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四卷》

第一届诗人节

作者:老舍

去年端阳节,“文协”的会员们开了个晚会,纪念大诗人屈原,并有纪念文字发表于各报纸及文艺刊物。当天,就有人提议,好不好定此日为诗人节。

过了一年,“文协”的朋友们又想起那个重要的提议,而各方面——教授们、爱好文艺者,特别是老诗人们——都以为事不宜迟,应马上去作。

于是,几个朋友就去起草诗人节缘起,由郭沫若先生修正。缘起写好,印好,交给了“文协”散发。

同时,柳倩、安娥、云远、方殷,还有几位,就征求纪念文字,并与陪都各报纸接洽出特刊。各报纸都乐意赞助,而且《大公》与《新蜀》两家表示继出三天也可以。大家动起笔来。于右任院长、陈立夫部长、梁寒操副部长、冯玉祥将军,都写了诗或散文;文艺界友人们,如郭沫若、孙伏园、易君左、徐仲年、李长之、黄芝冈、张铁弦、徐迟、王进珊、安娥、褚述初、陈纪莹、李嘉、牧原、吴组缃、任钧、李石锋、和山、刘云僧、老舍……也都交出诗篇或文章。可惜,《新蜀报》却在节前失火,不能马上出整张的报,所以把几篇特刊的文字暂行保存,另由老舍写了一小篇社论。

画家李可染预备了一张屈子像,郭沫若给题词;火速裱好,以备开纪念会时悬挂。

名提琴家马思聪给“云中君”制了乐谱。

舞蹈名家吴晓邦预备下《披发行吟》,在节日表演。方殷作了《汨罗江上》,王云堦制谱。

天热,大家工作得都很“热”烈。

端阳的早晨,各报的诗人节特刊都出齐,篇幅都相当的大。

“文协”早已发出通知:于是晚七时在中国留法比瑞同学会的礼堂开晚会,庆祝第一届诗人节。

礼堂的布置,原拟以凳围棹,棹上都设鲜花蒲艾与粽子。可是晚间既不很长,又怕到会人多,没有地方坐;于是改变计划,减棹而添凳;虽然显着减少了诗意,但是大家都有个座位,总不能说不近人情。

正中,国父遗像下,悬起李可染的屋子像,像前列案,案上有花及糖果。左壁榜曰:“庆祝第一届诗人节”;右壁题:“诅咒侵略,讴歌创造,赞扬真理。”

天热,“文协”租来茶具。入门签名后,即得沱茶一盖碗,颇有点过节的意味。

怕电灯发生障碍,早已备好红烛。

写诗的,爱诗的;诗人,诗人的朋友;白发的诗客,短裤的青年,赤足的女郎……都含笑而来。有的携来当日作的诗歌,求指教,有的立着或坐下“拜读”。

老诗人于右任先生到场,即被推为主席。行礼如仪后,主席以极简炼的言语,道出今年诗人节与五卅恰好在同日的含义——诗的内容是要反抗侵略,阐明真理,诗人也就该是战士呵!

老舍报告了筹备经过,并声明已预备下粽子,请大家过个简单的节。

郭沫若讲演:由考证上断定屈原生于何年,死于何年。时代既定,乃可证屈原之死并非懦弱,而系殉国。

纪念节目:

常任侠朗诵《离騒》。

李嘉独唱《云中君》。

“文协”歌队合唱《汨罗江上》。

可惜室中无台,吴晓邦的《披发行吟》舞不能表演。自由表演:

安娥读于右任先生的诗人节五律二首。

高兰朗诵自己的长诗。

易君左读即席赋诗二韵。

时电灯果灭,马上燃起红烛。烛光花影中,分散糖果及粽子。

主席宣告:请吃、请喝(茶)、请闲谈。

十时半,散会。

b b 会开得不坏。可惜:

(一)发动稍晚,未能及时通知“文协”各分会,使全国同日举行纪念会。

(二)有人建议请邮局于端阳日印盖诗人节邮章,因公函赶办不及,未能实现。

(三)节目太少,礼堂稍小。

(四)许多诗人住在乡下,未能赶来参加。

(五)粽子的馅子不坏,只是太少。

写于诗人节后二日

载一九四二年八月《宇宙风》第一一九、一二○期合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四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