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望长安》

第四幕

作者:老舍

时间 前幕后四、五日,晚间。

地点 西安,农业技术研究所的招待室。

人 物 

唐石青 

杨柱国 

王乐民 

杜任先 栗晚成

〔幕启:一间招待室。摆着一套沙发、两把椅子,还有一张铺着白桌布的圆桌。桌上放着一个小红磁瓶,并没有花。瓶旁有个很大的烟灰碟,好象要求每个客人都必须吸烟似的。靠墙角有个衣帽架,挂着一件大衣和一顶帽子。和这斜对着的墙角放着一张小茶几,几上有暖水瓶和茶具。

墙上挂着几张大小不同的图表,都是有关于农业生产的,如“碧蚂一号”新种麦子和别种麦子生产量的比较图表等等。

〔公安厅的唐石青处长来访研究所主任杨柱国。我们在第一幕里看见过这位主任,那时候他是在西北农林学院工作,现在调到这里来了。

唐处长心里很着急,可是聚精会神地看着墙上的图表,好象已下了决心改业,去作个农业专家似的。他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干部。已经四十来岁了,看起来还很年轻,头发还没有多少根白的,而且梳得很光溜。他的身量很高,可是全身都是那么柔软灵活,使人不易感到他是大个子。他的脸刮得很光,眼睛很大很亮;脸上与眼睛里经常发出笑意,老象心中有什么喜事,可以随时大笑起来。

〔杨柱国匆匆地走进来。他还是那么爽直可爱,可是看得出来,他是更老练了些,脑门上增加了些皱纹。

杨柱国 唐处长,老唐!

唐石青 (似乎很舍不得停止研究“碧蚂一号”,慢慢转过身来)老杨!(亲热地握手)好啊,你的贡献太大啦!

杨柱国 (拉唐石青坐沙发上)什么贡献?

唐石青 “碧蚂一号”麦子!一亩地增产五十斤到一百五十斤,贡献还小吗?

杨柱国 那是西北农林学院的成绩,不是我们这里的,更不是我个人的。

唐石青 你作过农林学院的党支书啊。

杨柱国 是呀,那时候我支持了“碧蚂一号”的试验,可是我不能乱说,说我自己已经是科学家了!

唐石青 老朋友,这里是农业技术研究所,近水楼台,你要是不错过学习的机会呀,你就能成为专家!哼,一看见这些图表,就令人喜爱科学,钦佩科学家!科学和艺术是人类进步的两个车轮子,把我们推送到幸福的大路上去。老杨,我前两天跟白捡的似的买到一小幅王石谷,绝对是真的!

杨柱国 怎么见得是真的?

唐石青 要是看不出真假,还配作公安厅的处长吗?

杨柱国 你算了吧!你不是为谈“碧蚂一号”和王石谷来的吧?

唐石青 但愿在我七八十岁的时候,能够天天跟男女朋友们谈谈科学,听听音乐,讨论小说,欣赏美术作品,现在还做不到!

杨柱国 谈谈现在的事吧!你干什么来了?

唐石青 来访问一位贵宾。

杨柱国 来看栗晚成?

唐石青 嗯!军参谋长兼师长!

杨柱国 他出去一天了,还没回来。

唐石青 他现在要是在这里,咱们俩不就不好谈话了吗?

杨柱国 你呀,老唐,真有一套!什么事都先打听明白了。

唐石青 有备无患嘛!他是住在东小院里,对吧?东小院有个后门,对吧?

杨柱国 (严肃起来)什么?前后左右你全都布置下人了吗?

唐石青 谁都可以随便出入,没人拦阻!

杨柱国 这不大对呀!

唐石青 什么不大对?你知道,我专管不大对的事!

杨柱国 省委张书记正颜厉色地告诉我,不许我有任何动作!你怎么……

唐石青 省委张书记告诉了我们厅长,厅长教我上这儿来!

杨柱国 噢!我明白了,明白了!张书记怕我乱搞,打草惊蛇!

唐石青 你没有乱搞?

杨柱国 没有!我一动也没动!我能不服从上级的指示?

唐石青 对!从现在这一分钟起,我负全责,你还是不要有任何举动!你知道,这是我平生遇到的一个最难办的案子!他是军参谋长兼师长,我要是错待了他行不行?

杨柱国 不行!

唐石青 我没有他的任何材料,我怎么不明白“碧蚂一号”麦子怎样试验成功的,怎么不了解他!今天下午五点半我才接受了这个任务;六点,我召集干部们开紧急会议。现在(看手表)差一分七点,我已经在这里了。在一接受任务的时候,我只能想到他是空降部队;他是谁,他是干什么的,我全不知道!

杨柱国 他的确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唐石青 谢天谢地!说吧,把你所知道的都告诉我!

杨柱国 要纸不要,记一记?

唐石青 用不着!我的脑子就是笔记本!十年前,咱们俩在一块儿搞地下工作的时候,你看见过我用笔记本吗?

杨柱国 甭跟老同志吹你的天才吧!听着,五一年秋天,我认识了他。

唐石青 在哪里?

杨柱国 西北农林学院。那时候,我是学院的党支书。他是到干部农业技术训练班来受训的。

唐石青 干训班的党支书是谁?

杨柱国 平亦奇。

唐石青 他现在在哪里?

杨柱国 还在农林学院做事。

唐石青 好。栗晚成是哪里派来的?

杨柱国 安康专署。

唐石青 他有文件?

杨柱国 当然!

唐石青 你都看过?

杨柱国 大致地!那时候,学院里正进行“三反”运动,就极忙,平亦奇可能都……

唐石青 等等!(又去看图表。看了一会儿,转过身来,自言自语地)他既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就必定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也许每一步都有毛病。(走到门口,嗽了一声)

〔王乐民,二十多岁的干部,应声而入。手中已预备好笔记本。

唐石青 乐民,马上出发,骑摩托车到西北农林学院,找平亦奇,平亦奇同志。

〔王乐民记录着唐石青的话。

唐石青 限你十二点以前跟他一同赶回来,我在招待所里等你们。告诉刘科长,马上挂长途电话,跟安康要一切有关栗晚成的材料,了解他家庭的情况。听明白了?

王乐民 都记下来了,处长。

唐石青 好,飞跑!顶好比飞更快一点!

王乐民 是,处长!(下)

唐石青 老杨,我的心直噗咚!想想看,他要是个特务,从五一年到现在,他会知道咱们多少事情啊!老杨,当初,他给你的印象是……

杨柱国 (想了想)可以说是老成持重,谦虚热情。

唐石青 都是好字眼。他也有缺点没有呢?

杨柱国 啊——有时候,他爱吹嘘自己,说大话。

唐石青 嗯!他什么时候离开干训班的?

杨柱国 他只在干训班学习了一个多月,就到中南受训去了,准备去参加抗美援朝。

唐石青 谁调他到中南去的?

杨柱国 我记得是军政大学组织部。

唐石青 (几乎跳起来)什么?什么?军政大学组织部?军政大学组织部会直接向干训班调干部?

杨柱国 我当时也这么考虑过。后来一想呢,他既是去受训,可能是由军政大学布置学习。

唐石青 怎么可能?

杨柱国 我不知道,我那么推测。

唐石青 同志,主任,老朋友,你根据什么原则去推测的?

杨柱国 他是战斗英雄,又是模范党员,我信任他,所以也信任那个文件。

唐石青 这是什么逻辑呢?你是这个农业技术研究所的主任,又是我的老朋友,我完全信任你。可是,假若今天你告诉我,军政大学组织部来一封文件调你走,我就应当因为信任你,也就相信那个文件合理吗?

杨柱国 我不大懂部队办事的手续!

唐石青 你也不懂得问问吗?咱们不懂的事情可多了!

杨柱国 那……

唐石青 好,(开玩笑地)先记你一过吧!你批准了他到中南去?

杨柱国 对!大家还给他开了盛大的欢送会。

唐石青 以后呢?

杨柱国 以后失去了联系。一直到前几天,他忽然给我来了一封信。

唐石青 你们既然失去了联系,他怎么知道你在这里?

杨柱国 信寄到了农林学院,由学院转过来的。信里说,他在朝鲜立过大功,成了战斗英雄,现在洪司令员叫他到兰州去参加军事会议。会议后,他到西安来休息几天,愿意住在我这里。我回了信,欢迎他来,因为他是一位英雄!

唐石青 他果然来了。怎么来的?

杨柱国 坐飞机来的。

唐石青 你怎么知道?

杨柱国 他带着一联飞机票,还有飞机上给旅客预备的纸口袋,叫什么来着?

唐石青 清洁袋。他告诉你,他是军参谋长兼师长?

杨柱国 对。这回,我有点怀疑了。

唐石青 怀疑什么呢?

杨柱国 第一是他提升得太快了,怎么这么年轻就作军参谋长兼师长呢?我仿佛记得,在干训班的时候他才二十五岁。那么,今年他不会过三十。第二是他没带着警卫员。我想,一位高级军官,怎么不带警卫员呢?

唐石青 同志,你有了进步,不再只信任个人,而不信任制度了。你没问他为什么没带警卫员?

杨柱国 问了。他说,上级不批准警卫员坐飞机。我可就想了:他既住在我这里,我又没法子保卫他,万一出点什么事故,谁负责呢?因此,我劝他到军区去报到一下。

唐石青 你想的好!老杨,我取消刚才给你记的那一过!他去了没有?

杨柱国 去了,并且告诉我,他见到了赵司令员。

唐石青 哪个赵司令员?

杨柱国 就是咱们陕西军区的。

唐石青 故事越来越好听了,咱们的赵司令员到北京去了,还没回来!

杨柱国 就是嘛,我也知道!我还怕错疑了好人,又问他军区在哪里。我的确不知道军区在哪条街上。他说,在鼓楼前。我可是知道,鼓楼前的是西北军区,不是陕西军区。老唐,听到了这些驴chún不对马嘴的话,我飞也似地跑到省委会去,恰好见到了张书记。

唐石青 老杨,似乎得给你记一功了吧?

杨柱国 记一功?张书记泼了我一头冷水!他正颜厉色地说:“不要无中生有地乱怀疑一位高级首长,一位英雄!栗师长的警惕性高,不愿意告诉你陕西军区在哪里!师长没见着赵司令员,可是见到了别位首长,他没有责任告诉你!”老唐,张书记是我平日最佩服的一位老同志,可是他这回的态度未免使我失望!不过,刚才听你那么一说,我才了解:一位省委书记必须沉得住气,不能象我这么冒冒失失的!

唐石青 是呀,一点不错!可是,我怎么办呢?你看,咱们刚才说的不过是一些小小的漏洞,断定不了什么。他到底是谁,他是干什么的?他的目的何在?全不知道!咱们能说他不是师长?

杨柱国 不能!他是千真万确坐飞机来的!

唐石青 咱们能说他是骗子?

杨柱国 谁能一骗就骗到飞机票呢?

唐石青 也没有那样的疯子,骗到了钱之后,去坐飞机玩玩!(想)老杨,刚才你说他去看赵司令员,可是并没去,他上哪里去了呢?

杨柱国 我不知道!

唐石青 嗯!这里有文章!可能有很好的文章!要搞清楚!〔杜任先,一个青年公安干部,进来。

杜任先 处长,他回来了!

唐石青 老杨,到了我受考验的时候了,从现在起,我是市人民委员会的交际处长,来请他到招待所去住。你请他过来。

杨柱国 为什么你不到东小院去看他呢?那不可以多看见些东西吗?

唐石青 不!那会教他怀疑,我是来检查他的。这里好,这是客厅,谁都可以进来。

杨柱国 好!我去。(下)

唐石青 他坐什么车回来的?

杜任先 走着回来的。

唐石青 走的快,还是慢?是自自在在地,还是慌慌张张?

杜任先 不快不慢,自自在在。

唐石青 好,你去吧。

杜任先 是。(下)

〔唐石青又看墙上的图表,看得非常入神,倒好象那都是美术作品。看了一张,又去看第二张,还回头再看第一张,似乎是比较两张的风格有何不同,或是研究它们相互的关系。外边有了说话的声音,他还入神地看图表。直到杨柱国拉开门,他才慢慢转过身来。杨柱国同栗晚成进来。栗晚成戴着军帽,穿着藏青色的呢大衣,里边是一身暗黄色的粗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西望长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