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霞丹雪》

第12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后月余。

地点 冯家。

人物

沈小霞

冯丹雪

院 子

州 官 四差役〔幕开,沈小霞的屋子,桌上置好笔墨纸张。

〔沈小霞上。

沈小霞 (唱)大仇未报心忧愤!

嗐!想我在此藏身,父仇未报,真乃苟且贪生,愧对天地!且写几张《出师表》,承父志,下励自身便了。(唱)

写几张《出师表》激励忠心!

我避难在此如囚禁!(写)

〔冯丹雪上。

冯丹雪 (唱)他长吁短叹愁煞人!

贤侄,又在此写《出师表》吗?

沈小霞 嗐!伯父啊,侄儿在此避难,父仇未报,一筹莫展,心中十分烦闷。

冯丹雪 贤侄不要如此!为报父仇,正要珍重身体,切莫忧虑成疾!

沈小霞 伯父啊,侄儿恨不能背生双翅,飞到宣府,杀死那姦贼杨顺、路楷,方消心头之恨!

冯丹雪 怎奈那姦党有权有势,我等赤手空拳啊。我等要忍愤一时,好作长远之计!啊,贤侄,那州官外愚而内诈,我看他会来查看,我们要有个准备!

〔院子上。

院子 启禀老爷:州官到!

冯丹雪 (扯沈小霞)快快回避!(推沈小霞下,对院子)说我出迎,书房接待!

院子 是!(转身)啊,大人,请到书房!(下)〔州官持扇上。

州官 我已经进来啦,就在这儿谈吧!

冯丹雪 哎呀呀,原来是州官大人!老夫不知,未曾出迎,多有得罪!请!

州官 今日闲暇,特来问安,冒昧的很!冒昧的很!

冯丹雪 大人请坐!

州官 (看见桌上的纸张)哎呀,老前辈,偌大年纪,还如此用功,钦佩!钦佩!

冯丹雪 老朽在家守孝,只能天天写几个字儿。

州 官 (看字)老前辈,这是你写的么?

冯丹雪 啊,怎么?不象老夫的笔迹么?

州官 (猛开扇)老前辈,你来看!

〔冯丹雪、州官作身段。

州官 这扇儿么,是去年老前辈所赐,分明是另一种字体啊!

冯丹雪 噢!噢!噢!这扇儿是我写的,那幅字儿么,也是我写的。

州官 为何字体不同呢?

冯丹雪 大人,你来看哪,(捧须)老夫老了啊!这老人么,就象小孩子一般,今天喜爱这个,明天就喜爱那个。

我写字也是如此,今天高兴么,就写一写颜字,明天么也许写写欧字。见笑哇,见笑!哈哈哈!

州官 哈哈哈!

冯丹雪 请坐!

州官 谢座!啊,老前辈,我看见那幅字么,倒想起一个人来了。

冯丹雪 但不知是哪一家呢?

州官 闻听人言,那沈青霞在世的时候,爱写《出师表》。

冯丹雪 别人写得,老夫就写不得吗?

州官 老前辈,莫非子承父志,沈小霞写的么?

冯丹雪 哪一个沈小霞?噢,噢,我倒想起来了,前者他行至中途,与解差分散,还烦大人叫我到堂上对质。嗐,他孤身走在外,不知是生,也不知是死,倒也可怜!

州官 老前辈不必担心,他一定还平平安安地活着呢!

冯丹雪 大人如何知道?

州官 他刚才还在这儿写字呢!

冯丹雪 啊?大人,我已对你说过,那沈小霞没有到过这里!

州 官 他在这里!

冯丹雪 大人既明知他在这里,为何不搜,为何不查?

州 官 我来搜查,有失老前辈的体面。

冯丹雪 依你之见?

州官 请老前辈把他交了出来。

冯丹雪 我无法交他出来,他并不在这里呀!

州官 老前辈,你可敢对天盟誓?

冯丹雪 这个……啊,大人,天若有知,必辨忠姦。我来问你,那沈青霞是忠是姦?

州官 老前辈,何必问哪个是忠,哪个是姦?沈小霞在此,你有窝藏要犯之罪,下官也担待不起!你既不敢对天盟誓,犯人一定在此,请交了出来,彼此方便!

冯丹雪 请问大人,他不在此,叫我怎么交呢?

州 官 老前辈,莫非你逼着我搜查吗?

冯丹雪 怎么?大人要搜?

州官 老前辈不体下情,恕我无礼了!(要往外走)

冯丹雪 且慢!你可知我是朝中的老臣?

州官 焉有不知之理,怎奈杨顺都督万难得罪!

冯丹雪 好,要搜请搜!(见州官要出去)且慢,我来问你,你若搜不出来呢?

州官 老前辈,我若搜不出来,甘愿领罪!(出)来人哪,搜!

〔四差役急上,四下搜查,下。

冯丹雪 哎呀!(唱)

我无钱贿赂这小赃官!

叫忠良绝了后怎对苍天!

倒不如与他一死相拚……

〔四差役上。

四差役 启禀老爷:犯人未曾搜到!

州官 啊?尔等退下!

〔四差役下。

冯丹雪 (笑)哈哈哈!(唱)

搜不出沈小霞你还有何言?

嘟!你搜查朝中老臣府院,该当何罪?

州 官 侍郎大人,下官赔礼!本不该来打扰大人,怎奈不敢得罪杨都督与严府,千祈开恩恕罪!

冯丹雪 老夫宽大为怀,恕你这次,若敢再来,誓不与你善罢甘休!还不走了出去!

州官 谢大人!(出)嘿,这一宝怎会没押准呢?(下)

冯丹雪 哎呀呀,那沈小霞他上哪里去了?家院快来!〔院子上。

院子 何事?

冯丹雪 那沈小霞上哪里去了?

院子 我也不知!

冯丹雪 快去寻找!

〔院子下。

冯丹雪 倘若沈小霞从这里叫人拿去,老夫何以对亡友在天之灵!

〔沈小霞上。

沈小霞 伯父!

冯丹雪 (急转身)啊?你,你上哪里去了?

沈小霞 伯父叫我作个准备,我见州官闯了进来,必无善意。

幼年之时蒙先父教过些武艺,急忙跳出院墙,藏在邻家,避过此难!

冯丹雪 贤侄你好机警!

沈小霞 伯父!此地已非侄儿藏身之处,我若在此被擒,严府必乘机一网打尽,伯父的性命恐也难保!

冯丹雪 为了忠良有后,老夫万死不辞!

沈小霞 伯父,侄儿必须急速逃走。

冯丹雪 你要逃往何处呢?

沈小霞 侄儿要奔往宣府,寻找母亲与先父尸骨!

冯丹雪 杨顺、路楷现在宣府,侄儿前去,岂非自投罗网?

沈小霞 正因二贼还在那里,他们万难料到我敢身入虎穴。况且在此被擒是一死,前去报仇也不过是一死!

冯丹雪 嗯!好!你一人前往,我放心不下,待老夫与你一同前去!

沈小霞 伯父年迈,岂可去得?

冯丹雪 我若不去,你寸步难行!我此去一来是为掩护贤侄,二来是为亲眼察看杨、路二贼的劣迹。啊,贤侄,那州官虽然狡诈,幸而多虑寡断,我们要乘其不备,今晚出城。我吩咐家院,护送沈娘子城外相会。家院快来!

〔院子上。

院子 何事?

冯丹雪 你附耳上来……快去!快去!

院子 是!是!是!(下)

冯丹雪 侄儿速去打点,莫再迟延!

沈小霞 遵命!伯父受我一拜!(拜)

冯丹雪 不必拜了!(唱)

我三年守孝期已满,假作进京去复官。

三人同行多方便,

也免得你年轻想不周全!

〔同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霞丹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