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福》

第三幕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后二日,星期日上午。

地点 派出所,所长室。

人物 

平海燕 唐大哥 

唐大嫂 

王秀竹 

王新英 诸所长

丁 宏 

沈维义 

刘超云 

王仁利 

王仁德 李天祥

李珍桂 

井奶奶 林三嫂〔幕启:平海燕在阅文件。电话响,她接。

平海燕 喂!……是呀!你是于壮呀?……噢,王仁德正上我们这儿来?好极了!谢谢!再见!(敲门声)请进来!

唐大哥 (同唐大嫂上)同志,我们来给你们道谢!

唐大嫂 道谢喽,同志!

平海燕 这算什么呢?都坐坐吧!

唐大哥 不坐了,你们忙!

唐大嫂 刘同志出去啦?等他回来千万替我说一声!也替我谢谢所长!谢谢街上的交通警!真好哇,穿红道儿衣裳的处处办好事!

平海燕 大嫂就要回去吗?不多住几天?

唐大嫂 不啦,乡下的活儿忙,在这儿我也安不下心去!再见啦!我们去看看李大妈!

〔平与他们握手,往外送,他们下。

王秀竹 (拉着弟弟,欢欢喜喜地进来)海燕同志!

王新英 海燕同志!

平海燕 是你们姐儿俩呀?我真替你们喜欢!看,秀竹的眉头儿不皱着了,新英的脸也亮堂了!

王秀竹 是呀,还有什么比姐姐找到小弟弟更快活的呢?

王新英 看我大姐,既是工人,又有了文化,多么叫人高兴啊!我们哪,不知道怎么感谢党和毛主席才好!

诸所长 (上)来啦?秀竹!新英!

王秀竹 诸所长,我们来给您道谢!

王新英 所长,我每个星期天都要来道谢一次!

诸所长 什么时候都欢迎你们来,可是不要老道谢!况且,我们还没把这件事作完呢!

王秀竹 妈妈有消息没有?

诸所长 有点!

王新英 妈妈在哪儿?在哪儿?我恨不能拉着姐姐的手,满街去叫妈妈!

诸所长 还有一些细节没弄好,也快!也快!秀竹,妈妈的脸上有什么特点没有?

王秀竹 脸上稀稀拉拉的有几个麻子。

诸所长 噢!你也记得爸爸的模样吗?

王秀竹 也还记得点儿!

王新英 说说,说说爸爸什么样儿!是四方脸,还是圆脸?有胡子没有?

王秀竹 唉!新英,父亲埋在了什么地方,咱们都不知道!多么惨!多么惨!来了一阵风似的,一家人就死的死散的散了!

〔敲门声。

平海燕 请进来!

〔丁宏与沈维义上,沈带着小照相机。

丁 宏 所长,海燕同志!他们俩给你们道谢了没有?

诸所长 别紧说道谢吧,叫我心里怪不好受的!

丁 宏 连我也得给你们道谢!你们看,秀竹的脸上有了笑容!她笑一声啊,我就要笑十声!

王新英 姐姐还争取当上劳动模范呀!

沈维义 我们都得道谢!看,这个家伙(指新英)决定争取入团!所长,你就不知道你作了多么大的好事!

丁 宏 所长,等一找到了秀竹的妈妈,我跟秀竹就结婚,请所长来参加婚礼!你肯来吗?肯吗?

诸所长 我有什么不肯呢?

平海燕 没有我的事吗?

丁 宏 当然请你吃糖!我说,咱们都道完谢就走吧!

平海燕 你们上哪儿?

沈维义 我们去找个好地方照几张相,也许在一块儿吃顿饭。

王秀竹 可是,妈妈还没找着呢?就照相?

丁 宏 秀竹,你太死心眼儿了!找到了弟弟还不是天大的喜事吗?

王新英 姐!相信所长吧,他既能找到咱们,也就必定能给咱们找到妈妈!所长,以后您有什么抄写不过来的,还是要编点清洁卫生什么的宣传快板儿,给我个电话,我保证来帮忙,而且要作得顶好!

沈维义 所长,这小家伙的笔底下可棒!他的作文老得五分!

诸所长 好吧,都去玩玩吧!待会儿呀再回来看看,也许就有好消息!

众人 谢谢所长!谢谢海燕同志!再见!(下)

平海燕 所长,于壮来了电话,说王仁德就来!

诸所长 那好啊!刚才王秀竹说她妈妈脸上有几个麻子,这一定是李大妈了!可是李大妈为什么还不肯说这件事呢?

平海燕 是呀,我也不明白!我又跟井奶奶、天祥谈过了,他们也跟咱们想的一样,既然李大妈不愿意说,就别太勉强了!天祥很着急,他马上须到新工作岗位去,不把这件事赶紧弄清楚,他心里不会消停!

刘超云 (上)所长,我把王仁利请来了!

诸所长 他来了?

刘超云 对!我已经跟他谈了两次,他躲躲闪闪,不说痛快话,您跟他谈谈吧!

诸所长 你怎么不先来个电话?我应当先去看他,那不更显着亲切,他也许就更容易说出心腹话吗?

刘超云 是他要求来见您的,所长!他说,他的话得对所长说!

诸所长 好,请他进来!

刘超云 (到门口)大叔,您进来吧!(王入)这是我们的所长,这是——(指海燕)

王仁利 ——我认识!所长您好?这位女同志,谢谢你前几天照顾我!

平海燕 您完全好了吧?大叔!

王仁利 好啦!好啦!那是在敌伪时期留下的老病根儿!那时候我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算了,不说了!

诸所长 快坐下吧,大叔!超云,倒水!(刘去倒水)王大叔,您作运输工人还行吗?钉得住吗?

王仁利 (坐)行!(刘递水)谢谢!

诸所长 超云,你去看看天祥吧!

刘超云 是!大叔,您坐着,我还有点别的事儿!(下)

王仁利 (对刘)再见!(对诸)行!我的力气还不小!可是呀,组织上照顾我,只叫我管管联络工作!叫我感动啊!肚子呀,老爱出毛病,那天这位好姑娘看见了……

诸所长 我劝您到医院去好好检查一下!

王仁利 唉!我既是活人,也是死人,这点病算什么呢?

诸所长 不能那么说,大叔!身体好,工作才能好,咱们都是给国家干事儿的!不是吗?

王仁利 对!对!我学习的不够,常那么积极一阵,又消极一阵的!

诸所长 您应当有个家,好有人照管着您!

王仁利 我原来有家,可是,可是……

诸所长 今天是星期天,咱们就作为坐在茶馆,谈谈家常里短,请把事情都告诉我吧!我除了想帮助您,没有别的意思!

王仁利 我知道!我知道!要不然,我还不要求来见您呢!

诸所长 那么就说说吧!

王仁利 唉!唉!(慾语又止)

平海燕 大叔抽烟吗?

王仁利 抽!抽!我这儿有!(掏出烟斗)

平海燕 对!抽着烟,亲亲热热地跟所长谈谈!您要是不喜欢我在一边儿听着,我可以……

王仁利 没有的话,我怕你干什么吗?

平海燕 是呀,我比您的女儿还小一岁呢!

王仁利 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她在哪儿?你怎么知道我有个女儿?

平海燕 还有您的儿子,我也认识!他们姐儿俩可好啦!

王仁利 我的儿子小马儿?

诸所长 王大叔,我们找到了您的女儿、儿子,您不喜欢吗?

王仁利 女儿,儿子?我怎能不喜欢呢?难道我的心不是肉作的?可是,我,我,我……所长,我有什么脸见他们呢?

诸所长 大叔,痛痛快快地说吧!我们知道您有心事!

王仁利 心事?我知道儿子、女儿都没有啦,我对不起老祖宗们,我叫王家门儿绝了后!心事,不是心事还是什么呢?

诸所长 大叔!沉沉气,从头儿说吧!

王仁利 (低头想了会儿)所长,在日本兵占领北京的时候……”

平海燕 您对我说过了一点。您打过一个日本兵!

王仁利 对!把他揍了个半死!揍完了,我就跑到张家口去,那儿有我一个熟人,给我找了点力气活儿。凑啊,凑啊,凑了两三个月,我才凑了十块钱,托一个铁路警察带回来。所长,那个时代呀,一个人就可以因为十块钱灭了天良!

诸所长 他骗去了您交给他的十块钱?

王仁利 要光是那样,还不算可恨!

平海燕 他对您家里说,您死在了张家口!

王仁利 嗯!他回来对我说,我的老婆带着招弟儿跑啦,改嫁啦,家里只剩下老太太跟小马儿!他知道我会相信,因为我告诉过他,他们婆媳不和。他也知道我不会回京来看看,我打过日本兵,不敢回来。老太太不久就死了,可是他还张罗着替我捎钱!就这么隔不久他吃我十块八块,我始终闷在葫芦里!我恨我的老婆,竟自不等我回来就改嫁!咱们胜利了,我回到北京,老太太早没啦,儿子也不见了!我去到处找老婆,我真想杀了她!我见着了我的兄弟,王仁德,吓得他直想跑!他说:“哥哥,你不早死了吗?”我这才明白了我是活人,可又是死人!

诸所长 这您就不再恨孩子们的妈妈了?她是听说您死了,才又改嫁的!

王仁利 我解不开这个扣儿!请听明白了:我也并不是不恨自己!我要是有出息,何至于跑到外边去混饭吃,把一家子都丢了呢?

诸所长 您卖力气吃饭,没有错处!是那个旧社会叫您妻离子散的!您应当原谅您的妻子,她听说您死在外边,无倚无靠,能不找一条活路儿吗?

王仁利 我不能原谅她,尽管她有理由改嫁,可怎么那样狠心把孩子们也弄丢了呢?

诸所长 您的女儿说,是您的老太太把他们母女轰出去的!

王仁利 是……嘿,怎么这些事就都出在我家里呢?

诸所长 有什么社会,有什么家庭。出这种惨事的不止您一家!我们常替人民寻亲觅友,我们知道不少这样的事情!

王仁利 您说的对!您叫我心里亮堂点了!所长,我的儿子、女儿在哪儿呢?

诸所长 您当然想见见他们?

王仁利 十几多年啦,我连作梦都常想看见他们!走在街上,我就象找东西吃的饿鹰,眼睛盯着每一个小姑娘、小小子!我想念他们,想念他们!可是,我又有点怕、怕遇见他们!怎么说呢?您看,万一他们是跟着妈妈,而且表示愿意跟着妈妈,我怎么办呢?再说,倘使他们愿意跟着我,我拿什么养活着他们呢?我告诉您实话,胜利以后,解放以前,我挣的那点钱,全喝了酒,一醉解千愁嘛!要不是北京解放了,我早就真死啦!

诸所长 您现在戒了酒?

王仁利 戒了!只有在心里实在难过的时候,才喝两盅!

诸所长 还是少喝的好,大叔!我问您,您始终没见过孩子们的妈?

王仁利 没有!要是遇见了她,可就麻烦了!即使我不跟她拚命,我也张不开嘴跟她说话呀?我不能明白,不能明白,她是那么好的一个妇人,老实,正直,我妈妈对她那么无情无理,她总是忍着,没有挑拨过是非。怎么,怎么,她就会另嫁了人呢?(外敲门声)

诸所长 请进来!

王仁德 (上)您是所长?(看见了哥哥)我……哥哥!哥哥!

王仁利 (楞了会儿)你?老二!

王仁德 是我,哥哥!

王仁利 哼!你没想到我会在这儿吧?你个无情无义的东西!

诸所长 王大叔,别动气,有话慢慢地说。今天咱们要把事情都弄清楚了!

平海燕 (给仁德拿过椅子)您坐吧,二叔!

王仁德 谢谢,同志!谢谢!哥哥,您看,我现在是公社里最得力的炊事员啦!

王仁利 别吹了吧!当初你嫂子找了你去,你怎么就不帮助她,反倒替她找人,叫她改嫁呢?别再叫我哥哥,我没有你这么个弟弟!

王仁德 (低头无语半晌)哥哥,当着所长,我把憋在肚子里十多年的话都说出来吧!

王仁利 憋在肚子里是块病!

王仁德 真是一块病,所长,一个象我这样的人哪,遇见那个人吃人的年月呀,会作出见不得人的事!

王仁利 你就会抱怨那个年月,不说自己没出息!

诸所长 大叔,听二叔说什么!

王仁德 所长,那时候啊,我只有那么几亩山坡地!到山里加入游击队吧,我舍不得那点地。种地吧,光是保甲长的霸道,就整我个半死!我呀,一点办法也没有!后来,嫂子来找我,说哥哥死在了外边!

王仁利 你就不去打听打听我到底是死是活?

王仁德 您说的是废话!三顿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幕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