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拳》

第三幕

作者:老舍

第一 场

时间 前幕后四日,黎明。

地点 县城外教堂前。

人物 

高永义 

冯铁匠 

吴 七 于铁子 

丁双喜 丘二头

田富贵 

高大嫂 众仙姑 

牛大海 

贺天庚 团 众夜猫子 群 众

〔幕启:教堂靠近张家寨子。教堂对面有小土岗,高永义立土岗最高处,冯铁匠手持大锤旁立,吴七与于铁子掌旗翼之。团众皆红布包头,腰系红带,各持武器,分列于下。田富贵身背黄包袱,内置告白。

丘二头提着大锣。乡民闻风而至,三五成群,在土岗下。牛大海与贺天庚未在行列之中。

高永义 乡亲们,本团替天行道,请来天兵天将,率领九条火龙,今天火烧教堂!教堂该烧不该?

群众 该烧!早就该烧!

高永义 下跪,向东南磕头!(单手打问讯,团众随之。乡亲们磕完头,高永义口念真言,全场鸦雀无声地望着他。他忽举钢刀,大喝)着!着!着!(教堂里钟鸣三响,众急回顾教堂,起了火)

群众 (呼声震天)谢天谢地!着了!着了!

团 众 烧啊!烧!

高永义 乡亲们,天意!天意!九龙真火烧下来了!乡亲们,闪开!神团攻打张家寨,生擒乔约瑟,刀劈张飞龙!

(领先跑下土岗,神旗紧随,团众齐跑下来,群众随之)杀!杀!杀!

〔寨门紧闭。夜猫子与打手们仓猝应战,防守不严,寨墙上只上来几个人,有开枪者。于铁子中弹,挣扎仍向前冲。丘二头抢过旗来,前进。团众中又有倒下者。

高永义 乡亲们,把“睡”了的师兄抬下去!神团们,杀!〔寨墙上添了人与洋枪,火力渐猛。

冯铁匠 冲!冲!(跑到寨门,以大锤击门)

高永义 散开!散开!四面攻打!

〔牛大海、贺天庚由教堂那边跑来。

牛大海

贺天庚 大师兄,我们来了!

高永义 牛大海,领头攻南面!贺天庚,攻北面!〔牛大海、贺天庚各领数人,驰向南北。

吴七 (挥动大旗)杀!杀!

高永义 (见又倒下两个)正面暂退,寨门上有脏东西!

吴 七 我吴七不退,杀!

田富贵 我也不退!杀!

〔正在危急,高大嫂与二仙姑忽在寨楼上出现。

高大嫂 天灭恶人,青灯照在此,杀呀!

团众 (精神百倍)杀!

〔仙姑数人自内开了寨门,冯铁匠首先攻入。高大嫂与打手们短兵相接,冯铁匠登高助战,捶倒数打手。夜猫子在墙上往南跑。牛大海自南面攻入。

牛大海 哪里跑!(擒住夜猫子)夜猫子被擒!

高永义 (立于寨门前)押过来!

〔贺天庚自北而攻入,也上了墙。

高永义 鸣锣!(接过大旗来,丘二头鸣锣)都退出来!都退出来!听候号令!

〔高大嫂引众仙姑出来。冯铁匠、牛大海押过夜猫子来,一推,夜猫子跪下。贺天庚亦率众出来。田富贵抡刀便砍夜猫子。

高永义 别砍!

田富贵 留着他干什么呢?(仍慾砍)

高永义 不听号令的,斩!田富贵,贴告白去!

田富贵 哎呀,刚杀上劲儿来!

高永义 快去!

田富贵 得令!(下)

群众 大师兄,砍这个无恶不作的畜生!

高永义 乡亲们,听着!留他一会儿,用他开刀祭坛!夜猫子,说,乔神甫、张飞龙在哪儿?

群众 说!

〔夜猫子不语。

吴七 不出声,杀了他!

高永义 吴七!

〔吴七不再出声。

高永义 贺师兄,带领几个人搜查寨子,搜人,不准动东西!

贺天庚 搜不出来,就烧寨子,把恶霸们都烧死在里头!

高永义 不能烧,里边有粮食!去吧!

贺天庚 得令!

〔贺天庚三四人入寨。

高永义 神团拿这儿作粮台,有了粮台,好多打胜仗!现在,先分给大伙儿点粮食,不准乱抢!

群众 好,我们都听大师兄的!

高永义 (对大嫂)仙姑,你管分粮,叫众仙姑帮助你!

高大嫂 乡亲们,推出两位岁数大的帮助我们,神团办事,心明眼亮!

群众 推赵老爹跟李二叔!(众人把二老翁拥至前面)

高大嫂 赵老爹,李二叔,咱们先看看到底有多少粮,再商量怎么分。乡亲们,有粮的让没粮的,咱们各凭良心,不准随心昧己!

群众 好!对!公道不公道,自有天知道!仙姑,把这里的衣服,布,也分了吧!

高大嫂 (向高永义)大师兄,(双手打问讯)可以吗?

高永义 可以!要分公平了!

贺天庚 (出来)大师兄,找不着!神甫没藏在这儿,张飞龙大概早逃了!

高永义 他们逃到天边儿去,咱们也会用飞剑取他们的首级!

冯师兄,你在这儿镇守粮台,帮助发粮,有不三不四的人起哄乱闹,砍!

冯铁匠 得令!

高永义 神团们,排好!鸣锣开道,大队进城!〔团众排好,锣声响亮,昂首阔步前进。

——幕落

第二 场

时间 前场后一会儿。

地点 县衙内书房。

人物 

孙知县 

田富贵 小 周 

荷 花 乔神甫

〔幕启:知县的书房。知县肉跳神惊,坐立不安。田富贵刚刚跑来,喘息未定。小周侍立。桌上有一顶黑帽子。

孙知县 田富贵,你家是县里的大户,绅士,你竟自跟一群穷棒子骨混在一起,闹义和团,还有脸来见我!你把你爸爸的脸都丢光了!

田富贵 我爸爸叫我干的!

孙知县 你爸爸老糊涂了!

田富贵 他比县太爷总还明白点!

孙知县 胡说!你去烧教堂,打张家寨子,杀人放火,你爸爸糊涂,我来管教你!小周!

小 周 嗻!

孙知县 把他押起来!

田富贵 先等等!告诉你:县官有衙门,我们田家在城里有买卖,义和团是一群发了疯的穷鬼,敢烧教堂,就也敢烧县衙门跟我们的铺子!一把火,全城片瓦无存!县太爷,你想到过这个没有?

孙知县 这个……(软下来)小周,给田二少爷看座儿!

田富贵 (很神气地坐下)谢座!

孙知县 请往下讲!

田富贵 刚杀了一阵,嘴怪干的!

孙知县 小周,看茶!(小周倒茶)请讲,田二少!小周是我的心腹人!

田富贵 前些日子你贴告示,禁止练团,团对你大概不会很亲热吧?有我在团里,我可以给你美言几句,也保护住我们的买卖,跟全城的生命财产!

孙知县 嗯,想的不错!

田富贵 (强硬)平日,你跟张家穿一条裤子,看不起我们田家!

孙知县 都是绅士,本县向来一视同仁!

田富贵 你没有!

孙知县 那也不是没有原因!

田富贵 是有原因!张飞龙比我们霸道,又信了教,你就死巴结他!

孙知县 自古以来,县官都是那样,倒不由我创始!小周,别光站着,看点心!

田富贵 小周,甭看点心,贴这个去!(递两张告白)

孙知县 什么呀?

田富贵 (递给孙知县一张)神团的告白!(对小周)大门上一边一张!

孙知县 这,这能贴在衙门的大门上?

田富贵 不这样,穷棒子们怎能相信我呢?他们相信我,你在大堂上才会坐得稳当点!

孙知县 对!小周,更稳当点,贴四张!

小周 老爷,贴四张不费浆糊吗?

孙知县 快去!

小周 *。ㄏ拢*

孙知县 我得去祭坛上香?嘿!我算什么七品县官呢!

田富贵 去不去随你!你不去,惹恼了义和团,一把火把你烧死,也把乔神甫烧死!那才热闹呢!

孙知县 乔神甫?他在哪儿呢?

田富贵 在这儿呢!那(指黑帽子)是什么?

孙知县 那不过是他的帽子!

田富贵 谁都恨洋人,你可把神甫藏在这儿,倘若我出去说一声,义和团大概不会叫我的脑袋搬家吧?

孙知县 你不会那么办!

田富贵 你怎么知道?孙大人,看明白点,现在我在团里,团也在我手里!

孙知县 告诉我,团的法术真灵吗?真那么用手一指就烧了教堂吗?要真是那样,你指指这顶洋毛子的帽子,看能烧了它不能!

田富贵 嗯……

孙知县 你没有那个本领!(又硬起来)好啦,你是借着团的邪气儿来敲诈我!

田富贵 孙大人,你这么说话,咱们就别再往下谈了!再见吧!

(立)

孙知县 这个衙门不是随便出入的,我押起你来!

田富贵 (软了点)孙大人,那又何必呢!咱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命、财产、前程,干吗自己人先闹翻了呢?

孙知县 (也又软)对!这象句话!坐下,说知心话,你要什么?

田富贵 我可说干脆的啦!

孙知县 早就该开门见山嘛!

田富贵 以前,张家的铺子里有你的股子。

孙知县 不错!以后交给你们,对吧?

田富贵 谢谢大人!以前你给二毛子们不少方便,以后……

孙知县 也照样给你们?

田富贵 那你就真是父母官了!

孙知县 以上所言,一律照办!可是,你给我什么呢?

田富贵 现在最难办的是什么?

孙知县 团!

田富贵 你要怎么办呢?说心腹话!

孙知县 我已经去调官兵!

田富贵 我知道团的气儿是真足,官兵不见得是团的对手。

孙知县 依你之见?

田富贵 这就是我给你的东西!

孙知县 只是几句话?

田富贵 千金难买的话!

孙知县 说吧!

田富贵 用调虎离山计,把团请了走!

孙知县 调虎离山计……

田富贵 对!叫他们走,比如说上北京。他们都肯走呢,好,到处官兵、民团、洋人都打他们,管保一个也回不来!他们要是留下几个人呢,你调的兵一到就收拾他们!这样,团不在你的眼前,你就是睡三年大觉,也可以稳赚十万银子,还再娶个小太太!

孙知县 赚十万?哼,为买这个缺,我下了五万本钱!

田富贵 别吹了吧,捐个后补道也用不了五万!你等着瞧我的吧,我会不掏一个小钱,来个官儿做做!言归正传。现在,最不好办的倒是这个戴黑帽子的!一走漏风声,准出乱子,事情可就不知变成什么样儿了!

孙知县 你看,我得把他交给义和团?万万不能!不管义和团怎么厉害,也厉害不过洋人去!别的我也许看不明白,这个我却看得清清楚楚:别惹洋人!永远别惹洋人!我自信对这点事我看的远!看的真!你要是为巴结义和团,出卖我,随你!

田富贵 放心吧,大人,我们能不出卖穷小子们,反倒出卖自己人吗?

〔小周上。

小周 (拿着封信)老爷,胡大老爷的信!(递信)

孙知县 赏了送信的没有?

小周 赏了一吊钱。

孙知县 你比我大方,赏五百钱就不少!(拆信看)……哎哟!

京里王公大臣称义和团为义民,西太后拨国帑十万两犒赏神团……哎哟,这个变动来得奇呀!

田富贵 孙大人,你藏着乔神甫,还调了官兵,大概都不大对西太后的劲儿!

孙知县 小周,快去预备羊羔美酒,犒赏神团!弄丰富点!这笔钱不能不花!

小周 是!(下)

孙知县 田二少爷,该走啦吧?回去替我问候令尊、令兄!告诉他们,万事亨通,不要着急!

田富贵 我也告诉他们:你给我们的买卖添股子,事事还都给我们方便,对吧?

孙知县 对!我要是忘了,你提醒我一声!

田富贵 我会时常提醒你!再见,大人!(下)

孙知县 (独白)哎呀,这么扎手的事儿,会有了办法,运气不错!先去祭坛上香,犒劳团民,这就讨西太后的喜欢!祭完坛,告诉他们,西太后遍请神团进京,叫他们快走,这就是那个调虎离山计。官兵一到,把没走的团民叫作土匪,抓的抓,砍的砍!然后高枕无忧,静观变化:团胜了呢,我献出乔神甫请赏;团败了呢,我搭救神甫有功!喝,八面驶风,左右逢源,真乃诸葛亮也!

〔荷花飞跑进来。

荷花 他,他,吓死我,他上我屋里去了!

孙知县 谁上你屋里去了?小荷花!

荷花 他,那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