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骑手》

第二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后片刻。

地点 头人家里。

人物 大姐 二姐 三姐 仆甲 头人 仆乙 男女仆若干蛙儿

〔幕启:一间相当阔绰的大厅。大姐与二姐闷坐无聊。

大 姐 天下什么最虚空?

二姐 莫非是青山寂寂,花儿为谁红?

大姐 不对!清风吹过香十里,招来呀多彩的蝴蝶,金色的蜂!

二姐 莫不是天上的白云最寂寞,终日飘来飘去西到东?

大姐 不对!白天随着和风翩翩舞,夜晚悄悄地吻群星!

我看哪,唉!唉!

我们姐妹最虚空!

二姐 咱们?既非天上的云两片,又非空谷幽寂花两丛!

身穿天堂苏杭来的绸缎,头戴珍珠日夜明!

大姐 绸缎不说知心话,珍宝啊冷冰冰的不出声!

并蒂花儿不在春天放,转眼哪风雪无情入了冬!

二姐 大姐呀,这番一猜必猜到。

大姐 说吧,快快说与大姐听!

二姐 你呀,痴望着星天暗祷告,但愿那牛郎来会织女星!

大姐 天上的星星我不问,我只盼地上的鸳鸯早相逢!

妹妹不要面红装正经,哪个美女不想早日配英雄?

可叹哪,父亲更爱牛和马,不关心女儿们的好事情!

二姐 可叹哪,父亲更爱财和宝,不关心姑娘们的好事情!〔三姐上,捧着茶具,伺候她们。

三姐 大姐二姐请把茶用,用过了,好去散闷后园中。

大姐 我闷与不闷何劳你在意!

二姐 我们散闷,你好偷懒睡到日西倾。

大姐 (见三姐垂首)不许你低头,暗中诅咒我!

二姐 (见三姐仰头)你是谁?敢怒目相视挺起胸?大

二姐 早晚撕碎你的脸,去掉你的娇媚,只给你留下穷!

〔仆甲上。

仆甲 小姐们,祥风吹动了门前柳,

大 姐 莫非来了求婚的美英雄?

仆甲 大小姐,你的聪明世上少有!

二姐 快说!快说!他带着多少礼品与仆从?

大 姐 妹妹你先少开口,求婚的一定久慕我的名!

三丫头你将这里收拾洁净!

二妹呀,快来帮我重整花容!

好仆人,你去禀告我的父,告诉他换上新衣把娇客迎!

〔仆甲下。大姐携二姐急下。三姐收拾屋中。

三姐 父母双亡无弟兄,举目无亲天地空!

别人家的粮食难下咽!

别人家的衣服暖不到心中!

虽然头人是义父,

我与奴婢地位同!

神给我一张俊秀的脸,苦人的美丽招来恨无穷!

我无暇,也不敢,描眉敷粉,我没有,也不盼,饰锦披红!

可是呀,姐姐们害的是嫉妒病,我无心的一笑啊,她们都说我卖风情!

神哪,一阵清风吹去我吧,那积雪的高山也比这里温暖,多些春风!

在那里,我拾取松枝燃起火,烹些雪水甘且清!

在那里,我会昂首高歌与长啸,唱得那云霞含笑天地明!

不再看这里男女的丑嘴脸!

不再听这里的肮脏的数钱声!

再没人待我如牛马,

我自己操劳,热汗哪融解了千年的雪与冰!

〔大姐、二姐回来,都顾影自怜,作出各种娇态。

大 姐 祥风吹到家门口,吹开我身上每个小毛孔!

看,衣裳发光彩,

他的气度可象贵人,英武雍容?

体儿倍玲珑!

求婚的贵客呀,留神,不要睁大了眼,留神我的光彩闪得你双目微微的疼!

进来吧,别怕手足失措,忘了礼貌,我会原谅你,我的美呀你神人也会似醉如疯!

二姐 姐姐呀,你的自信超过自知,跟我比比吧,谁的眼比夜明珠更明?

谁的桃腮与俏眼,会在微笑里,斟酌着透露浅意或深情?

姐姐呀,我决不与你争爱夺宠,可是对不起,我的美丽自自然然使你拜下风!

大姐 不要向我夸海口,省得呀,我的胜利叫你难为情!

(转向三姐)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难道说相女婿的事儿你也敢竞争?

三姐 唉!你的怒容我看惯,息怒吧,把求婚的吓坏,好事难成!(下)

二姐 呸!呸!

〔仆甲、乙引头人上。二女施礼。

头人 求婚的是老还是少?

带着多少礼物与仆从?

仆甲 很难辨出老或少,独自一个没有仆从。

头人 你怎么越活越糊涂?

一个穷汉也值得我出迎?

仆甲 不是我大胆惊动你,客人说呀,你不接见就是大不敬!

头人 不敬?不敬?什么人这样大胆狂妄?

去,去告诉他:惹恼了我呀,手下不留情!

大姐 且慢!亲爱的父亲莫动怒,等我慢慢把事问清。

老仆啊!那客人的相貌是丑还是俊?

仆甲 他的相貌世上少有!

二姐 父亲哪,你不出迎我去迎!

头人 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动!

大姐 老仆啊,快说,他到底怎样与众不同?仆 甲 他的脸,

大姐 脸怎样?

仆甲 比雨后的松针多着三分绿!

二姐 绿叶正好配花红!

仆甲 他的眼,

大姐 眼如何?

仆甲 两颗呀琉璃巨珠光四射!

二姐 噢!目光炯炯是英雄!

仆甲 他的嘴呀,

大姐 什么样?

仆甲 嘴角一直通到双耳!

二姐 哎呀!奇人奇相有奇能!

头人 算了吧,分明这是小青蛙,前来送死,我叫他活不成。

二姐 青蛙?青蛙?敢来求婚,三丫头,小妖精!快来!快来!

〔三姐急上。

二姐 你配青蛙正好妖精爱妖精!

头人 叫那找死的进来吧,自取灭亡,莫道我无情!

〔仆甲下。

仆乙 主人,他既敢来必定有本领!

头人 叫男女仆从执枪仗剑速到前厅!

仆乙 下面听着:主人传唤齐进见,各持枪刀与弩弓!

〔众仆上。

众仆 晴天白日处处安静,并无匪盗来进攻,

主人犯了什么病?

叫咱们拿刀动杖带弩弓!

你吃粮,我们种,

你烧柴,我们供,

我们的手脚都为你劳动,还叫持刀拔剑替你行凶!

送了我们的命,

尸骨哪,抛在多鹰的野山中!(行礼)

参见主人公,

请你下命令!

头人 弓上弦,刀出鞘,准备厮杀灭妖精!

众仆 我们会干活儿,还没学会捉妖精!

头人 紧紧护着我,不许多出声!

我一抬手,说声“蛙”,你们就进攻!

〔仆甲引蛙儿上。大姐、二姐惊慌后退。三姐不动声色。

蛙儿 手举山中一朵花,蛙郎来到头人家。

头人哪,你的闺女该出嫁,给我哪个请你快回答!

头人 嘟!嘟!嘟!说什么我家女儿该出嫁,嫁谁也不嫁给小青蛙!

我正要捉你除祸害,

你来找死,别怨我将毒手下!

蛙儿 丈人你说哪里的话,谁见过喜气临门却把女婿杀?

头人 谁是丈人?哪个是女婿?

蛙儿 就是你、我,咱们俩!

头人 小小妖魔太放肆,口出狂言,胆敢将我来戏耍!

仆从们,仆从们,(抬手)

蛙!蛙!蛙!

〔仆从们刀枪齐举。

蛙儿 (举起花来)你有刀枪我有花,你那里蛙!蛙!蛙!我这里哈!哈!哈!

〔头人的手不能落下来,仆从们亦不能动。

头人 啊?啊?啊?小妖真地有妖法,气得我要咬碎了牙!(用力摇动胳臂,仍不能落下)(改变态度)哎呀呀,体面的青蛙郎啊,你爱闹着玩,我将你戏耍,你若好意来求婚,

叫老丈人的手儿先放下!

蛙儿 无理的手啊总想伸掌将人打,和善的手啊愿将别人的手儿拉!

放弃你的毒狠与杀机,我叫你高扬的手臂从容落下!

头人 青蛙郎啊,不要误解我,我的心慈善,我的手连一只鸡儿也不肯杀!

蛙儿 你的chún上有蜂蜜,心中却是毒蛇的家!

好吧,先把手放下!

说真话吧,我最恨的是虚假!

头人 (放下手,仆从们亦收回刀枪)亲爱的青蛙郎啊,听我几句诚恳的话:

你要牛,我愿给你四五头,你要马,我愿给你两匹雪白的马!

请你不要再提求婚的话,你想想,我的女儿怎好配青蛙?

蛙儿 不要你的牛,不要你的马,只要你家中的一枝花!

我的双亲年年头上添白发,为孝养他们,我须早成家!

头人 (又渐渐强硬)你年幼不分好和歹,我越退让,你会越自大。

告诉你,并非你一哈哈,我的手软放不下;实在是刚才忽然臂上发了麻!

蛙儿 幸亏发麻难落下,要不然我的身首分了家!

谁不知你是这一方的小皇帝,你要杀谁就去杀?

头人 他既知我是小皇帝,你,丑陋的小东西,怎配当驸马?

好好地给我滚出去,

饶你不死,全因我的度量大!

蛙儿 我比你的度量还更大,饶恕你无礼,急等你的最后回答!

头人 去!去!去到池塘高声唱,你会找到个大眼大嘴的女青蛙!

蛙儿 这是你的最后的话?

头人 不!最后还有一个“杀”!

蛙儿 你的话好笑,我就笑哈哈!

头人 任凭你笑,任凭你哈,决不容你妖言惑众说疯话!

蛙儿 你听着,我要高声笑,吉祥的事啊理当笑哈哈!(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

〔屋子震动。头人遮上双耳,身子左右摇摆。大姐、二姐亦遮上耳摇摆,三姐不动。仆从们很快地左右摇摆,如逢地震。

头人 快快停止笑!

快快停住哈!

我的心飘荡,

我的眼发花!

我答应,我答应,

彩凤嫁青蛙!

〔蛙儿停笑,众安静下来。

头人 大闺女呀,大姑娘!

你的岁数大,理应先出嫁,你的心地好,

知道孝敬老爹妈!

你去,你去,

欢欢喜喜嫁给他!

大姐 父亲哪,门当户对我愿早出嫁,不等你催,我骑上快马飞奔婆家!

我可是不能把这鲜花一大朵,不插花瓶,却在粪上插!

头人 姑娘,姑娘,救救我,我给你金银锦缎和牛马!

大姐 你爱金银与牛马,我爱情郎俏似花!

你怕这绿脸的小怪物,我有护身神符不怕他!(抓起桌上的杯子,向蛙儿掷去。飞跑下)

头人 青蛙郎啊,看我多诚实,愿把女儿嫁,丝毫不虚假!

怎奈姑娘不点头,

作父亲的慈心啊不许我强迫她!

我赏你一斗金,赏你一斗银,好好地回去待奉老人家!

蛙儿 大姐刁怪难作贫家妇,那厢(指二姐、三姐)还有两技花。

头人 青蛙郎啊,听听我的话:欺侮人哪莫要欺到家!

蛙儿 若讲欺人你是能手,你那饮血的枪刀专将好人杀!

求婚若是难如愿,

我会哭喊,哭喊到夕阳烘晚霞!

头人 你的怪笑声刺耳,你要啼哭我不怕!

淘气的孩子善哭啼!

哭到了力尽筋疲啊,太平天下!

蛙儿 我就试一试,看你怕不怕,

看谁先力尽筋疲,

说好话。(哭啼)哇!哇!哇!

〔天旋地转,众人皆就地转圈。

头人 青蛙郎!青蛙郎!

快快收住泪!立刻别再哇!

天地搬了家,

房屋要倒塌!

别再哭!别再哭!

哭声比笑声更可怕!

〔蛙儿停哭,大家安静下来。

头人 二姑娘!二小姐!

你快行好救命吧!

快快步上前,

接过他的花!

我将一半最好的田,

我将一半肥牛和骏马,分给你,分给你,

只要你肯嫁给他!

你吃的好,穿的好,

就会忘了他的丑陋与卑下!

几时你心中不自在,

骑上骏马来住娘家!

二姐 我比大姐多着几分美,她若是杜鹃花儿我是山茶!

大姐既然不肯去,

父亲如何逼我嫁青蛙?

即使我愿低头遵父命,怎奈呀你的尊严定要红日依山下:头人的爱女配与小青蛙,你还怎么夸口威风大?

人人都会在你身后指指点点,拿你呀当作酒后茶余的小笑话!

头人 姑娘有见识,姑娘眼光大!

二姐 青蛙,青蛙,放弃贪心吧,我永远永远不会将你嫁!

我不屑将你打,

不屑将你骂,

你若知道好与歹,

青蛙呀,赶紧蹦蹦跳跳转回家!(下)

头人 你看!你看!不是我固执,怎奈姑娘看不上小蛤蟆!

回去吧!回去吧!

我派四个仆人送你回到家,拿着粮,拿着油,

拿着够吃半年的盐与茶!

蛙儿 不要你的粮,不要你的茶,

我今天必须,必须

递出手中的花!

你怕我的笑,又怕我的哭,惹恼了我呀,我会哈哈、哇哇,双管齐下!

三姐 青蛙郎啊,你莫哇哇地哭,也莫笑哈哈!

我愿随你去,

请你递过手中的花!

头人 住口!没有我的话,看谁胆敢自己找婆家!

你的命儿苦,

劈柴磨面用处大。

我宁愿舍去几头牛,

决不许你早出嫁!

蛙儿 她是一朵自由自在的花,她要出嫁就出嫁!

大姐刁钻二姐坏,

请你留着两个小夜叉!

三姐呀,我爱你容颜美,不假脂粉秀如花!

我更爱你的性格儿好,不耻嫁到苦人家。

献上我的心,

献上我的花,

咱们携手回家去,

乐坏了我的慈善老爹妈!(献花)

咱们走!

三姐 走!走!我愿跟你走!

这里呀是我的监牢不是家!

你的好话打动我的心,我就渴望不分贫富,不受欺压!

蛙儿 我家虽寒苦,恩爱不缺乏!咱们走!

三姐 走!走!我愿同你走,有恩爱的地方才是家!

头人 站住!你走!你走!

我不给你一颗种子,一根头发,看你用什么去充饥,

看你拿什么过冬夏!

蛙儿 双手是我们的传家宝,

三 姐 种地、砍柴,也折花!

蛙儿 我们的热汗滴湿了土,

三 姐 既收粮食又收麻!

蛙儿

三姐 你只知道爱黄金,黄金有价,爱无价!

青山许我们去开荒!

我们并肩劳动,汗珠儿更比珍珠大!

我们会养牛,我们会养马,不辞劳苦呀,我们连天神也不怕!(往外走)

头人 站住!我允许你们去成家,只要你们不再说怪话:什么修路通北京,

什么不分贫富,不受欺压!

蛙儿

三姐 我们高兴说,大家愿意听,谁能拦住百姓说真话?(又走)

头人 站住!站住!你们敢再走一步,我的毒弩一齐发!

蛙儿 难道你忘了我会哭,我会笑?哇哇!哈哈!

〔头人等皆不能动。

蛙儿

三姐 再会吧,再会吧!

走出这阴暗的肮脏的小朝廷,红日清风天地大!(下)

头人 哇呀呀!哇呀呀!

我的心气碎!肺气炸!

今天放走小青蛙,

有谁见我还害怕?

追!追!追!

追上他们刀枪齐下!

〔外面蛙儿的声音:“哇哇!哈哈!”头人怒目,但不能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蛙骑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