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先到了重庆》

第二幕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幕后一日。

地点 北平,北海。

人物 

田雅禅 

董志英 

吴凤羽 

小马儿 

管一飞 

章仲箫 吴凤鸣

〔开幕:在北海的小白塔下一个僻静的“山”坡上,老树斜依巨石。下有湖光,塔影倒映。田雅禅与董志英坐于石下,密谈。

田雅禅 志英,你为什么这样的不高兴?

董志英 我怎能高兴?从昨天后半天起到现在,已经拿去多少人了?都犯了什么罪?连嫌疑犯都说不上!可是不问青红皂白,拿进去就行!他们都是咱们的人,咱们的兄弟姐妹呀!

田雅禅 那有什么办法呢?打死他们两个军官,不屠城还不是好事,谁教咱们的城被人家占据了呢?

董志英 而且,帮助他们拿人的是你是我!咱们的年纪这么轻,就作这样缺德的事,作到几时为止呢?

田雅禅 小点声!小点声!(立起来,左右察看了一番。又坐下)

董志英 我跟小马儿走,我也上重庆!

田雅禅 你?真敢说话!

董志英 你不是个青年吗?你连一点爱国的心没有吗?

田雅禅 我有爱国的心又怎样?既然吃着日本人的饭,就得随着日本人的心意作事;你也是这样!

董志英 我恨我自己!

田雅禅 恨自己也照样的没用!一失足成千古恨,当初你贪图了吃的,喝的,花的,今天就不必再讲清白!我也是这样!

董志英 不管你怎样吧,我走!(立起来,楞着)

田雅禅 你走?不得到我的许可,你走不了!

董志英 你说什么?

田雅禅 (又向右看了看)我说,没有我的许可,你休想走!

董志英 你是谁?

田雅禅 我是田雅禅,负责报告你的行动!

董志英 什么?

田雅禅 我是监视着你的!

董志英 你?

田雅禅 我!在表面上,咱们俩是爱人,好在一处工作,骨子里,我好时时刻刻的监视你!

董志英 噢!(楞了一会儿)可是,我不信!你的话要是真的,怎可以这么实话实说的告诉我呢?你难道不晓得这也是罪过吗?

田雅禅 我当然知道!志英,你看我为什么近来学会了吃大烟?

董志英 你真吃上了大烟?

田雅禅 真的!

董志英 为什么?

田雅禅 志英,当初咱们给日本人工作的时候,大概都是想敷衍一时,等有机会再远走高飞,都是想投降给他们,倒许有一点自由,不至于马上有生命的危险。可是我们的腰一掉在泥里,就没法再拔出来了!假若你我的心真已经变成了一块铁,那倒也好办了,反正是杀人吧,杀一个也是杀,杀一万也是杀,可以满不在乎。可是,我们的心还是肉长的。好啦,咱们哪时一动象人该有的那样感情哪,不知道哪里来的枪弹,准穿透了咱们的脑袋!我看明白了,咱们连半点自由也没有,更没有远走高飞的机会,所以我抽烟,明天我还许扎吗啡针啊!好早早的死!死不了,就三分象人,七分象鬼的活着!对不起人,也对不起自己,这也可以叫作平等吧!

董志英 你监视着我,是不是也有人监视着你?

田雅禅 那还用说?一环套着一环,象锁链子一样,你想挣断一节,你就先吃枪弹!

董志英 (象困兽似的来回走)雅禅,你吓噱我呢!告诉你,我有相当的胆量!

田雅禅 我知道你有胆子,用不着吓噱你,我说的是真话!你知道吗,昨天我就没有给你报告,否则你今天绝没有机会在这儿呼吸着新鲜空气!

董志英 昨天什么事?你没有给我报告!

田雅禅 凤羽和小马儿要跑,你为什么不去报告?

董志英 小马儿是我的真朋友,我不能去报告!

田雅禅 干咱们这行的,还有朋友?你永远应当用手枪代替感情!你没有去报告,我就应当去报告你的不报告!

董志英 那么你为什么还不去报告呢?不怕耽误了你的差事吗?

田雅禅 志英,别把我完全看成个没出息的小流氓,我也知道羡慕小马儿和凤羽!

董志英 你也想逃?

田雅禅 (又向左右看了看)假若能逃的话!

董志英 逃!逃!咱们一齐逃!

田雅禅 没有那么容易!

董志英 难道咱们的胆子,咱们的心路,还不如凤羽和小马儿的吗?

田雅禅 凤羽和小马儿要是被捉住,也许死,也许不死,可以碰运气。你我被捉住,只有死,没有活。咱们哪,志英,是已经进了鬼门关的人,阎王爷不会教咱们随便出去遛达!

董志英 这一辈子就这么完啦?

田雅禅 就这么完啦!所以我抽大烟,*醉我自己,把良心*醉了,好闭着眼鬼混!

董志英 我不能!我是个青年,我要杀出一条血路来!(想了想)雅禅!咱们牺牲凤羽和小马儿好了!

田雅禅 去报告?好邀功?也好,反正我的心已然是*醉过的!

董志英 不是去报告,把他们俩的证件,路费,骗过来,咱们俩走!

田雅禅 小马儿是你的真朋友啊!

董志英 管不了什么朋友不朋友了!好在呢,他们俩走不成,总还比咱们强,他们俩可以结婚,在这里作一辈子顺民。他们俩不过老远的看见一点刀影儿,唱们俩的脖子上可是老有一把真刀,说不定哪时就落下来,身首分家!你说是不是?

田雅禅 一点不错!可是我会用鸦片抵抗钢刀!刀是杀血多的人的,不杀我这个贫血鬼!再说,我走了又有什么用呢?一个鸦片烟鬼,到哪里也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

董志英 你太没出息!你不是人!

田雅禅 我已经作了一年多的狗!我看哪,教凤羽他们好好的走他们的,咱们俩也结婚,瞎混下去,瞎混得更热闹一些!

董志英 结婚?到水边去照照你自己!即使我甘心自暴自弃下去,象你那样,凭我这张脸,也还可以嫁个坐汽车的人!

田雅禅 上方的命令,教你我装作爱人,你还敢反抗吗?

董志英 我要有意嫁个阔人,我就有法儿教他们收回那个命令!

田雅禅 那么,咱们在一处工作这么些日子,多少也有点感情吧?

董志英 (想了想)雅禅!我能和你结婚,假若你戒了烟,跟我走!

田雅禅 上哪儿?

董志英 上重庆!

管一飞 (忽然从后面出来)谁上重庆?董志英

田雅禅 (惊愕的)啊?

管一飞 (极自然的)我是问,谁上重庆?

董志英 管大哥,上这儿干什么来了?

管一飞 仲箫今天请我、凤鸣、凤羽、小马儿,来逛逛,他们在“海”里划船呢,我爱清静,所以躲到这里来了。

田雅禅 你刚才在哪儿来着?

管一飞 就在后面的一个小石洞里!你们说话,我听得很清楚!

田雅禅 (楞了一会儿)管大哥!(轻轻把枪掏出来)我把这个交给你。你可以就地打死我,大概你有这个权利。你也可以——随你的便吧!反正我这个鸦片烟鬼,死了,活着,都没多大关系!

董志英 管大哥,你也“是”?

管一飞 我什么也不是!雅禅,把枪收回去,我不要你的。我这儿有一把,(把凤鸣的枪拿出来)你看!挺秀气的小玩艺儿!

董志英 管大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你到底要干吗?

管一飞 干什么的,不能告诉人,那犯法;现在要干吗,听我告诉你。都坐下!看,这风景多么好,北平的确可爱!谁来到这里,也起码想作作皇上!即使作不了皇上,也应当吃的好一点,喝的好一点,穿的好一点,丰衣足食,好来欣赏这美丽的风景!

董志英 要杀则杀,给我们个脆快,不必这样折磨我们!

管一飞 也不着忙,一忙就破坏了这里的幽美的空气!

董志英 你不忙,我忙!你到底要干什么?

管一飞 说来话长!我上过一趟汉口,官也没得着,钱也没得着,所以我就回来了。既来之,则安之,我夸句口说,自己还小小的有点才干,不能就这么湮没无闻,老死于牖下。妻财子禄,未免庸俗,不过到了我这个年纪,究竟舍此而外,仿佛别无寄托。经过长时间的考察,现在我相定了我的妻,看好了我的房,这两天都要拿过来;说不定,还能有点财,或者得到个较优的地位!为办这点小事,我需要你们俩的帮忙,你们总会乐意帮助我吧?

董志英 你家里不是有太太,还谈什么妻不妻的?

管一飞 中国的妻子本来是多数的!到了我这个年纪,要还是单数,就是极大的一个缺点。

董志英 你相定了谁?我们怎帮忙?

管一飞 远在千里,近在目前,我相定了“你”!

田雅禅 (要立起)

管一飞 (手中仍玩弄着枪)好好的坐着,雅禅!

董志英 (警异含怒,动了动)

管一飞 你,志英,也好好的坐着!你,志英,不给凤羽们去报告,有溺职之罪。你,雅禅,不给志英报告,等于监守自盗。我能马土教你们俩的好看的,骄傲的,脑袋,落在地上!但是,我并不是那么狠心的人,所以来跟你们商议。你,志英,要是跟了我,可以洗手不干,在家中享福。你,雅禅!要是服从我,我会教你增多些收入,我会给你弄几两好烟儿吃吃!

董志英 你是什么东西!

管一飞 请不用管我是什么东西,我先告诉你是什么东西吧。你这样的女人,在日本人眼中,在我的眼中,就跟女戏子,天桥唱落子的,暗娼,一个样,因为你已经卖了你的灵魂,还提得到什么清白,贞节吗?告诉你,跟了我是你天大的幸福,万一要教日本人弄去,不几天你就会成花姑娘,那才无可挽救。你想想看!

董志英 我——(抓过他的枪来)打死你!

管一飞 放下!那是空枪!雅禅的那把里倒许有子弹,借过来用用,好不好?

董志英 (向田)给我!

田雅禅 也没有子弹,换了鸦片烟喽!

管一飞 (轻轻的笑)好啦,枪里都没有子弹,就没有了危险,咱们可以安安生生的谈心了。志英!你看,你要是跟了我,咱们就从仲箫那里搬到凤鸣的院儿来,只有一墙之隔,并不麻烦。凤鸣已经答应了,不要咱们的房租,而且他自己搬出去。简单一点说,就是他把房子——很不错的一座小四合房——白送给了咱们。

董志英 凤鸣把房子送给了你?

管一飞 这只枪就是他的,我给他拿着这只枪,他的脑袋就安全多了;所以得以房契作点小小的酬谢。大生意,象仲箫的,得和日本人合作;小生意,象小白面房子什么的,得和高丽人合作,至于什么几十亩地呀,一两所小房产呀,就得和咱们合作。我管北平叫着大合作社,你们看恰当不恰当?

田雅禅 (打了个扯天扯地的哈欠)我看,我得绕个湾儿去了!

管一飞 先忍一会儿,事情还没说完呢!这下边的茶馆里就有烟,方便得很!雅禅,从此刻起,不许你再和志英在一道,听见没有?

田雅禅 我是奉命令和她在一块工作的!

管一飞 我另给你一个命令,不准你们在一块儿!我参加的组织比你们的大好几倍,强好几倍!你服从我,我就把你也介绍过来;不服从我,我教你哪时死,你连一分钟也不能多活!

田雅禅 只要是有烟吃,我是无所不可!

董志英 雅禅,你连一点人味也没有了吗?

管一飞 大丈夫能屈能伸,雅禅的修养比你高着多少倍,我的小姐!(掏钱)先拿这三百去,雅禅,不用报账,用完了再来支就是了。

田雅禅 (接过钱,抑制住一个哈欠)这我可以去治治哈欠了吧?

管一飞 再等一两分钟!假如我供给你几颗子弹,你敢去打人不敢?

田雅禅 那要看打谁了?

管一飞 打凤鸣怎样?

董志英 为什么打他?

管一飞 他是给重庆作事的!

董志英 有什么证据?

管一飞 他教凤羽和小马儿到重庆去,这是一。他平日的言谈举动颇象个爱国的志士,这是二。

董志英 这就是证据?

管一飞 证据不足的话,我会给他造!

董志英 他跟你有什么仇呢?

管一飞 他要是真给重庆作事,就是我的,不,我们大家的,仇人,我们不能不先下手为强!他若不是给重庆作事的,就硬说他是,也无所不可;反正我们表现一点工作,总不算坏事!我等了许久许久,老抓不住他的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谁先到了重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