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自忠》

第三幕

作者:老舍

时间 第一节,二十七年初夏,徐州会战,张军在徐州西担任掩护,天初明。

第二节,张军已完成掩护任务,向徐州西南撤退,夜间。

地点 第一节,徐州西八十里某村。第二节,徐州西南大路上。

人物第一节:

张自忠 将军张敬高级参谋洪副官马副官贾副官卫兵一传令兵二第二节:

张自忠 将军张敬高级参谋尤师长范参谋贾副官洪副官马副官丁顺栗占元葛敬山戚莹杨柳青难妇招弟王得胜排长卢永捷茶馆女老板案子甲乙老驴夫小兵义民与军人若干

景 第一节:天初明村外一草屋,屋外卫兵警戒,传令兵伺候。

〔开幕:枪炮声极烈。屋中最主要的东西是一部电话机,马副官看着它,虽已极疲,仍拚命挣扎,不敢睡去。洪副官立于墙角,似已习于立着睡觉。贾副官守着门口,面朝外。张将军与张敬同坐一长凳,亦均疲倦,张敬狠命的吸着香烟,但未得到多少刺激,张将军注视着电话机,象看着个什么神秘的东西似的。张敬(看了看香烟,扔在地上,立起来)军长,把板凳搬靠了墙,躺一会儿好不好?

张自忠 (仍注视电话机,微以手势拒绝敬之建议。忽若有所得,掏出一小本;屋中仍暗,忽走至门口,速写;将纸撕下)贾玉玢,教传令兵送给尤师长。(贾去。张固未忘敬之善意)张高级参谋,你躺一躺吧!张敬天亮这一会儿特别的困!过这一会儿就好了!咱们这是第四天了。

张自忠 嗯!(又想起点事来)洪副官!洪进田(吓了一跳)有!

张自忠 去看看受伤的官兵们,教他们随时准备出发。张高级参谋,三天的工夫,徐州的队伍大概撤的差不离了;应当先教咱们的伤兵准备一下,是不是?

张 敬 是——我想,今天可以轮到我们撤了!张自忠洪副官,去吧,最要紧的是先上好了葯。洪进田是!(下)

马孝堂 (已打盹,被电话铃惊醒)军部!啊!——啊——(扣住口机)军长,刘团长,敌人炮火太猛!张自忠(接过电话机)刘团长,啊!——支持!支持!你要下来,我上去,没别的办法!

〔贾副官上。

张自忠 贾副官,你守着电话。马副官,出去走几步,就不困了!

〔马出去。

张 敬 军长,好不好要长官部的电话,问一问?张自忠司令长官也会告诉我:“支持。没有别的办法!”(笑了笑)

贾玉玢 (电铃响)啊——啊——军长,赵团长没法再支持了!张自忠告诉他,没有支持不了的事!

传令兵(在门外)报告!

张自忠 进来!

传令兵(进来)报告军长,条子送到,尤师长问,手枪营可以拿上去不可以?

张自忠 贾副官,告诉尤师长——我自己跟他说话。你去吧!(传下)

贾玉玢 (要电话)师部!——尤师长?军长说话。张自忠尤师长?——还没有命令。——知道,死撑!——手枪营不能动!等撤退的命令下来,我好带手枪营掩护你们。受伤的太多?全得抢下来,不准丢失一个伤号!找老百姓帮忙,先给钱!好!死拚,尤师长!(放下电机,对敬)就怕找不到百姓!

张 敬 老百姓倒还不怕咱们的队伍。

贾玉玢 (电铃响)司令长官部?啊?啊!喂!喂!喂!军长,司令长官部,可又断了!喂!喂!没有声音!张敬没关系,再等等吧!

贾玉玢 (电铃)啊!军长,尤师长。

张自忠 尤师长!——赵团不行了!你自己上去。若不行了,我上去!今天要是有命令撤退,咱们算是完成了任务;接不到命令,咱们就都死在这里!——对,反正今天不能教敌人过来一个!——好!(洪上)怎样?洪进田报告军长,轻伤的都能马上上葯,重伤的既不能动手术,葯又不够!

张自忠 再回去,亲眼看着他们,没有葯也得设法!要尽到心,尽到力!(洪下,马上)好点了吧?

马孝堂 好多了!

张自忠 有万金油,往头上擦点。

马孝堂 是!(守住门口)

贾玉玢 (电铃)司令长官部?军长,司令长官!张自忠司令长官?——是!——是!(放下电机)张敬军长!

张自忠 司令长官,只是三个字——“你也撤”!我们夜里撤!张敬夜里撤!哈,我们完成了任务!张自忠马副官,伤兵在太阳一落就撤。我的车,所有的抬子,牲口,全拨给伤兵用;其余的人一概步下走!不准丢失一个伤兵!(马去)贾副官,去看尤师长,告诉他有命令撤退。赵团长支持到下午一点,我去换他们。刘团长进攻,到下午四点,用炮火掩护撤退。晚七点都撤净。第一夜要赶出八十里去,向西南大道走,有拉用老百姓牲口车辆的,枪毙!(贾去,炮火极烈)张高级参谋,我去看手枪营,准备下午去替换赵团,你到附近村子里去,看看百姓们,他们愿意随着退,天黑了才可以动身。带着总部的人,把我们借用的东西都退还老百姓,给清他们钱。

张 敬 什么地方去见军长?

张自忠 下午两点,赵团团部。还是你我最后走。(敬下)丁顺,看着电话。待一会儿,给我多带上一双布底鞋!(幕)

景第二节:夜半,残月微明,雾气来往。大道左右皆绿田,路旁,小土坡,坡旁有草屋两间,平时或系小茶馆,今则寂寂紧闭。屋旁有井台。

〔开幕:徐州突围,张军最后撤退,向西南进行。幕开时,张军及义民沿大道疾走,有战歌声,呼叱驴马声,父子夫妇相呼声,汽车喇叭声。敌人封锁线则在附近,时以灯光探照,灯光所至,军民依旧前进,但声音立停。灯逝,则欢呼又起。排长王得胜(受重伤),担架案二,与刚刚脚上被刺破之卢永捷,均坐在井台旁休息。王因伤重,倚井台,半仰半坐。卢极疲,服装破烂,赤脚,但身上背子弹甚多。二担架案亦极疲,慾睡。大队过去一部分,四野渐寂。王得胜卢永捷!

卢永捷有!

王得胜给你!

卢永捷啥?

王得胜我活不成了,身上就剩下达本“精神”书①。你拿去吧,作个纪念,拿去!

卢永捷俺不要!排长你不会死!抬到后方,好好一治,你死①以爱国精神、爱民精神等题,编印成书,张军中通呼曰“精神”书。

不了!

王得胜不死,锯下我的腿去,再也打不了仗,咱不能受!给你!

卢永捷(推二案)起来!抬排长走!

王得胜不走,俺不走了!两个人抬我一个废物,干啥?在这儿,我等着军长,见军长一面,我就跳在这口井里!卢永捷(再推二案)走啦!走啦!

案甲(打啥欠)唉,有井,可摸不到水喝!案乙上屋里找找去!找到一根绳子就行了!案甲我推过门了,推不动!

案乙我去试试!推不开,把门端下来!卢永捷你敢!师长、军长都在后面呢,看见你端人家的门,不枪毙了你!

王得胜你“去”,教军长枪毙了“我”!我不想活了!没有腿,我日日本鬼子的祖宗的!

卢永捷抬了走!走!王排长,不要那么想,你的腿——王得胜已经烂了!我日东洋小鬼子的祖宗的!〔又过了一小队人,队后有几个百姓。最后,一妇人抱着一个孩子,一个女孩扯着她的衣,手提一衣包。女孩妈!妈!别走了!等等弟弟!(妇不语)等等弟弟!弟弟不见啦!我要弟弟!妈!妈!你不要弟弟啦!(回头)弟弟!弟弟!

妇人(稍停)你要弟弟,你喊!把日本鬼子都喊来!女孩妈!等等弟弟!见了爸爸,爸爸要问弟弟呢?妇人他要儿子,就不管老婆叫鬼子霸占了?快走,招弟!女孩妈!我爱弟弟!弟弟多么听话呀!妈,在这坐一会儿,一会儿!后边还有兵哪,不要紧!这边来,这边有人!探照灯又扫过来。

妇人看看!还不走!

卢永捷大嫂!不要紧!让这个小姑娘歇歇腿!妇人(仍不决)鬼子冲过来呢?

卢永捷不能!冲过来,鬼子就不用想活着了!女孩妈!坐一会儿,等等弟弟!(把妈扯到屋前)弟弟!来呀!(听了听)弟弟丢了!弟弟丢了!(哭)妇人(心软)招弟!咱们回去找狗子!唉!(卢一拐一拐的凑过)老总!我抱着一个,扯着一个,那一个,嫩胳膊嫩腿的,走不动,我又不能抱两个!不快走,教鬼子追上——我不能叫鬼子霸占了!我的狗子!(一软坐在地上)

女孩(喊)弟弟!狗子!妈在这儿呢!妇人我把孩子丢了,(抽了自己的嘴巴)狠心的娘们,狠心的娘们!

女孩(蹲下拦她)妈!妈!弟弟不能丢了!一会儿就来!

卢永捷大嫂!等一等,总会有人把他带来的!妇人早就教人踩死喽!我的狗子!(哭)王得胜卢永捷!

卢永捷有!

王得胜你跟她们回去找一找!

妇人哪里找去?早就教人给踩碎喽!我的肉!我的仁义的狗子!

王得胜不回去找,你跟她们走!叫她们坐我的抬子,我在这儿等着军长,见军长一面,我再死就痛快了!卢永捷我没法走了!脚上的口子——没东西绑呀,身上连条破布都没有!我还能把军衣扯了?

女孩妈!妈!别哭了!咱们这儿还有双袜子,给他穿穿好不好?你看他多疼啊,多可怜啊!

妇人给他!(拍着怀中的小孩,哭起来)卢永捷小姑娘,别!我们动百姓一草一木都枪毙!还留着这条命打仗呢!我可怜?你不可怜吗?小姑娘!女孩弟弟更可怜!妈,他不要袜子!妈,弟弟哪儿去了呢?弟弟死不了吧?

〔过来几个百姓,急走过去,尤师长,范参谋,栗占元还有几个卫兵同来。栗抱着一小儿,已爬在他肩上睡了。

尤师长喊着点!

栗占元谁的孩子?谁的孩子?

女孩弟弟!狗子!

〔尤等停住。

范参谋你们的孩子!

妇人啊?(如梦方醒的样子)

女孩妈,弟弟!(向栗)给我!我的弟弟!范参谋(向妇)看看,是你的孩子不是?女孩快起来呀,妈!

妇人啊,狗子?我的狗子?(急起立)狗子!(接过狗子,把小的交给了招弟)我的肉!老爷!(跪下去)你救了我的命!我一时糊涂,狠心,一个人——狗子!醒醒!看看妈妈!——一个人招呼不了他们三个,又怕叫鬼子追上,鬼子专霸占老娘们!我就狠了心,我知道他的小腿赶不上我,我听见他在后面喊妈,我走!连头也没回!我狠心,刚才我想过来了,我后悔!我想跳这口井!老爷,你们救了我们这一家子的命!尤师长起来!你们上哪里去?

妇人(起来)狗子,宝贝!(笑)睡吧!妈妈抱着你呢!(吻小儿)

女孩妈,他问你话呢!

妇人啊?

尤师长上哪里去?

妇人上许昌,儿的爹在许昌作买卖!尤师长有钱吗?

妇人(急快解开钮,掏)就这点了,老爷你拿去!我们娘儿四个要饭也要到许昌去!

尤师长(笑了)你收着!告诉你,慢慢的走,跟着军队走,别再丢了孩子!

妇人慢慢走,鬼子赶上来呢?

范参谋后面,我们的案子,抬着东西,走不很快。你老跟着就行。我们停住,你停,我们走,你走,鬼子追上来,有我们把他们打回去,明白吧?

妇人那可好!老爷们真是好啊!没见过呀!尤师长听着,看天上有飞机,赶紧带着孩子们趴在田里,不要动,等飞机过去再走!听见没有?

女孩妈,昨天来了五回飞机,你都没叫我们趴下!弟弟一点也没怕!多大胆呀!

范参谋小姑娘,十几了?

妇人说呀!

女孩十二!

妇人老爷,我们这辈子也报不清这点恩哪!看招弟好,就认个干女儿吧!招弟,跪下磕头,(见招弟忸怩)磕头!(仍不磕)你……

范参谋算了吧!

妇人看你这孩子!

〔探照灯又亮了。

尤师长不用慌!慢慢走吧!别离开军队!妇人老爷,我们忘不了这个恩哪!招弟,走!你抱一会儿小弟弟,给我那个包儿。(接过包)嗯?那位老总呢?给他双袜子啊!

尤师长怎回事?

卢永捷报告师长,我的脚上扎了个大口子,没法再走,她们要送给我一双袜子,我没敢要!

尤师长你让她们看来看,还是……卢永捷没有!王得胜排长教我送她们去,我说我走不了。尤师长王得胜在这儿哪?

女孩(拿出袜子来)给你!给你呀!

卢永捷报告师长,他不走了,他想死在这里。〔尤赶上去看王。

女孩你拿着呀!我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张自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