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四卷》

兔儿爷

作者:老舍

今年的葯集是从四月廿五日起,一共开半个月——有人说今年只开三天,中国事向来是没准儿的。地点在南券门街与三和街。这两条街是在南关里,北口在正觉寺街,南头顶着南围子墙。

喝!葯真多!越因为我不认识它们越显着多!

每逢我到大葯房去,我总以为各种瓶子中的黄水全是硫酸,白的全是蒸溜水,因为我的化学知识只限于此。但是葯房的小瓶小罐上都有标签,并不难于检认;假若我害头疼,而葯房的人给我硫酸喝,我决不会答应他的。到了葯集,可是真没有法儿了!一捆一捆,一袋一袋,一包一包,全是葯材,全没有标签!而且买主只问价钱,不问名称,似乎他们都心有成“葯”;我在一旁参观,只觉得腿酸,一点知识也得不到!

但是,我自有办法。桔皮,干向日葵,竹叶,荷梗,益母草,我都认得;那些不认识的粗草细草长草短草呢?好吧,长的都算柴胡,短的都算——什么也行吧。看那柴胡,有多少种呀;心中痛快多了!

关于动物的,我也认识几样:马蜂窝,整个的干龟,蝉蜕,僵蚕,还有椿蹦儿。这每一样的葯名和拉丁名,我全不知道,只晓得这是椿树上的飞虫,鲜红的翅儿,翅上有花点,很好玩,北平人管它们叫椿蹦儿;它们能治什么病呢?还看见了羚羊,原来是一串黑亮的小球;为什么羚羊应当是小黑球呢?也许有人知道。还有两对狗爪似的东西,莫非是熊掌?犀角没有看见,狗宝,牛黄也不知是什么样子,设若牛黄应象老倭瓜,我确是看见了好几个貌似干倭瓜的东西。最失望的是没有看见人中黄,莫非葯铺的人自己能供给,所以集上无须发售吧?也许是用锦匣装着,没能看到?

矿物不多,石膏,大白,是我认识的;有些大块的红石头便不晓得是什么了。

草葯在地上放着,熟葯多在桌上摆着。万应锭,狗皮膏之类,看看倒还漂亮。

此外还有非葯性的东西,如草纸与东昌纸等;还有可作葯用也可作食品的东西,如山楂片,核桃,酸枣,莲子,薏仁米等。大概那些不识葯性的游人,都是为买这些东西来的。价钱确是便宜。

我很爱这个集:第一,我觉得这里全是国货;只有人参使我怀疑有洋参的可能,那些种柴胡和那些马蜂窝看着十二分道地,决不会是舶来品。第二,卖葯的人们非常安静,一点不吵不闹;也非常的和蔼,虽然要价有点虚谎,可是还价多少总不出恶声。第三,我觉得到底中国葯(应简称为“国葯”)比西洋葯好,因为“国葯”吃下去不管治病与否,至少能帮助人们增长抵抗力。这怎么讲呢?看,桔皮上有多么厚的黑泥,柴胡们带着多少沙土与马粪;这些附带的黑泥与马粪,吃下去一定会起一种作用,使胃中多一些以毒攻毒的东西。假如桔皮没有什么力量,这附带的东西还能补充一些。西洋葯没有这些附带品,自然也不会发生附带的效力。那位医生敢说对下葯有十二分的把握么?假如葯不对症,而葯品又没有附带物,岂不是大大的危险!“国葯”全有附带物,谁敢说大多数的病不是被附带物治好的呢?第四,到底是中国,处处事事带着古风:咱们的祖先遍尝百草,到如今咱们依旧是这样,大概再过一万八千年咱们还是这样。我虽然不主张复古,可是热烈的想保存古风的自大有人在,我不能不替他们欣喜。第五,从今年夏天起,我一定见着马蜂窝,大蝎子,烂树叶,就收藏起来!人有旦夕祸福,谁知道什么时候生病呢!万一真病了,有的是现成的马蜂窝……逛完了集,出了巷口,看见一大车牛马皮,带着毛还没制成革,不知是否也是葯材。

载一九三二年六月十一日《华年》第一卷第九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四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