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氏三兄弟》

第二幕

作者:老舍

时间 一九一二年春初,傍晚。

地点 秦宅。

人物

顾师孟 

秦赵氏 

秦叔礼 方 妈 

凤 贤 

秦大章 

秦二利 曾墨侠 

秦仲义 张 二 铁 子 

顾秀才 

邱立本 

秦伯仁 邢也达 

冯 策 鲁遇斋

〔幕启:距前幕已十多年了。这十多年中,中国有了极大的变化。清朝的皇帝已退位,中华民国成立了。

前幕出现的人物也不能不变:他们的模样、思想,以及服装,都有了变化。嗯,连秦宅的房子与屋中的摆设也变了。

〔首先让我们看看秦仲义吧。他已不是布铺的掌柜,而是一个小纱厂的经理了,握有纱厂全部股份的百分之四十。从前他的心眼就很厉害,现在,因为有了更多的财产,更高的地位,就更厉害了。从外表上看,他可是显着开朗了,不但嘴里说着新名词,而且有时(特别在照像的时候)穿上西装。以前,家里没有用人;现在,家中也用着两个仆人;出门时,他有自己的包车。现在,我们眼前的新式屋子,原是前幕的那个书房,已经换上可以推开的玻璃窗;纸糊的“棚”已改成灰顶。旧式的桌椅已换上洋式的——就是清未民初的那种中不中,西不西,最难看的东西。摆设也改了良,粗劣的西洋磁器、玻璃杯,搪磁痰盂等代替了中国的胆瓶果盘等。这一时期发了财的人似乎已辨不清什么是美,什么是丑。

〔伯仁夫妇在外漂流了十多年,伯仁参加了那时候的革命工作,已作了参议员。南京政府派代表到北京来,约袁世凯南下。伯仁也随着回来。仲义在家中预备了酒席,约了几个客人,欢迎哥哥。

〔幕启时,顾师孟往里走,二奶奶迎接。顾显着很开阔,象个已见过世面的妇人,打扮得也时髦。二奶奶显着憔悴,还穿着老式衣裳。顾提着礼物。

秦赵氏 (带感情地)哟!大嫂!一幌儿十几年啦!(接过礼物,放在一旁)

顾师孟 (也激动地)可不是吗!二妹妹!喝(看屋中)咱们家改了样啦!

秦赵氏 谁说不是!大嫂你也变了样,可是更漂亮啦!

顾师孟 (得意地)唉!走南闯北的,总算是开了眼!有钱呢就花,没钱呢就忍着,凡事不往心里去!

秦赵氏 那敢情好!大哥呢?他不是作了革命官儿吗?

顾师孟 待一会儿就来。什么革命官呀?我们是跟着南京代表来的,来约袁世凯到南边去。他忙的很!

秦赵氏 孩子们呢?怎么不带他们来呢?

顾师孟 大宝——学名子叫宝新——入了中学堂,还算聪明!二的呀……

秦赵氏 男的女的?在哪儿生的?十多年,你们敞开儿不来信,大家伙都日夜念道你们!

顾师孟 今儿个上海,明儿个广州,老没个扎脚的地方,你哥哥又是个革命党,写信干吗?二的是个小姑娘,在汉口生的,名子就叫汉媛,也上了学。怕耽误他们的功课,没带他们来。你有几个了?

秦赵氏 还是大章跟二利他们俩!去年小喜了一个!

顾师孟 哟,你看!他们也都上学啊?什么都是小事,儿女们的教育可顶要紧!

秦赵氏 识文断字是要紧的事!唉!你看我……

顾师孟 怎样?老二待你还不错吗?现在改了民国,男女平等!有什么委屈告诉我;你不敢,我可敢,跟他干!

秦赵氏 大嫂,我这几年哪……(要哭)

顾师孟 说吧,二妹!

秦赵氏 甭说了,一言难尽!

顾师孟 老二要讨小老婆,是吧?我在外边看多了,男人一有俩钱,准闹这个毛病!

秦赵氏 也难说,钱在谁手里,权柄就在谁手呀!

顾师孟 等我见着他的,我教他知道知道咱们妇女不是好惹的!

秦赵氏 我的委屈还多之呢,一天一夜也说不完!

顾师孟 待会儿咱们细说,我先看看老太太去。她还抽烟吗?

秦赵氏 简直不大起床了,难伺候透啦!

顾师孟 雇了人没有?

秦赵氏 两个呢,一个老妈子,一个男的。可是雇来的人怎能伺候好了她老人家?老妈子砸个茶碗,洗破了一只袜子,都是我的罪过!哟,提起老妈子,我还没张罗给您倒茶呢!(叫)方妈!

顾师孟 我可要新沏的!不管茶叶好坏,得是新沏的!就是这点北京人的习惯还没改了!

秦赵氏 方妈!(外面应声)沏茶!(外应:“是啦!”)

顾师孟 在外边跑啊,住旅馆不是什么舒服事,可有一样好,茶水方便!走吧,看看老太太去!

〔老三跑进来。

秦叔礼 (激动地)大嫂!大嫂,您怎么一声不出就来啦?

顾师孟 老三,我是谁,还鸣锣开道吗?

秦叔礼 您是谁?搁在十年前,可有您这样走南闯北的女人?

顾师孟 年头倒是变了!老三,你怎么好哇?

秦叔礼 我呀,不好!我盼了星星盼月亮,盼您回来,好跟您诉诉委屈!

秦赵氏 三爷,难道家里有人欺负过你吗?说话别不得人心哪!

秦叔礼 二嫂,说实话,大嫂比谁都疼我!

秦赵氏 又说我是磁公鸡?

顾师孟 老三,你怎么这么瘦啊?难道你也……

秦叔礼 有时候陪着妈妈,吃一口半口的!

顾师孟 那象什么话呢!

秦叔礼 您看哪,小瘦长脸,戴上髯口,我的扮像甭提够多么好看啦!

顾师孟 你还玩票哪?

秦叔礼 您怎么啦?九城里谁不知道秋云馆主啊!

顾师孟 我告诉你,老三,这不行!你哥哥革命,你抽鸦片烟,成什么话呢?待会儿当着客人,你可千万别说有烟瘾!

秦叔礼 有革命的,有不革命的,戏才唱得热闹啊!〔方妈端了茶来。

秦赵氏 方妈,见见大奶奶!

方妈 您好哇?太太可真少兴!(“少兴”即年轻。)(递茶,问赵)还有事吗?

秦赵氏 你去吧!(方下)

〔叔礼乘这机会去看礼物。

秦叔礼 喝,南京板鸭!这个算给我的吧!

顾师孟 放下!都得先教老太太看看!

秦叔礼 好,我听您的。大嫂,我叫三奶奶去!头次见面,您可得给她点礼物!(下)

顾师孟 老三成了家?

秦赵氏 快二年了!

顾师孟 你怎么没说?

秦赵氏 我一张嘴说不了八宗事儿呀!

顾师孟 她怎样啊?

秦赵氏 长得呀跟画儿里的美人一样,嘴也甜甘,就是不会干活儿,连拆洗被子都不会!

〔老三同老婆上。

秦叔礼 凤贤,见见大嫂,给大嫂磕头!

顾师孟 嘿!别磕头,现在是民国了!

凤贤 老嫂比母!什么民国不民国的,总得磕!(跪下叩首)

秦叔礼 得!大嫂,我们讨赏!

顾师孟 我没带着什么呀!

凤贤 甭听他的,他见了大嫂,乐得不知怎么好啦!

顾师孟 (摘下一只手镯来)得,咱们妯娌俩分着戴吧,一人一只!(凤不受,顾给她戴上)走吧,看老太太去!

秦叔礼 (对二奶奶与三奶奶)你们俩拿着东西先去,我跟大嫂说句话。(二人携礼物下)大嫂,我告诉您,二哥呀,把咱们的地跟铺子全卖了,在天津开了纱厂。我在家,他分给了我几个股儿;大哥在外,老二干脆任什么也没交代!您得跟他讲讲,我们弟兄三个的财产,不能教老二独自占了!

顾师孟 亲是亲,财是财,我会提醒你大哥!

秦叔礼 大哥也得替我说两句呀!

顾师孟 你自己没长着嘴?

秦叔礼 您不知道哇,老二越来越厉害,我说不过他!

顾师孟 不厉害怎么开得了工厂?(说着往外走)也怨你自己,年轻轻的,染上嗜好……

秦叔礼 我怕猛孤仃地断烟,坏了嗓子!您不知道我唱的多么好!待会儿我唱几句,您听听!

顾师孟 无论怎么说,抽烟不对!

〔大章进来。

秦叔礼 大章,这是你大妈!

秦大章 大妈,how do you do?

顾师孟 哟,这小子怎么说英文呢?

秦大章 什么?大妈你懂英文?怪不得你敢山南海北地走呢!

大妈,求你件事,你得帮助我跟爸爸说,让我到美国留学去!

顾师孟 你,你中学堂还没毕业哪吧?

秦大章 越早去越好啊!爸爸事事学洋派儿,可惜半路出家,学不到底;我要早早地上美国去,科班出身,有多么好!

秦叔礼 我就吃亏没坐过科,唱得好,武工可还不到家。

顾师孟 大章,什么事不能一冲子性儿,得细细地想想,多商量。这是我出门在外多年学来的乖!老三,来吧!(同礼下)

〔大章看他们出去,到门口轻轻地叫。

秦大章 二利!二利!(二利象小猫似的从什么地方走过来)你怎这么胆小哇?她是咱们的亲大妈!

秦二利 我才不胆小,我是要在暗中偷看,看大妈是不是女侠客!

秦大章 你呀,你念《施公案》入了迷!你没看见大妈吗?她又漂亮又有学问,懂英文!

秦二利 我偷偷地看了她一眼!我还得到院里偷偷地看去!(又怕又兴奋地往外跑)

〔曾墨侠与他碰在门口。曾相当潦倒。

曾墨侠 !站住!(利立定)二利,《施公案》念到第几续了?念到百鸟朝凤,棍打凤凰腿没有?来,(掏出一部小书)给你,《小五义》,比《施公案》还热闹!

秦二利 里边有女侠没有?有画儿没有?

曾墨侠 都有!你念去吧!

秦二利 谢谢你,曾叔父!(下)

曾墨侠 (进来)大章世兄,听说你伯父回来了?

秦大章 我爸爸预备下酒席给他接风。

曾墨侠 妙哉!妙哉!我来对了!

秦大章 我爸爸可没下帖请您,怎么办呢?

曾墨侠 我跟你大爷是自幼儿同学,有帖没帖的,我坐下就吃!

秦大章 客人都是革命党,您怎好往里搀呢?

曾墨侠 你还年轻,不知其详。想当初,西太后杀了谭嗣同,我就告诉你伯父:皇太后杀得了谭嗣同,可杀不死革命!

你伯父一闻此言,乃远走高飞,到处鼓吹革命。你伯父走后,我告诉你父亲,富国之道,实业为本,所以你父亲才弃商兴工。

秦大章 那么您自己怎么混成这个样儿呢?

曾墨侠 我呀,天生是个策士!专会给别人出好主意,不管自己的利害得失。既是策士,我就最合适办党。我听说了,有点头脸的人都要办政党!你伯父必然用得着我,所以我必须见他一面!

秦大章 无论怎么说,您不能入席!

曾墨侠 吃不吃的,我非见见你伯父不可!

〔仲义在院中喊:“方妈!茶水预备好了没有?”方妈:“都预备了!”仲义:“张二,厨子来了没有?”张二:“早来了!”仲义进来。

秦仲义 (好象没看见曾)大章,怎么不摆上果子?

秦大章 我不知道!

秦仲义 问问你妈去!

秦大章 好吧!(下)

曾墨侠 仲义兄!

秦仲义 墨侠,我告诉你,这么破衣垃圾(音撒)的,不要紧自上我这儿来!

曾墨侠 老兄,咱们可是多年的朋友啊!

秦仲义 你要真够朋友,就不该老麻烦我来!在街上碰见,你该远远地躲开!我这儿忙得很,没事就请出吧!曾墨侠 唉!革了命,还是这么不平等啊!

秦仲义 你自己要强,也开个纱厂,咱们不就平等了吗?(掏出一块“站人”来)拿去!

曾墨侠 (接钱,看了看,又听了听)这恐怕是块闷板吧?

秦仲义 闷板谁白给你一块?

曾墨侠 唉!(往外走)

〔大章端着一盘果子,上。

秦大章 走啊?告诉您,别在门口等着我伯父,他是要人,不会管您的事!

曾墨侠 唉!我要是运气好,也会成了要人!(下)

秦仲义 大章,你行!对这种人就得这样!我还是心太软,给了他一块“站人儿”!

秦大章 真的?(放下果盘)

秦仲义 好在是块闷板!

秦大章 爸,大妈来了,敢情她懂英文!真行!爸,什么时候送我到美国去?

秦仲义 中学堂毕了业再说吧!

秦大章 越早越好啊!

秦仲义 说着容易啊,一年得花两三千美金!

秦大章 钱花在儿子身上,才是正地方啊!

秦仲义 这话说的好!你小子有出息!我答应下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秦氏三兄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