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集第十五卷》

芭蕉集序

作者:老舍

这篇恐怕是最不象序的序了。序的正当作用是扼要的精到的介绍一书、一作家的思想与特点,使读者在读前有个清楚的认识,或在读后有个意见的参证。这样的序不易作,一作不好便有骗人或引人走错了路的危险。我现在不想这么作,因为著者徐君①还很年轻,他的文字、思想、感情、经验都正在发展前进,不能轻易下断语。他若从此不再进步,那倒好办了,可是那不是我所敢希望的。

序的另种作用是在捧场。这个,在此地用不着。徐君的这些篇文字大都是已发表过的,而且给他带回不少的赞美,用不着我来锦上添花。

只剩下鼓励了,这也似乎最合适。徐君的文字已有了很好的根底,无论写什么都能清楚有力;他知道怎样避免无聊的修辞,而简明的说他所要说的话。有这个基础,再加以经验与努力,他是有希望的;事实上呢,他也确是个很缄默而用功的学生,所以我似乎已看见一个青年写家就马上要来供献他更好的顶好的东西给我们了。

他自己说,他要写小说了。写吧!什么都要写!只有写出来才能明白什么叫创作。青年人不会害怕,也不要害怕;勇气产生力量,经验自然带来技巧。莫失去青春,努力要在今日!

老舍一九三五·冬·青岛载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益世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杂文集第十五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