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拳》

第二幕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幕后半个多月,晚。

地点 同前幕。

人物 

高永义 

高大嫂 

冯铁匠 

高秀才 

牛大海 丁双喜

贺天庚 

吴 七 于铁子 

丘二头 田富贵〔幕启:新月慾落,鸦雀无声。高永义夹着一件衣服,内藏东西,听了听,凑至窗前。

高永义 (轻叫)大嫂!大嫂!

高大嫂 谁?

高永义 我,老二!

高大嫂 等我点上灯!(灯点好)老二,进来!(开门)

高永义 (入,见大姓带孝,哭叫)大嫂!

高大嫂 老二!(强忍着泪)我已经把眼泪流干了,不会再哭!

我知道你必定会回来!要不然我早跟你哥哥、侄女去了!

高永义 他们都……

高大嫂 那天,菊香碰了磨盘,登时断了气!

高永义 好姑娘,死的豪横!哥哥呢?

高大嫂 死了人,事情并没完!张飞龙说,你欠教堂的钱,必得交地还债!你哥哥跟秀才要主意,秀才一言不发!

高永义 秀才总是秀才!

高大娘 饶那样,秀才还叫知县传了去,叫他证明咱们不对,教堂对!

高永义 秀才点了头?

高大嫂 他没有!

高永义 还算有点骨气!

高大嫂 秀才怕洋人跟二毛子,可也恨他们!县里把你哥哥传了去,你哥哥老实了一辈子,这回可横了心:他说地是他的,甭想由他嘴里让给教堂,恶霸!

高永义 大哥有根!

高大嫂 有根?知县还是把咱们的五亩地断给了教堂!你哥哥吐了血!忠厚老实了一辈子,就这么委委屈屈地完了!临死,他的末一句话是:菊香的妈,等着老二,叫老二杀他们!(泣)

高永义 (跪下,磕了一个头)大哥,你的阴魂不散,保佑老二吧!我要不砍了乔神甫、张飞龙,死后没脸见你!

(立)大嫂,你不怪我在大难当头的时候,跑了出去?

高大嫂 是你哥哥叫你走的,你走的对!我把你等回来了,说吧,该怎么办!

高永义 有办法!我在外边入了义和团!

高大嫂 好!我算计对了!你带来多少人?

高永义 我一个人回来的!

高大嫂 一个人?那怎么干得起来呢?

高永义 我自己开坛,马上动手!(打开衣卷,抽出钢刀)大嫂,看,(抡刀)杀!

高大嫂 好!杀!现在我不怕这样的家伙了!这是咱们的主心骨!

高永义 (又拿出两面旗子)还有这两面神旗,神旗高挂,我就开坛传道!

高大嫂 上面是什么字?

高永义 “天兵天将,扶明灭洋!”

高大嫂 天兵天将?老二,真有天兵天将?

高永义 大嫂,你怎么啦?你忘了头上有天,天上有天兵天将?

高大嫂 唉!我给财神爷、灶王爷烧了一辈子香啊,怎么你哥哥、侄女会死得那么冤,那么惨呢?

高永义 (急)大嫂,你敢不信神团?我走了半个多月,四五百里,到处有团,杀洋人,灭洋教,到处得人心,这能是假的吗?

高大嫂 别急!别急!我信!我信!

高永义 假事骗得了几个人,骗不了成千上万的人!时候到了,该叫洋人看看咱们的厉害了!咱们的钱,咱们的地,咱们的命,咱们的国,都叫洋人攥在手心儿里,咱们还能避猫鼠儿似的不干点什么吗?

高大嫂 只要杀张飞龙,报仇,你说什么我都信!

高永义 张飞龙不过是老虎尾巴,洋人是虎头虎口!灭了那些洋人,张飞龙还能跑得了吗?

高大嫂 这么一说,事情可就闹大了去啦?

高永义 要闯祸,就闯大着点!糖豆大酸枣什么的成不了气候!

高大嫂 好吧,一不作,二不休!说吧,叫我干什么?你敢闯,我就敢闯,别看我是个女人!

高永义 可坏就坏在你是女的!大嫂!

高大嫂 怎么?屈死的是我的老伴儿,孩子,我怎么就不该报仇?

高永义 我们练团,得躲着女的,女人是阴气!阴气一冲,法术就不灵了!

高大嫂 阴气?哪个男人不是妈妈生的?说!自从我到高家门儿来,屋里地里,哪儿没有我动手干活儿?阴气?怎么我种的地一样长庄稼呢?说!

高永义 大嫂!这么说,你真敢干?

高大嫂 敢!一块儿干!

高永义 好!有办法!天津有红灯照,都是女的,红衣红袜,一念咒就飞上天去!

高大嫂 我身带重孝,不能穿红的,这么着吧:我穿黑的,来个青灯照!

高永义 没有圣母的传授,怎么办呢?

高大嫂 我开个头儿吧!为替夫报仇,大概圣母也不会怪我!

谁敢开头儿,谁敢造反!就这么办!说吧,我干什么去?你哥哥,你侄女,可等着咱们给报仇呢!

高永义 先找秀才去!

高大嫂 找他?在秀才里,他不是个坏秀才。可是,他能老跟咱们穷棒子一条心吗?

高永义 咱们得有个会写字的!我只认识几个字,不会动笔杆儿。找他去,我会跟他说!

高大嫂 还干什么?

高永义 传你的青灯照去!找身子骨好的,心里有委屈的!

高大嫂 教给我两句咒语!

高永义 就这么说:“庚子义和团,戊寅青灯照,丙午迷风起,甲子必来到!”

〔外面有人叫:“高大嫂!高大嫂!”

高大嫂 谁?

冯铁匠 我!老冯!

高永义 大嫂,干你的去,叫老冯进来!

高大嫂 还有个剩饼子,饿了嚼两口,喝水自己烧。我走啦!(下)

〔高永义把刀与旗盖好。冯铁匠上。

冯铁匠 老二!老二!你可回来啦!大伙儿都盼了星星盼月亮地盼你回来!

高永义 我也想你们哪,冯师傅!

冯铁匠 问你,你看见义和团没有?入了义和团没有?

高永义 干吗?

冯铁匠 干吗?你这是装傻充楞!除了闹义和团,咱们还有第二条路走吗?

高永义 大伙儿怎么说?

冯铁匠 都这么说!穷棒子一条心!

高永义 (拿出刀、旗)看吧!冯师傅!

冯铁匠 (先拿起刀来)好家伙,地道!合手儿,钢口儿好!

(又看旗)神旗!神旗!你有了传授!好!老二,扯起大旗,就反了啵!

高永义 得跟大伙儿商量商量!

冯铁匠 急不如快,我马上找他们去!夜猫子今天给我送了点料来,叫我打刀!你看,教堂准备上了,咱们得先下手的为强!

高永义 好,你找他们去!不三不四的人不要!心齐,不怕人少;心不齐,人越多越乱!你用夜猫子的料,给咱们自己打家伙,连夜打,别打刀,那费料;打花枪头儿,又多又快!

冯铁匠 好!好!好!我先给神旗磕个头,保佑咱们马到成功!(跪,叩首)过往神灵,助我们穷棒子一膀之力吧,我们活不下去啦!(立)老二,待会儿见!(走得太急,一出门碰着了高秀才)

高秀才 留神!

冯铁匠 哟!秀才公?你……(怀疑)

高永义 (扯住高秀才)三哥,进来!冯师傅,走你的!〔冯铁匠下。

高秀才 老二,这是怎么回事?黑灯下火的把我找来!

高永义 三哥,我回来了,求你点事,摇头不算,点头算,痛痛快快的!

高秀才 什么事?

高永义 我作大师兄,你作先生,帮我动动笔!

高秀才 那可不好办!前三天县衙门贴出告示,禁止练团!

高永义 各处都有告示,各处可都练团!

高秀才 告示上不是知县一个人的话,乃朝廷的旨意!何况,你手无寸铁,知县可以调兵,这不是自己找亏吃吗?

高永义 义和团不怕刀枪!

高秀才 子不语:怪力乱神!邪法难成正果!你自己想想,那一套靠得住吗,灵吗?

高永义 有这股气儿,就灵!没有这股气儿,什么也不灵!

高秀才 哪股气儿?

高永义 不准洋人骑着咱们脖子拉屎!

高秀才 好,你有骨头!

高永义 难道三哥就没有?

高秀才 你心雄语壮,我安分守己!咱们再见!

高永义 等等!你得对神旗起个誓,不走漏风声!(拿起一面神旗)来吧!

高秀才 (看,念)扶明灭洋!这是谁的主意?

高永义 老师傅给我的!原样儿没动!

高秀才 得改一个字!

高永义 怎么改?为什么改?

高秀才 改成扶清灭洋,这里大有文章!照原样,洋人、官兵一齐打你;这么一改,可以不受两面夹攻!

高永义 只要灭洋,别的都好说!你就起誓吧!〔冯铁匠匆匆跑来。

冯铁匠 哟!秀才公还在这儿哪?

高秀才 有话说吧,我不是汉姦!

冯铁匠 老二,要田富贵不要?

高永义 不要!

冯铁匠 我原也这么想。可是,那小子的耳朵尖!他要是知道了咱们不要他,准会爬到知县、恶霸那边去!咱们可就多了一个对头!

高永义 也对!要他,咱们多留点神,量他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

冯铁匠 好!我还约人去!

高秀才 这么看来,你们真齐了心?

冯铁匠 活不下去,还不一块儿拚吗!连你呀,秀才公,也得留点神!今天,夜猫子来打刀,还说呢:打好了刀,先找城里城外有头有脸的,秀才什么的,开刀示威!

高秀才 天哪,我得罪过谁呀?

高永义 中国又得罪过谁呢?可是各国的刀都搁在咱们的脖子上!干吧!三哥!

高秀才 一个信洋教的恶霸,敢说拿孔门弟子开刀,真乃千古奇闻!奇闻!

高永义 你在县衙门没帮着他说话,就算有罪,明白了吧?

高秀才 好!跟着你们造反与否,容我再去仔细想想,我先帮助你们写写字吧!

高永义 冯师傅,你走吧!(冯铁匠下)三哥,带着笔哪?(高秀才点头)来,写个底稿儿。

高秀才 你先说个大意,我来编词儿。

高永义 我编,你写!

高秀才 你?没作过八股儿、策论,会编词儿?

高永义 我有我的一套!你编的,大伙儿念不懂,我编才行!

高秀才 好吧,你说说看!有不合适的地方,我给改改!

高永义 我怎么说,你怎么写,不准改!

高秀才 这,这……你也太小看我这个秀才了!

高永义 秀才大不过义和团去!听着:“告白:本县乡亲,本县知县知晓!”

高秀才 我的天!叫知县知晓?

高永义 这是神团的口气!在我们的眼里,知县比一颗黄豆还小呢!往下写:“本团大师兄替天行道,扶,扶清灭洋,于本月初八,午时三刻,在城里三义庙祭坛祭旗,远近乡亲,本县知县要前来叩头敬神,广为传晓!县城东南高家屯本团拱手同胜。”

高秀才 同胜?应该说同拜!

高永义 你盼着我们打败了吗?

高秀才 我说的是跪拜的拜,音同字不同!

高永义 我不管什么音同字不同,我要旗开得胜,一回也不吃败仗!你写去吧!

高秀才 老二,你叫知县来行礼,他要是不来,你不就一开头就碰个钉子吗?

高永义 叫他来,他不敢不来!你等着瞧!

高秀才 我回家写去?

高永义 三哥可别多心,你今天晚上睡在这儿,走不了风声,明天找来纸墨,你在这儿写!

高秀才 老二,你行!没想到你这么细心!

高永义 留点神好!到里间歇着去吧!

高秀才 真没想到啊,秀才也造了反!(入)

〔高永义把旗打开,靠在墙上,中间桌上放置钢刀。

冯铁匠、牛大海、丁双喜、贺天庚、吴七等进来。

牛大海 老二,可把你盼回来喽!

高永义 回来喽!大海哥,双喜,老贺,吴七哥!都坐吧!

牛大海 (油灯不甚亮,他拿起灯去看神旗)哎哟!真有神旗!〔大家过来围看。

丁双喜 我说了多少次,二哥决不会空着手回来!

吴 七 还不拜旗,等什么呢?

〔于铁子、丘二头、田富贵进来。

冯铁匠 等等!田富贵,我把你找来了,不拿外人待你,你到底……

田富贵 哥儿们,我家里比你们强点,你们老不放心我,该当的!可是,你们要看明白了,你们恨洋人,我也恨,这一点真心,你们不会不相信吧!

高永义 我们要拚命去,你有花不完的钱,肯那么干吗?

田富贵 这么办好不好?几时你们动手,几时我头一个上去,看看我地道不地道!到了阵上,我要是脚心朝天,你们踢着我走好啦!当年,刘备是皇叔,还跟卖肉的张飞在桃园结义呢!不是吗?

吴七 我看这没什么!反正要一齐干,都得对天盟誓,谁有坏心,天诛地灭!

田富贵 对!天诛地灭!还告诉弟兄们,我爸爸说了,没地方设坛,可以到我家去,茶水什么的都方便!

吴七 好啦!好啦!快着点办事!老二,你上站,受我们一礼!你有了法术,你是大师兄!大家看,是这么说不是?

牛大海 应当这么办!

〔大家要下跪。

高永义 等等!我先交代两句:哥儿们抬爱,推我作大师兄,我不推让!我受了坎字老团黄老师傅的传授,得到这一对神旗,我怎么学的,怎么教给你们,没有半点私心!

贺天庚 咱们的仇一样,恨一样,谁也不会有私心!

高永义 好!有三条规矩,谁都得遵守!头一条:不管到哪里,干粮自备,不准动老百姓的一草一木!

田富贵 家中没有粮的,我给垫上!

高永义 第二条:不准调戏妇女!第三条:神团上阵,只许往前冲,没有师兄的号令,不许后退!弟兄们都愿意照这三条儿办吗?

众人 我们愿意!大师兄请上,受我们一礼!

高永义 等等!待会儿我就传授法术,再受你们的礼。

吴 七 老二,我是急性子的人,我要问一句,咱们到底先干什么?要光说不练,我不干!

高永义 你看呢?七哥!

吴七 先烧教堂!

众人 对!先烧教堂!

牛大海 这真是天意,要不怎么大伙儿想的都一样呢!

吴 七 现在就去吧,还等什么呢?

贺天庚 吴七,你也太急了!

丁双喜 二哥必定已经有了个打算,说说!

高永义 我们赶着练,三天里要练成。初八是黄道吉日,一清早烧教堂,紧跟着攻打张飞龙的寨子。当天午时三刻,在三义庙祭坛,叫知县来烧香,有咱们烧教堂的威风,他不敢不来!当天晚上,全县家家挂红旗,悬红灯,叫二毛子们吓也吓个半死!牛大海,贺天庚,待会儿我告诉你们怎么烧教堂。丁双喜,丘二头,你俩帮助冯师傅连夜打家伙。

吴七 没我的事吗?老二!

高永义 你跟于铁子执掌大旗,带队往前冲!

田富贵 老二,给我点事儿作!

高永义 你……你去贴告白,教堂一起火,你就去贴,城里城外都贴到了!

田富贵 我要不给县衙门的大门贴上两张,就不算神团!

高永义 天机不可泄漏,连自己的亲爹也不准说一个字!现在,我们对天焚表。(从衣中取出黄纸,向内间问)三哥,你睡了吗?

众人 高秀才在这儿哪?

高永义 他是咱们的人,咱们的先生!

高秀才 (出来,给高永义作揖)老二,我服了,万没想到你会这么细心,井井有条,一丝不紊!我服了!中华天朝要转好运啦!可是,我问一句:专靠在座的几个人,似乎太少吧?

高永义 冯师傅跟牛大海可以招新团,心虔诚的,一天就可以练好!三哥,给我们写表!(递纸)名字写在表上,可就不能再改!

高秀才 (执笔)说吧!

高永义 高永义!

冯铁匠 冯寿!

牛大海 牛大海!

贺天庚 贺天庚!

吴七 吴七!

丁双喜 丁双喜!

丘二头 丘二头!

于铁子 于铁子!

田富贵 田富贵!

高永义 三哥,你自己?

高秀才 好,高中道!

高永义 三哥,往下写:“民等替天行道,扶清灭洋,在高永义大师兄旗下,当坎字神团,焚表告天,决无反悔!”众师兄,先生,到院里焚表,练拳!

〔高永义极严肃地捧表前行,众随之。

——幕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