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五卷》

关于文协

作者:老舍

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的会务,自有会刊——已出到十二期——报告一切,用不着我再说什么。可是,因交通不便,邮递阻滞,恐怕有许多关心文协的人无从看到会刊,故愿代宣传。

第一个难以克服的困难就是穷。文协成立,得到手里的只是筹备会的欠债三百多元。债必偿,事待办,“弄钱去”乃成为口号。会费至今才收了百余元,交费者六十人,会员则有四百来位。曾发函催缴,或未能尽达,远道汇款麻烦,亦是实情。

请求补助,有些成绩。教育部批准由四月到十二月,每月补助百元。中宣部批准每月补助五百元,于最近领到两个月的。政治部最近有每月补助五百元之说,但尚未接到批示。这样,在四、五两月间,只有教育部的百元可用,而索欠者紧逼,一切该购置者又非去买不可,实在为难。只好去借或捐了。借得三百,捐来七百,旧欠还清,而会刊也办了起来。借款与捐金都来自文协的名誉理事及理事,并未到会外劝捐,怕劳而无功也。

精神可是很好,虽然穷。各部职员都肯努力,理事们也都热心。以言出版部,会刊的买纸审稿校对寄发一切都自己动手,往往忙到半夜。总务部最忙,而亦只有一位拿极少津贴的住会干事,什么都是他管,他办不来便由常务理事动手。对于钱,每入一文,必交存银行。支出力求节省,开会之时,只备茶水,愿吸香烟者须自备。

会所是与中国文艺社合租的,后来戏剧协会也来分租一间房子;三会一体,既省租金,且颇热闹。文艺社在六月中旬迁往重庆,剧协亦无意继租,只剩下了文协,乃有另租小屋之议。上月初,会所被军队借作营房,于是总务部与出版部分别租房:总务部到大董家巷一弄二号,出版部到三教街九号。这两处都有朋友,故得临时分租,俟找到合适的房再合并在一处。

单提出会所来讲,并非它本身有怎样的重要,而是借以说明与这类似的那些事有多么麻烦。发起一个组织,和要结婚一样,事前全是理想,事后乃须将精神落在煤米柴炭上。团体成立,比家庭安置更难,因草拟成立大会宣言的人,和其他热心的人,根本不象新夫妇对琐事那样关心也。一切全交给总务部,而总务部职员遂埋在事务底下,有苦道不出。到现在,因文艺社等之迁移,总务人员,日见减少。外边也许以为会中表现者太少,而不知办事者早已跑酸了腿。

钱少,人又渐少,事情的确作得不甚多。可也并不太少,因为大家努力。不敢花钱,所以欢迎这团体,宴会那代表,都不能独自去作,遂难在报纸上独占一段新闻。可是,只要有人来约,便必派人参加,该出钱便出钱,该出力便出力。深愿外界托给工作,凡关系抗战的,有益于抗战的事,大家无不乐为。台儿庄胜利,政治部第三厅来约帮忙,大家便连夜赶写了几十篇宣传文字。中宣部委托写作通俗读物,每月五种,亦分头赶办。在文字上,文协愿意有所供献,就是别的事也愿意作,文协自己太穷,无法发动什么,所以深盼外界交来工作,分工合作,群而不党,最合脾味。

会中自己的日常工作,编会刊是件重要的,虽然它只是十六页的小小周刊,可是由全国文艺界执笔,总算是空前之举。因此,大家觉得应当为它去弄钱,去受累,并决心维持它,使它与武汉相终始。它本可以支出收入相抵,甚至可以赚钱,可是开封、西安、香港、广州等处,都因战事而停邮,它就没法自力维持了。困难还有:稿子不足,远处云贵的人未能踊跃投稿,而在前方服务的文艺者,又因工作繁重而无暇拿笔。这就苦了在武汉的同人,既要编,又得写,吃苦之外,或者还落个费力不讨好。但愿最近由武汉迁动出来的会员们,知道会中实情,到处能多约些稿件来,充实会刊,使它日新月异。

出版部原拟出些小册子,大家写,会中给办理一切出版的事务,可是,武汉的印刷所与书局多数迁走,无从着手。就是文协成立大会的纪念册,也只印了一半,而被书局放弃,说什么他也不给印成——生意要紧,不能因爱面子而赔钱。将来文协必须有自己的印刷所与书店!

台儿庄胜利,会中曾派代表去慰劳将士,携有慰劳金及锦旗。代表回来,力言须供给前线将士以文艺作品,因前方连报纸都不大看得到,时至民家索借《彭公案》等书。军站只有火葯粮草,而无精神食粮。在成立大会所通过的议案中,本有为士兵写百种读物一案,可是给理事会一讨论,事情并非容易:既要为供给士兵读阅,就须大量的印出。谁给十万或二十万的钱呢?大家确是想到了可与接洽的人与机关,可是毫无结果。再说,即使有一两万元,先印几种,又该怎样分发输送呢?没有政治与军事机关给予种种方便,简直没有办法。于是大家决定:会员只能供给稿子,哪个机关要,便献给他们去印去发,会员们只管写,较为省事。至于机关里,是否来索要,就不是会中所能决定的了。

为联络会员,举行过茶会;为讨论问题,开过座谈会。现在,出版部搬到三教街,地点适中,就也作为开会的地方。从七月十六日起,每星期六晚上八时在这里开晚会,大家见见面,谈谈会务,并讨论文艺问题。大家常见面,事情就有办法。有些会员愿凑起来,集体创作剧本或小说,那就不妨到晚会来讨论,并约定角色。

为保卫武汉的宣传,几位会员写了一个剧本,预备在七七演出。可是剧本写成,人力财力都不够,只好暂时不演。

这一点简单的报告,说明了文协的长与短。长处是大家一心,真诚团结。短处是钱少事难,不能充分发挥能力。希望在保卫大武汉的工作中,在武汉的同人们能得到尽力的机会;希望在各处的会员分头组织起分会来,一同负起文艺抗战的使命。

文协的一切都是公开的,我希望这一小篇报告不算是泄露了秘密。

载一九三八年八月十六日《宇宙风》第七十三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五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