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一月二十八日报告

作者:老舍

(一)本会备案批准。本会前在社会部立案,既经批准,照章应再向教育部及内政部备案,现已接到批示,准予备案。

(二)请求补助。本会入款有限,而工作日繁,曾请求社会部予以补助金。社会部批示,本会须拟定助款用途,经理事会决议,会刊增印战地特刊,并创设文艺讲习会。此两项工作,俱需相当经费,即请社会部酌予以补助,以利进行。

(三)襄樊、宜昌两分会成立,本会已先后快函,指示会务进行方针。

(四)昆明分会进行顺利,本会除分函杨今甫、朱佩弦、沈从文、施蛰存、穆木天诸先生指导会务外,并随时通信,期得密切联络。

(五)本会拟举行会员作品义卖,在筹备中。

(六)本会于本月二十五日举行茶话会,欢迎王礼锡、郑伯奇、阳翰笙三君。王君报告英国出版界及文化界对我抗战之同情及活动,郑君报告西北文化界动态,阳君报告东南文艺界情形,均翔实动听,引起会员对国外宣传之注意,并讨论如何与各地文艺团体有更密切之联络。

(七)成都分会成立: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成都分会早已筹备就绪,可是直到今年一月十四号才正式成立。是这么回事:当文协总会还未成立,成都的文人已团结起来,发起抗敌协会,并且在地方政府备案。后来,他们听说武汉有了抗敌协会,在中央党政机关备了案,他们就自动的愿把协会改为分会,以利合作。这么一来,可倒费了事。呈请改协会为分会的呈文递上去,地方政府以为总会既在中央备案,则分会自当通过总会,得到中宣部的许可;中央允准,地方政府自然准予备案。于是,成都分会便照着这办法请求总会办理,以便及早成立。不幸,总会刚接到分会的文函,便已经离开汉口,搬到重庆来,事遂搁浅。及至总会迁到重庆,总会本身还须到社会部立案。这样,分会的登记便更提不到了。总会顺利的在社会部立了案,便赶快办理分会登记的事。可是,社会部指示总会:分会成立,须呈报地方政府,无须部中许可。总会于是又急将此意通知分会,促其进行。分会急将呈文递上,而党部声明,民众团体登记尚无确定机关管理;成立会就又开不成了。

本年一月中旬,本会理事冯焕章先生与老舍先生同路赴蓉,总会乃委托二理事指导分会成立事宜。分会筹备委员周文、李劼人等五人早经总会指定,冯理事等抵蓉后,乃与筹备委员措商,函请市政府与市党部派员指导,于十四日开成立大会。是日下午三时半开会,因天气关系,先行摄影。摄影后,在青年会礼堂开会如仪。周文报告筹备经过,冯焕章先生代表总会致词,老舍先生报告总会情况,而后举行选举,当场检票,李劼人、周文、萧军等当选为理事;并通过重要提案数则,时已六时,即散会。基本会员约四十人,来宾百余位,济济一堂,诚盛事也。

(八)纪念一二八。各团体开会讨论纪念一二八宣传,本会派胡绍轩君,代表参加。会议决定,宣传文字由本会负责拟制,当由会员二十人赶写,于二十七日早七时前交齐。

载一九三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抗战文艺》第三十一期二月四日报告

二月二日理事会决议事项:(一)内江等处请设分会,按章有会员十人以上,方得成立分会。会员不足十人者应暂设通信处。由组织部函复。

(二)组织部应函知陈西滢理事,推动嘉定文艺工作。

(三)组织部应函知楼适夷理事,设立本会香港办事处。

(四)以后本会会刊,须寄送各分会三份至五份即不另寄给分会会员,因分会亦有会刊,双方送阅,赔钱过多也。分会会员如愿定阅总会会刊,限每人一份,按价七扣。

(五)会员住址不明者,在会刊上登广告,期于月内函告本会。

(六)会员登记表格即当付印。

(七)分会会员资格,于月内须开理事会审查。

(八)组织国际文艺宣传委员会,指定王礼锡、戈宝权、徐仲年、胡风,为筹备员,由王礼锡召集会议。

(九)研究部加聘郑伯奇君负责推动工作。

(十)推定蒋碧薇,方令孺、安娥、黛丽莎、华林、孔罗荪六君,办理晚会事宜。

(十一)决定增加《抗战文艺战地特刊》,俟社会部批准补助金,即行刊发。

(十二)筹备《抗战文艺年鉴》由出版部负责计划。

(十三)由出版部定期邀请本市出版界及各报副刊编辑,商讨扩大抗战文艺运动办法。

载一九三九年二月四日《抗战文艺》第三十二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报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