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四卷》

理想的文学月刊

作者:老舍

刊期:准每月一日刊发,永不差日子。

封面:素的与花的相间,半年素,半年花。素的是浅黄或rǔ白的纸,由有名的书家题字,只题刊名也好,再写上一首诗或几句散文也好。一回一换,永不重复。花的是由名画家绘图,中西画都可以,不要图案画。一面一换,永不重复。封面外套玻璃纸,以免摸脏了字画。每期封面能使人至少出神的看上几分钟,有的人甚至于专收藏它们,裱起来当册页看。

插图:永远没有死猫瞪眼的写家肖像或其他的像片;只要是图,便是由画家现绘的。每期必有一篇创作带着插图,墨的或全色套版的,最忌一块红一块黑的两色或三色版。

字数:每期至多十万字,至少六万字。永无肥猪似的特大号,亦不扯着何仙姑叫舅妈出什么专刊。遇有出专刊的必要,另出附册,字数无定。

广告:只登文人们的启事:某某卖稿,某某买书或卖书,某某与某某结婚或离婚,某某声明某某是东西或不是东西……启事都须文美字佳,一律影印。文劣字丑者不收,文字兼好者白登,且赠阅本刊。新书广告另附活页,随刊奉赠。

内容:每期有顶难读的文学理论一篇,长约万字左右,须一星期方能读完,每一句都须咂摸半天,都值得记住;受罪一周,而后痛快一个月,永不想自杀。创作:小说两三篇,至长的三四万字,至短的五千字;诗四五首;短剧一篇。书评:每期至少六篇,每篇不过二千字。翻译:限于现代的名书,洋古董一概不要。译文本身须成为文艺,以免带售立止头疼散。卷头语,感言,骂街,编后记,都没有。遇有十万左右字的长篇,须三四期登完。无论何项稿件都是文责自负,每篇之后注有作者简单的履历,及详细的住址——老家的,寄居的,服务机关的,岳丈家的……以便侦探直接捉拿——假如文字失之过激或欠激的话——与本刊无涉。不幸本刊吃了罣误官司,会计部存有基金,可提用为运动费,也不至被封禁。

编辑:理论,创作,翻译……都有编辑一人至四人负责,成若干组。发稿之前,各组将选好之件及落选之件送交总编辑审阅。每篇须有详明的硃批,好的地方画圈(不必印上),坏的地方拉杠(不必印上)。总编辑看过了,更抽出选好及落选之件各一篇,使各该组编辑背述篇中大意;背不出自然是没看过,当即免职。各组文字的排法,格式,字体,插图,自由规定,除纸张须一边儿大外,别无限制,花钱多不在乎。一切稿件认稿不认人,无老作家新作家与半老半新作家之分,稿费一律二十元千字,如遇作家丁忧闹病或要自杀的可以优待一些。发稿即发稿费,决不拖欠。落选之稿及早退回,并附函详细说明文字的缺点。如作者不服而在别的刊物上发牢騒,则由编辑部极客气的极详细的答辩,登载国内各大报纸。作者还不服,而且易讨论为叫骂,则由编辑部雇用国术名家,前去比武,文章必有武备,以免骂上没完也。

定价:每期售价一角。

载一九三七年五月二十五日《谈风》第十五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四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