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霞丹雪》

第11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后一日。

地点 同前。

人物

沈娘子

李 万

张 千 四衙役 州 官(丑)

冯丹雪

〔沈娘子上。打四更。

沈娘子 (唱)沈秀才一去不回转,思来想去难以安眠!

莫不是冯家伯伯行方便,搭救秀才得安全?

莫不是冯家伯伯难得见,得罪了差官惹起祸端?

愁也多恨也多孤灯独伴,心慾碎肠慾断强忍悲酸!

坐卧不宁呼李万,

叫他前去找张千。(出屋)

李差官!李差官!

〔李万上。

李万 来喽!

沈娘子 啊,李差官,秀才与张差官去了半日一夜,不见回来,我十分放心不下!

李万 我也正纳闷儿呢!

沈娘子 就烦差官去寻找他们,如何?

李万 我去寻找他们,你可得老老实实地在这里等着!

沈娘子 我不在此等候,你叫我上哪里去呢?

李万 对!我就走一趟。

沈娘子 有劳了!

〔李万往外走,张千垂头丧气地回来。

李万 怎回事儿呀?张头儿!犯人呢?

张千 丢了!

李万 丢了?

沈娘子 (出门)你待怎讲?

张千 昨天我押着他进城,人多马乱,三闪两闪,把他丢了!

沈娘子 你当差多年,哪会有此事?想必是秀才借到银两,你见财起意,将他谋害了!

张千 你算了吧!我见财起意?瞧我冻饿得这个样儿!

沈娘子 秀才哪里去了?

张千 一定在冯宅。

沈娘子 现在那里,为何不唤他出来呢?

张千 唤他?我把嗓子都差点喊哑了,还差点叫人家打了出来!

李万 那你怎么不在那里等着,回来干嘛?

张千 我不敢得罪冯侍郎。咱们一同去报官,四下搜查!

沈娘子 啊,张差官,话不是这样讲!

张千 要怎么讲呢?

沈娘子 你谋害了我的丈夫,待我先去告你一状!

张 千 你丈夫逃走,你倒要告我?

沈娘子 不告你,还告哪个?走啊!(唱)

可叹我只身无人管,

你图财害命胆包天,

去到衙门把理辩,

秀才屈死你把命来还!

张千 你先等等!(拦她)

沈娘子 你若拦阻,我就要喊叫起来!

李万 她一喊叫,店里人多,准都可怜她,咱们不是白饶一面儿吗?

张千 你怎么吃里爬外,向着别人呢?

沈娘子 父老们!冤枉!

李万 别嚷!别嚷!咱们去见官,还不行吗?

张 千 嘿!我这办案的倒变成被告啦!是福不是祸,走!

沈娘子 走啊!

〔走圆场。

沈娘子 来此已是,待我击鼓,(击鼓)冤枉!〔四衙役喊堂威引州官上。

一衙役 干什么的?

沈娘子 冤枉!

一衙役 启禀老爷:有打官司的。

州官 有打官司的?升堂吧!

一衙役 进来!跪下!

州官 谁有冤枉?

沈娘子 我有冤枉!

张千 小人我有冤枉!

州官 她先说的,她就是原告!

张千 得,我落个被告!

州官 你有何冤枉,站起来说!

沈娘子 容禀!(唱二六板)

都只为,这差官,心毒意险,陪同了,沈秀才,去借金钱。

他倒说,在城中,丢了人犯;分明是,图财害命,巧语花言。

可怜我,在异乡,遇这惨变,我恳求,大老爷,替我伸冤!

州官 她说完了,该你说!

张千 老爷,我冤!我奉宣府杨都督之命,捉拿她丈夫沈小霞。我没害她丈夫,是她的丈夫逃到冯侍郎家中去了。

州官 冯侍郎?你别乱说,那是我的老前辈呀!来呀,拿我的名帖,去请冯丹雪侍郎过衙叙话。

一衙役 遵命!(下)

州官 嗨!(对李万)你是怎么个人,还没说话哪?

李 万 小人名叫李万,也是解差,他们的事,我都不知道。

州 官 好哇!你无话可说,多么省事呀!

〔衙役引冯丹雪上。

衙役 冯侍郎到。

州官 有请!

衙役 有请!

冯丹雪 州官差人将我请,上公堂我要见机而行!啊,州官大人!

州官 老前辈,我在堂上审案,不能出迎,恕罪恕罪!老前辈,你请坐下!

冯丹雪 (坐)啊,大人,有何事相商?请讲!

州 官 这个女的说:她的丈夫叫这个张千给害了。张千说:她的丈夫藏在老前辈的府中。我也说不清是怎么一回事,请老前辈对证一下。

冯丹雪 这张千么,昨天在老夫门前大嚷大闹,说什么有个沈小霞藏在我的家中。我说无有,他就要搜,我正要来禀告大人!

州官 张千,你太可恶了!随便要搜查冯侍郎的家宅,成何体统!

冯丹雪 想那沈小霞乃是沈青霞之子,沈青霞得罪了严府,我冯丹雪焉敢与沈家来往呢!

州官 那么他没到府上去?

冯丹雪 哎呀呀,大人说哪里话来!我虽老朽,尚不糊涂!不要说接见沈小霞,就是听到这名字呀,我都要遮上双耳!大人,再也不要提起沈小霞,叫我这老朽无能、闭门守孝的人儿胆战心惊啊!

州官 可是刚才这个妇人说,她的丈夫去到府上借些银两使用。

冯丹雪 那沈小霞也许有此心意,怎奈他并未曾前来,倘使他来到,不要说借钱,我连门儿也不敢开放呀!倘使我私藏要犯,不但我自己有罪,也会连累上大人哪!

州官 老前辈,你倒推得一干二净!

冯丹雪 真是真,假是假,何言推得一干二净?

州 官 那么,他哪儿去了呢?

冯丹雪 问这个差官,自然知晓。

州官 张千,你从实招来,省得我严刑拷问。

冯丹雪 哎呀大人哪!这张千虽然失职误事,怎奈他是杨都督派来的,也不好责打吧?

张千 冯侍郎说的对,打狗还得看主人啊!

冯丹雪 大人还是到舍下搜查去吧!

州官 那我可不敢,不敢!哎呀,这件事可真难办!嗯,这么着吧:老前辈请回府休息,下官有事再去请教!

冯丹雪 大人你几时传,我几时必到!告辞了!(出,唱)沈娘子有才又有胆,

先下手的为强来鸣冤。

那小小的州官言来语去想把我试探,他怎知老夫我袖里机关!

回家去对小霞细说一遍,报冤仇等时机定把严贼参!(下)

州官 (唱)这件公事不好办,必须要仔仔细细打打算盘!

李万,将这妇人带到白衣庵中,听候发落。张千,限你七天,找到沈犯,不得有误!

张千 老爷,七天怎能行呢?

州官 退堂!

〔州官、四衙役下。

张千 糊里糊涂的,都是什么呀?

李万 这可怎么办呢?

张千 我知道他在冯府,还上哪儿去拿他!

沈娘子 你可知道,那严世蕃是侍郎,冯丹雪也是侍郎,他二人平起平坐么?你若再到冯府去吵闹,冯侍郎岂肯与你善罢甘休?

张千 嘿!我算倒霉透了!

〔分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霞丹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