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

七月十六日 报告

作者:老舍

(一)上次会务报告里说:会所暂不迁动。可是我们到底得搬家。房主不愿继续租给,而正在交涉中,又来了军队借房为营。为救急,总务部便暂时迁到汉口大董家巷一弄二号。老向住在这里,我们准知道他可以匀出一两间屋子来,故急急搬去。出版部移到三教街九号。

(二)三教街九号,正应了电影院广告的说法,是地点适中,设备完美。这里除了作出版部外,也作集会的会议厅,并于本星期六日开始,每星期六晚七时在此开晚会。凡是会员都可以来参加,商议会务,联络感情,讨论文艺问题,并喝喝茶——如愿吃点心成水果,请自己带来,最好多带一些,免得使别人眼馋。

(三)演剧的事未能如愿。在一发动的时候,本来是预备与王莹小姐等的救亡演剧第二队和另一个剧团合作。赶到剧本写成,王莹小姐们已要出发,而那剧团也回到前方去。专凭我们几个人演戏、赁戏园、售票,是绝对忙不过来的。戏剧协会愿意帮助我们一些钱,可是因忙着自己的宣传工作,不能派人来帮忙。我们很感激剧协愿替我们出钱的热心,可是更怕拿了钱而出演的成绩欠佳,对不起人,于是决定把剧本——《总动员》——送给剧协,看他们能否找人上演;我们自己就另等机会吧。

(四)本会已电嘱王平陵理事,接洽成都、重庆等处成立分会的事,他已到重庆。

(五)本月十日在汉口公园举行茶话会,到了四十人,由总务部报告会务及账目,出版部报告会刊的一切及账目,这两份账一俟缮清,即载入会刊。是日来宾有马彬和先生。

(六)出版部印的成立大会纪念册,已印了一半,可是书局预备迁移,后一半不再给印。我们自己既无印刷机器,只好人家怎说怎是了。哼,我们真应当有自己的机器与书局!

载一九三八年七月十六日《抗战文艺》第十三期附:总务部账目公布(七月三十日)

〔收项〕收教育部、中宣部补助费一千四百元,收会费(六十人)一百五十元,收陈真如先生特别捐助二十五元,收冯焕章先生特别捐助一百七十五元,收邵力子先生特别捐助二百元,收于右任先生特别捐助三百元,收白岫先生特别捐助五元,收张道藩先生特别捐助一百元,收冯焕章借款二百元,总计收入二千五百五十五元。

〔支项〕付还筹备会旧欠(内有普海春餐费三百七十一元五角八分),付出版部(详目另由出版部报告)七百十四元三角,付赴徐州前方慰劳代表旅费四十一元二角四分,付欢迎反侵略会代表色斯会摊款十三元七角四分,付园会茶资二十一元零九分,付修缮摊款(中国文艺社经手)九十八元八角八分,付油印机三十元,付津贴及工资(三个月)一百三十五元,付房租二月九十二元三角,付木器租金三十五元二角三分,付印刷十五元,付邮电三十四元二角八分,付纸张簿册信封信纸三十一元九角三分,付文具二十四元六角九分,付购置四十六元,付薪炭三元五角五分,付杂项二十二元四角五分,付稿费十五元。总计付出一千七百四十六元二角六分。(注:以上帐目,系截至六月份止,七月份以后他日再行公布。出版部帐目,收入支出均截至七月底止,故总务部付给款项为八百零四元三角,因七月份又付给出版部九十元)

载一九三八年七月三十日《抗战文艺》第十五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报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