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自忠》

第四幕

作者:老舍

时间二十九年五月十六日。

地点鄂北杏儿山。

人物张自忠将军张敬高级参谋洪副官马副官贾副官葛敬山丁顺胖火夫传令兵四人卫兵四人百姓四人

景正面为杏儿山,山坡有破屋一间,张将军宿于其中。左右皆山,成山环,时我与敌已皆入山作战。右边山上有寨子,已为敌炮所毁,余断垣耳。

〔开幕。开幕前,用灯光映出张将军遗书——由襄河西出发时致所部官长函。于枪声隐隐中开幕。卫兵在屋外及山上戒备。副官,勤务及传令兵甲乙皆在山坡上或立或坐。葛敬山伏石作书。

葛敬山 (抬起头来,低声的)洪副官,我问点事。洪进田(指了指小屋)少说话!

葛敬山 我小声的!我老要问司令,又不敢!咱们为什么不往东北上退一退,等尤师长来了,再反攻?何必这么死守着,眼看就要教敌人给包围起来呢!

洪进田 电话不通了!不知道尤师长在哪里呢!葛敬山那,咱们也不应当再守这里!我并不怕,跟你们在一块儿二年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怕!我是说,司令是国家的大将,万一有个——那还了得!是不是,洪副官?你劝劝总司令,你是他的老部下。

洪进田 老部下也不能说话!我服从命令,司令服从司令长官。我一见司令就不大说得出话来!我不怕死,可是怕司令!啊!怕司令也就是不怕死!

葛敬山 (向贾点头)贾副官,我说司令是国家的大将,应当小心点,别在这里打死仗!咱们的兵又少又软!贾玉玢不要乱发议论啊,你还不懂军事!葛敬山我承认我不懂军事,可是我的心是好的!去劝劝司令!

贾玉玢 劝司令?没那个规矩!

葛敬山 我并不怕,跟你们一样的不怕!我是真心的爱咱们的司令,我怕他困在那里!司令要叫我死在这里,我一定连动也不动,可是,司令是国家的大将啊!咱们死,没关系,司令要是——贾副官,洪副官,咱们一齐去说!咱们就说,咱们在这里截击敌人,请司令带两连手枪队,往东北去;和尤师长取得联系,再两面夹攻。两连人够不够?马副官,来,咱们大家商议!马孝堂用不着商议吧?没有用!司令是咱们的脑子,咱们用不着商议!

葛敬山 你不能说我的计划没道理呀!司令带两连人向东北去,咱们在这里打,等司令和尤师长取得联络,再两面夹攻,这没有道理吗?

马孝堂 要说,你倒可以说去!

葛敬山 我可不是怕死,我是真心的爱咱们的司令!我和洪副官一样,这次是请求司令带我出来的;就要怕死,干吗请司令带着我呢?

马孝堂 我并没说你怕死,我说你是个学生,去说话还可以!葛敬山好!我去说!我得想几个理由,(一边想,一边往小本儿上写)司令是国家的大将,一个;兵少……卫甲谁?

丁 顺 (抬头看)胖子!胖子来了!(赶过去)胖子,你怎么来了?

胖火夫 (向大家打招呼)我就没走!

洪进田 (指小屋)小点声!胖子!没走?在哪里睡的?胖火夫昨天夜里他们挪动,我怕没个人给司令烧烧水,煮煮豆子,我就没走!山沟里找了一块草地就睡了,可不好受!露水把身子打湿,小山风一吹,喝!(打了个冷战)

葛敬山 (过司令烧水!退却的时候,你跑不动!胖火夫怎么?要退却?

贾玉玢 葛敬山的主意!

葛敬山 贾副官,我是不是出于爱司令?爱胖火夫?贾玉玢那我知道!

胖火夫 司令不会退,咱老胖也不会退!咱跟司令,地位不一样,腿不一样,可是心都一样,都是肉长的!葛敬山胖子,你再说一遍!

胖火夫 干吗?

葛敬山 这就是顶好的诗!我记下来,以后我给你登在壁报上!

胖火夫 壁报?什么玩艺?

葛敬山 什么?你没看见过我的壁报?每三天出一张,出了这么二年了!

胖火夫 我不识字!老丁,我已经烧好了一锅水,司令要水,还是要煮豆子,都现成!

〔葛废然而返,仍伏石写字。

丁 顺 我去拿——(要去取水)

胖火夫 (拦丁)那是给司令的,谁也不准动!我在这里等着,看司令起来,我把水端了来,就是一个锅!老丁,还有豆子吗?

丁 顺 今天哪,恐怕连豆子也吃不到了!胖火夫打这么二年仗了,就属这一回苦!嗯,没有豆子,我会给司令挖点野菜去!(蹲在地下)

丁 顺 (听屋内嗽了一声)起来!起来!

〔胖子与在山坡上坐着的都赶快起来,极严肃。张自忠(极从容的,面带笑容。大家致敬)怎么,胖子没走?胖火夫报告司令,我怕没人给司令烧烧水,煮煮豆子,没走!张自忠(笑了笑)今天大概连豆子也吃不到了!张敬等一会儿,老百姓也许还给送来。胖火夫司令,我去挖点野菜好不好?

张自忠 先去弄水!(胖下)贾副官,后半夜的情报!(坐)贾玉玢报告司令,前半夜敌人由西面撤下几百人来,司令教骑兵到西南去堵截。

张自忠 记得。

贾玉玢 到后半夜,由西面撤下来的敌兵都增加到南面,我们的骑兵大概是没和敌人碰到。

张自忠 骑兵可也没回来?

贾玉玢 到如今没消息!

张自忠 噢——没关系!西面怎样?

贾玉玢 很好!就是南面相当的紧。不过这三个多钟头了,并没有开炮。

张自忠 张高级参谋?

张 敬 西面昨天一天都打得很好。现在敌人既又撤下些人去,我想咱们也拿下一营来,加到南面。张自忠可以!马孝堂,你写下来!西面撤一营人,加到南面。张敬西面暂取守势。假若敌人再添人,我们只好上手枪队!

张自忠 还不能轻易动手枪队!我看,西面没危险!

张 敬 南面,等西面的一营转过来,还是攻!张自忠马副官,西面追击!

张 敬 可虑的是敌人在西南两面维持原状,而从容的往东北布置,我们绝对不能再从南面抽人!

张自忠 所以我们要拚命向南面追击!这点手枪队足够守这东西两个山头的,只要这两个山头守住,北面空着也没关系!再说,即使敌人往东北包围,主力也总还是在南面。马副官,写好了?(马递过来,张看了看,签字)来!(传甲、乙过来)告诉团长,我在这里,决不再动,他们必须尽力追击,他们不上去,我上去!(传甲、乙去)

胖火夫 (端着水锅)报告司令,百姓们又送豆子来了。张自忠贾副官,领他们来。(贾下)胖子,把水放在这里,大家用!丁顺,灌满了水壶。胖子,你在哪里烧的水?胖火夫山沟里大石头底下,敌人看不见!张自忠山里有野菜吗?

胖火夫 老百姓提来了一筐!

张 敬 今天又有野菜吃了,越来越阔气!胖子,你先煮锅豆子,再作一锅豆粥加野菜,好不好?这是豆子两作!胖火夫张高级参谋,没有水,不容易作粥,这豆子是鲜的,还就是煮一煮好吃!

贾玉玢 (领四乡民上。一老翁提半筐野菜,一中年妇人拿着三个鸡蛋,二少年各负半袋豆子)报告司令,他们来了。

妇人唉,哪位是那好官儿呀?

老翁(指张)这就是!

妇人唉,大人!

少甲叫总司令!

妇人总——

少乙司令!

妇人昨天,我的儿子回去,拿着总——少乙司令!

妇人司令给的钱!去年哪,那些老总拿去我们几捆草,二斗豆子;去年的事了,司令大人还替他们给钱,又给得那么多,真是好官哪!司令大人收下这三个鸡蛋吧!家里没有别的东西!(贾接过蛋去)张自忠谢谢你啊!都坐下!葛敬山,听着点!怎么不坐?老翁不坐!不坐!(把筐放下)放下!(少年们把口袋放下)

张自忠 胖子,拿去煮!

胖火夫 先把水倒出来,就是这一个锅!(大家都把碗倒满;告诉百姓)山沟里来取筐子口袋呀!

张自忠 马副官,帮帮胖子!(二人把东西拿下去)我问你们,枪声一夜没断,你们怎么还敢来呢?

老翁知道司令没的吃呀!唉,为了打鬼子吃这么大的苦,我们还怕什么!我们半夜里给司令摘来的豆子!我们不给这样的军队作点事,还算人吗!

张自忠 庄子上怎样了?

少甲昨天南庄全教炮打了,今天连北庄上的人也都逃了!张自忠你们怎么不逃?

少甲他们也都没逃远,都在山里藏着呢!白天藏起来,夜里回家!

少乙去年鬼子败下去,我们杀了不少人,截下不少东西,今年就更不怕了;大家都等着司令打胜仗呢!有司令在这里,我们什么也不怕!反正鬼子站不住脚!老翁唉,越站不住脚,鬼子才越祸害人!我不稀罕那些鬼子的东西,我盼着快太平了,好平平安安的种地!总司令,什么时候才能太平呢?

张自忠 快了,快太平了!只要咱们大家齐心,就一定快太平了!你看,咱们的兵都不怕鬼子,你们老百姓再能帮助军队,还愁什么呢?(问妇)你也不怕吧?妇人不怎么怕枪,我怕炮!炮一来,房子就完了!大人,今天不会再开炮了吧?

张自忠 还要开炮!你们要是藏起去,就早早的!妇人还有一点点小事!

老翁二婶子!

妇人我是替别人说话呀!她托咐了我!我总得把话带到了啊!

张自忠 谁?什么事?

妇人邻家的徐嫂!

少甲真好管闲事!

张自忠 让她说!

妇人去年打仗的时候,徐嫂丢了两只鸡,两只又肥又大又爱下蛋的母鸡!她托我问问大人,那个,我们都是穷人!大人不给,也不要紧,反正那两只鸡又不是大人吃了的!

张自忠 贾玉玢,给老人家两块钱,给他两块;再给她五块,给徐嫂带了去。你们这是多少豆子?

少甲总司令不要给钱了!

张自忠 也给五块钱吧。

老翁总司令,明天还在这里吧?

张自忠 不敢说一定了!你们要听见枪炮还在这边响,我就还在这里。拿上你们的筐子口袋啊,谢谢你们!老翁还谢谢我们?给我们打仗,连几颗豆子都不肯白吃我们的!我们得谢谢总司令啊!

张自忠 留点神!都留点神!

少甲(笑了)在山里,鬼子抓不到我们!(都下)张自忠葛敬山,又有材料了吧?中国人,连妇女算在内,都天生来的是好兵!象天真的小孩子一样,不懂得怕!葛敬山百姓太好了!不过,也有时候为钱舍命!张自忠那是因为穷!我相信,刚才这四个人要是不那么穷,他们一定不会要咱们的钱!百姓们是有良心的!抗战就是民族良心的试金石!

张 敬 司令,听!(枪声甚密)

张自忠 我们攻了!要是敌人进攻,必先开炮。张敬我上去看看!(上山以镜探望)葛敬山总司令!我有个计划,可以说吧?张自忠可以!

葛敬山 司令,咱们现在是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张自忠(微笑)你怎么办呢?

葛敬山 司令是国家的大将,责任大得很。所以我想,教我们在这里打,司令带两连手枪队向东北去,和尤师长取得联络再两面夹攻!

张自忠 你看我不能把敌人赶跑?

葛敬山 那不是我的意思,我是说司令的责任太大,不能太——冒险!

张自忠 在危难里,军人要是不敢冒险,国家便没了灵魂!葛敬山,你还记得在潢川的时候,二百里以内没有一个友军,我不也完成了守十二天的任务吗?现在,我奉命令来追击敌人,就不能叫敌人追击我!长官的命令!谁也不敢改!

葛敬山 司令,现在咱们的人可太少,而且很软哪!张自忠葛敬山,不准说这个!人也许少一点,可并不软!不软,他们是太累了!再说,我带出来的队伍,不管是我训练的不是,打胜打败就都由我负责!遇到困难,我们不应当计算别人的缺点,而应该先看自己尽了责任没有!我相信,自己尽责,就能感动别人,人都是有良心的!有敢拚命的长官,军队就能变成铁的!(敬下来)怎样?

张 敬 敌人在四千呎外,还没有多少动静。张自忠葛敬山,记住我的话,就算是临别赠言吧!葛敬山怎么?司令恼了我吗?

张自忠 (笑了笑)那怎能呢,我很喜欢你!葛敬山那么,是真有了危险?

张自忠 作军人的根本就不顾虑危险!军人的责任是抵抗危险,军人的荣誉是打倒危险!你可是该走了!葛敬山司令!司令!我随着司令二年了!我的文章虽然没有多少进步,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幕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