默香,你也没解决好啊!

卫默香 伯母,我呀感觉出矛盾,可是别人不象我这么敏感,我有点孤掌难鸣!

齐母 怎么孤掌难鸣?

卫默香 您看哪,老太太站在媳妇那边去了,孩子们也向着妈妈,我不是孤立了吗?

齐母 那你怎么办呢?

卫默香 我只能到时候也伸把手,帮助干点什么!可是极不好受!好嘛,装着一肚子矛盾,还要伸手干活儿,不好受!

齐母 你说的对!连我自己上街买东西,不也是矛盾活儿吗?

卫默香 唉!盼着吧,多喒矛盾自己能够统一了,就好办啦!

齐 母 盼着吧!反正不是凌云统一了我,就是我统一了她!走吧,我往北去!

卫默香 我陪着您!(同下)

〔这边暗,那边亮了。

卫母 我买完东西,还得在那儿站会儿,多看看凌云!她是那么美,又那么干脆麻俐,简直象一棵会干活儿的鲜花!唉,就盼着齐大妈也改改眼光儿吧!我走啦,您不看小人儿书啊?我跟小三儿小四儿一块儿看上瘾来了,倒也开心长见识!

宋爷爷 我前天的那张报还没看完哪,先别看小人儿书啦!字认识的不多呀,看报就慢点,可是非看不可!带俩小蛤蟆给孩子们呀!

卫母 对!可是,我只有三分钱了!

宋爷爷 一分没有,我还不许您拿吗?(递)〔余母气冲冲地走来。

卫母 余大妹子,早啊!

余母 (顾不得与卫母说话)早!宋爷爷,看见志芳那个丫头没有?

宋爷爷 没有!

卫母 (看不对头)你们说话儿吧!再见!(下)

宋爷爷 再见!怎么啦?余大妈!

余母 您看,今天该志芳休息,家里有一大堆事等着她干呢。可是,她又跑出去了!

宋爷爷 她们哪都忙,也许志芳又上店里去了。公家的事不是更要紧吗?

余母 我看,她就该在家里!

宋爷爷 在家里哪儿去拿工资呢?

余母 拿工资?俩多月了,她给过我一分钱没有?

宋爷爷 她没……不能吧?

余母 那个丫头的心狠哪,她恨我!

宋爷爷 不对!我不信!她不是那样的孩子!〔余志芳夹着一个小卷儿,匆匆地回来。

余志芳 妈!宋爷爷!

宋爷爷 回来的好,你妈妈正找你呢!

余志芳 妈!

余母 别叫我!家里那么多事,你就不睁开眼睛看看吗?

余志芳 我出去买这个去了,妈!

余母 买!买!拚命打扮你自己!

余志芳 不是,妈!我给您买的!

余母 给我……

余志芳 妈!这俩月我没交给你钱,就是为给您买这个!我应当早告诉您,可是您知道我的脾气,老想自己的主意好,不告诉别人。在店里呀我受了教育,对人要有耐心,不要见谁也开火!

宋爷爷 到底买来了什么呀?

余志芳 我妈呀,说过好几年了,就爱一身祥云纱的裤褂,可是始终没有钱买。自从我一上工,就想起这回事。为多省一分钱,我不怕多走二里路。现在,钱凑够了,我给妈妈买来了!妈,您看看!今天您就自己裁,我帮助您作上!妈,给您!

余母 (接过去,低头坐下,好象瘫软了)我……

余志芳 从下月起,我就可以交给您点钱了。

余 母 老……老……

余志芳 妈!

余母 老……老闺女!妈对不起你,这块纱已经买来了,没法儿再退。你的工资呀,我不能要!我没供给你念书,没给过你好脸子看,对不起你!

余志芳 宋爷爷,您劝劝我妈吧!

宋爷爷 余大妈 不必这么难受!都是亲骨肉,彼此越明白就越亲热!从前,你看不起女孩子,换换眼光也就行啦!现在呀!儿子女儿都一样,因为国家看他们一样嘛!

余志芳 妈,走吧!咱们赶快作起这身衣裳,您好早点穿上啊!

余母 老闺女,我得把这身裤褂穿到棺材里去,叫你爸爸看看!(同余志芳缓缓走开)

宋爷爷 唉!她多么偏疼儿子、媳妇啊!可是到底是老闺女给她买来了心爱的东西!

——幕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店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