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八月十日 报告

作者:老舍

第二年的第一次常务理事会是在四月十八日开的,决定了:

(1)关于人事的:

请陈布雷、陈铭枢两先生为本会名誉理事,在开大会的时候通过请吴稚晖先生为本会名誉理事。三件聘函一同发出。

研究部请罗锋先生为干事,负责办理座谈会及编撰宣传品等事宜。

推定王礼锡先生为国际宣传委员会主任委员,在王先生离渝时,由戈宝权、陆晶清、安娥三先生分担工作。

推定华林、王平陵、安娥,往见战地党政委员会当局,接洽战地访问团事。

(2)关于分会的:

函刘白羽先生,请他详细答复,再行决定可否成立延安分会。

函高兰、王余杞、李石锋三先生,详述分会组织手续;俟复函来到,再行决定可否成立自流井分会。

(3)关于研究部的:拟定代《武汉日报》征求小说计划。

与出版部商定青年习作指导办法。

(4)关于出版部的:改组会刊编辑委员会。

为《前线增刊》筹款。

(5)关于总务部的:

以后关于对外一切事宜,不及开会决定者,由总务部斟酌办理。

对国外发函,由总务主任及国际文艺宣传会主任委员签字。

本会加入反侵略会为团体会员。

上列决议,会后即分头办理。办理的结果,和临时发生的事件,当然须在第二次会报报告和讨论。第二次会原拟在五月三日下午开会。通知已发出,可是五三午时,暴敌狂炸重庆,解除警报响过,还有五六位领事急忙赶来开会。胡风先生已拟好代征小说的计划与广告,华林先生说已去过党政委员会。可是理事不足法定人数,无法解决一切,遂改为五号晚间再开会,四号又狂炸,乃又流会,文协的各种会议,向来没有流会过,暴敌的狂炸使得我们有了这不幸的记录。

五三、五四,狂炸,文协会所距灾区甚近,幸免于火。同人等或受虚惊,或受物质上的损失,但没有伤亡。市面稍为恢复,我们就马上又工作起来。函信迟滞,通信很难及时递到,而有家眷的同人又不能不把家小送到较为安全的地带,所以开会很不容易。无可如何,我们就尽可能的互捎口信,约定时间地点开会:理事也好,会员也好,凡能来的都欢迎。

第一件事是给还没能见面的同志们去信慰问,和给各地分会去函报告狂炸的情形。

该办的事,大家商议了就办:

(一)代《武汉日报》征求小说的广告,除登重庆各报联合版外(四月十五日),并函各分会与各报纸刊物代为宣传。

(二)由华林先生到中宣部接洽,拨给经费,举办会刊英文版。这原是香港的同志们的提议,要每月出八开本十二至十六页的英文版会刊一期,经费约四百元,与中宣部接洽,尚无立时得到经费的可能,现正向其他方面进行。向国外介绍抗战文艺是件极要紧的事,理应有专刊,同人等都非常注意此事,期能于最近解决了经费问题。

(三)党政委吴会批准了战地访问团的举办。因通信之不易,因急须组织起来以便赶快出发,乃理事与会员们的临时会议决定就在渝会员之(1)有暇能去,(2)身体好可去,(3)有兴趣愿去者十五人为团员,并推定王礼锡先生为团长,宋之的副之。王礼锡先生本当北上调查,现在

(四)国际文艺宣传委员会因主任委员王礼锡将领访问团出发,故约定王安娜与罗德薇二女士纵横驰骋加慰劳团,决定以四部主任:胡风、蓬子、平陵、老舍,为代表,以示郑重。

(六)给国际宣传处作的宣传小册子,虽在暴敌狂炸之下,并未停期;约于月底可完成三本。

(七)暹罗《华侨日报》委托本会代征小说,以条件不合,已登报谢绝。

(八)会刊千册及《前线增刊》五百册已送中宣部包销。(九)五四下午,成都分会代表周文先生来渝,商谈会务,适暴敌炸渝,周文先生乃急返蓉,未竟所谈,只好通信商酌一切了。周文先生刻已平安抵蓉,本会同人以未能招待畅谈,咸引为憾!

再谈。

载一九三九年八月十日《抗战文艺》第三十九一四十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报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