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六月十八日 报告

作者:老舍

d前在政治部第三厅招待世界学联代表的时候,当场径组织“艺联”——全国音乐电影、戏剧、美术、文艺,各抗敌协会的联合会,并指定老舍代表本会。“艺联”的筹备会已开过一次,本会由老舍代表出席。

d“艺联”的组织,在筹备会这么决定:每团体指派代表三人,作“艺联”的理事会的常务理事会刚开过会,不便再召集会议,推定三位代表,就假三十一日游园会之便,众常务理事商议了一番,推定适夷、平陵、老舍三人为代表。“艺联”大概在本月十二日开成立大会。

d西安有非本会会员,在未得本会核准前成立本会分会已由组织部令其补行一切手续,并委托郑伯奇、丁玲就近处理此事。

d六月十二日下午三时开临时理事会,这个会是为讨论:值此军事紧张之际,在武汉召会员,有许多要到前方去服务,有许多要随着供职的机关而迁移,就是常务理事中也有奉命到别处去工作的,那么我们的会务将怎样进行呢?

在讨论这个重大问题之前,先决定了几件事:一、关于长沙、成都分会立案的事,由王平陵先生先去与有关系的机关接头,而后由组织部处理。

二、会所本与中国文艺社合租,假若文艺社迁走,我们便还住下去。自然这要看经费的情形,设若会中付不起房租,也只好另租个地方。

三、总务部副主任请假赴香港,所有职务暂由萧伯青代理。

这件事有了定规,开始讨论那个重大问题。先不讲别的,且以会刊来说,万不能随便停刊。第一,会刊是大家千辛万苦创办成的,就该当不怕任何的困难作下去。第二,保卫武汉,人同此心,我们的会刊也当尽它的力量,只须向前,不准退后。是的,我们没有钱。想法子去弄!不错,我们人数减少了,自有告奋勇的留守在这里!会刊出下去,它将随时报告着各地文艺工作者的消息,它等待着登载日本军队在大河与长江间总崩溃的消息。

好,先去弄钱。推定胡风、老舍去到政治部接洽;篷子、平陵、沙雁、老舍,去见张道藩先生;陈纪滢向中宣部催请发给补助费,并且,各理事应去向爱护本会者劝捐。

有钱,事就好办,出版部自有人负责编辑会刊,不成问题。

会刊有了办法,其他的会务也就照方来个;在武汉干下去!

我们不但自己要勇敢,要努力,要自信,而且得教别人也这样;于是,推定胡秋原起草告同胞书;指明武汉疏散人口,是为避免无谓的牺牲,是为保护妇孺,是为减少人与财的损失。并说明日本必败的理由,与我们必胜的把握。

此外,推定适夷起草:为广州惨被轰炸告世界人士书。推定胡风草拟本会响应世界作家在伦敦开会电文。

时已六点,便欢欢喜喜的散会,大家分头去进行刚才议决的事情。

载一九三八年六月十八日《抗战文艺》第九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报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