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五卷》

抗战诗歌集二辑序

作者:老舍

记得,在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的成立大会上,冯先生说过:“士兵的物质食粮与精神食粮是同样重要的,所以兵站不当只供给军粮,也该预备文艺作品,大量的预备文艺作品。”这并不是冯先生对文艺者的赞谀,而是他领兵数十年的真经验;他确实晓得文艺在士兵心中能发生什么效果,并且知道这效果有多么大的价值。

在文艺界抗敌协会成都分会的成立大会上,冯先生又说过:“现在,武人应摸笔杆,文人应摸枪杆;文武双全,齐作抗战的好汉。”“武人摸笔杆”是冯先生由极度注意士兵的精神食粮问题,更进一步的愿军人也去学习写作。这又不只是句空话,而是他久已作到的事实。他希望别人去作什么,他自己就先去以身作则;作了之后,得到好处,他就更希望别人也因努力而得到好处。他在万忙中永不忘了读书,永不忘了动笔。读书写作永远给他无限的快乐。他愿别人也分享这快乐。读别人所写的,和写给别人去读,在他,不啻是人生中最大的责任与义务——明白别人与使别人明白是每个人所应负的文化使命。因此,他时时的写诗。目有所睹,心有所感,他马上要写出来。诗的体裁既经济又自由,他没有充分的工夫去长篇大论的写文艺的散文。

冯先生送给朋友们的茶杯,上面写着“非抗日不能救国”。他约客人们吃饭,壁上先贴好:“要总动员须自己先动起来”——客人须自己去取菜取饭。每逢走进一个小茶馆或小饭铺,他先找小伙计或厨师傅去问:“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打日本?”在许多与此类似的事情中,只就上边举出的两三样,已足证明他对抗战是怎样的坚决。他寝食不忘的是抗战,奔走呼号的是抗战。抗战第一,所以作诗也是为了抗战。三

由前两段所述,再讲到冯先生对抗战文艺的主张就很容易了。抗战第一,所以必须教大家都明白;而经验告诉他,对士兵民众宣传必须清浅简明;不浅明通俗等于没说。因此,他的作品是以宣传抗战为主题,以简明清楚为格调。他希望大家都能明白他的话;明白了他的话,就是明白了抗战的意义;他的诗就是他的话,他不愿他的话说了等于没说。

上列三点的提供,我希望,或者能帮助读者对此集得到点更深的了解——读了诗,也明白了抗战,从而努力于抗战。

老舍一九三九年六月一日于壁山

载冯玉祥著《抗战诗歌集》(二辑)

一九三九年六月桂林三户印书社出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五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