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霞丹雪》

第02场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场后片刻。

地点 北京,沈宅。

人物 沈 衮(沈青霞的次子,娃娃生) 沈 褒(沈青霞的三子,娃娃生)沈夫人(沈青霞之妻,老旦)

沈青霞(锦衣卫经历,生扮) 沈小霞(沈青霞的长子,小生)严 喜

〔沈衮、沈褒上。

沈衮

沈褒 (唱)姦臣当道人愤恨。

〔沈夫人上。

沈夫人 (唱)想回家乡教儿孙!(坐)

儿呀,你父为何不在书房?

沈衮 想是与我兄长出去散步。

沈夫人 儿呀,你父为人刚正,性如烈火,作了三任知县,真是“吏肃唯遵法,官清不爱钱”!因此得罪了富豪权贵,调到京师,贬作个小小的经历。他每日里,念,念的是这(指桌上)《出师表》;写,写的也是这《出师表》。每逢酒后,念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必定仰天长叹,大骂那严家父子。叹!现而今满朝文武都是严家的爪牙,倘若走漏了风声,那严家父子岂肯善罢甘休!

沈衮

沈褒 依母亲之见?

沈夫人 你们的兄长小霞现在要回家赴试,我想劝你爹爹,辞了官职,一同回乡耕种,少惹是非,岂不甚好?沈 衮

沈褒 爹爹一心报国,未必情愿!

沈夫人 儿呀!(唱二黄原板)

儿的父,官职小,空怀义愤。

那严家,收买了,文武群臣!

倒不如,回家去,耕田安稳;有东邻,和西舍,俱是良民!

〔沈青霞内嗽。琴声未断。

沈衮

沈褒 爹爹回来了。

〔沈青霞、沈小霞上。

沈青霞 (唱)沈青霞,一穷儒,生平刚正。

恨只恨,招权纳贿、误国殃民、上欺天子、下压百姓的无耻姦臣!

沈衮

沈褒 参见爹爹,兄长!

沈青霞 (唱)你弟兄,也都要,言行忠信,报国恩,日夜里,修武学文!

沈夫人 老爷请坐!

沈青霞 (唱)尊一声,夫人,有何议论?

莫不是,缺柴米,无有纹银?(坐)

沈夫人 老爷说哪里话来,为妻的知道省吃俭用,这家中之事,请放宽心!

沈青霞 那么,来到书房,有何话讲?

沈夫人 老爷呀,你终日写这《出师表》,叫骂严嵩、严世蕃父子,万一走漏风声,定招大祸!

沈青霞 依夫人之见?

沈夫人 辞去官职,回到乡下,女织男耕,也落个逍遥自在!

沈青霞 啊,夫人,姦臣当道,专与正人作对,在这京城之中,与在乡下,一样受害,并无多少不同!

沈夫人 山高皇帝远的地方,总要好上一些。

沈青霞 既使那样,也不过是保全性命于乱世,岂是那大丈夫的气魄!

沈夫人 要留在这里,老爷,也该小心一二!

沈青霞 夫人,你叫我怎样谨慎?那严氏父子,专横霸道,巴结他的高官得作,不受他收买的就是仇人,小心么也是枉然!常言说的好,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

啊,夫人,请到后边休息去吧,我还要写完这一幅《出师表》。

沈夫人 唉!儿呀,好好伺候你父亲!(下)

沈青霞 儿呀,浓墨伺候!(写,唱西皮倒板)姦臣当道国将丧,(接唱原板)

怎不叫天下人思慕忠良!

诸葛亮为国家心劳计广,《出师表》振奋人心血泪文章。

鞠躬尽瘁志激壮,

死而后已正气长!

我青霞无功劳空把禄享,写罢了不由人悲愤满腔!

〔严喜上。

严喜 来此已是。门上有人吗?

沈青霞 门外有人,你前去观看。

沈小霞 是!门外何人?

严喜 是我,严府来的!

沈小霞 随我来。启禀爹爹:严府派人前来求见。

沈青霞 叫他进来。

沈小霞 是!我家爹爹唤你。

严喜 (傲慢地)参见沈大人!少丞相请大人过府饮宴。

沈青霞 啊?我与严侍郎素无来往,为何约我赴宴?

严 喜 那还不好吗?别人求还求之不得哪!

沈青霞 嗯,别人求之不得,我么……

严 喜 你必定喜出望外呀!

沈青霞 喜出望外么?(冷笑)哦,呵呵呵!你先回去,我随后就来。

严喜 早点来,少丞相可不惯等人!(下)

沈小霞

沈衮

沈褒

啊,爹爹,严府去得么?

沈青霞 嗯——我自有道理!啊,小霞,你去打点行李,急速回乡赴试。半路之中,若有机会,你应去见见邹应龙与冯丹雪二位伯伯,将朝中大事告诉他们。

沈小霞 遵命!那严府约请爹爹赴宴,爹爹要谨慎一二!

沈青霞 儿呀!(唱)

我与严家无来往,

约赴宴必无有好心肠。

邪不侵正儿等把心放,我自会刀对刀来枪对枪!

〔同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霞丹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