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先到了重庆》

第三幕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幕后二日。

地点 皇城根管宅——原系吴宅,现为管据有。

人 物 

管一飞 李巡长 

董志英 

小马儿 

胡继江 

章仲箫 

田雅禅 

吴凤羽 贺客数人 

记 者 

老 四 吴凤鸣

〔开幕:吴凤鸣的房子已被管一飞占据。房屋仍旧,而陈设改观;装上了电话。幕开时,董志英坐,李巡长立,管一飞则正往外送贺客。桌上堆置礼物甚多。

管一飞 (送客至屋门,过度有礼貌的)慢走!慢走! 众

留步!留步!

管一飞 (行九十度鞠躬,而后拱手立门前)谢谢!谢谢!(客已去,用着有弹性的脚步,轻灵的走回来对李巡长)李巡长,你天天早上要到这儿来看看,看我有什么吩咐你的事。

李巡长 是!是!只要你吩咐下来,咱们没有作不到的!

管一飞 等我把牌子都挂好,再派人在门口儿守卫,暂时你先安上一个岗吧。

李巡长 人不大够用的,不过我可以把岗位调一调,无论如何也得教咱们的门口有岗!你放心,咱们办事,嗨,永远有分寸,哪里要紧,咱们心里都有个数儿!

管一飞 好,李巡长请治公去吧!

李巡长 (立正)管先生!(转向董)董小姐!有什么事你赏个话儿,我马上到。(往外走)

管一飞 不送啦,李巡长!

李巡长 (立住,从袋中掏出小红封儿来,转身)管先生,真不好意思往外拿!公事忙啊,没能给你带点礼物来。(双手献礼)这点啊!——小意思!小意思!管一飞李巡长,我该罚你,这成什么话呢?李巡长 这是咱北平的规矩,有了新房总得温居,小意思!你要是——我就没脸再来了!

管一飞 那么谢谢了!谢谢了!再吃杯茶去?李巡长 不啦!事情还多着哪!不送!不送!

管一飞 到门口,下次不送!(送到门口。回来,看了看桌上的礼物)志英你要什么,随便挑吧!

董志英 谢谢!我什么也不要!

管一飞 客气!客气!(从另一桌上拿起些字条来)志英,我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看!(条上有的写“世界和平大会筹备会”,有的写“王道学会”,有的写“意识纠检委员会”)字写得不好,我自己写的!等这些都作好了牌子,挂满了一墙,门口再站上守卫的巡警,咱们就颇有个样子了!(把纸条放下)唉!一生怀才不遇,从今天起我庶几乎可以小试其端了!志英,我请你从新考虑一下!以前一切都在酝酿时期,不必大锣大鼓的干;现在,一切都可以挂起牌子公开的干了,我需要象你这样有能干的青年的帮助,更需要你这样美丽的女郎的安慰!看吧,房子总算不坏,组织(指纸条)不算很小,物资(指礼物)不愁没有来源!至于我这个人呢,你总也看得清楚了,才干多少有一点,面貌也不太丑,岁数还不太大,我觉得没有什么辱没你的地方!你再想想,细细的想,好不好?

董志英 我不能住着占据来的房!也不能花用不义之财!我不能!

管一飞 可是你的出身不过是个女间谍!

董志英 我恨我自己!逃是逃不了,我只盼一死!

老 四 (极规矩的敲了两下门)

管一飞 进来!

老四 (轻便的进来)胡老爷!(递上很大的一张名片)

管一飞 老四,把这些东西收拾开!志英,我要你最后的一句话!

董志英 我没话可讲!

管一飞 好!你可别后悔呀!

董志英 (要起立)

管一飞 好好在这儿坐着!我的话是命令!老四!

老 四 (已将东西拿开)是!

管一飞 请!(拉了拉领子,衣襟,敬候于门旁,轻轻的嗽了两下)好好的坐着,我给你介绍一位要人!(听院中有声音,急迎出门外,遥行九十度鞠躬,然后趋迎数步)继老!继老!太对不起!劳步!劳步!(赶上去恭敬的搀扶胡)慢一点!慢一点!门坎,留神门坎!

胡继江 (立住,四下看了一眼)小房子还不坏哪!

管一飞 比上您的公馆,就不可作同日语了!

胡继江 慢慢来!慢慢来!胖子不是一口吃起来的!(看见了志英)

董志英 (慢慢的立起来)

胡继江 这位小姐贵姓呀?真长得好!

管一飞 我来介绍,这是胡委员,这是董志英小姐。

胡继江 董什么英?

管一飞 志英。

胡继江 名字也好!多大啦?来,挨着我坐!(坐,老气横秋的拉她的手)志英小姐,坐下!

董志英 (把手挪开,没有坐下的意思)

管一飞 老四,倒茶,拿水烟袋来。

胡继江 一飞,志英是你什么人呀?

管一飞 朋友。聪明极了!

胡继江 (又细端详了她一番)真长的好!就是不大爱说话!

管一飞 还不大熟!董小姐是很会说话的!

胡继江 她也是你们一路的人啊?

管一飞 也是!精明强干!

胡继江 好,志英姑娘,你就作我私人的秘书吧,加倍拿钱!

管一飞 还不谢谢委员哪?志英!

董志英 (不语)

管一飞 快谢委员吧!这是公事!

董志英 (无可如何的)谢谢!

胡继江 好!好!说话也好听!

董志英 (要走)

胡继江 志英,坐一坐!我们老人呀,看什么也不高兴,还就是看见个美貌青春的姑娘啊,心里还痛快一点!

董志英 我还有事!

胡继江 用不着办了,从此刻起,你就给我办事了!

管一飞 志英,你先到东屋里去,我跟继老说两句话。

胡继江 有志英在这儿,咱们说话也不要紧哪!

董志英 你二位商议的是要事,我待一会再来吧!(要走)

胡继江 等一等!(掏出一卷钱票来)志英,先拿去吧,你这个月的薪金,花完再要,咱们的薪水不是固定的!

董志英 (不好意思拿)

管一飞 (代她拿过来)收下吧,这是名正言顺的薪水!

董志英 (接过钱来,下)

胡继江 (象吃蜜桃似的咂嘴)好!好!太好!就是还没学会应酬!

管一飞 经继老你训练一番,不就成了吗?

老 四 (端来茶及水烟袋)

管一飞 (接过来,亲自献茶,并装上烟,吹燃火纸,奉上)老四,去看看董小姐,别教她走了!

老四 (下)

胡继江 (抽了两三口烟)唉!

管一飞 怎么了?继老!

胡继江 五太太凶啊,她绝不容我再自由结婚!

管一飞 您就上我这里来呀!我把这边“里间”给您收拾得舒舒服服的,有茶,有烟,有点心,有——志英,不就成了吗?您常来着点,我脸上也好看不是?

胡继江 也好!也好!不过还不尽合我的理想!我是想啊,岁数已经相当的大了。

管一飞 看起来,您也不过象四十来岁的!这两天,您的气色特别的好,真的!

胡继江 我是想啊,岁数已经相当的大了,官已经作得不小,钱也多少有了几个,打算啊,再弄一半个可心的小太太,关上门,吃吃烟,念念佛,以保全性命于乱世!

管一飞 那可不行,继老,您想退休,第一个西岛七郎就不能答应!

胡继江 就是呀,他不准我辞职!姨太太们也不准!可是呢,我不辞职吧,西岛七郎常常对我发脾气,回到家中,姨太太们又常常跟我乱吵,我怎么受得了呢?管一飞他们对您发脾气,您就对我发脾气好啦!求之不得的!有您这样的人对我发脾气,我就有了饭吃!继老,您绝对不能退休,先不说别的,为了我们这群小兵小将,您也不能撒手不管,等您把我们培养起来,在资望上,经验上,能继续您的事业了,您才能去享福。否则您一生兢兢业业所创立的事业,势力,便马上塌台,岂不太可惜了!

胡继江 唉!我为难哪!上边不许我辞职,下边不许我辞,我弄得毫无自由,连念佛的工夫都没有了,可怜!阿弥陀佛!

管一飞 您把事情交给我,只须高高在上的,遇必要的时候指导我们一下就行了,不必事事操心啊!

胡继江 不操心,日本人能答应我吗?

管一飞 无论如何吧,您不能灰心!我们就如同您的儿女,您连几位姨太太还那么体贴爱护,何况对您的儿女呢?您看,我刚把世界和平大会弄得有了点眉目,您要一撤退,我们怎么办呢?这个会的关系太大,非由您领导不可。您看,现在有华北和平会,全华和平会,东亚和平会,太平洋和平会,每一个会有一批人,有一笔款,可是咱们来个世界和平会,岂不都包括了?慢慢的,咱们各个击破,把那些人,那些款,全吸收过来,您想,咱们的势力不就扩大十倍八倍了吗?

胡继江 组织越大越劳心哪!

管一飞 我们去干,您不必多分心,我们只要局面大,干的厉害,比日本人还厉害,我们就能成功!

胡继江 不可以太厉害了啊!咱们不修今世,还不修来世吗?阿弥陀佛!

管一飞 这也是出于不得已!我们起码得比日本人厉害,才能显出我们的本事,表现我们的工作。比如说,日本人打死一条狗,而我们只宰了一只鸡,我们从哪里惹人注意呢?我们得起码杀一匹骆驼,教大家看看!

胡继江 不要净说“杀”呀,“砍”呀!总得积点阴功呀!

管一飞 杀呀,砍呀,不过是我们的手段,治乱世用严刑,虽诸葛武侯也没有别的办法!在咱们的世界和平大会成立的时候,我们必须借几个人头,来振起声势,不能叫开门炮就不十分响!您说是不是?

胡继江 理是对的,不过既是和平会,怎好先杀人呢?

管一飞 武装和平!武装和平!我们得大检举全城的学校,普遍的换良民证,扫荡给重庆作事的人,铲除同情重庆的思想!这样一来,全城就闹得鸡犬不安,然后人家才会注意我们!注意了我们,才会巴结我们,怕我们;说不定,日本天皇还会来召见我们呢!

胡继江 (打了个哈欠)随你们去闹吧!我实在没精神管!你们不要把我这颗活了六十岁的人头耍掉了就好!

管一飞 那怎能呢?好啦!咱们后天开大会,您的会长,西岛七郎的秘书长,我的总会计!在您的后花园里开会!就这么办啦!您先吃口烟去,我这儿有好膏子,您尝一尝!老四!老四!我搀着您!

老四 (上)

管一飞 给胡委员烧烟!

胡继江 他会烧啊?

管一飞 我登报征求来的!应征的有九十几个人,我看中了他,头等手!专为伺候您老人家的!

胡继江 好!你的确有点本事!一飞,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呢?她会烧烟不会?

管一飞 学堂毕业的,哪会烧烟?教育,什么教育?光教青年男女逛东安市场!唉!您先教老四烧两口,我待一会儿教志英给您剥香蕉吃!老四,搀着胡老爷!

胡继江 教她快来呀!(同老四下)

管一飞 (喜形于色,独自在屋中跳了几跳)志英!来!(掏出小镜子照自己,理理头发,摸摸脸。收起小镜,点上了一支香烟)

董志英 (慢慢的进来)

管一飞 志英,我这个人最讲信义,你不愿跟我,好,我把你让给胡委员了!他至少有两千万,汽车就是三部,这可了你的心了吧!你可别忘了我,饮水要思源啊!你要施展你的本事,把老人迷住,把支票本子弄到手!有消息,先报告给我,不要以为你的身分高了,就忘了帮过你的忙的老朋友!把嘴chún再抹得红一点,去,给胡委员剥两支香蕉去!

董志英 我不能去!

管一飞 你刚才怎么接人家的钱来着?

董志英 (掏出那卷票子来)给你!我不要!

管一飞 这是成心捣蛋,故意捣蛋!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我对你这么婆婆妈妈的,就想我是好惹的。我不过看你的脸子还不错,才这么客气。我可以拿你当作花瓶,也可以当作夜壶!

董志英 随你的便吧,反正我不能去伺候那个半死的老头子!

管一飞 胡说!他有势力,有钱财,他要你,你就得去!你不要跟小马儿学,不知好歹,自己找苦吃!

董志英 小马儿!小马儿!她不是走了吗?我羡慕她!

管一飞 我开开门,看你可敢走!(开门等着她)

董志英 (不动)

管一飞 完啦,不敢走!以后还请你少说这个“走”字!死心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谁先到了重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