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先到了重庆》

第一幕

作者:老舍

时间 民国三十一年春暮。

地点 北平皇城根吴宅。

人物 

吴凤鸣 

吴凤羽 

小马儿 

董志英 

管一飞 

章仲箫 

田雅禅 日本宪兵甲乙 李巡长〔幕启前数分钟,有一架强烈的聚光灯射向舞台,在未拉开的幕布上,映出重庆的精神堡垒,或别的壮观的建筑的阴影,幕前安置广播机,先放送音乐——象《义勇军进行曲》之类的抗战歌曲,而后广播消息如下:

“重庆广播电台,播送新闻,北平,吴凤鸣,吴——凤——鸣义士,为国除姦,杀死大汉姦胡继江,及日本驻平武官西岛七郎,吴凤鸣义士亦以身殉国。闻国府将有明令褒奖吴——凤——鸣义士……”如有必要,可念两次。

〔消息读完,再放音乐,随即熄了灯光,撤去广播机,紧跟着开幕。

〔开幕:一间几净窗明的客厅,虽系旧房而门窗甚多,象被一个受过新教育的中等人所改造过者。陈设亦然,有一二张红木桌子,也有半旧的沙发。窗外有枣树,树梢上露着皇城的门楼。墙有复壁。开幕时,凤鸣拿着一把手枪,由暗门出来。

吴凤鸣 (把枪藏在身上。检视暗门,似无可疑虑,乃拿起桌上的铜香炉,带着感情的擦拭)

吴凤羽 (无精打采的进来,把自己摔在沙发上)

吴凤鸣 怎么啦?头疼?我给你拿阿司匹灵去?

吴凤羽 不是!不是!大哥,我“心”里难过!

吴凤鸣 你舍不得北平?

吴凤羽 我舍不得你,大哥!父母生了我,可是你把我养大的!

吴凤鸣 够了!够了!老二!学校封了门,就是不封门吧,你总迟早也得到重庆去!重庆是咱们的首都,这里只是咱们的家;国比家大!旅行证,路费,我都给你预备好啦,横一横心,走!

吴凤羽 (不甚热心的)好吧!(来回的走)

吴凤鸣 我摸摸你的头!(摸)并不热!高高兴兴的呀,老二!能逃出这座监牢似的城去,还不高兴?

吴凤羽 我,我……

吴凤鸣 怎样?

吴凤羽 我不放心小马儿!

吴凤鸣 (笑)笑话!笑话!她也是我养大的,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吴凤羽 正因为你把她养大的,我才不放心!

吴凤鸣 我不老大明白的!从“九一八”以后,她也就不过十岁左右吧,我就收养着她,这么十来年了,我对她有不对的地方吗?

吴凤羽 没有不对的地方。正因为你对她好,我才不放心!

吴凤鸣 我越来越不明白!说干脆的,老二!

吴凤羽 大哥,你为什么不上重庆?

吴凤鸣 你年纪轻,你的身子在北平,心也就在北平;我岁数大一些,我会身在北平,而心在重庆!

吴凤羽 说着好听罢了!

吴凤鸣 老二,你到底是怎么了?

吴凤羽 你教我上重庆,你好在这儿看守着小马儿!

吴凤鸣 老二,你这是胡说!

吴凤羽 我胡说?你问问自己的心,是不是爱她?

吴凤鸣 ……

吴凤羽 你爱她!我知道!你想把我赶走,你好娶她!

吴凤鸣 ……

吴凤羽 要不然,她也是青年,你干吗不叫她同我一道走?

吴凤鸣 你爱她,是不是?

吴凤羽 她和我从小就在一处玩耍!她和我年岁相当,性情相近,什么都合适。就是有一样,我是她的伙伴儿,你却是她的恩人。你没要她,她没法不答应!

吴凤鸣 老二,我是想啊。你还年轻,应当先读完了书,替国家出点力;暂且不必忙着恋爱,结婚,所以不愿意教她同你一道走。

吴凤羽 你口中这么说,心里可真的爱她!

吴凤鸣 你要怎样呢?

吴凤羽 教她同我一块儿走!

吴凤鸣 我不能!我不能把你教育到这么大了,好容易盼着你能出去作点事了,就任着你的性儿,先去讲恋爱,结婚,年轻轻的就成了个小老人!

吴凤羽 不用说了!大哥!她不走,我也不走!我还没有这点自由吗?

吴凤鸣 不走,你在这儿,甘心作顺民!

吴凤羽 我当顺民,你为什么不走呢?(一摔门,走出去)

吴凤鸣 (很难过的楞了一会儿,慢慢的走到门口,很柔和的叫)小马儿!小马儿!

小马儿 (喊着走来)干吗?大哥!(进来,手执一短秫秸秆,上端有蜜球;另一手从袋中掏青杏子,佐蜜送入口中)吃不吃,大哥?又甜又酸!

吴凤鸣 给我看!(把蜜秆拿过来,弃于痰盂内)这么大的姑娘,还吃这个,吃坏了肚子,又得是我当医生兼看护!坐下!

小马儿 (撅着嘴)又是哪儿来的气,跟我发?

吴凤鸣 小马儿,我问你一句。你喜欢谁?是凤羽呀,还是我?

小马儿 都喜欢!你把我养大,他跟我玩,都好!

吴凤鸣 不是那种的喜欢。

小马儿 还有哪一种呢?

吴凤鸣 我们随便说着玩吧,比如……

小马儿 大哥,你不是说着玩呢!你的手有点颤!

吴凤鸣 是吗?噢,刚才擦香炉擦得时候太长了!你看我擦得亮不亮?

小马儿 真亮!你说“比如”什么?

吴凤鸣 比如你要结婚!

小马儿 我并不想结婚!

吴凤鸣 比方说,假若你要结婚,你要我们哪一个?

小马儿 大哥,为什么无缘无故的问我这个呢?

吴凤鸣 小马儿!你知道吗?我,我……(不敢再看她)

小马儿 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呀?

吴凤鸣 (慢慢抬起头来,抱着希望的)你,你对我怎样?

小马儿 我对你,大哥,象女儿对爸爸那样!

吴凤鸣 对凤羽呢?

小马儿 对他?他年纪轻啊,我不能把他也看成爸爸似的。

吴凤鸣 (楞了好一会儿)好,小马儿,你跟他一同到重庆去吧!

小马儿 什么?

吴凤鸣 你也到重庆去!

小马儿 真的?

吴凤鸣 真的!我马上给你弄旅行证,和路费去!

小马儿 噢!噢!大哥!

吴凤鸣 怎样?

小马儿 我说不上话来了,我喜欢得要哭!

吴凤鸣 小马儿,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小马儿 一件?十件也成!

吴凤鸣 抗战胜利以后,才准你们结婚!这个条件不苛吧?

小马儿 一点也不苛!我愿意!

吴凤鸣 说一说,你为什么愿意?

小马儿 我是东北人,大哥!这一句话就够了吧?

吴凤鸣 够了!你是个明白的孩子!

小马儿 可是,大哥,我这辈子怎么报答你呢?

吴凤鸣 我,我,用不着报答!

小马儿 大哥!象外国人那样,妹妹给哥哥一个吻吧?

吴凤鸣 不用,不用!我什么也不要!

小马儿 你就是不要,我也得给!我只有这么一个不值钱,而又不是钱所能买到的吻!

吴凤鸣 (感动的,把手伸出去)

小马儿 (吻了他的手背,又翻过来,吻手心)

吴凤羽 (推门进来)我看见了!老大!(怒视)

小马儿 凤羽!你还不谢谢大哥哪?他也许我上重庆,咱俩一块儿去!

吴凤羽 是吗?大哥!

吴凤鸣 (点了点头)

吴凤羽 哥哥!我不是东西!我糊涂!我昏了心!

吴凤鸣 没关系!

小马儿 (门外有吆喝声:“一大碟,好大的杏儿咧!”往外跑)水杏儿来!

吴凤鸣 小马儿!小马儿!

吴凤羽 (已跑出去)

吴凤鸣 快叫她去!她一到门口,大家就全知道她要上重庆了;嘴快极了!

吴凤羽 这个事,她不会对人讲的!她并不是小孩子。

吴凤鸣 起码她也得告诉给志英!妇人的嘴,没办法!老二,刚才小马儿已经答应我了:抗战胜利以后,你们才可以结婚。你呢?

吴凤羽 我也答应!

吴凤鸣 起誓!

吴凤羽 还得起誓?

吴凤鸣 关系大的很!得起誓!小马儿是东北人,你生在北平,都已经是无家可归的人,我要你们上重庆,不单是为逃出这里,也还为是给国家作点事!一结婚,柴米油盐酱醋茶,天天开门七件事,你们想为国尽力也来不及了!

吴凤羽 怎么起誓?向谁起誓?

吴凤鸣 (从腰间掏出手枪来)向它!

吴凤羽 干什么?大哥!

吴凤鸣 今天,咱们应当崇拜它!它是钢,它是火,它是力,它会打碎咱们的敌人!把手放在它上边,起誓!

吴凤羽 (手按在枪上)我,吴凤羽,若在抗战胜利以前结婚,教天诛地灭!

吴凤鸣 好!拿着它!(把枪给了羽)

吴凤羽 带着它走吗?

吴凤鸣 能逃出去,好!逃不了,突围!闯不出去,开枪!把它带好了!

吴凤羽 (带好枪)什么时候走?

吴凤鸣 听我的吩咐,当然越快越好!

吴凤羽 不得预备预备吗?

吴凤鸣 预备什么?能带走你的命就好,还拿行李吗?

小马儿 (在院中笑着走来)

吴凤鸣 我说怎样?妇女的嘴比电报还快!小马儿

董志英 (臂缠着臂进来)

董志英 凤羽,真要走吗?

吴凤鸣 志英,不许再告诉别人!

董志英 章仲箫,“广播”专家,已经知道了!

吴凤鸣 小马儿!(脸色极不好看了)

小马儿 大哥,我是太兴奋了!我去告诉了志英姐姐,仲箫自然会听到,既然是住在一个院子里。

吴凤鸣 仲箫晓得了,全世界就都晓得了!你们年轻的人哪!

董志英 好在也没多大关系,大家都是老朋友,老邻居,谁还能陷害谁呢?

吴凤鸣 这年月就很难说!

章仲箫 (在院中)都在家哪?

小马儿 (打自己一个嘴巴)嘿!

章仲箫 (进来)凤羽,我得给你饯个行啊!大哥,你说东来顺好,还是同和居好?小吃,小吃!喝两杯酒!

吴凤羽 不必了吧?

吴凤鸣 唉!

章仲箫 大哥,这须要热闹热闹,弟兄们一分手,知道何年何月再见面呢?

吴凤鸣 这是该热闹的事吗?仲箫!

董志英 大哥,我请客,我要喝醉了!我庆贺他们俩能逃出去,可是我自己,大概就这么死在这座死城里面了!我要酒,我得喝醉,喝醉了好痛哭一场!

小马儿 志英,为什么说这样的丧气话呢?你也可以走哇!

董志英 我?我走?上哪儿?(惨笑)

章仲箫 大家都走!都离开这座死城!

吴凤羽 仲箫二哥,你也想走?你走到前门车站,日本宪兵看你一眼,你就乖乖的回来了!

吴凤鸣 老二!

章仲箫 凤羽,不要以为你能走开,就觉得自己勇敢,也不要以为我还不能走,就是不爱国,没志气!我老章不能白活一世,我还得做出点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呢!走!走!喝酒去!志英说的对,喝醉!喝醉了,说不定我会马上杀死一两个日本人呢!(说着,关上了一扇窗子)

小马儿 (天真的笑了)

吴凤鸣 小马儿!

章仲箫 笑我,我也不会恼!你等着,小马儿!我会作出一两件惊天动地的事给你瞧瞧!怎样?大哥,走不走?

小马儿 听我说吧!我和志英去预备,咱们在家里吃,好不好?教切面铺送几斤大饼来,就买点酱肉小肚卷饼吃。为喝酒的人呢,买几条熏黄花鱼,癋鸡蛋,煮小花生,玫瑰枣儿!一刻钟就都办全了,好不好?

章仲箫 志英,我屋里还有松花,绝对是糖心的,你拿几个来!今天就这么对付一顿,明天中午我请同和居,锅烧半只,三不粘,大家吃吃!

小马儿 吃完了就惊天动地?

章仲箫 这孩子,专跟二哥开玩笑!

小马儿 走,志英,跟我买东西去!(拉董往外走)

章仲箫 喂,小马儿!半斤羊肉,要肥瘦,川豌豆汤!没有豌豆,莴笋也行,川点嫩叶,也鲜得很。(赶上来)小马儿,别把要走的事情再告诉别人啊!

小马儿 (在门口)都留着教你一个人去广播!(同董下)

章仲箫 这孩子!这孩子!(回来坐下)凤羽,要带点葯,我那儿有同仁堂的痧葯万应锭,回头我送过来!什么阿司匹灵,仁丹,全赶不上同仁堂的万应锭!凤羽,几时走?

吴凤鸣 还没有一定!

章仲箫 告诉我没有关系,我绝对保守秘密!

吴凤羽 真的还没有定规!

章仲箫 大哥,凤羽和小马儿走了,你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谁先到了重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