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拳》

第四幕

作者:老舍

时间 夏天,上午。

地点 北京明宅的花园——内设神坛。

人物 

高秀才 

高永义 

丁双喜 

高大嫂 于铁子 田富贵

明大人 

丘二头 

冯铁匠 

牛大海 

吴 七 仙姑甲仙姑乙 贺天庚

〔幕启:宅子里的花园,一门通街,一门通宅院。有假山、荷池与小亭等。神坛在假山前,香案上有神牌,前供清水一碗,点着一根长寿香。

〔园子本是精心布置的,但已不大象样子了:假山上长着荒草,池内荷叶枯萎,小亭外晒着几件衣服,遮住亭内。

〔外面炮声隆隆,隐隐有杀声。

高秀才 (独自徘徊,立定,听外面的杀声、炮声)杀声震天啊!可是来到北京两个多月了,攻交民巷,攻西什库,光死人,攻不下来,怎么一回事呢?想不明白!

莫非天朝鸿运已尽,大难来临,天下确是洋人的天下了吗?……我,我这个老秀才该怎么办呢?

〔高永义、丁双喜匆匆地进来,先向神坛行礼。

高永义 三哥!看见田富贵没有?

高秀才 没有!怎么啦?他临阵脱逃了吗?

高永义 那倒还没有,就是这两天他不大露面儿!

丁双喜 那小子,老那么鬼鬼祟祟的!

高永义 三哥,你留点神,多盯着点他!

高秀才 是啦!大师兄,咱们已经来了两个多月,到底怎么样啊?

高永义 沉不住气了吗?三哥!

丁双喜 先生,别着急!胜也打,不胜也打,就能打胜!

高秀才 我沉得住气,我没着急!可是,咱们这个打法都合乎兵书战策吗?咱们打得勇,可也打得乱!

丁双喜 勇就行啊!管它乱不乱呢!

高永义 双喜,又勇又不乱一定更好!

高秀才 怎样?双喜,你肚子里还是少点墨水儿!大师兄,你看该怎么办呢?

高永义 三哥,还得你动动笔!

高秀才 那好啊!秀才不动笔,不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吗?说吧,老二!

高永义 你好好地编一套词儿,要明白干脆,不准转文,多抄几份儿,叫双喜去贴。

高秀才 到底说什么呢?

高永义 说清楚:进京的神团有十多万,打得都勇,应当所向无敌,可就是没有个总头儿,总打法,打不出名堂来!

丁双喜 大师兄,你去跟各路神团的大师兄说说,推出一位来,不就行了吗?

高永义 那不行!他们各不相让。我一去,他们准会故意地说:你就当总头儿吧。好嘛,咱年纪轻,道行浅,压不住台呀!先贴出些传单去。神团都那么一纷纷议论,不久就会出来个总头儿,是吧?

高秀才 嗯!嗯!老二想的对!不白进北京,老二,你长了学问!你象个文武双全的大将了!老二,咱们跟西太后要炮,有信儿没有呢?

高永义 (摇头)一点信儿没有!不懂,摸不清是怎么一回事!一进北京,上边很重看咱们,可是一打起来,上边又好象不乐意真干了!

丁双喜 看那些官兵,好象不是来打仗,是故意挡着咱们,不叫咱们往前攻!拿交民巷来说,官兵一字长蛇阵拉开,密密层层,占满了长安街,叫咱们挤在南河沿那一点儿,空有天大的力气,使不开,干着急!兵有好的,可是那些带兵的……

高秀才 大师兄,这,你何以教我呢?

高永义 (渐怒)三哥!嘿!双喜说的,我都知道,我日夜着急!可我是大师兄,又得沉住了气!我要不是大师兄啊,那可就好办了,一死相拚,嘎嘣脆!

〔高大嫂飞跑而来。

高大嫂 老二!老二!打的紧,快上去!

高永义 双喜,走!(丁双喜急下。高永义跑了两步,又立定)大嫂!你看出点来没有?

高大嫂 什么呀?

高永义 咱们一进城,就找到东边的小庙儿住下。可是明大人非把神坛请到这里来不可,天天过来烧香磕头。这两三天了,他没再来过。什么意思呢?

高大嫂 谣言很多,说洋兵快到了,莫非……

高永义 要真是那样,大嫂,我想你得把仙姑们先带出城去,决不能让姑娘们落在洋兵手里!

高大嫂 老二,我是来了不去,要去就不来!老伴儿,没啦!

女儿,没啦!除了一肚子仇恨,我什么也没有!我死在这儿也不错!

高永义 好!可是那些仙姑呢?

高大嫂 谁没有冤枉,谁也不会舍命进北京!放心吧,老二,我们青灯照不会丢了人!

高永义 对!大嫂,你到西院看看去,看看他们干什么呢。看出点棱缝儿来,咱们好有个准备!

高大嫂 好!我就去!(入角门)

高永义 先生,好好守着神坛!(下)

高秀才 那,你放心吧!强将手下无弱兵啊!(独白)话虽然是这么说呀,可究竟有什么结局呢?看不透!好象什么都怪笼统,看不出一条清清楚楚的线儿来!怎么办呢?怎么办!

于铁子 (在亭内微弱地叫)秀才公!先生

高秀才 于铁子吗?

于铁子 是我!(已受重伤,慢慢地爬出来)是我!

高秀才 铁子,要什么,我给你拿去,你别动!于铁子 先生,好先生!扶我一下,我给神坛磕个头再死!

高秀才 小老虎似的孩子,这么年轻,这么有胆量有志气,死不得呀!(搀起他)于铁子,孩子,你,你的手已经冰凉!

于铁子 手脚都凉了,心里还热!(慢慢往前移动)先生,咱们今天打的怎么样?

高秀才 还不知道。大概,大概还是很紧吧!

于铁子 先生,我们会打胜,一定!今天不胜,明天胜!(到了坛前,跪)诸位上仙,助我们一膀之力吧!我,于铁子,没出息,不必管我!请多保佑大师兄们吧!我磕头,现在磕,死了也还磕!多*勾蛄耸ふ蹋哑畚晡颐堑摹⒉唤怖淼难笕硕几吓埽也拍*安安生生地睡在地下呢!

高秀才 (搀他)行啦!行啦!回去躺着吧!告诉我,孩子,有什么话捎给你妈妈吗?

于铁子 什么话也没有,没的可说!我没打胜了,对不起神,对不起人!

高秀才 别那么说!别!国家大事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可是你先流了血!血不会白流!

于铁子 (要摘下红包头,自语)不能摘这个!我要头裹着红布闭上眼,好叫阎王爷认出我是义和团!(解红腰带,对高秀才)把这个交给妈妈吧!告诉她:这不是一条腰带,是一股气,有这股气,挺得起腰板来,我们就不再受欺负!(往与亭子相反的方向走,走向宅院的角门)

高秀才 亭子在这边!在这边!

于铁子 我到那边去!宅子里有很多闲房子,我到那儿“睡”去,省得叫大师兄看见伤心!

高秀才 他们要问呢?

于铁子 不用告诉他们!我没成功就“睡”了,值不得一提!

忘了我吧,就好象没有过我这么一个小伙子似的,我心里还舒服点!

高秀才 好吧,于铁子,你扶住这棵小树,扶住了!(于铁子扶住小树)于铁子,请你受我一拜!(跪拜)

于铁子 (无法去搀高秀才,只急切地喊)起来!起来!

高秀才 (立)于铁子,你叫一个老秀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义和团,你叫我的老骨头硬棒起来了!刚才我还忧虑,这件事的结局到底怎样呢?我自己怎样呢?你呀,于铁子,叫我不再为自己揪着心了!这些日子,我仔细想过了: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古有明训,那可得彼此以兄弟相待,想骑在我们的脖子上的不是兄弟,是仇敌,对不对?

于铁子 对!走吧,别等他们回来,看见我!

高秀才 走!我搀着你!(同入角门)

〔田富贵同明大人在他们跪拜之际,贼似的从角门进来,隐于太湖石后,他们走后才出来。田富贵持铁锹。

田富贵 没别的人了,好!那个糟秀才回来,我一拳就把他送到西天去!东西在哪儿?

明大人 亭子右边,第五块石头下面。

田富贵 快!(跑至亭右,掘石)

明大人 你看,咱们还出得去城吗?洋兵可是快到啦,千真万确!

田富贵 行!我有办法!你倒是帮帮我来呀!

明大人 我?难道你不知道我的指甲是养了多年的吗?碰坏了多么可惜!

田富贵 命都保不住了,还管指甲?我的明大人!

明大人 唉!真没想到,义和团会惹出这么大的祸来!洋兵一进来,鸡犬不留啊!

田富贵 当初你可那么虔诚,在自己的花园里设起坛来,天天磕头烧香!

明大人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朝廷原来禁止老百姓练团,可是团一进北京,连西太后都不敢不说民心可用,团是义民了!我要是不信,他们敢说我是二毛子,要了我的命!你想想,要不是那样,我们这给朝廷办大事的人,哪能够轻易准小民造反呢?在这儿设坛,为是保护我跟我的一家子人呀!

田富贵 你的算盘打的真不错!(挖出一小匣)就是这个?

明大人 (急接过去)就是它!

田富贵 里边装着什么好东西?珍珠?金刚钻?

明大人 那,你甭管!跟你说一句知心的话吧:你对我好,我必对你好!等天下太平了,我给你弄个五、六品的官儿作作,一点也不难!快走吧!别叫团看见。他们在这儿多跟洋人打几天,咱们好逃得远一点!

田富贵 明大人,你阴透了!

明大人 你不阴?大家拚命,你到处捡便宜!昨天你得到的那一对翡翠戒指,值一千两银子!

田富贵 你要是看不起我呀,我的明大人,咱们散伙,各奔前程,好不好?

明大人 你看,你看,真是年轻,脸皮儿薄,禁不住一逗!得了吧!这不是挑眼拌嘴的好时候!

田富贵 那么就走吧!

明大人 这么好的宅子,这么好的花园,住了好几辈子,真舍不得呀!

田富贵 哼,洋兵一来,听说这里设过坛,要不一把火烧光才怪!

明大人 真能那样吗?

田富贵 你自己想想啊!

明大人 那,那,我不想走啦!

田富贵 你愿意烧死在这儿?你们作过大官儿的,可真罗嗦!你到底要怎样?快说!我没工夫跟你磨豆腐!

明大人 唉!搁在平日,你要敢对我这么说话呀,早就挨上了嘴巴!告诉我,到底怎么出城!要是没准谱儿,我就等烧死在自己的炕头上,反正什么好的都吃过,什么好的都穿过,这一辈子总算没白活!

田富贵 明大人,听着!你得去换换衣裳,这一套吃不开了。

换上短打扮,我这儿有红布,你也包上头,戴上“老爷码儿”。城门上遇见团,一看是自己人,不会不放咱们出去。

明大人 有你这么一说。可是,包着头,遇上洋兵,那才热闹呢,准死无疑!

田富贵 明大人,细看看我:凭我这点聪明,能光带红布,不带白布吗?遇上洋兵,扔了红布,打起白旗,一点不费事嘛!

明大人 你这小伙子,比军机大臣还更足智多谋!可是,打着白旗,还出不去城,怎么办呢?

田富贵 那就更好了,带着洋兵,去搜拿义和团嘛!我知道团都住在哪些小庙里,一掏一个准,掏出来交给洋人,就立了大功!

明大人 好!好!我算佩服了你!我,头品顶戴,三眼花翎,给你请安啦!(请安)

田富贵 (还礼)不敢当!不敢当!大人请!(让明大人先走)

〔高秀才听见了他们的话,由角门出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高秀才 学生高中道请大人安!(并没请安)

明大人 罢啦!

高秀才 (猛啐明大人)呸!

明大人 (倒退)怎么回事儿?啐了我一脸唾沫,怪脏的!

田富贵 老梆子,闪开!要不然,我一铁锹把你拍扁了!

高秀才 田富贵,我不再跟你过话!你不止没有一点人味儿,连猫狗的味儿都没有!

田富贵 我(要打)……

明大人 别打!别打!我就怕打架!高秀才,躲开!要不然呢,你也跟我走吧,搭个伴儿!

高秀才 跟你走?看见没有?(示以手中的红带,往腰上系)我也是义和团!

明大人 你老胡涂了,不想活着了!

高秀才 胡涂?听见你们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全明白了!洋人洋教怎么霸道,我亲眼得见,所以我才跟师兄们到北京来。进了城,我们住的是小庙,睡的是土地,吃的是棒子面,不动老百姓的一草一木。我本想,有这么多纯正忠勇的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