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自忠》

第二幕

作者:老舍

时间 二十七年初夏。时日寇猛犯徐州。

地 点 徐州附近。

人物 张自忠将军 尤师长 范参谋 张敬高级参谋 洪副官 贾副官 马副官

杨柳青 葛敬山 墨先生 戚 莹 丁 顺

景 徐州附近的小山之尾。为通山内的口子;因驻军,无闲人来往。坡前一片

草地,一株古柳,几块大石,即张将军之“战地书房”。柳旁亦有路。由山

口子望过去,有土房数间,围以短篱,远村多树,盖张将军宿营地。再远,

隐隐可见铁丝网,网后仍为小山,山之彼面即阵地。山上有残旧的堡垒,景

甚美。

〔开幕:记者杨柳青,洪副官,墨先生,各坐一大石,杨来访问临沂之战的详细情形,洪负责监视墨先生。墨子庄 杨先生,你是局外人,你给评评理!我有什么过错,他有什么权柄,把我扣起来?随便剥夺我的自由,好!(几乎是大喊)我姓墨的在党政军学四界,四界,都有个名声,地位!我来帮他的忙,他倒这样对待我?好!杨柳青(笑着)墨先生你先等一等,稍等一等!等我问完洪副官几句话,马上就和你谈谈!(掏出小本,四下里看了一眼)挺好的地方!

墨子庄 鬼地方!他妈的四面八方全有炮响!(远处恰好响了一声炮,他急移至树后,蹲下)

杨柳青 我这回是要写临沂之战的经过,你所知道的请都告诉我!

洪进田 我知道的不全啊!

杨柳青 那没关系,知道什么告诉我什么,我已经问过了一些,还得问别位呢。

洪进田 我也不晓得怎么说好,从哪块说起!你问吧!

杨柳青 也好,(看了看小本)啊,请先告诉我临沂之战的意义吧!

〔墨听炮声已止,慢慢的凑过来。

洪进田 意义?还是问军长吧,我怕说错了!好家伙,说错了,登在报上,他准枪毙了我!

墨子庄 意义?还有意义?杀人!杀人!杀人!除了杀人,还有什么意义?这群魔王!这群杀人不眨眼的东西!

杨柳青 (误解了墨先生的意思)对呀,老先生,日本人就是魔鬼,就是杀人不眨眼的东西,所以我们得去——

墨子庄 我说的是张自忠,和(指洪)他们这群!一天到晚带着兵丁们去送死!连我都差点教大炮给轰碎了!凭什么,我问你,杨先生,你是公道人,凭什么教我在这里陪绑呢?法律上有这么一条没有?我问你!

杨柳青 (没回答墨,仍问洪)告诉我,你自己那几天都作了什么?

洪进田 事情是很多。不过,我觉得值得一说的,最——

杨柳青 光荣的!

洪进田 (笑了)是军长始终在最前线,我始终跟着他!军长是真勇!茶叶山,杨先生,你记下来,茶叶山,就是喝茶的茶叶,七天七夜,枪炮没断过!

杨柳青 地形怎样?

洪进田 沂河西岸的唯一高地,非守住不可,敌人不知攻了多少次,我们日夜死拚,可是,敌人调来飞机,轮流不断的炸,又用坦克车装甲车冲锋,到底教敌人给攻破了!

杨柳青 攻破了?

洪进田 别忙!敌人还没立住脚,我们就反攻,白刃战;茶叶山又教咱们夺了回来!兵贵神速,军长的用兵和他的脾气一样,又暴又快,看准了地方,他象风似的往前钻!杨柳青 夺回茶叶山以后怎样?

洪进田 鬼子也上劲!四面八方的围攻,要不怎么打了七天七夜呢!刻家湖来回夺了四次,还有个地方叫——崖头,来回夺了三次!在岸头我们夺过来三门七生的五的大炮,马上就用敌人的炮打敌人,厉害不厉害?那个阵式!敌人真舍得放炮!一排,一排,又一排,排炮,炮弹就落在我们前后左右,军长不动,咱不动,经过那个阵式,杨先生,要是一天两天听不见炮声啊,还怪闷的慌呢!

杨柳青 我们的牺牲当然也很大?

洪进田 那还用说,七天七夜,那个小地方都争夺多少次,我们是以攻为守,杨先生,你记下来,以攻为守,城里有人守着,我们要是也去守城,不是没用,所以我们在城外进攻敌人,我们攻,敌人也攻;两方面对攻,这就厉害了,硬碰硬,那是板垣师团——记下来,板垣师团——我们硬把板垣师团追出八十里去!杨柳青 军长高兴了吧?

洪进田 自南京回来,就没看见他笑过;那天,他笑了,笑得出了声。军长是真拚,哪里危急,他往哪里跑;简直和疯了一样,敌人仗着新式的家伙,咱们专凭白刃战。弟兄们眼看支持不住了,军长就来到;一看见军长,他们也立刻发了疯,军长一声“杀”,弟兄们随着喊“杀”,真是声震天地,我敢保,那逃出去的小鬼,就是回到东京,一想起来,还得打哆嗦!(立起来)你看,我给你学一个,带钩儿的,杀——噢——(赶紧又坐下)吓!可别叫军长听见哪!

杨柳青 不要紧,军长听见了,我就说我请你表演的。啊,官长们也牺牲不少?

洪进田 军长在最前线,谁敢不拚命干呢,算算吧,咱们解决了敌人两个联队;这些日子了,师长参谋们都愁眉不展的!

杨柳青 为什么?

洪进田 临沂这一仗太打狠了,太狠了,单说营长,就伤亡了四十来位,你想吧,我们的一个兵已经不容易训练出来,这回,好,阵亡了那么多的官长,还不要命!我们的干部都是军长十几年的心血造就出来的,怎么补充呢?要命!

杨柳青 非休息整顿不可了?

洪进田 早就该拉下去整顿。一连干了四个多月了,由南宿州、淝水,到临沂,又到这里,四个多月不是走就是打,全累得不象样了!

杨柳青 弟兄们现在可还打的很好?

洪进田 军长跟大家一样不歇着吗,谁不咬着牙干呢?你看,就连我这么棒的人,都真想休息几天了!墨子庄 现在后悔了吧?当初,我劝你什么来着?你不听,我劝你去另辟途径,你是非跟着他不可。他只给了你个副官,而且累成这个样子。说不定还许把命饶上,图什么呢?图什么呢?太没思想?

洪进田 图什么?我们打了胜仗,临沂之战!墨子庄 打胜仗有你屁好处?杨先生,你是明白人,我问你,假如咱们不打这个穷仗,日本人来了,金子还是金子不是?洋钱还是洋钱不是?

杨柳青 (不甚明白他的话)啊?

墨子庄 日本人来了,金子还不是金子,现大洋还不是现大洋吗?既然金子洋钱不是因为日本人来了就变成马口铁,何必打这个穷仗呢?

洪进田 你有金子洋钱,我们没有!

墨子庄 去弄啊,傻瓜!不去弄洋钱,老在张自忠旁边吃炮弹,你对得起自己对不起?先不用提你的儿女老婆!

洪进田 真的,杨先生,他上前线,准有咱老洪跟着,早晚是一死罢咧,为什么不——杨柳青 轰轰烈烈呢!

墨子庄 (感叹)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是书上的话,你们不懂!无论怎说,反正我不能把我自己的儿子送来做炮灰!

洪进田 不把少爷送来,你可就走不了!

墨子庄 教我的儿子来送死,休想!

洪进田 我们现在正缺人!

墨子庄 去整批的送死吗,还不缺人!明知道东洋人厉害,偏往上碰,这不叫打仗,这叫整批的送命!我也作过武官,我就没看见过象你们这么打仗的!哼!打算到我的儿子身上来了,叫我的儿子来送死,休想!

杨柳青 怎么,这是个条件吗?

洪进田 军长交派的,他把儿子送来当兵,就把他放了!墨子庄 杨先生,杨先生,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要赌赌这口气,你给我写一段,登在报上,教全国的人评论评论!

杨柳青 跟临沂之战有什么关系没有?

墨子庄 这是另一段,我给你钱哪,不教你白写。第一,凭什么无缘无故的剥夺了我的自由?第二,凭什么强迫我的儿子来当兵?你们要是募兵,我的儿子不愿当兵,你们要是征兵,我的儿子没人敢征,不能随便胡来,你给我写一段,教全国的人评断评断!

杨柳青 军长什么意思?

洪进田 军长是这么个意思,墨先生——墨子庄 绑票,绑票,我就是肉票!还是墨先生?洪进田 他乘军长没回来,到我们这里来挑拨是非,教大家反对军长;军长倒并没怎么注意。可是他要劝军长不必打仗——

墨子庄 难道我不是一片好心?

洪进田 军长就扣住了他,一来省得他到处去捣蛋,二来是教他看看我们作军人的都敢舍命打仗,是不是我们也能打败日本鬼子。

墨子庄 你们会打败日本人?透着奇怪。

洪进田 (怒,立)你没亲眼看见我们在临沂打败日本鬼子吗?你心里糊涂,眼睛也瞎了吗?

墨子庄 打一百回败仗,才胜一回,有屁用处!

洪进田 (真想揍墨一顿)我要——

杨柳青 等等,这就是临沂之战的一个意义,我们开始打胜仗了,等我写下来,有一次胜利,就有两次胜利,也就有最后的胜利,有了临沂的胜利,马上就有台儿庄的大捷。

〔洪仍怒视墨。

墨子庄 不用生那么大的气,我老头子说的都是实话,句句刺着你们的心!喝,才打那么个小胜仗,就以为你们能把日本人“都”打出去,作梦!你们以为打这么个小胜仗,就把在天津丢人的事都遮掩过去了;哼,我老头子记得,永远忘不了。

洪进田 谁管有命令没有,我毙了你!(掏枪)

杨柳青 洪副官!(拉他坐下)

洪进田 看在他的年纪上,我始终对他很客气,太不知好歹了!

墨子庄 (自言自语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们,唉,太可笑了!

杨柳青 墨先生,让我问你一句,你是不是愿意大家不打仗,愿意国家亡了呢?

墨子庄 不用考问我,我永远不回答这样的问题。国家兴亡,自有天数,我知道日本人厉害,我知道明哲保身;诗云:既明且哲,以保其身,此之谓欤!

〔远处又隐隐有炮声,墨极惶惧,但未往柳下藏,而往坡上去,似慾窥炮火来自何处者。

洪进田 下来!炮要真是往这面打,你往高处走,不是找死?

墨子庄 (急跑下来)老洪!(扯住他)我感谢你,我简直是吓破了胆,一听见炮响,我就发迷糊!(又听了听,已无炮声)因此,我反对战争!老洪,你救救我,把我放了!你要多少钱,我都不驳回!我愿意回家,住着我的房,守着我的财产,看着我的儿女!我不能再听炮声和飞机响!你放了我!我给你一万块钱!一万块!洪进田 跟军长说去,他说放了你,我不省了一份儿心,省得老看着你?(老勤务丁顺唱着南腔北调的军歌一路走来)丁顺来了,军长准在后面呢!(立起来)墨先生,咱们该回屋里休息会儿去了,这里是军长休息的地方!

杨柳青 (也立起来)我可以在这里见他?

洪进田 我报告过,你在这里等他。墨先生,走!

丁 顺 墨先生,请啊,军长就来!

墨子庄 (反倒坐下了)我是什么私人,还是贼,见不得他的面?

丁顺 告诉你,你,你就仁义着点吧!少给洪副官添麻烦!人家洪副官待你不错!

墨子庄 (俏皮的)我记得尊家不是个勤务兵吗?

洪进田 走吧!

丁顺 洪副官,等等!军长怪下来,我替你挨二十军棍!我得让这位先生认识我是谁!墨先生,(敬礼)老勤务兵丁顺!你大概也听说过,去年,有一个人单人匹马,身带二十元法币,混进北平,给张军长送信啊?就是我!(杨偷偷的给丁照了像)以前做勤务,现在还做勤务,永远跟着张军长!

墨子庄 再跟他二十年你也还是勤务,还怪美的呢!

丁 顺 你没说对!还是勤务,资格可越来越老:原先该打二十军棍的,现在军长只骂我一顿;原先该骂一顿的,现在只瞪一眼;(忽然直觉的)嗯?军长来了!(扭头)噢,不是,不是,是尤师长!

尤师长 (很疲倦的样子走来)丁顺,张高级参谋到了吗?军长呢?

丁顺 报告师长,张高级参谋还没有来;军长在井台上洗脸呢?

杨柳青 师长,我又来了!还没到师部去看师长!

尤师长 欢迎!不用去了,有话在这里说吧!丁顺,有茶吗?

丁 顺 报告师长,没有茶,有水。师长来一碗?(看尤点头,倒过水去)

杨柳青 师长太疲乏了吧?(手中纸笔已预备好)前线怎样?

尤师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张自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