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四卷》

致陈逸飞先生信

作者:老舍

逸飞先生:

您来,正赶上我由津回来大睡其午觉,该死!其实,白老先生②也太爱我了,假如他进来叫我一声,我还能一定抱着“不醒主义”吗?

您封我为“笑王”,真是不敢当!依中国逻辑:王必有妃,王必有府,王必有八人大轿,而我无妃无府无大轿,其“不王”也明矣。

我星期二(二十八)上午在家,您如愿来,请来;如不方便,改日我到您那儿去请安,嗻!

敬祝

笑安

弟舒舍予鞠躬

1930年5月26日

载一九八一年九月《芒种》陈逸飞《老舍早年在文坛上的活动》一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四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